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底大清朝 外传 痛打霸王鸡

zjatlf 收藏 0 2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5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56.html[/size][/URL]   离开扬州到现在,胡青华领着韦大宝、张二江他们还带着两百名陈近南抽调给他的人手已经行了足有七八天,好在这次是出公差,胡青华用陈近南给的银子购买了一些马匹,还雇佣了扬州老叶车马行的一批马车,众人化妆成前往云贵收购药材的商队,一路行来,倒也没出什么纰漏。   胡青华早在领了陈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56.html


离开扬州到现在,胡青华领着韦大宝、张二江他们还带着两百名陈近南抽调给他的人手已经行了足有七八天,好在这次是出公差,胡青华用陈近南给的银子购买了一些马匹,还雇佣了扬州老叶车马行的一批马车,众人化妆成前往云贵收购药材的商队,一路行来,倒也没出什么纰漏。

胡青华早在领了陈近南的命令后就盘算开了,印象中三藩之乱台湾并没有什么动静,更没有天地会什么事,为什么自己穿越来却能碰上台湾郑经对于这场战事的谋划,但为何历史上却没有这些记载呢?到底是郑经根本没有动还是满清的史书上没有记载呢,想来是后者吧,清朝实施残酷的文字狱愚民统治,想来清庭官方出于某种原因将这天地会与吴三桂的合作给故意抹杀了吧。无论什么结果,兵是人的胆,现下自己将拥有两千人马,示尝不能立足,趁着混水摸摸鱼,说不定这历史将由自己改写。越想越得意,看着自己从扬州带来的各地分舵支援“灾区”的天地会众如同看到了自己美好的未来一样。

为了赶时间,一路上众人只顾埋头赶路,因此行程显得枯燥无比,这日行到一片丘陵地,看到这满山翠绿的风景,鸟语花香的,在这绿色的海洋中穿行,让人神清气爽,一片凉爽。

胡青华惬意的放声高歌起来,只是他唱的什么“送你离开千里之外,无声的黑白”实在让一帮跟他来的天地会众目瞪口呆,韦大宝费了好大劲才结结巴巴的问胡青华香主这是唱的什么曲,怎么大伙都没听说过,往常香主自娱自乐的时候通常都是唱的小曲十八摸啊,今儿个怎么…….唱这么难听的曲子…..

胡青华正是胸怀大发,书生意气,指点江山之时,冷不丁被这韦大宝浇了一头凉水,心中不快:怎么滴,我唱歌就这么不中你们听了,那好吧,大家一块唱吧。。。。。。迫于胡青华的威逼,众人只好连哭带吼的唱起了胡青华教给他们的新世纪小曲…..好在大伙都是粗人,也没人理会得到底唱的是什么,否则一个个问起来,胡青华也是头疼的很。

一路走来一路唱,临近傍晚时,众人才越过丘陵地带,来到一处县城,老叶车马行有跑过这段路程的伙计告诉胡青华,这座县城是安远县,属广信府管辖,这要是离了安远县就进入湖南地界了。

胡青华见天色已晚,这摸黑走路危险比较大,于是便命令大家到安远县城住宿休息。

领着两百多号人进了安远县城,在老叶车马行的伙计安排下住宿在城东一家客栈,说是客栈其实就是个大通铺,专为这些南来北往的商队提供住宿,对于住宿胡青华没什么讲究,当下就让弟兄们各自歇息去了。

见大伙都散了,胡青华这才悄悄的找到客栈的伙计,将他拉到一无人处,小心的四处望望,欲言又止。

那伙计见今儿来的客商怎么像做贼似的拉着自己,感到奇怪,待见胡青华的眼珠直溜溜的转动,脸涨得通红,已知其意,便问道:“客官莫非是想找窑姐儿?“

嗯?没看出这伙计倒是个可人儿,胡青华讪笑一声,伸手从怀中拿出一块碎银子交给那伙计:“快说,到哪能找到?”

