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魂 中卷 复仇 第八十一章 间谍之花

beifanggulang 收藏 2 2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1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14.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61034.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14.html


张铁鸥脚尖一挑,刚才刺中川岛芳子,然后掉在地上的那把甩刀便飞在半空,张铁鸥一伸手,抓住了刀子,刀光一闪,“夺”的一声,那把刀便贴着川岛芳子的脸,扎在了川岛芳子身后的墙壁上。

川岛芳子发出一声尖叫,倒在地上昏了过去。

张铁鸥看了一眼倒在地上昏迷不醒的川川芳子,弯下腰扶起了关庚哲,把他放到椅子上。此时的关庚哲已经渐渐地苏醒过来,他见到了张铁鸥,非常惊讶,连忙问道:“张队长,你怎么又回来了?”

张铁鸥道:“我从你这里出去,就被几个日本特务盯上了,还好,我把他们都干掉了,我想你肯定也会有危险,所以我就跑回来了,正好看见这个女扮男装的特务想对您下毒手,我情急之下,打碎了您的的玻璃,真的对不住。”

关庚哲听了,连忙说道:“张队长,您就别说了,要不是您及时赶到,我这条命就没了!我谢你还来不及呢!”

张铁鸥道:“您知道这个日本特务的来历吗?她怎么会女扮男装呢?”

关庚哲转头看了一眼,刚要说话,忽然愣住了,张铁鸥察觉他的神情不对,也转过头看去,这一看不要紧,当时就傻了!

刚才川岛芳子躺倒的地方已经不见了她的人影,只有墙上那把锋利的甩刀还插在那里。

张铁鸥叫了声:“不好!我去追他!”话音未落,他已经追出门去。

过了一会儿,张铁鸥摇头叹气地走了回来,关庚哲道:“她已经跑了,你上哪去追?”

张铁鸥道:“她是什么人?怎么如此狡诈?简直比狐狸还要狡猾!”

关庚哲瞪大了眼睛,惊异地说道:“什么?你连她都不认识?”

张铁鸥摇了摇头,道:“不认识,我从来没有见过她。”

关庚哲叹了一口气,道:“日本有个间谍之花,你听说过吧?”

“略有耳闻,却从未见过。”张铁鸥摇着头,“莫非她就是那个……?”

关庚哲点头道:“我也是刚刚才知道,这个女人最喜欢女扮男装,而且还以玩弄男人为乐事,行事泼辣果断,素以心狠手辣著称;我今天能从她的手上逃过一劫,多亏了你呀!否则的话,我可能早就一命归天了!”

张铁鸥跺足捶胸地说道:“妈的!都怪我一时大意,才让她跑了!我要是早知道她是那个间谍之花川岛芳子,刚才我就不会对她客气了!唉!日本有这么个无所不能的女谍,对咱们中国来说,真是个心腹大患啊!”

关庚哲笑了笑,道:“多行不义必自毙!早晚有一天她会伏法的!”

张铁鸥道:“他们为什么要对付你呢?”

关庚哲苦笑了一下,道:“刚才我跟你说过,日本人想让我在联合调查书上签字,我没签,所以今天晚上这个川岛芳子就来了,哼哼!他们也太小瞧我了,关某虽然不才,不能为国家守疆卫土,却也不是贪生怕死之辈!想威胁我?他们真是打错了算盘!大帅都已经被他们害死了,我这条烂命又算得了什么?大不了追随大帅而去,和大帅杀进阎王殿,让阎王爷多派些牛头马面来把那些小鬼子都抓到阎罗殿,打入十八层地狱,让他们永世不得翻身!方解我心头之恨!”

张铁鸥笑道:“关科长说笑了。你刚才说日本人和咱们联合调查,都有些什么人参与了调查?”

关庚哲道:“参与调查的,主要的是满铁调查部,还有日本守备队,也就是驻扎在三洞桥的那个中队,中队长好象叫东宫铁男,另外还有日本关东军司令部的一个高级参谋,叫河本大作,其实,他们这么做只不过是给咱们看的,我早就看出了他们的用意,所以我才没有在调查书上签字!这不是让我昧着良心做人吗?”

张铁鸥点了点头,对关庚哲油然而生一股敬意,道:“关科长的骨气真是令人佩服!我真的希望能和你交个朋友,可是现在我还不能露面,等到这里的事处理完,咱哥俩好好唠唠!时候也不早了,我也得回去了!您多保重!那些日本人肯定不会就这样算了,你多加小心!”

关庚哲笑了笑,道:“没什么!他们有什么本事尽管来吧!关某又不是吓大的。”

张铁鸥走出关庚哲家的门,看着关庚哲把门关好,他又围着关庚哲的家转了一圈,确认安全之后,这才转身离去。

走在路上,张铁鸥一直在琢磨,那个川岛芳子太厉害了,居然能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偷偷溜走,而自己竟然毫无察觉。

张铁鸥正在向前走,忽然听见前面不远处传来了一阵打斗的声音,而且还夹杂着一个人的惨嚎。

张铁鸥皱了皱眉头,今天晚上这是怎么了?总是遇到这样的事。

先前是日本特务对他跟踪,现在又遇到打架斗殴的,听这声音,好象是有人喝醉了酒,正在遭受一大帮的人毒打。

惨叫声在这寂静的夜里听起来令人毛骨悚然,凄惨的叫声令本来不想再管闲事的张铁鸥萌生了打抱不平的想法,他停下来辨别了一下声音传来的方向,拔腿往那边跑去。

也许是听到了张铁鸥的脚步声,那些人停止了对那个人的殴打,有两个人看见张铁鸥孤身一人,胆子壮了起来,迎着张铁鸥走了过来。

张铁鸥仔细看了看那两个人,见他们戴着黑色的礼帽,穿着黑色的对襟短褂,一脸的凶相,活脱脱的地痞流氓的样子。

张铁鸥皱了皱眉,心想,奉天城里都乱成这样了,日本人随时都会对奉天发动战争,这帮地痞流氓还有闲心在这里打架斗殴。

那两个流氓对张铁鸥恶狠狠地说道:“小子,你怎么的?想管闲事吗?我劝你不要惹祸上身!”

