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旗 第二卷光复区 第十一章第二白昼

xiezaofei 收藏 6 1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45.html


--------------武汉行辕--------------

“号外!号外!沂水前线战报!虎贲混成旅,昨夜至今晨,迎击日军第五师团,杀伤日寇千余人,日军被阻茶树崖,寸步难行!”


“独家报道,混成旅将领金振中讲话;成功虽无把握、成仁却有决心!”


委员长办公室里,蒋介石在看着今天的报导:“雨农,你那边了解的情况?”


“回校长,他们当家的叫周自衡,原名周二狗,不到二十,人称小周瑜,是北平的流民,和英国领事馆的人关系不错,后来主动从军,卢沟桥打败日本人一个大队,开始展现锋芒。华北事变的时候,带着七百多新兵大败牟田联队,可以说崭露头角。沂水一战,打败第五师团,算是一战成名。茶树崖的部队,是他的混成旅一千多人,还有沂水国民自卫团、蒙阴国民自卫团。庞炳勋这回跑到他后面去了,日军的坂本旅团来了一万五千多人,被他阻在那里动弹不得。他没上过军校,不知道是在那里学的打仗,但是肯定不是共产党。他们所有人都悬挂总理的画像,他在那光复区里施行的,也不是共产党的那一套,倒像是英国的。”


“哦,国民一体抗战,他的民团倒是挺能打。”


“校长,他那是名义上的民团,实际上是他的主力。”


“雨农,那是为什么?”


要知道那时候,民团是没有编制的部队,也就没有军饷、物资。别人拉起队伍来,要编制还来不及,他倒好,有都不要。那就必然是有缘故了。


“回校长,是白崇禧想让庞炳勋军团吃掉他,他们也是不得已为之。另外,这个周自衡是个清流,自己没有任何财产,也没成家。”


“彦及,你怎么看他?”委员长知道为什么陈布雷推荐这个周自衡了,侍从二室的主管陈布雷是国民党清流派的核心。


陈布雷咳了几声:“他打日本,从不保存实力,但是谁想吃掉他,也是难于上青天;表面上看,他先弃冯治安、又弃张自忠,我看,他是良禽择木而栖。”


蒋介石被手走到窗前,向窗外望去,仿佛自言自语的说;“彦及啊,我看不一定,调他的部队来武汉,我看十有八九就调不来。”然后一挥手“不说这些了,只要他肯打日本人,只要他不是共产党,就是好滴。”然后摆手叫来侍从,安排了一下。


------------沂水前线---------------------------


高升的阵地,现在是日军的发泄阵地,在炮兵校对机的指引下,日军炮兵联队的重炮在自己正斜面的出击阵地上不停爆炸。好在龙王庙一战,高升是在工兵连,现在,他的阵地也是阻击棱线的反斜面阵地,大口径曲射炮的炮弹不时从山顶呼啸而过,在反斜面上炸得碎石飞溅。


一木清直现在就在坂本旅团的司令部,现在,他是专家一木清直。他在龙王庙和周自衡交过手,也看过周自衡的反斜面阵地,但是他现在不说,自己是专家了,就要等待请教。


看到炮击把中国人的阵地炸的一塌糊涂,一直没有损兵折将的东乡有点跃跃欲试了;


“旅团长阁下,我部可以现在出击么?我要教训支那人,为旅团的战友们报仇!”


坂本旅团长看到炮击的效果这么好,也有点忍不住了,但是毕竟他还是理智的多:“通知空军,出动轰炸机。东乡君,等空军一到,你先派一个大队上去,是否佯攻,你自己决定吧,山上地方不大,支那人不可能放那么多部队”。


金振中和萧翰呈也在规划战斗,日军的飞机在头上一直监视,自己的只要炮兵一动,立刻日军的大口径火炮就得落下来,洋铁管又打不了那么远,够不到敌人的重炮。正在商讨着,任剑锋来了;“旅座,小鬼子的飞机在头上一直看着,这么不是办法,我有个建议,搞点柴草一烧,全是烟,他不飞低点,什么也看不见,要是他敢飞下来,邱同义就能打他一家伙!鬼子没了飞机,我把大炮拉山顶上,今晚给它个狠的!”


