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旗 外传 二杰失踪以后的故事中

xiezaofei 收藏 2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4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45.html[/size][/URL] 朱老汉家里没有儿子,喜儿在村里被人欺负也没人出头,这些年,村里人都习惯看她受欺负了。朱老汉捡来的姑爷呆头呆脑的,看不出有什么辣气。以往喜儿受了欺负,大不了叫喊几声就算了,她是不敢骂的,那样人家会打她一顿。可是今天喜儿却反常的坐在集市里大哭起来,村里人都奇怪了,平常村里的后生,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45.html


朱老汉家里没有儿子,喜儿在村里被人欺负也没人出头,这些年,村里人都习惯看她受欺负了。朱老汉捡来的姑爷呆头呆脑的,看不出有什么辣气。以往喜儿受了欺负,大不了叫喊几声就算了,她是不敢骂的,那样人家会打她一顿。可是今天喜儿却反常的坐在集市里大哭起来,村里人都奇怪了,平常村里的后生,你一把他一把的,没少欺负她,她自己也是东一个、西一个,没少跟人好过,怎么就今天哭起来了?

二杰本来没有看到二柱子和喜儿的事,他在听张后嗣教官给大家讲夜战的技术呢,这是他不会的,他是重装步兵连连长,侦查兵的那套他不会,正听得入迷,喜儿的哭声传过来了,一抬头,恰好看见二柱子用脚踢喜儿:“你还没完了!赶紧滚回家去!”二柱子知道,这么多人看到自己大庭广众欺负女孩子,将来谁家的好女孩肯嫁给他?所以踢的越发用力了。

二杰一声不吭的靠了过来,一下就把二柱子按到在地,却被民兵排的把他们拉开了。张后嗣一看两个人要打架,就拿了两把木枪往地上一丢;“来,试吧、试吧看,那个输了,就是龟儿子养的。”二杰是混成旅唯一的一个重装步兵连连长,他刺刀技术不好。二杰把长长的木枪往外一踢,伸手把木头大刀拿了过来。张后嗣更有点奇怪了,一般人打架,都是喜欢拿长家伙,不是练过的,用短家伙很吃亏。于是张后嗣组织大伙都在外面远远的围了一个圈坐下。张后嗣心里有点嘀咕起来了,二十响用的那么溜,要是大刀还漂亮,那他是那个部队的?全中国可就二十九军用大刀麻溜。

长的很结实的二杰拿着木刀来到了二柱子面前。立刻就好像很瘦小,大柱子、二柱子哥俩都长的虎背熊腰的。二杰一抬脚,把自己丢下的那把木枪踢到大柱子身边,意思是你要是也想上手,那就来吧。大柱子轻松的把木枪放在手里把着玩,自己的弟弟是个泼皮似的人物,方圆十几里的村子里,没有能打过他的,所以也没人家的闺女肯给他;怕闺女受他气。二杰深吸一口气,冲着二柱子一招手,意思就是来吧。二柱子把木枪像大棒一样轮了过来,二杰动手了,用木刀由下向上猛的挥了上来,借着二柱子挥舞的力量,一下就把木枪磕飞了老远,跟着木刀又由上向下猛的砍在二柱子的脖子上,二柱子一声没吭就昏在地上不动了。大柱子呐喊一声,拿着木枪跑过来就劈头砸下来,二杰一错身,刀背奋力往木枪上一顺,把拿木枪的大柱子也顺的一个趔趄,回手刀刃迎着大柱子胸口,两手一推刀背,一下子把猛冲过来的大柱子迎面打倒,他也一声不吭的被打背过气了。“破锋八式!”张后嗣马上就认出来了,全中国就二十九军用这刀法,他是我们西北军的人!可是我们混成旅没听说有逃兵啊?妈的,保不准是马国梁的警卫连来捣乱。(只有通讯、侦查营,警卫连全体配发二十响,侦察营和警卫连有过节,详见 铁血坚持 一章)奶奶的,欺负我们侦察营没人是不?!