那伙计头次见到这么大方的客官,往常接的赏钱都是铜钱什么的,今儿个倒是碰上个大方主,他哪知道胡青华这是假公款济自己的私呢,心中一高兴,说话都变味了:“客官莫急,我这就领你过去。”

毕竟嫖妓这档事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还是自己去得了,让人领着倒有点尴尬,胡青华忙摇手道:“你告诉我在哪,我自个去就得了。”

那伙计却坚持道:“没事,反正现下店里没什么伙计,我这就领客官去。”

刚还夸你是可人儿呢,怎么现在这么不开眼啊,胡青华咳嗽了一声,有点急了:“不用你带路,我自个去就成,快告诉我在哪!”

那伙计仍是磨蹭着要求由他带胡青华去,就是不告诉胡青华妓院在哪,把个胡青华急得,恨不得一拳打趴这小子,再把那碎银子要回来。陡然想起前世某些城市车站拉皮条的,心中恍然:原来这小子还想再赚点提成啊…..罢了,都是出来混的,就不难为他了,当下也不再坚持自己去,便让那伙计前面带路……..

出了店门还往后看了几眼,确认没人看到他出来,胡青华这才放心的跟着伙计出发,毕竟他可是有身份的人,若让韦大宝那些人知道自个去逛窑子,实在有点挂不住。

……………

安远县城是个小城,全县人口不过数万,相当于后世的某个镇,因此一到天黑,除了偶尔几家店铺开着,大多数铺子都已关门,因此街道两旁都有些昏暗。

胡青华跟在那伙计后面,借着有些昏暗的灯光兴冲冲的往传说中的妓院走去,脑海中不时闪现出千奇百怪的姿势来,重生以来这可是他第一次去找女人,而且还是两百年前清朝的女人,想想都有些兴奋,胡青华已经做好十二分准备,甚至已经将等会见到那妓女的台词都已准备好:“小姐,做个全套什么价格?“………

二人穿街走巷走了不到一会,才在一处不显眼的民房停下,两旁人家都已关门,说不出的安静,原来是个暗门儿,不错,想来是个良家啊……胡青华见不是到那”专卖店”,而是”路边摊”,并未不喜,相反有些期待,示意伙计上前敲门。

那伙计朝胡青华瞟了个会心的眼神,上前”咚咚的“敲起了大门,不一会里面响起一个女人的声音。

“谁啊?”

“安姐儿,是我郑三,给你带生意来了。”那伙计朝里面嚷了一声。“是郑三啊,等下啊,这就来。”

院内传来人的走动声,很快门就被打开,一个二十几岁的女子拉着门栓出现在门前。

一见那女子,胡青华眼睛一亮,想必这就是郑三所叫的安姐儿吧,不错,虽然不是什么绝色,也就是中等之姿吧,但那种成熟的韵味和可人的身材还是让他砰然心动,最重要的她身上明显没有什么风尘味,想着后世满大街的洗头房里坐着的妖艳女子,胡青华就有些倒胃。现在看到这朴实些的姐儿,胡青华还是很满意的,一想马上就要在这女子身上做那事儿,胡青华便有些等不及了,朝郑三点点头,意思:不错,就这个了……

见胡青华点头,郑三方才朝那安姐儿嘿嘿一笑:

“安姐儿,这是刚到的客官,我可是没带往别处去,专门来照顾你的,可别忘了小弟的好啊。”

安姐儿瞥了一下胡青华,见胡青华也算是一表人才的样子,心中甚喜,有些羞涩的点了点头,朝胡青华道:“客官,进来吧。”

“你先回去吧,若有人问起,知道该怎么说吧。”

“小的明白,客官宽心就是,你老慢用,我这就回去。”

郑三把头点得跟拨浪鼓似的,态度让胡青华甚是满意:不错,挺专业的…….

院子不大,四周是用土砖砌起的围墙,院中只有一些简单的物品,不过胡青华此时已是欲火攻心,哪里顾得上看人家家里的摆设,脚下快走几步便进了屋子,安姐儿见他如此急切,心下好笑,但也只好跟了进来,小心的将门带起,还未说话,就见胡青华已经开始脱衣服。“客官如此猴急的?让奴家伺候你好了。”

“有好长日子没碰过女人了,憋的,小姐莫怪。“

“小姐?我可不是什么小姐,客官说笑了。“

胡青华想到古时的小姐和后世的小姐可是两种不同的含义,当下含糊过去,拉着安姐儿便倒在床上。

安姐儿也不推托,顺着胡青华的意思解开了衣服,双峰有些下垂,看来是有生育过,这让胡青华越加兴奋,有的时候生过孩子的女人比那些青春美少女更加让男人动心。二人无话,一阵颠鸾倒凤,胡青华一阵急促呼吸,整个人趴倒在那安姐儿身上,不住喘息,此时灵台一阵空明,整个人变得特别纯洁……..

