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旗 外传 二杰失踪以后的故事上

xiezaofei 收藏 2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4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45.html[/size][/URL] 二杰失踪以后的故事 二杰,没有姓,是北平城的流浪儿,后来随周自衡从军,历任班、排、连长,在1938年春天的驰援沂水庞炳勋军团的战斗中人混成旅一营一连连长,在强渡沂水的战斗中,为掩护全营渡河,主动率领一连在开阔的沂水河面进行火力掩护,全连壮烈牺牲。二杰失踪,估计已阵亡。这是一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45.html


二杰失踪以后的故事

二杰,没有姓,是北平城的流浪儿,后来随周自衡从军,历任班、排、连长,在1938年春天的驰援沂水庞炳勋军团的战斗中任混成旅一营一连连长,在强渡沂水的战斗中,为掩护全营渡河,主动率领一连在开阔的沂水河面进行火力掩护,全连壮烈牺牲。二杰失踪,估计已阵亡。这是一营的战斗记录上记载的一段文字。

但是二杰并没有阵亡,沂水的激战中,一发日军手雷近距离落在了正在开重机枪的二杰面前,战友尸体搭建的工事挡住了所有弹片,但是强烈的爆炸把二杰震荡的昏迷过去。于是不深的河水里,二杰下下游漂去。

朱大水,沂水岸边的渔户,四、五十多岁,没有一分地,只好打渔为生。媳妇早年就跑了,自己跟着的,还有一个女儿,小名叫朱喜儿,这天的沂水上游打的火花四射,看到河面上不时飘过来东西,朱老汉抱着发点外财的心思,把小筏子划到了水上,可是上面飘下来的,却是一块块尸体,已经搜了几十个人的身,但是也没有多少财物,是啊,丘八身上能有什么呢?

正在郁闷的时候,听到女儿在岸边呼唤自己;现在父女俩相依为命,想给自己女儿找个上门女婿,但是家里连一块地都没有,那个肯入赘哟。女儿长的倒像她妈,还是有点模样,可是破落户的女儿,就是有个好嫁处,也是给大户人家做小,还能多得几个养老钱。自己又真舍不得,算了,划着筏子回到了岸边。女儿二十了,还是没有人家,整天女儿是自己看着自己都犯愁。

欢快跑过来的女儿看着筏子突然一声惊呼,朱老汉顺着女儿的目光看去,只见一个背着大刀的人扒在自己筏子上;呆呆的盯着自己,随着女儿的惊呼,自己手忙脚乱的想把这个人再弄到河里去,孰料落水的人,一旦抓住东西,是死也不肯放手的。见自己实在没法,朱老汉一拉女儿,抱着刚才得来的东西,飞快的跑到自己在岸边的草棚里,躲起来了。

夜里一个人晃晃悠悠的走到自家门前,噗通一声倒在草棚前,一夜父女俩都没敢睡觉。天明的时候,女儿毕竟年轻胆大,先走出去看了看,好大会儿没进屋,屋里实在等不及的朱老汉只好自己也出来了。一见,一个还算英俊的年轻后生呆呆的坐在地上,傻傻的看着女儿,女儿正问他话呢“你叫啥?”“二杰”“你姓啥呀”“二杰”“你是干啥的?”二杰茫然的摇了摇头,自己现在的大脑一片空白,除了名字,他是什么都想不起来了。肚子饿了,二杰本能的站起来,在草堆里找起了俾子草,麻溜的,一小会儿就搜集了一大堆。朱老**喜儿看着他,朱老汉心想,又是一个苦命的孩子,被抓来当兵的。不料后来二杰径直走进屋里,把俾子和身上湿透的干粮一起放在锅里,熟练的用火镰点火熬上了粥,只一小会儿,二杰收拾三个破碗,平均分了,像在部队一样,喊了声开饭,自顾自的吃上了。这时朱老汉才注意到,二杰身上还带着一把短枪;二杰是连长,身上配着二十响呢。

吃过饭,朱老汉打渔去了。喜儿给二杰一把小铲子,二杰就愣愣的跟着她挖起野菜来。

我是谁?我是干什么的?我怎么在这里?二杰努力的想着,但是什么也想不起来。到了晚间,朱老汉就算把二杰留下了。就当捡个女婿吧,老汉想,这后生一看就是苦命孩子,这兵荒马乱的,谁在意他一个丘八,看模样还过去了,手脚也利索,再品两天吧。第三天二杰自己出门了,他本能的把自己周围的地形查看了以圈,到了晚间,二杰带回来一把日军步枪、还有一大块马肉;原来他碰到一个落单的鬼子通讯骑兵。这样过了几天,光复区政府下来登记了,说是要按人头给分地,朱老汉忙着把二杰也报了上去,看他比自己女儿年岁小一点,他现在叫朱二喜了。

