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底大清朝 外传 乌合之众

zjatlf 收藏 0 4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5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56.html[/size][/URL]   胡青华刚走到后院,就见韦大宝和五宝迎面而来,两个人正四处寻找胡青华。   “香主,你上哪去了,我们找了你半天了。”   “唔……..这个……没上哪去,不是有些天热嘛,我出去走走”胡青华吱唔一声,岔开话题:   “怎么,找我有事?”   “刚叶家车马行的陈管事说有两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56.html


胡青华刚走到后院,就见韦大宝和五宝迎面而来,两个人正四处寻找胡青华。

“香主,你上哪去了,我们找了你半天了。”

“唔……..这个……没上哪去,不是有些天热嘛,我出去走走”胡青华吱唔一声,岔开话题:

“怎么,找我有事?”

“刚叶家车马行的陈管事说有两辆马车轱辘坏了,看样子明天走不了,叶家的人说修的话要三天。要实在是走,得将这两车的货物搬到其他车上,那样一来这路上我们就得慢些了,这不我们就来问问香主的意思该怎么办。”

胡青华一行是以商队的名义前往云南,商人以利为先,空车去肯定不符常规,,就地便采买了一些布匹和茶叶装在车上,现下马车坏了两辆?倒是个问题。

按照前几日的速度,到云南至少还得行上一个月才能到达,如果凭空少了两辆马车就等于其他车上的货物就得加重,行程自然不能跟前几天比,这意味着到云南的时间肯定拖后。这次天地会与吴三桂合作组军的任务十分重要,容不得半点耽误,否则指不定会出什么意外,稍有不慎自己的一番谋划可能也要付之东流,这可不行,胡青华皱起了眉头:该死的叶家,租的时候猛拍着胸脯对老子大咧咧的吹着牛皮说什么老字号大车行,全国属一属二,担保出不了什么问题--自己也是相信他们是老字号才租了他们的马车,现在还没行到一半就给我整出麻烦,不行,怎么也得扣下些钱来。。。。。。

“你和五宝马上出去给我找两辆马车来,价钱给高些,让他们明早就过来,我去后面找叶家的人问问,妈的,什么服务硬件!当心我到消协去告他们………”

服务硬件?消协?韦大宝和五宝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自己的香主说些他们所不知道的名词,不过想来香主就是香主,定是比自己懂得多了,二人便出去寻找车马行了。

胡青华来到后院,刚进入院子便看见叶记车马行的十几号人正围坐在一堆吹着牛皮,不时发出阵阵哄笑声。

见到胡青华过来,人群中站出一人对胡青华打招呼:“胡老板,这么晚了有事?”

胡青华心道:有没有事你不知道啊?面前这个人他认识,是叶家这次车队的管事陈少信,一路上多数事情都是由他打理。

“听说坏了两辆马车?”

“是有两辆马车坏了,这事刚才就想告诉胡老板的,不过一直没找着你人。”

胡青华没有兴致跟他多说废话,单刀直入:“我们这次去云南采购药材时间很紧啊,如果误了时候,说不得就白走一趟了。不能在这里白耽搁,我已让人去重新找车了,你们将坏的马车留下,修好直接返回去吧,当然,该扣的钱还是得扣,亲兄弟明算帐嘛,你说对不,陈管事?“

一听胡青华这样说,陈少信急了,连忙解释说这马车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就坏了,并不是存心想耽误商队的事,在那说了一大堆,把个胡青华听得火头直冒,照胡青华的理解就是:这两辆马车的损坏属于不可抗拒的自然原因,根据合同,这不属于叶家的责任,因此这运费还是照以前的价,断不能少了一个铜子,否则他们回去也不好交待。如果胡青华一定要扣钱,那么他们明天也不走了。

你当老子是冤大头啊,坏东西还要我付钱….这还是市场经济吗?还有王法吗?胡青华越想越气,冷冷的朝陈少信道:

“钱肯定要扣,车明天也得要走,你干也得干,不干也得干!”

陈少信闻言一怔,面色也冷了下来:

“胡老板的,你开什么玩笑,我们叶家车行几十年来的规矩,这马车从第一天帮客人运货直到返回,定的什么价就是什么价,还从没有人敢说要扣钱的!不说小的不敢答应,就是答应了那小的回去也难以跟东家交待,胡老板,你还是不要让我们这些伙计为难了吧,事情僵了对大家都不好,我们东家可是江苏巡抚的亲大哥,胡老板还是好好思量思量才是。“

胡青华一路上时不时整些莫名奇妙的事情让陈少信心里也有些看不上他,只道他就是一土财,没见过什么世面,抬出自家二老家的名头肯定吓得这家伙屁滚尿流,乖乖的付钱。

原来叶家车行有江苏巡抚撑腰,不过凭这个就想威胁我,嘿嘿,你以为我吓大的,我干的就是杀官造反的营生….胡青华心道,一声冷笑。

“陈管事,这车可是你们的人在负责,现在坏了那可是要耽误我的事情,事情不急我倒也不在乎这两三天功夫,可是现在我急需赶往云南,照理扣掉你这两辆马车运费,合情合理,你凭什么还要原价运费,你们叶家车行难道就是这样欺辱客人,做的霸王生意吗!怎么着,你以为个什么破江苏巡抚给你们撑腰,我就不敢拿你们怎么样了吗!直说吧,你们干还是不干!“

