士兵同人/赤色之心 正文 选拔(四十六)

飞扬的左耳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9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99.html[/size][/URL] 这小家伙故意的,他一直在观察自己?所以就…… 成才看他那玩闹的样子,觉得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这孩子,表面上什么都不在乎,这么紧张的时刻还是这样打打闹闹,可他做出的事情,却是波澜不惊中,令人觉着一种平实的感动。 这种感动很窝心,也很熟悉,在什么地方遇到过?是的,成才脑子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99.html


这小家伙故意的,他一直在观察自己?所以就……

成才看他那玩闹的样子,觉得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这孩子,表面上什么都不在乎,这么紧张的时刻还是这样打打闹闹,可他做出的事情,却是波澜不惊中,令人觉着一种平实的感动。

这种感动很窝心,也很熟悉,在什么地方遇到过?是的,成才脑子里快速闪过许多记忆……许三多搞砸了演习,连长窝火的时候,史今的细语安慰……拓永刚离开时,齐桓那抬手的一拈……草原五班,为了治好三多,也为了治好自己,连长那温厚的一抱……

成才抬头望望天空,傻傻地笑了。

这里是战场,这次选拔,也许是他最后的机会了,可是他怎么了?怎么想到的总是这些毫无瓜葛的事呢?没有紧张和杂念,只是很奇怪地,这小学员一个如此的小动作,都让他感觉到无比的感怀,看来,他已经学会了信任。

你们学光电的,也进行过狙击训练吗?

沈一星正伸手去抢瞿靖的早餐呢,结果早没了,扑了个空。回头听成才问,只是漫不经心地答:哦,从书上看过,你需要一个观瞄手。

这话刚说完,沈一星已经迅速趴到地上,似乎通过瞄准镜看到了什么,果然,几个死老A正巡猎过来,开着辆高机动越野,在山路上起伏盘桓,看样子还没发现他们。

这些人怎么跟跟屁虫似的,动作这么快?

撤吧!咱们现在是老鼠,还不赶紧着找个洞钻啊!

我这气还没倒腾上来呢?等等——

这要是有洞就好了,你给我找一个,我立马钻进去------

显然,瞿靖这人心里越怯,这话越多,上尉同志就是烦这位的话多,那叫一个钉子一个眼儿。成才听着却全当耳旁风,注意力全在沈同学那射击姿势上,那叫一个专业,在成才这个经过专业狙击手训练的枪王看来也毫无瑕疵,一个观瞄手应有的专注,这会全写在沈同学脸上了。成才心里嘀咕:看来这小家伙深藏不露啊?难怪铁大要把他从军校硬调过来参加选拔!

不过,很快,成才知道什么叫有时候眼睛看到的东西也会出错……

七个人这回可以说已经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朝着指南针上指示的东南方向狂奔了两个小时后,A4同志终于一把扯住成才的背包带,然后倒在地上就不动了。

我说A3同志,你是什么变的,敢情TMD是机器人,你不累啊?我告诉你,我,我是再也走不动了。

这吨位最重的家伙死拽着成才的背包带,看来是真走不动了,再看沈同学,脸色也是发青,不过还在咬牙硬抗,这一组大概这两人体力最差。

我说,咱们是该歇歇了,哥们,我们可都赶不上你。

成才心中算算路程,如果方向正确的话,应该已经快到一半了,冲出第一层包围圈后还没遇上有威胁的阻击,有点奇怪?这次的作训场是山地,跟上次不同,难度更大的是要返回,虽然单程没有上次那么远,可对手是老A,说不准他们会怎么A人呢?负责人不是袁朗,是那位电子中队的黑面队长,他A起人来听说方式跟袁朗完全不同,可危险程度丝毫不亚于狐狸,这让成才心里更加提高了警惕。

算算时间还没到傍晚,可是却已经是山雨欲来风满楼了。天色灰暗,乌云骤起,成才心里黯然苦笑,死老A可真会算天气,看来今夜免不了一场大雨了。

他没说话,其他人却认为他默许了休息,无形中,他已经成了这个小组的领导者了。

我警卫,你们休息一下吧,不过不能太久!

成才心里有种不好的感觉,是狙击手才有的感觉,他们好象已经被人盯上了。

透过瞄准镜的世界,就是狙击手的全部,地狱或天堂,都在这渐渐扩展的圆筒状玻璃镜片里,它能让人感觉时间和空间的不存在。

如果镜片脏了,是否地狱或天堂也蒙上了尘垢?

袁朗扯起他那经典的左8度右15度微笑对着95狙的瞄准镜往外看时,徐耀的寒毛都竖起来了,不过还不忘贫道:队长,您再怎么笑,还是不如酒窝在三儿心里的完美形象……哎哟!

徐耀那张破嘴还没说完,就被C2一个后肘猛击,差点从射击位里跳出来,摸着后脑勺看狐狸笑得更欢了,心里直发毛。赶紧把眼睛贴到瞄准镜上,可还是忍不住问:队长,咱们这不是翁中捉王八吗?就对面山梁上那几位,我一支烟的工夫就解决了,用得着咱们埋伏得如此严严实实的吗?

山雨欲来,蚂蚁正往徐耀脖子里搬家呢?搞得他恨不得马上解决战斗,弄不明白狐狸搞什么名堂?

袁朗擦瞄准镜的当,连看都没看徐耀,只说:情绪不错啊,鹞子,保持。

徐耀半截身子掉冰窖里了,转头苦笑,C2只能很同情得拍拍他肩膀,低声说:你这不是自找苦吃吗?锄头都说了,这就是一烂人,谁知道他转什么鬼心眼呢?

是啊,吴某硕士总结过,对付这种烂人得向三多学习,以不变应万变。

老天似乎也在为难已经筋疲力尽的士兵们,黑云很快翻过山涧,完全遮盖了天空。雨线划过成才的眼前时,他在85狙那清晰的瞄准镜里看到不远处低矮木桩后闪过的一点青光,得感谢这场雨,水滴的反光让他知道了,他们已经成活靶子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