张后嗣看看喜儿、看看二杰、又看看柱子哥俩,知道他俩一会儿就能醒过来,想想有主意了,从口袋里摸出几角钱:“朱二喜,你要是能打过他哥俩一起上,这钱你就拿去给你姐买花布去,中不中?”听说能给喜儿姐姐买花布,二杰高兴的点点头,打倒那俩个大饭桶,他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张后嗣叫人用水把柱子哥俩弄醒,那哥俩一醒过来马上就伸手抓木枪。张后嗣制止了他俩,他把几个大洋拿在手里掂量着:“我说你哥俩是一对熊包,一起上也打不过他,小子们,敢不敢赌一把,打得赢朱二喜,这三个大洋就是你们的了,输了,就给我一个大洋,有种没有?敢不敢赌?”二柱子本来就是个连嫖带赌的,一拉他哥“哥,就我俩这身板,刚才是不小心,一会儿咱俩一起上,你左我右,这大洋我们赢定了!”俩人核计好,对张后嗣教官说道:“张教官,我们哥俩赌了,你可别耍赖,乡亲们给做个证好不好!”周围围观的人大声说好;热闹谁不喜欢看,况且是柱子哥俩可能挨打的好事。张后嗣说了:“好,侦查排的弟兄们,给我做个证”。听他们这么一喊,侦查排的王兴班长,刘大水班长都带弟兄们过来了。可惜刘鹏不在,他的肋部上还没好,就打了一仗,现在在临沂治病呢,要不他肯定认识自己多年的小伙伴二杰。侦察排的弟兄们自然大声说好。王兴过来一看二杰(现在叫朱二喜了)的体格,心里咯噔一下,他看出这人不是农民来了。

大家伙都围着坐下了,赶集的人也都围过来看热闹,朱老汉正在急急忙忙的往这跑呢,自己好不容易捡个姑爷,不能让柱子哥俩,这一对这王八蛋把自己女儿婚事给搅了。人群很厚,等到朱老汉勉强挤进去,想跟柱子哥俩拼老命的时候,里面开打了。喜儿是不担心的,那天早上,她看到二杰拿把日本人的枪,扛着大一块马肉回来时,也看到了二杰的大刀还滴着血呢,二杰当时那眼神,吓人的很,就是那眼神要是柱子哥俩看过,保证再也不敢欺负自己了。自己不让二杰整治一下村里这帮人,以后风言风语的,二杰能跟自己好好过么?

大柱子、二柱子两个人一左一右的同时猛扑过来,二杰一下子闪到二柱的右手边,一刀剁在他右肩,同时飞起一脚把他踹到,劈下去的大刀回手向上一撩,结结实实的打在大柱子的左胸上,哥俩现在又都倒了。现在侦察排的全看出来了,这小子使得是破锋八式,就是天天练,至少也得年把的,才能有这利索劲。

张后嗣给自己俩老伙计打了个眼色,然后自己边向前走边笑嘻嘻的把钱拿在手里,走到二杰面前笑着说:“小兄弟,好身手,这钱是你的了”。一边说一边伸手抓起二杰的一只手,另一只手作势要把钱放进他手里。就在这一瞬间,王兴、刘大水突然的同时发难,三个人一下子就把二杰按倒了:“小子,马国梁那孙子叫你来干什么?”

被按住的二杰大喊;“我和狗日的马国梁那孙子没交情!”他这么一喊,三个人松开点他了。要是警卫连的人,不可能这么当众大叫马国梁如何如何的。张后嗣安排了几句,一会儿一个侦查兵跑出去又回来了,手里拿着一把中正式,立刻有人麻溜的在跑到远处立了一个小罐子。三个老兵抓着二杰把他放到了拆散的步枪面前,张后嗣说话了:“小子,警卫连的孙子们都是打冲锋枪的,你要不是警卫连的,你得会打步枪。”二杰眼睛立刻就被蒙上了,两只手一摸,二杰三下五除二,就把步枪装好了。回头给他一颗子弹,那个人头大小的罐子被他一枪打碎了。王兴拿脚量了量距离,回来时脸色有点不好看,刘大水问他;“王兴咋样?”王兴看了看大水和猴子说;“哥几个,那罐子足有四、五百米远,这小子是拿子弹喂出来的,你瞧他那刀法,还有这枪法,就是在咱们混成旅,最少也是个排长。要是到五十九军去,肯定是连长以上,他可不像逃兵,我们混成旅没逃兵,要是别的部队的,都是连长了往上了,他还能跑么。”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