安姐儿体贴的用双臂将胡青华抱住,也不说话,就这么抱着,良久,胡青华恢复过来,撑着爬了起来,从衣服里拿出一块大些的碎银放在安姐儿手里,问道:“这些银子可够?”

“够了,客官给的多了。”

安姐儿接过银子,见胡青华还在盯着自己的隐私之处,有些脸红,将被子挪了点挡在那里。胡青华见状收起自己的眼神,四下看了一下,问道:“你一人住在这?“

“奴家一人住,公婆丈夫都已去世,奴家便做了这暗门的勾当。“安姐儿说起此时,并无悲痛,想必也是看得开了,毕竟她一个女子也要生活在这世上.

原来是个寡妇,胡青华暗道可惜了,事情已完,这里也没什么好呆的,便穿衣准备离开,正要与那安姐儿说,就听见院外有人在急促的敲门,伴随着一个大汉的声音:

“安姐儿,快开门,你是不是又在接客了?!”

胡青华被这咚咚的敲门声给吓了一跳:这年头也扫黄打非不成?…………..

刚要开口问问,就见安姐儿的脸色变得很难看,吱唔着对胡青华道:“客官,你快离开…….噢,劳烦客官能否从翻墙而去?”

胡青华见安姐儿对外面那人如此害怕,竟然让自己翻墙出去,不由问道:“外面何人,怎的让你如此害怕?”

“那人是衙门里的捕快王虎,每次都来欺负奴家,却又不给钱。“

安姐儿说到这个王虎时,咬牙切齿的样子让胡青华有些心寒。

嘿,听说过吃霸王餐的,没听说嫖霸王鸡的,这家伙真是丢尽我们男人的脸了……胡青华心下便有心想收拾这个王虎,自己怎么也是做过青木堂的香主,手下功夫也有几分,想这小县城的捕快应该不是自己对手吧,嗯,稳操胜券.

“我去替你揍他一顿,让你出口心中恶气。“

安姐儿有些害怕:“王虎是衙门里的人,恐怕不好得罪,再说王虎平素就有些功夫,客官莫要吃亏。“

言下之意胡青华不定是王虎的对手,这让胡青华的面子有些难堪,扣好衣扣,拍拍安儿姐儿小手道:“莫怕,我翻墙出去,再去揍他,连累不倒你,放心,我平素也有习武,对付得了他。“

说完也不待安姐儿再说什么,推门便翻墙出去,安姐儿见劝不住他,跺了跺脚,却又不敢给那王虎开门,正踌躇着,那王虎又在大叫:“安姐儿你这个臭婊子,大爷我看得起你才来嫖你,怎么这么不识相,还不来给我开门,莫不是不想在这安远城呆下去了!“

听到这话,安姐儿不敢不去给王虎开门,这王虎虽然只是个小小的捕快,但毕竟是安远县城这一亩三分地的地头蛇,俗话说县官不如现管,安姐儿做这暗门子生意,县太爷是不会去问她的,但这王虎却是管得了她。以后要是还想在这安远县城生存,自是不能得罪于他,想到此处,安姐儿只能无奈的前去给王虎开门,心中盼着刚才那客官还是速速离去,不要惹出什么事才好。

刚把门栓拿开,就听见门外王虎“啊“的一声惨叫:“什么人敢打我?!”