张铁鸥强压怒火,道:“几位兄弟,国难当头,身为中国人应该团结起来,一同对付日本人,你们却在这里扯这个闲淡,有能耐你们去当兵为国出力,那才叫好汉!这算什么?”

一个流氓上下打量一下张铁鸥,阴阳怪气地说道:“呀嗬!谁裤裆开了把你露出来了!?妈的,老子的事用你来管吗?快点滚,否则别怪爷们对你不客气!”

张铁鸥摇了摇头,道:“你们知道我最烦的是什么吗?”

另一个流氓往地上啐了一口唾沫,“爷他妈管你烦什么!爷就烦你多管……哎哟!”话未说完,他却已经叫了起来。

原来是张铁鸥再也忍不住了,一个箭步冲了上去,一把抓住了那个流氓的胳膊,用力一拧,那个流氓的胳膊差点让他拧折了,所以才叫了起来。

张铁鸥沉声道:“我告诉你,我最烦的就是象你这样出口不逊、欺软怕硬的人!”

其余的那些流氓一见他们的人吃了亏,撇开那个挨打的人,忽拉一下拥了上来,把张铁鸥围在了中间,拳脚齐下,往张铁鸥的身上招呼。

张铁鸥本来看在都是中国人的面子上,只想劝劝他们,让他们住手得了,也犯不着动手,此刻一见他们根本听不进去,也就不讲什么情面了,施展开拳脚,乒乒乓乓一阵响声过后,那些地痞流氓一个个躺在地上哀号不已。

张铁鸥掸了掸衣服上的尘土,冷哼一声,道:“你们还打吗?”

那些人早就吓破胆了,边声说道:“爷爷!我们不打了,您放过我们吧!”

张铁鸥哼了一声,道:“记住!以后别再欺负中国人!再让我遇到,可就没这么便宜就放过你们了!还不快滚?”

那些人唯唯诺诺地爬起来,一溜烟地跑没影了,只剩下那个挨打的人还躺在那里,看样子他伤得不轻。

张铁鸥走了过去,道:“你怎么样了?他们为什么要打你?”

那个人呻吟着,听到张铁鸥的声音,连忙挣扎着要爬起来,张铁鸥弯下腰,扶起那个人,道:“你住哪里?我送人回去吧?”

“大哥!谢谢你救了我!”那个人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

张铁鸥刚要说话,忽然听到远处传来了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他连忙扶着那个人闪进了旁边的一个小胡同。

不一会儿,一队骑兵从马路上奔驰而过。

张铁鸥知道这是巡城的卫队旅骑兵,看样子奉天城的警卫还是很严密的。

今天晚上,他看到好几队骑兵了,还有巡逻的宪兵和卫队旅的步兵,他暗中点了点头,看样子,中国军队的警惕性很高,日本人短时间内是不敢动手的。

那个人看了看张铁鸥道:“大哥,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救我?”

张铁鸥奇怪地问道:“朋友,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不该救你吗?”

那个人叹了一口气,道:“日本人在追杀我,咱们自己人又不容我,你说我怎么活?还不如让那些流氓把我打死算了。”

张铁鸥一愣,道:“你说什么?日本人还在追杀你?为什么?”

那个人苦笑道:“大哥,你对我有救命之恩,我就对你说了实话吧!我叫陈大明,日本人追杀我,是因为我知道他们的秘密,一个见不得人的勾当。”

张铁鸥心里一动,连忙问道:“你快说,你知道他们的什么勾当?”

陈大明喘了口气,道:“大哥,我站不住了,你放开我,让我坐下跟你说。”

张铁鸥想了想,道:“这样吧,咱们找个地方去说,你身上的伤也挺重的,我那里还有点药,我给你包扎一下,然后你把你知道的事都给我讲一遍,行不行?”

陈大明感激地说道:“那感情好了,我谢谢大哥了,对了,大哥,你还没有告诉我,你是什么人?”

张铁鸥想了想,道:“你别管我是什么人了,我能救你,就能说明我不是坏人,对不对?我只能告诉你,我也是中国人。”

陈大明点了点头,道:“好,我相信大哥不是坏人,不然的话,您也不会救我,反正我也没有地方可去了,大哥要是不嫌弃我,我就把我知道的一切都告诉您。”

张铁鸥点头道:“好吧!我们走!”


张铁鸥扶着陈大明,在胡同里七转八转,不一会儿的功夫,就回到了何元彪的家。

张铁鸥刚要伸手去敲门,门却无声地打开了,门口站着何元彪,他的旁边站着浑身灰白、威风凛凛的烈风。

它那双锃亮的眼睛在这漆黑的夜里,放射出绿莹莹的寒光,警惕地盯着张铁鸥身边的陈大明。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