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底大清朝 外传 说明一下

zjatlf 收藏 0 3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5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56.html[/size][/URL] 这本书是我在起点创作的一部小说,已写了近三十万,但已经仆街了(收藏成绩差,导致无法上架,) 现在我重开了一本新书《阉党》,请大家有兴趣的话可以去看一看。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56.html


这本书是我在起点创作的一部小说,已写了近三十万,但已经仆街了(收藏成绩差,导致无法上架,)

现在我重开了一本新书《阉党》,请大家有兴趣的话可以去看一看。

附连接:http://www.qidian.com/Book/1656538.aspx


卧底大清朝是写到杨起隆起事后无奈太监的,这本新书我付出更多心血,资料看了数十万,务求完美展现一段历史真实。

简介:

谁说太监误国,谁说阉党祸民?让我们从一个假太监的视野来看不一样的太监人生,不一样的阉党传奇!

焚琴煮鹤万民饱,花间问道天下同

清谈高论俱竖儒,负剑挟弓有厂公

其实皇帝的利益就是百姓的利益,没有哪个皇帝会愿意自己的江山垮台的!太监是皇帝的家仆,代表的是皇帝的利益!文人士大夫则代表是地主士绅利益,百姓的利益与士绅官僚的利益谁为重?

所以说太监专权祸国殃民根本就是无稽之谈,那些惟孔孟是也的文官士人才是祸乱万民的罪魁祸首!

附第一章:



“明朝太监专权大致可分为四个时期:即成化以前的王振专权;成化年间的汪直专权;武宗时期的刘瑾专权;熹宗时期的魏忠贤专权。今天我要为大家讲的就是太监专权对明王朝的危害性。”

华京大学一处可容纳二百人听课的讲堂上,历史系教授汪文理看了一眼台下坐无虚席的学生们,用他独特的南方普通话说道:

“首先我们来讲一讲正统年间的王振,此人是明朝第一个专权的太监。他本是一个极为失败的教书先生,却自阉进宫,得到了明英宗的宠幸,开始和邹东来擅权,结党营私,干涉朝政,为了建立所谓的丰功伟绩,根本不知作战为何物的王振,竟然怂恿皇帝亲征来犯的也先,而且在指挥大军时一意孤行,连粮草都不知道准备。一错再错,致使明军十分疲劳,怨声载道,在土木堡被瓦剌骑兵大破,结果是皇帝做了俘虏,自己也搭上了性命。正是因为他的愚蠢,才将明帝国由盛转衰!”

重重的作了个强调,拿起讲台上的茶杯饮了一口,见学生们都在做着笔记,汪文点满意的点点头,接着说道:“

到了成化年间,由于明宪宗耽于逸乐,不问政事,遂使宦官得势。太监汪直在皇帝授意下,建立西厂,所领缇骑倍于东厂,势力大大超过东厂和锦衣卫。逮捕朝臣,有时先下狱而后奏闻,有时旋执旋释,竟不奏闻。屡兴大狱,激化了朝臣与宦官的矛盾。宦官依仗权势胡作非为,人们“只知有太监,不知有天子”。

武宗时,宦官刘瑾、马永成、谷大用、魏彬、张永、邱聚、高凤、罗祥等,称为“八党”,也称为“八虎”。刘瑾最为专横跋扈,大臣的奏章要写两份,必须先送刘瑾,然后才送通政司转给皇帝……….”

台上正滔滔不绝的讲述时,台下一个叫胡义的,戴着眼镜略显清瘦的男学生却猛然站了起来:

“汪老师,我认为你所说的这一切是对明朝太监的一种污蔑,根本就不是历史的真相,你所讲的只是一家之言而已!”

“放肆!”

汪文理没想到竟然有人敢在课堂上打断他的讲课,而且还公然质疑他的讲课内容,这让他感到很难堪,也很愤怒。

台下的学子们见有人敢跟教授顶牛,却一下子都提起了兴致,有些唯恐天下不乱的学生更是像打了鸡血似的,巴不得胡义跟汪教授吵起来,这样他们好有场热闹可看。

“胡义,你到是说说,汪老师哪里讲得不对了?”

“好你个胡义,看不出你这么有种啊,哈哈,敢跟咱们汪教授叫板,你有几斤几两啊?”

“汪老师,学术问题自由探讨,胡义既然有不同的意见,是不是让大家听听他的话啊?”

“百花开放,百家竞鸣!汪老师不能打压反对意见,哈!”

也有学生对胡义的突然发言不以为然:

“太监祸国乱民,史书早有定论,还用得着污蔑吗?你这么说汪老师是不对的。”

“就是,胡义,你看你把汪老师气得,还不赶紧赔礼道歉!”

听了同学们或善意或心存热闹的话,胡义只是微微一笑,等他们稍微安静了一点,才对汪文理说道:

“汪老师,你所讲的那些史料都是由文官政府着史官编撰而成,而明代文官政府与太监为主的所谓阉党是出了名的势不两立,由他们编写出来的东西可信度实在让人难以佩服!”

“你个小孩子懂什么!”

被胡义这么一说,汪教授更生气了:“文人士大夫有着读书人的风骨,编写这些史料自然都是从公正公平的客观角度出发,而且明史由清人编写,就算有些偏见,但大体上还是不会错的,难不成那些太监们都是忧国忧民的大忠至义之人,这些个文官反倒是些奸诈小人不成?”

胡义没有正面回答汪文礼的话,而是说道:“汪老师,学生有一事请问于你。”

“什么事,你尽管问吧。”

汪文理没大把这个学生放在眼里,他可是研究了一辈子的明史,如果连学生的问题都解决不了,他如何在这大学讲台上为人师表。

“明朝的文官政府代表的是地主士绅阶级的利益,这个不会错吧?”

