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魂 第一卷 第十九章 蛛丝马迹

beifanggulang 收藏 7 3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1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14.html[/size][/URL] 朱文胜看了看何元彪,何元彪也看了看朱文胜,两个人同时摇了摇头。 张铁鸥道:“我也从来没有听说过。据大帅所说,藏獒是咱们中国西藏特有的一种猛犬。都说一只成年的藏獒能打败一群狼,还能帮牧民看护羊群,是牧民的好帮手。还有人说,当年的成吉思汗曾经组建了一支藏獒大军,跟随成吉思汗西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14.html


朱文胜看了看何元彪,何元彪也看了看朱文胜,两个人同时摇了摇头。

张铁鸥道:“我也从来没有听说过。据大帅所说,藏獒是咱们中国西藏特有的一种猛犬。都说一只成年的藏獒能打败一群狼,还能帮牧民看护羊群,是牧民的好帮手。还有人说,当年的成吉思汗曾经组建了一支藏獒大军,跟随成吉思汗西征,是威名远播的藏獒战队。清朝乾隆年间,乾隆皇帝听了一名洋大臣的建议,下旨令西藏进贡良种藏獒,只不过乾隆皇帝并不是为了组建什么藏獒战队,只是为了好玩,也就是从那时候起,中原才有了大量藏獒。而烈风,十有八九就是藏獒与狼的混血种。”

何元彪有些担忧地说道:“队长,既然烈风的体内有狼的血统,它会不会野性发作咬人啊?”听了张铁鸥这么一说,何元彪的心都快提到嗓子眼了,他可不希望整天与一头狼打交道。

张铁鸥刚要说话,朱文胜却笑了起来:“哈哈哈!你怕的是什么?你没看,队长都有没事,这不就是最好的证明吗?再说了,就算烈风的身体里流的是狼的血,那另一半不是狗的血吗?看来,对狗的了解,你就不如我了,当年我和我爷爷打猎的时候,我们有十几条狗呢!”

张铁鸥道:“文胜说得没错。当然了,狗再怎么通人性,它也只是一条狗,你只要记住,你不惹它它就不会咬你的!”

几个正说得来劲,忽然,从一百米以外的树林中传出了一阵烈风的狂吠声。

张铁鸥一愣,他转过头去,向树林中张望,但是因为树林外面是一片灌木丛,无法看清树林里面的情景。

张铁鸥对朱文胜道:“你和元彪带着部队继续向前走,我去看看烈风在叫什么。”说着,催马向树林的方向跑了过去。

朱文胜和何元彪互相看了一眼,继续向前走去。

张铁鸥来到树林外面,下了马,沿着灌木丛里的一条小路进了树林。

烈风听见了张铁鸥的脚步声,向他跑了过来。

张铁鸥道:“烈风,你瞎叫什么?”

烈风似乎听懂了张铁鸥的话,低下头,用它的大脑袋蹭了蹭张铁鸥的大腿,转头向树林里跑去。

张铁鸥明白了,烈风这是发现了什么,他连忙跟在烈风的后面向前跑去。

转过一个弯,烈风停住了脚步,回头看着张铁鸥,“汪汪”叫了两声。

张铁鸥仔细一看,不由得愣住了。只见在一棵粗大的松树下,有一个人浑身是血地倚靠在大树上,听见了脚步声,那个人努力地睁开眼睛看了看,见到一身戎装的张铁鸥,不由得一愣,忽然惊讶地叫道:“四爷!是你?哎呀,怎么会是您啊?”

张铁鸥一愣,记得上次“活阎王”凌啸天跟他分手的时候对手下那帮弟兄们说过,从今以后,张铁鸥就是山寨里的“四爷”了,现在这个人叫他“四爷”,不用说,这个人是凌啸天的手下,可看到这个人浑身是血,莫非……想到这儿,张铁鸥连忙说道:“这位兄弟,既然你认得我,那就不必这么客气了,告诉我,出什么事了吗?你这是怎么了?”

哪知道那个人“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四爷,你真不认识我了吗?可我认识你身边的白毛!这回你可得想办法去救二当家的啊!”

听到这句话,张铁鸥一下子想起了那个被烈风咬伤的祁云,哦,这个人原来是祁云手下的弟兄。

张铁鸥连忙蹲下身来,道:“哦,我知道了,你是二当家的手下?对吗?”

那人喜道:“四爷!您终于想起来了,哎呀,这回二当家的有救了!”

张铁鸥一愣,道:“二当家的不是在那家客栈养伤吗?她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吗?”

那个人擦了一把眼泪,道:“四爷,那天你走了以后,一直都很消停。过了几天,二当家的的伤也好了,多亏了四爷的灵药,二当家的的手脖子上真的连个伤疤都没有。当时二当家的就要去找你,她说你的狗把她咬了,这笔帐还没算呢!当时天已经黑了,大黑哥好说歹说,才把她劝住,准备第二天去找你,哪知道那天半夜里就出事了。”

张铁鸥不解地问道:“那时我已经走了好几天了,她连我去哪儿了都不知道,上哪去找我?”

那人道:“四爷,您真是贵人多忘事,您忘了吗,二当家的有一条大狗,名叫“青虎”,这您还记得吧?”

