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河山 正文 第六十七章

风雪刀客 收藏 0 1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252.html


马明玉进来,眼红红地:“爹,出了这大事儿,是不是让我哥回来呀?你要是同意,永清回督军府给我哥拍封电报……”

马万川:“他刚走几天,事儿都出了,他回来能咋的,不也是干着急?”

马明玉咽声地:“明满要是有个好歹,娘可咋活儿啊!”

郑永清拉妻子坐在自己身边,小声地安慰说:“不会有事儿的,听爹的吧!”

大伙儿都把眼光集中在马万川身上,不想,他却说出这样一句话:

“咱们耐着性子等吧!”

常大杠子:“老东家,这……这不是等的事儿啊!”

马万川笑了,笑得很苦涩:“我看用不了几天,有人就会找上门来,这回呀,咱们要是不出点血,不割块肉,怕是不行了。”

郑廷贵:“我的老哥哥呀,是你岁数大了,还是我岁数大了,你这话我听了,心里咋直犯嘀咕呢,你……你把话挑开说不行啊,这儿也没外人。”

马万川话锋一转:“对了,我正要问你呢,你那个日本老朋友近来咋样儿?”

郑廷贵:“你是说酒井?我……我们也有几天没着面了,哎,咱们这说正事儿呢,你提他干啥儿?”

马万川:“你等着吧,他会找你的。”

郑廷贵:“你……你这话是啥儿意思?”

马万川不想再往下说了,也不提二儿子的事了,喊来人,传话灶房,多做几个菜,摆在小客厅,说是要给常大杠子压惊。

常大杠子急忙站起来,还没等他说话,郑廷贵又把话抢过去,问马万川为什么在此时提到酒井,但直至坐到饭桌上,马万川也没正面回答他,只是不住地劝他陪常大杠子喝酒,不用说,逢酒必多的郑廷贵又喝醉了,儿子儿媳把他挽回去,第二天醒来,喝过清脑茶,他还在琢磨马万川的话,这时,有人传告,说酒井来了。郑廷贵心中惊呼,莫非老亲家马万川是神人?

酒井又提来两瓶日本清酒,他若有事相求,必有清酒相随,已成惯例。

郑廷贵急于想验证什么,也就顾得不客套了:“你有啥事儿,说吧!”

酒井一怔,笑着:“我的老朋友,你是说我无事不登三宝殿吗?不,不,我就是想来看看你。”

郑廷贵听了这话,更急不可耐了:“就因为是老朋友,我才了解你呢,我呀,正等着你呢,说吧,啥事儿,别绕弯子。”

酒井故作吃惊地看着郑廷贵,其实他是因为被郑廷贵看穿了,有些尴尬,他、干咳了两声,吞吐地说:

“我……我想问一下,你的老亲家,他……他好吗?”

郑廷贵:“你是问马万川?”

酒井:“是,是,还有他……他家的二公子。”

郑廷贵脑子轰的一下,不用再问,一切都如马万川所料。

酒井见郑廷贵神情有些呆然,关怀地问:“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

郑廷贵一怔,他也学会狡猾了,欲擒故纵地笑着说:

“没啥儿,你刚才是问……马家的老二,明满吧?我也好长时间没看到他了,听说出远门,去关里了。”

酒井笑了:“不对,去关内的是马明金……”

郑廷贵:“你啥儿都知道?”

酒井不想抽丝剥茧,单刀直入,诡秘地说:“我听说那个马明满出事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