安姐儿也是吃了一惊,拉开院门就瞧见王虎正躺在地上抱着后脑勺不停打滚,刚才的那位客官操着一块砖头正在那瞪着地上的王虎。胡青华翻墙出去准备找王虎晦气,不过想道王虎是捕快,身上说不定佩着刀,自己就这么冲过去怕是要吃亏,于是顺手操了一块砖头,想着我从后面先给你来一板砖,砸趴下再说。于是就出现了安姐儿开门看到的一幕。

胡青华见安姐儿出来,也不去看她,指着地上的王虎说道:“你这不长眼的,在这里瞎嚷嚷什么,挡老子的道!这一砖头给你长长记性!下次别再跟条疯狗似的在这叫唤”

王虎陡然被人在后面用砖头砸了一下,也有些懵了,混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被人从后面拿砖头砸,这家伙也忒不是东西,从后面偷袭,不是英雄好汉所为,趁胡青华光顾着骂没再动手,一个鲤鱼打挺,拔刀便砍向胡青华。胡青华生平也是头一次拿砖头敲人,见一招得手,心中也是大快,香蕉你个拔蜡,板砖果然有效,论坛果然不欺我。。嗯,下次再用板砖敲人得敲在脑袋正中间….那样看起来似乎效果更好一些….正在做经验总结,猛不丁王虎一下从地上跃起,挥着把大刀朝自己就砍,胡青华吓了一跳,想要我命啊!却不想自己刚才那下要是出手重了同样也要了人家的性命。

好在以前的胡香主记忆虽没了,但功夫还没有给自己忘记,胡青华闪身避开王虎这一刀,使个小擒拿手扭住王虎手腕,啪的一声将刀从王虎手中打开,二话不说,挥拳就朝王虎脸上招呼。

王虎还想挣扎反抗,无奈技不如人,眼前只见无数拳头朝他面目砸来,顿时脸上青一块紫一块,鼻子也被打得出了血,心头暗恼:妈的,这打人不打脸,你让我明儿个怎么见人啊。。。。胡青华一番组合拳下去,把王虎打得金星直冒,见他实在没什么抵抗力,再打下去也没有什么意思,一脚将他踹倒在地,不去管他。

王虎见自己不是眼前这个凶汉的对手,心中害怕不敢再上前自寻苦吃,假装被打的没回过神来呆呆的立在那,大脑却不停的转动:这家伙武艺不俗,在这再想跟他耗下去只能越打越惨,得想脱身之法去寻些兄弟来好好揍这混蛋,却不知这家伙是什么来头。借着一丝光亮才看清刚才疯狂殴打自己的恶汉,模样自己不曾在安远县城见过,知道此人不是本地人,心道先让你小子猖狂一下,总会找到你的。但凡外地人来这安远县城,莫不是住在那有数的几家客栈,总会有迹可寻。。。打定主意,想到自己两个兄弟正在不远处的一个小酒馆喝酒,便想开溜找人来帮忙。

胡青华不知王虎此时还想着找人秋后算帐,以为王虎被他打得怕了,看着王虎的那幅猪头样,心想这年头还是拳头实在,对付这种死皮赖脸之人,击倒才是王道。有心想再教训他,却见周围有邻居开门动静,心想便宜你这小子,为怕连累安姐儿,也不去和她打招呼,朝那王虎呸了一声:

“下次再他娘的瞎嚷嚷,把你骨头给拆了。“

说完扬长而去,把个王虎气得直翻白眼,却又不能奈何于他。狠狠的看了一眼一旁的安姐儿,心道臭婊子看老子出丑高兴是不,有你好看……摸摸自己的猪头脸,抽搐了一阵,见胡青华向城东方向走去,心中计定,这才回去找人。

…………..

揍完人的感觉真爽,胡青华只觉浑身上下充满力量,难怪世人都说运动有益身心呢……

迈着轻盈的步伐,哼着双截棍得意的返回客栈,心想等会再冲个凉水澡,快活似神仙啊….要是再来包烟就好了……..

离客栈还有几十步远,胡青华就瞅见郑三正在撅着屁股擦桌椅,想到自己刚才嫖那安姐儿便是这郑三给拉的皮条,有些尴尬,这种事情心照不宣嘛,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索性假装没有见到郑三,加快脚步就进了客栈。

其实郑三早就瞧见胡青华了,原本还想过来拍个马屁,赞声客官果然威武,大战过后如此轻松,不愧是传说中的……要是客官被拍得高兴了,指不准自己还能再捞俩小钱使使,不过见那客官头虽然低着,但脚下却有如生风,“嗖”的一声就从眼前消失,郑三吓了一跳,还以为他没付嫖资被安姐儿追呢,朝门外望望,没见安姐儿跟在后面啊,有些纳闷:这位爷着急上火的干嘛呢…….

<a href=http://www.qidian.com>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