萧翰呈看出了这个建议的价值了;“邱团长,鬼子明天肯定会大举进攻,不如明天,把我团的野炮也拉上去,鬼子上来,我们就放烟,给他个狠的!”


金振中立刻加强了一下:“明天等鬼子炮击后,大举进攻的时候,一放烟,立刻敲掉他的炮兵,然后洋铁管打他的步兵,我们投入全部兵力,反击他一下,打跑这些小鬼子!”


“报告,高团长来电,日军一个大队向我阵地进攻!”


“报告,邱团长来电,日军轰炸机来袭”


“苏嘎!”东乡看到飞机了,一挥手,岛中龙之介立刻带着自己大队分六个波次,在联队的六门小炮、十八门迫击炮的掩护下进攻。


这一回高升可是开心了,自己的各式小炮、迫击炮、掷弹筒可有机会大展身手了。


邱同义的五十四挺重机枪马上冲出反斜面掩体,在反斜面阵地上,对飞机来袭的区域抬起了枪管“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五十四挺机枪同时的射击,把准备扫射山顶中国阵地的三架飞机吓得立刻拉高,俯冲轰炸是不行了,三架日机立刻拉高,在高空把自己的弹药投了下来。


阵地上了火光冲天,大段大段的战壕被炸塌,接着另几个批次的轰炸机如法炮制,整个反斜面阵地上火光连连。


岛中龙之介的部队趁机跨过了河套地带,运动到茶树崖山脚,一个一个中队,按散兵线展开,向山上仰攻起来,日军飞机开始了多个方向角度切入,对阵地上的各个目标进行扫射,而炮兵抓紧最后时间,进行炮击。


俯冲轰炸机的弹雨中,邱同义的防控团苦苦挣扎着开火,而高升的阻击团,也沐浴在弹雨中,岛田大队的士兵一踏上茶树崖,高升的小口径火炮和大量的迫击炮立刻就把东乡联队的火力阵地变成了火海阵地——十门小炮、五十四,门迫击炮,数量上对东乡联队的六门小炮、十八重门迫击炮绝对压倒性的优势,而且敌人的阵地是完全暴露的,先敌开火、居高临下、火力绝对优势,一下就打垮了抵近支援的东乡联队火力部队。


山顶上十六门炸药包弹射器把十六个大炸药包投掷到岛田大队的头上,加上一百六十二具掷弹筒一顿疯狂的速射,岛田大队士兵的身影立刻全部在一片烟幕中。


疯狂的日军飞机立刻全体俯冲下来,邱同义的防控团拼尽全力的开火,一架又一架的日军飞机拖着滚滚浓烟,,或者飞走、或者坠落。


防空团击退了日军空袭!在所有战士的欢呼声中,邱同义悲伤的收集着残缺不全的部下尸体。大口径航空弹的命中者,没有生存的可能,或者当时被打死,或者死于失血。


坂本旅团的重炮在快速的射击中,听到了呼啸而来的炮弹声。不好,支那人的重炮!全部集中起来的五门重炮是混成旅在上一次沂水大战中缴获的。重本耐川的炮兵联队,所有的装备都丢给了周自衡,十门重炮,经修复以后,只有五门能使用,但是敌人的炮兵阵地历历在目,在敌人能够准确还击以前,打个五、六发炮弹没有问题。


现在,坂本旅团的重炮阵地也成了火海阵地。前出的东乡联队现在明白了,为什么上一次在沂水,混成旅能够独自打败第五师团了,紧急吹响的撤退号声,岛田大队的士兵快速的后撤,但是高升的迫击炮部队依旧疯狂的拦截射击,而茶树崖山后,一片璀璨的火焰再次腾空而起,没有了空军,中国焰火发言了!狼狈后退的东乡联队在已成沼泽的出发阵地上又一次纷纷的跳进现在是水坑的掩体。


萧翰呈当机立断的命令“二营,三营,立刻反击,掩护洋铁管前进一千米!”萧翰呈现在就想击溃坂本旅团了,前进一千米,整个坂本旅团的第二、三梯队就会迎来一次中国焰火!