张铁鸥恍然大悟,道:“哦,我记得那条青黑色的大狗,对,是叫“青虎”。啊,她是想让那条狗领着她来找我?”

那人点了点头道:“对,她就是那个意思。那个‘青虎’的鼻子灵着呢!”

张铁鸥道:“你接着说。后来呢?到底出了什么事?”

那人想了想,说道:“二当家的听了大黑哥的劝告,当天晚上真的就没再张罗去找你。因为第二天要起早赶路,所以弟兄们就早早地休息了。也就是到了半夜吧,客栈里又来了一伙住店的。这些人说话叽哩哇啦的,好象是小日本。这些日本人凶神恶煞一般,还把店小二给打了。原来是有一个日本人看中了后院,非要店主把我们撵出来,他们要住。”

张铁鸥一直在注意听着那个人在讲着,当他听到了“日本人”三个字的时候,不由得一愣,忙问道:“那些日本人一行几个?都是些什么样的人?”

见张铁鸥的神情有些异样,那个人愣了一下道:“他们一共有六个人,穿的衣服也和咱们不一样,哦,留着一撮小胡子。他们的腰里还别着一把长长的刀,另外还有四个中国人,他们每人挑着一副担子,担子里面装的是什么,那我们就不知道了。”

张铁鸥想了想道:“接着说,后来呢?”

那人道:“二当家被他们吵醒了,非常生气,立马就要杀了他们,我们都拦着她,其实在那些日本人刚进店的时候,我们就瞅着不顺眼,就想把他们轰出去,但是一想,这一来,那家客栈不得跟着受牵连吗,就没有动手。只好忍气吞声地猫在后院客房里。谁知道有那么一个不知死活的家伙,居然跑到后院来了,指手划脚地要我们搬出去。我们拦住了怒气冲天的二当家的,大家把东西收拾了一下,就离开了那家客栈。”

张铁鸥道:“既然你们已经离开了,怎么还会出事呢?”

那人又道:“四爷,你这是不了解二当家的脾气,从她闯荡江湖以来,还没受过这么大的气呢,从前在山寨里,就是大当家的都让着她,那些小日本儿不知死活,敢惹这位阎王奶奶,这不是活够了吗?”

张铁鸥点了点头:“哦,是这样。”

那人道:“二当家的领着我们离开那家客栈,可是却并没有走远,小日本这么张狂,二当家的要教训教训他们。我们知道,这些日本人天亮还得赶路,但是不知道他们要向哪个方向去,于是大黑哥就又摸进了客栈。二当家的则带着我们住进了另外一家小一点的客栈,就是为了等大黑哥的消息。”

说到这儿,那个人费力地咽了一口唾沫,张铁鸥见状,取下身上的水壶,递了过去:“来,先喝口水,歇一会再说。放心,二姑奶奶不会有事的。”

那个人接过水壶,咕咚咚喝了一大口,道:“谢谢四爷。我知道,四爷本事大得很,那些毛贼根本不是您的对手。咱们接着说,就这样,天亮的时候,大黑哥回来了,他已经打探清楚了,那些日本人已经出门了,他们的目的地是棒槌沟,那里有个绺子,当家的是人称“一条龙”的白文举,他手下有百十号子人,占据棒槌沟十多年了,这个白文举心狠手辣,仗着一手好枪法,专门欺压老百姓,他见咱们山寨兵强马壮,一心想投靠大爷,可大当家的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况且他跟咱们也不是一路人,大当家的哪能让他入伙呢?那些日本人带着那几个挑担的人朝棒槌沟去了,那里山高林密,路很难走,他们要干什么?难道是和棒槌沟的那个绺子有关?为了查清楚这些日本人和棒槌沟的绺子有什么关系,二当家的就带着我们十几个人悄悄地跟在他们后面,也向棒槌沟的方向走去。我们在册里走了三天,第四天早上就被那些人发现了,有两个日本人转过身向我们走了过来,而且抽出了雪亮的腰刀。二当家的眼疾手快,没等他们走近,‘啪啪’两枪就把这两个日本人放倒了。其余的那四个日本人一看事不好,都拔出了手枪,于是我们就开始交火,眼瞅那些日本人就顶不住了,突然从两边的山上冲下来好几十个人,手里的长短家伙一起开火,压得我们抬不起头来,后来大黑哥抱着机枪一顿猛扫,趁着这个功夫,二当家的才带着我们跑了出来,可是大黑哥和好几个兄弟却被那些人打死了!”

张铁鸥听到这儿,猛地想起那几个日本的军火商人,难道就是他们?

那个人抽泣了两声,接着说道:“二当家的带着我们剩下的六、七弟兄一口气跑出了五、六里地,当她停下来的时候,才发现她的身边只剩下了三、四个人,而且都带了伤,混乱中,二当家的青虎也不知道跑哪儿去了。我们筋疲力尽地来到一个破庙前,刚要进去歇歇,从庙里出来几个人,我们一见到领头的那个人,就都傻了眼,这个人竟然是‘一条龙’白文举。只见这个白文举手握双枪,对准了我们,有一个兄弟刚要举枪,被白文举给打死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