汪文理道:“不错,的确如此。”

历朝历代的统治阶级代表的都是地主士绅的利益,这个没有什么可否认的。

胡义接着问道:“那明朝为何会灭亡?”

“明末天灾人祸,百姓不得衣食,只好揭竿而起,李自成攻破北京,明朝就灭亡了,这个问题你还用问我吗?”

胡义淡淡一笑:“天灾人祸,不错,是有天灾的成份在里面,可人祸指的是什么?难道是指太监专权,并拢大量土地,让老百姓没地可种,这才不得衣食,提杆而起吗?”

“这倒也不是….”

汪文理突然有种不妙的感觉,自己好像落进了这个学生的套子里。果然胡义接着又说了:

“不管什么样的自然灾害天气,只要有地,哪怕是歉收或绝收,百姓都不至于饿死,逼他们走上绝路的是因为他们根本无地可种!而这些土地不是集中在什么太监阉党手里,恰恰相反的是,这绝大多数的土地都被那些文官政府所代表的地主士绅操控在手里,而他们却不需要缴纳,或者只是象征性的缴纳那么一点点的赋税,尽而导致没地或少地的农民承担着高昂的赋税重担,再加上小冰河时期的天灾,他们不反也得反啦!汪老师,我想请问一下,到底是太监专权祸害了大明王朝,还是那些文人士大夫将大明推向不归路呢?!”

胡义咄咄逼人的架势让汪文理有些招架不过来,硬着头皮说道:“土地集中在少数人手里是社会现象,不能简单把明朝灭亡归咎于地主士绅,你这个观点太片面了。”

“不能简单的归咎于地主士绅,那么就能简单的把一切归咎于太监身上么?”

对方这可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了,汪文理被胡义问住,不知如何作答。

胡义见汪教授没有作声,心道可不能让他反应过来,趁势追击道:“那么我再请问汪老师,为什么明朝的皇帝知道自己的赋税收不上来,而百姓却承担高昂赋税时,有意减轻百姓负担,将收税的矛头对向工商业,对向那些富人时,为什么这些文官政府的士大夫却拼命阻拦,不让皇帝收税?难道他们不知道国库已经空虚,不知道老百姓民生艰难,不知道大明王朝已经风雨飘摇吗?”

一连串反问让汪文理听得都是头大,句句矛头都是指向明朝文官政府,对太监却是只字不提,心中斟酌了一下,刚想张口回答,却见胡义犹如意气风发般,对着一帮同学大挥手势:

“不,他们知道!但因为所有的工商业都跟这些士大夫的家族切切相关,皇帝要收工商业的税就等于从他们口袋里外往掏钱,所以他们拼死也要阻拦!我记得初中历史教材上记载了无锡葛成抗税的事,不知道大家记不记得了。但葛成为首的这帮抗税的人,其实就是一帮士绅雇佣的地痞流氓,阻挠皇帝派来太监收税的打手而已!经常有人说明朝派太监收矿税什么的是典型的暴政,可是同学们,矿产资源是属于国家所有还是属于那些地主士绅所有?”

“当然是国家的了!根本不用问,那些地主士绅凭什么霸占国家的矿产!”

“没错,文官士大夫代表的地主阶级才是明亡的根本!”

学子们的情绪明显被胡义调动了起来,课堂已经偏离原先的讲课氛围,完全脱离汪文理的掌控,大家都沉浸在胡义的一番话语中。汪文理思路也已经跟不上趟了,这个学生所讲的跟自己所研究的完全是两回事,可是听上去却是那么的有道理。正在细细品味时,胡义却将视线转向了他:

“汪老师,为什么开矿所得的利益被那些士绅和官僚分了去,皇帝所得却寥寥无几呢?”

“这……..”

汪文理不知道如何回答这个问题,吱唔几声没有下文。

“你口口声声说太监误国,可太监是什么?太监是皇帝的家仆,代表的是皇帝的利益!文人士大夫则代表是地主士绅利益,皇帝的利益与士绅官僚的利益谁为重?种种史料都表明明朝的皇帝没有暴君,可为什么皇帝派自己的家奴去收些银子贴补国库,以免百姓负担加重,却被满天下当官的和那些读书人指责为昏君弊政,而太监则被形容成吃人不吐骨头的恶奴呢?!”

见同学们都露出深思的表情,胡义再道:“其实皇帝的利益就是百姓的利益,没有哪个皇帝会愿意自己的江山垮台的!太监为什么又会专权?还不是皇帝为了对付那些只顾自己利益不顾国家利益的文官政府,如果那些文人士大夫们一心为民,皇帝何苦要把太监们推出来和他们对抗呢?

如果国库的银子能收上来,皇帝还至于采纳内阁文官们的意见对那些老百姓加税吗?纵观明朝历史,太监们始终都是以皇帝利益为重,他们反对的只是那些把持朝政,瞧不起太监的文官政府而已!那些文官政府把持的舆论更不可信,那些由文人记载的史料更是荒诞!所以,有关太监专权误国的一些记载我们只能作参考而已,却不能盖棺定论,后人没有资格评论无法看见的史实!”

胡义的再一番话压下来,汪文理彻底崩溃了,额头都渗出冷汗,拿着一条白帕不停的擦拭,谬论,绝对是谬论,可我怎么就反驳不了他呢?….

“所以说太监专权祸国殃民根本就是无稽之谈,那些惟孔孟是也的文官士人才是祸乱万民的罪魁祸首!”

当最后一句结语说完时,下课的时间也已经到了,在众人崇拜和佩服的目光中,胡义不屑的看了一眼还在那里目瞪口呆的汪文理,如同得胜归来的将军般大踏步的出了课堂,身后是如潮般的掌声和尖利的口哨声…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