野炮营、重炮营、火力营猛烈的开火,与重炮阵地同处第二梯队的村上联队也在炮火中四处躲避。


凌厉的冲锋号声响起,二三营的战士在茶树崖上两侧狂涌而出,现在日军完全被火力压制住了,所有大、中口径火炮把日军处于一二梯队之间的野炮大队、重迫击炮大队也完全陷入火海。


任剑锋的炮兵团就是在等待日军空军撤退的这一刻;邱同义的防空团,为这一片没有日军飞机的中国蓝天,已经拼尽了全力,几百名机枪手死在了阵地上,一半的重机枪被打坏,日军飞机下一次来袭的时候,他已经没有能力对抗了。


两个营的战士呐喊着冲向了敌人的沼泽阵地,在距离阵地五百米的时候,中国焰火又一次光临了这片泥沼,但是没有造成多少伤亡,东乡联队已经撤出了阵地。


刚才岛田大队被敌人一个火力急袭,损失了四百多人,如果不是撤的快,现在这个大队已经不在了。


坂本旅团长果断的命令:“二梯队后撤,三梯队准备反击越过沼泽阵地的敌军!”他想在可以使用战车的地段消灭中国反击部队。


二、三营的冲锋集团背后,一辆卡车在一群士兵的保护下快速沿公路冲了过来。“那是什么?”坂本旅团长好奇的询问了专家。一木清直过来拿起望远镜也看了看;自己没有见过,但是凭着感觉,他很快知道这是什么了;“坂本旅团长!快隐蔽!这是中国焰火!战车联队快撤退!”


晚了,小卡车上一片焰火腾空而起,向三千米外的旅团前线指挥部飞来。一木清直大声的高喊:“隐蔽!快隐蔽!”坂本旅团的炮兵正在冒着炮火拼死的向中国反击部队射击,要掩护东乡联队撤下来,没有人注意这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小卡车。


一片火箭弹落在正在第二梯队中前进的战车联队中,小小的豆式战车被炸的腾空飞起。小卡车瞬间完成发射,然后立刻撤退。


旅团指挥部没有被炸,它不是目标,但是大、中口径火炮还是在覆盖日军的第二梯队。“转战!”坂本旅团长下令了。在这么猛烈的炮击下,自己的部队一定挡不住了。“村上!反击掩护!”坂本旅团长果断命令


“哈伊!”村上拔出了战刀“联队!杀给给!”


任剑锋的炮击停止了,没有多少炮弹了。况且自己的士兵已经冲了上去。马国梁看着卡车撤退后,对自己的弟兄们说道:“小鬼子被打蒙了,哥几个抄家伙,干它个狗日的,警卫连!向前攻击!”


东乡联队在一连串的打击下,伤亡近三分之一,看到村上联队反击,立刻就撤退下去了。坂本旅团迅速的后撤十公里,重新构筑防御。


村上的联队和二三营迎面撞到一起,一阵血光四射的抵近射击、手榴弹开路以后,双方立刻刺刀对大刀的搏杀起来。


马国梁带着自己的警卫连从外侧包了上来,警卫连六个排,三百六十多人分三条散兵线扑了上来,马国梁根本不打算肉搏,冲锋枪、二十响绵密的火力,立刻把村上的部队一片片的打倒,一个照面,村上不支,且战且退的走了。


这一次沂水战斗暂时告一段落,坂本旅团在十公里外开始驻防、整编。坂本旅团长面色阴郁的看着报告,所部一万五千人,伤亡接近四千人,损失大批物资装备。看来自己暂时是不能再战了。


板垣征四郎看着电报“周自衡部,今晨对我全线攻击,我部伤亡近四千,装备损失巨大,现以无力发动攻势,何去何从,请师团长决断。”


板垣征四郎命令道“回电,驻守待援。”


板垣征四郎的态度让河边旅团长非常不满“师团长阁下,他率领着帝国勇士,怎么能让支那人打败!”


瘦小的板垣征四郎看了他一眼:“河边君,我们都被周自衡打败过。”


混成旅大获全胜,伤亡人数不到两千人,而且缴获了大量的物资,赫三山又是把所有的东西都捡了回来。现在,光复区部队的钢盔都有七千多顶是日式的了……


第二天的武汉街头,人群喧嚣着“二次沂水大捷!昨日混成旅大败第五师团!歼敌五千!缴获物资无数!”


蒋介石的办公室里传出兴奋的声音“嘉奖!嘉奖!叫这个周自衡来见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