言语之中已是带了几分严厉,其实两辆马车去往云南的花费对吴青华来说也不是什么大事,何况花的也不是他自己的银子,崽卖爷田不心疼,要不然也不会那么大方的打赏郑三。不过叶家这些人做事太不地道,东西坏了,客人要退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习惯了后世公平买卖的胡青华哪能接受这叶家的霸王条款,再说这陈少信抬出江苏巡抚的大帽子压自己,这不是指着和尚骂秃子嘛…..打定主意陈少信再不上路就用强了,要不然还真对不起自己手下两百多号“恐怖分子”了…..

陈少信见胡青华态度生硬,想来是打定主意要扣这两辆马车的钱,心中也恼了,叶家车行的东家实际上就是现任清庭左都御史署江苏巡抚叶文海的亲大哥叶文龙,有了身为江苏巡抚的大哥支持,叶文龙才能将原本只是一个很普通的车马行做大,基本垄断了江浙一带的长途运输,不要小瞧这车马行,但是扬州府一年的货物运输就能给叶文龙带来十多万两银子的收入,更何况是整个江浙乃至周围数省呢。垄断的最大好处就是一切条款都是由叶家来决定,货物运输中不论出了什么意外,都与叶家无关,该收的银子一分都不能少,商人们如果想将货物运到目的地只能找叶家,至今还没有人有胆去挑衅叶家的权威,刚才已经将叶文海抬了出来,想这姓胡的再横也不敢跟官府对着干吧,哪知这家伙却如此不识相,要是依了他,自己就算是砸了叶家车行的名头,回去也是吃不了兜着,在叶家辛辛苦苦这么多年,好不容易熬上个管事身份,岂能让这不懂事的家伙给拖累了,看来要耍些手段才行……

陈少信也在心头盘算开来,硬来肯定不行,这姓胡的手下有两百号人,除去那些跟腿的伙计也有百十号护卫,自己这点人还不够给人家塞牙缝的,想到这安远县的县令不正是二老爷家以前那个帐房嘛,计上心来,让这安远县出面你一个小小的商人还不乖乖的老实起来,否则,哼哼。。

见陈青华正看着自己,陈少信当下打了个哈哈:“好说,好说,胡老板不必动怒,待我和大家商议下,再给胡老板个回话,你看可成?”

胡青华也不想逼他过甚,虽说自己有用强的打算,不过如果这姓陈的识趣倒也不必如此,便点头道:

“如此也好,你们商量下,我先去洗把澡,你们有了结果告诉我。”

陈少信看着胡青华的背景,嘴角露出一丝冷笑,挥手招来一个伙计,在他耳边说了一通,那伙计便在夜色中匆匆而去。

……………..

洗完了澡的胡青华正翘着二郎腿,舒服的靠在床头,今天太过劳累,也有些倦了,靠在床头心里回想这几日发生的事情,如梦一般,从两百多年后的一个小老板变成两百年前的天地会香主,又掺和进天地会和吴三桂的合作之中,人生际遇真是太神奇了,日后到了云南自己该怎么将这两千人牢牢抓在手中,又靠什么将他们训练成一支自己改变历史的支柱呢,党领导下的人民军队?现代化军事改革?三大纪律八大注意?八荣八耻……

胡青华想得脑袋有些发晕,不知不觉就进入了了梦乡。这刚睡了不到半响,就听耳边传来“香主,香主,快醒醒!”的轻轻叫唤声,那声音犹如飘荡在夜空中的一只风筝时断时续,又好像是十几里外漂亮的姑娘在早手招唤,胡青华一时还在梦中,只当梦中情景,酣睡不醒。

“香主……..你快醒醒啊………”叫唤的声音变得有些急切,音量也大了几分,听得真真切切。

深更半夜的谁在叫我?有鬼?!胡青华睁开双眼却瞧见韦大宝和五宝正神情紧张的看着自己,五宝还在用他的破锣嗓子在叫唤自己。

没好气的看了他们一眼,胡青华才懒洋洋的道:“你们两家伙,装神弄鬼的,进来也不先敲个门,礼貌知道不?我说你个黑宝,你就不能好好叫啊,一大男人怎么净操些哭腔啊,我还以为鬼叫魂呢..”

.“香主,我们被人包围了!”

