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个女兵做老婆 第五章 合唱队 15、非常演出

老海豹 收藏 10 18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14.html


第二天晚上,头疼的事情果然发生了。

演出之前,罗小月和文工团导演电话上约好了,让他们安排乐队提前一个半小时进场,与他们合乐。合唱队也通知食堂,提前准备晚餐,队员们吃好后,大家急急忙忙化妆。等到他们把准备工作都做好了,队员聚在俱乐部乐池边,干等了一个来小时,也没见到乐队的影子。原来,这帮戏子们翘尾巴,跑到附近小饭馆喝酒去了,根本不把这支业余合唱队当盘菜。

礼堂后台,罗小月让红生带领队员练声,自己跑到俱乐部办公室,一遍又一遍地往文工团挂电话,没人接,再往导演家里打,还是不见人,她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差不多要发疯。天黑下来的时候,那帮乐师们酒足饭饱,带着满身酒气,大摇大摆地姗姗而来,为首的是胡教授,晚会导演却看不到。罗小月几乎傻了眼,心想,今晚这台戏不演砸才怪呢。

乐队坐定后,开始调音,弦乐和木管乐器奏出杂乱的鸣音。演出预备铃打响后,合乐已不可能。罗小月急如星火,隔着大幕空隙往外看,部队正在入场,后面是穿水兵服的舰艇兵,前面黄压压一大片,陆军英雄们整整座了七八排。爸爸坐在第五排。大半个月没见,他头发又斑白了许多,只有中间的地方还是黑的,而且黑得发亮,甚至有些不真实。爸爸的身边,一左一右坐着英政委和基地新上任的李东林司令员,他们有说有笑,准备看演出。

文工团导演带着一身酒气,醉山颓倒的样子,看到罗小月,抱拳合掌,不停道歉,说,今晚来了几位战友,都是些生死兄弟啊,不招待面子过不去。他毕恭毕敬,说了许多请她原谅之类的狗屁话。她内心乱蓬蓬的,根本不想再听他废话。

大幕徐徐拉开,罗小月脑子嗡嗡直叫,和调音的乐器一样,各种响声混成一团。红生已将队形排列整齐,二十名队员成棱形面向观众,站在高高的台坡上,英姿焕发地等待音乐奏响。

演出正式开始,罗小月侧向观众,调整情绪,神情若定,站在队形前列。这时,荒谬的一幕出现了,乐池传出来的不是《游击队员之歌》的主旋律,而是一阵欢快、活泼的钢琴曲,还有打击乐器的伴奏,好像是舒曼的《快乐的农夫》。她顿时慌了手脚,姗姗来迟的导演脸都白了,酒也醒了,差不多吓得灵魂出窍,急匆匆往乐池那边跑。胡教授静坐在一架大钢琴前,喜气洋洋,全神贯注,投入到仿佛又是一个丰收年的弹奏,钢琴展示的是他劳动的果实,好像在告诉观众——你们听,农夫们多么高兴呀!

红生听不懂《快乐的农夫》,目不转睛地望着罗小月的眼睛,等待她的指挥信号。今晚她太漂亮了,淡淡的晚妆下,她容光焕发,轻盈高雅,纯洁迷人,像女神座雕一样站在那儿,一身崭新的海军夏装,还第一次穿上蓝军裙,隆起的前胸和髋部看起来充满生气和诱惑,两条洁白柔嫩的长腿露在裙外,在聚光灯的强烈照射下,军裙朦胧而通明……红生心旌摇曳,气都喘不匀了,眼前阵阵晕眩,腿部痉挛般地颤抖起来。

台下一片嗡嗡声,整个礼堂像一锅沸腾的水,快要炸开了。前排的陆军们手拿节目单,开始喧嚷开了,还敲打活动椅垫,这些战场上经历过生死考验的军人们,不但胆子大,脾气也大,什么也不怕。有三四名陆军,竟然站起来,朝舞台上打忽哨,以示抗议。罗小月的脑袋炸开了,接着,又是一阵难以抑制的晕眩袭过来,她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台下已经大乱,红生也愣住了,又很快从迷蒙中清醒过来。感觉告诉他,乐队那边出了大问题,他向罗小月投去探询的目光,她似乎接收到他的目光,但没有回复。台下嗡成一团,整个礼堂都乱了套。这时候,应该有人站出来,收拾这个烂摊子了。他想,这个人不是罗小月,不是晚会总导演,应该是他——林红生!