没过几天,光复区政府的工作组下来了(其实是李汉民的新兵训练组)。喜儿慌着把二杰的枪、刀都藏在草屋里。朱老汉家里现在也分到了地。二杰收拾起干活的工具就下了地,朱老**喜儿看的出来,这是一个干农活的好把式。

二杰很小就没有家,一直就是流浪着,现在虽然想不起自己是谁了,但是有一个家,对他来讲,太幸福了。自己到底是谁,想都不去想,自己现在有家人了。村上人都知道朱老汉捡了个女婿,但是都个人自扫门前雪,倒没人声张。

新兵训练组是通讯营为主,也没有认识他的,二杰就这样一边干农活、一边训练。本来无风无雨,但是一天,情况变了;李汉民命令所有民兵轮流跟侦察兵出去接触敌人,锻炼民兵队伍。

张后嗣带着自己的班进驻了朱家村,全村四十多个民兵,要接受他们一周训练,然后接触敌人去。张后嗣拿出二十响,得意对民兵排说:“看到没有,夜战,就得这家伙,管教小日本不知道北,大家伙开开眼”;说完扣上保险递给民兵们,民兵还是头一回摸到武器,大家一圈一圈的轮流拿着看几眼。第一圈二杰接过枪的时候,看都没看就传了下去。第二圈他看膛里顶着一颗子弹,顺手就把子弹卸下来按弹夹里,然后扣上保险又传了下去。张后嗣没看他退子弹,但是看到他按子弹、上弹夹、扣保险一气呵成。张后嗣想;“这年头逃兵满地,估计他是韩复渠的兵”。

接下来在训练场上,侦查班长张后嗣拿着木枪教民兵练刺杀,也教大刀,当然也是木头的,滑的像猴子一样的张后嗣在训练中不时叫侦察兵和民兵对练几次,好叫民兵们知道老兵的厉害。二杰也在民兵里面,但是他就等混过去就回家呢,他现在不想别的,就想自己的家。

今天是赶集的日子,一群青壮年的小伙子在朱家村的大场院里训练,很快吸引了大姑娘小媳妇的指指点点,她们三两个人一起的对小伙子们评论着,三三两两到来的货郎,很快把场院边上围了起来,没办法,这个场院本来就是赶集的地方,方圆近一点的村庄都来这里交换物品。

朱喜儿也来了,拎着蒙着白屉布一个筐,二杰仿佛闻到了鱼的味道,喜儿姐姐比自己大两岁,是来给自己送饭的。二杰就这样一边看着喜儿一边想着喜儿,就走了神;喜儿今天打扮的格外漂亮,头上戴着一朵小花。

张后嗣一把把现在叫朱二喜的二杰拉了过来“好好听着,我给你们讲讲这夜战都注意什么。”二杰现在好好听了。被民兵连撵出去,那一天就没有那二两米了。

喜儿高兴的在赶集的人群里东瞧西望的,货郎的东西琳琅满目,但是喜儿没有钱,所以只能看,喜儿想;就当自己坐在屋子里看,不久等于自己有了么。于是越看越高兴。

民兵排里的大柱子、二柱子哥俩,是村上富裕人家的孩子,他们家里祖孙三代,八口人(他父亲有三个老婆),光复区的政策是一人两亩半地,朱老栓家正好有二十亩地,可是那是肥的流油的好地,二十亩地里产的东西,抵得上四十亩平常地里产的东西。朱老栓有四个女儿,都嫁给县城里的有钱人,都是开商号的,不过都是给人做做小老婆的。朱老栓家在沂水县城里还有三间小铺子,都是租出去收现钱的。前年,大柱子从县城里讨了个老婆,是带着孩子来的,听说是什么有权有势的人悄悄包养的小老婆,孩子也是人家的。可是那女子不能生了,大柱子正想讨个小的过门呢。二柱子没成家,是个油嘴滑舌的主,村里人都知道,他那不能生的嫂子,和他亲热着呢。朱老栓年前跟朱老汉提过喜儿的婚事,要十五个大洋聘过门去,但是,这老东西是要喜儿给他自己做第四房小老婆。

喜儿在村里是数得着的漂亮,但是二杰是北平城里出来的,自然不会把他看成美得不得了。这样一来,和喜儿姐姐相处反倒轻松不少。

教官在那里费力的给大家讲,二柱子却悄悄的溜到集市边上,喜儿正在低头看东西,冷不防二柱子在他脸上突然摸了一把。

-----------------------------------------------------------------------------

(拜托各位读者,作者写东西也是蛮辛苦的,大家帮帮忙,收藏一下,献朵鲜花,给打个分,都是对我努力写作的鼓励,网络文学的魅力就是互动,希望大家多提建议和想法。在此谢谢所有阅读此文,并鼓励我的的朋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