包围?!胡青华一下从床上跳下:“什么人?你们给我说清楚点。”

原来韦大宝和五宝二人奉胡青华的命令去城中寻找车马行,想再租两辆马车。二人在城中四处寻找,因为天色早已黑了下来,街上没有什么人,好不容易寻到一个尚未打烊的酒馆,从老板嘴里却得知一个让他们无比沮丧的消息,这安远县城南边的大吉镇突然驻扎了一批清军,将这城里的马车、骡子什么的大牲畜全给征用了,老板好心的告诉他们,就是找到车马行也没马车可租用的,还是回去等些日子再说。二人没有办法,只好返回客栈向胡青华汇报。返回的路上却发现有绿营官军也朝城东赶去,知道有问题,悄悄的跟在官军后面,发现客栈已经被他们包围,但这些官军只是四下围着客栈,并没有马上冲进去,韦大宝看到这阵势,以为自己一帮人的身份被人识破,这才引来官军围剿,担心大家的安危,便趁夜黑打昏了两个官兵偷偷的潜了进来。

听完二人的述说,胡青华吸了一口冷气,暗道不妙:官兵怎么会包围自己,难道是有人走露了风声,身份被人识破?哪出的问题,脑中回忆一路的点点滴滴,一时也没什么头绪,先不管他了,当务之急还是先离开这里,摆脱这些该死的清庭狗爪。

根据后世影视作品中的描述,这些所谓的官军无非就是一些绿营兵勇,平时也就是摇旗呐喊,吓唬吓唬普通老百姓,真有事来肯定是一触即溃,自己现在有两百个身强体壮的天地会汉子,冲出去岂不是小事一桩,便让二人出去唤醒众人,事先藏在货物里的兵器分发给大家准备冲出去,那些货物也不要了,反正也是些摆设,只要人出去就好。

“香主有令,把马车上的货都卸了,会骑马的兄弟两人一匹,不会的都上车,等会听香主的吩咐,香主说打咱们就都冲出去,都明白了吗?”

院内天地会众人早已经被韦大宝叫醒,听闻外面有官军,有冲动的汉子就要出去杀上一番,还有的人忙着四下找兵器,上马的上马,卸马车的卸马车,大家做东的做东,搞西的搞西,一时乱的一团糟,让在边上瞧着的胡青华急得直跺脚,乌合之众就是乌合之众,上不了台面,难怪满清两百多年统治,一直到其被革命党给革了命,天地会压根就没什么大举动,难得组织些小起义,也是转瞬就被清庭镇压,最后沦为黑社会组织,渔肉百姓。原因就在于天地会成员都是些江湖汉子,平素都是秘密行事,做什么都是神神秘秘的,唯恐被清庭发现,人员更没有受过军队训练,所以遇上点事就慌乱起来。

看着他们的样子,胡青华头都有些大了:到了云南势必好好整顿一下,就现在这样不说自己要去改变历史了,怕这吴三桂一起兵,自己若领着这样军队上阵,指不定自己哪天就咯屁了。训练,一定要训练,不说训成后世人民解放军那样,最起码也要号令严明,进退有序啊。不过现在想这个也来不及了,总不能自己跟其他穿越小说的主人公一样,王八之气一发,一伙乌合之众瞬间就成了佛来杀佛,神来灭神的无敌铁军吧,这简直不可能,自己还没那么大的魄力,自己有什么本事胡青华最清楚,不切实际的东西他从来不去考虑。

院子里这么大的动静,只要是人都知道里面的混乱,再这样下去官兵马上就会冲进来,无组织的人马对上有组织的军队,后果可想而知,胡青华再也忍不住了,吼道:

“你们生怕外面的清军不知道你们的混乱吗!再这样下去大伙都得完完,都给我安静点,听我吩咐!”

这些天地会汉子都不怕死,刚才的慌乱全是因为平日没这方面的经验,眼下见胡青华出来指挥,有了主心骨人心也就安定了许多,几百双眼睛全看着胡青华。

“韦大宝,你先带人去前面守住大门,防止官兵冲进来”

胡青华见众人安静下来吩咐韦大宝,又指着林汉道:“林老四,你带人负责给马车卸货,二江你手上操的什么家伙?咦,你拿根烧火棍干嘛,妈的,这玩意能砍死人,我胡青华跟你姓!………还愣着干嘛,快去找家伙啊,来时不都带着吗!那玩意捅你自已差不多,别傻站了,把马房里的马都牵过来,大伙听我的命令行事。“

随着胡青华一声令下,众人依令行事,场面顿时变得有秩序起来。胡青华这才松了一口气,不怕狼一样的敌人,就怕猪一样的手下。。。。正准备到前面看看动静,就见林老四在和什么人吵了起来。

“你们快让开,老子卸自己的货怎么了?”

“这马车是我们叶家车行的,你们不能牵走。”

“对,外面就是官府的人,怎么着,你们想明抢啊!”

“妈的,再不让开我就揍你们了!”

“林老四,你干嘛呢,让你卸货你就卸,跟他们磨叽个什么?瞅你那熊样,屁大点事都办不好,以后怎么跟我混啊!”

林汉正拿对面这帮不让他卸马车的叶家车行伙计不知道怎么么办才好,天地会的会规,不准以强凌弱,只能瞪着自己两眼球狠狠的看着他们。见到胡青华过来,林汉委屈的道:“香主,这帮叶家的人不让我们卸货。“

胡青华给了林汉个白眼:”谁要是拦着就砍他,你们手上的家伙全是纸糊的不成?”

<a href=http://www.qidian.com>起点中文网 www.qidian.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