不知道哪来的一般力量,莫名其妙,神差鬼使,他从队列中走了下来,在全场惊讶的目光中,一直走到舞台中央。那一刻,他头脑空茫,记忆尽失,他变得不是他自己了,包括脚步、眼神、走路的动作,喘息的节奏,都已经是另外一个人了,是张红生,是李红生,是王红生,反正,这个人绝对不是林红生。林红生是合唱队领唱员,应该站在队列里。现在出现的这个人,或许只是我们生活中某个人的影子。

荒唐无比地站在舞台中央,红生朝台下报以稚气的微笑,像一张在冷风中簌簌飘荡的皮。现在,他第一次看到这么多军人,前面是黄的,后面是白的,白的黄的都在看着他,他也看着白的和黄的。白的黄的纵横交错,闪闪烁烁,让他眼花缭乱,头晕目眩。他想接下来,应该做点什么呢?要命的是,他不知道应该做些什么。他的经验和才智仅此为止。他甚至考虑到,是否应该逃跑,迅速地离开这些令人讨厌的黄的和白的,然后躲避得远远的。但很快,他否定了这一切。他是男人,他是一名军人,他不可能选择逃跑。否则,他就不是男人,也不是军人了。

既然如此,他别无选择,只能站在舞台中央,像决斗者那样,等待着胜利,等待着死亡。他开始回头张望,看到了合唱队,也看到罗小月。罗小月神情中布满了愕然,或许,还有一种鼓励的意思吧。反正他是这样想的。他好像受到了鼓舞,心也定了下来。他从容不迫,不慌不忙地从落地架上取下麦克风,倏忽间,歌声像飘然而至的漫天大雪,落满了整个是礼堂。这是一首风情浓郁的苏北乡村民歌,没有歌词,只有旋律,轻快、纯净、活泼,犹如一群赤条条的孩童,在傍晚的如海河边嬉戏。河岸绿叶成荫,花香遍地,河水一平如镜,孩子们欢声笑语……

黄的白的被歌声吸引住了,陶醉在美好旋律中。

歌声戛然而止,前排的陆军开始鼓掌,然后像集束炸弹引发连锁爆炸,掌声又向其它区域蔓延。红生没有见好就收,像一名冲锋陷阵,激战正酣的战士,绝不会因为暂时的胜利班师回朝,他要继续战斗,他要扩大战果,他要让胜利的旗帜高高飘扬!他手执话筒,像经验老道娴熟的节目主持人,镇定自若,充满了激情。

首长,同志们,晚上好!声音豁亮,底气十足。台下又是一阵掌声。

红生说,今天,是一个值得纪念的夜晚,也是一个令人难忘的夜晚。009基地政治部,在此举行隆重文艺演出,热烈欢迎广大前线陆军官兵来我部任职。现在,我代表基地业余合唱队,为来自前线的英雄们演唱一首《再见吧,妈妈》。

台下还是一阵掌声。

乐池被导演和紧急赶来的江副处长所控制,他们认为,既然戏剧性的一幕已经出现,干脆将错就错,导演亲自担当乐队指挥,江副处长当上了舞台监督。不一会儿,舒情、悠扬的音乐在礼堂上空回响——

再见吧!妈妈

军号已吹响

钢枪已擦亮

行装已背好

部队要出发

……

歌声低旋、舒缓,声情并茂,充满磁性。一曲终了,红生和台下大多军人一样,已经热泪盈眶。全场掌声雷动,经久不息。他向观众敬礼告别,台下热烈的掌声和疯狂的喧闹声拒绝了他。导演不得不从乐池走上来,让他继续唱。红生把老兵油子、黄副营长还有欧蓉一道请上前台,四人为台下观众共同演唱《军港之夜》、《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边疆的泉水清又纯》、《西沙,我可爱的故乡》等军内外流行歌曲。文工团的女演员还即兴配舞,让演唱锦上添花,把晚会推向高潮。

歌声犹如夏夜清新的风,平地而起,悠悠而来。罗小月站在后台灯光阴影里,凝神聆听,隐隐感觉到这股清风中,除了雷鸣般的掌声,还有一种让她熟悉的亲切气息。心像被人狠拧了一下,又撕扯了一下,这样的感觉是陌生的,过去从未出现过。她眼睛潮湿了,泪水哗啦啦流出来……


(上部完)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