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14日,刘守辰因肺炎入住北京解放军309医院,开始他10天的北京生活。


刘守辰是因为连续五天的高烧不退,导致他的肺部出现积液和阴影,简单的活动都能令他咳嗽不止,痛苦不堪。一同住院的还有小杜和权生两位刚认识的同学,因为医院病床紧张,三个人作为加床分到了不同的病房,但三个人还是互相照顾,每天一起吃饭,一起出入,就像三个火枪手,在陌生的北京并肩而行。


医院坐落在百望山的山腰,与森林公园仅仅由几排栅栏相隔。躺在病床上的守辰通过阳台的窗户,就可以望见覆盖着厚重而葱茂的绿色的百望山,给他的心情带来一片荫凉,天上白的晃眼的云彩像一团团新棉絮,悠悠的漂浮在湛蓝如水的天空,森林里还可以看到一些亭台隐藏其间,古朴的风格让他以为这是不是当年慈禧挪用北洋海军军费修建的颐和园的一部分,因为安静的颐和园距离309医院只有几公里之遥。


第二天清晨,睡眼惺忪的守辰便被护士叫起来抽血,他扭过头去不忍看到自己的鲜血被一点一滴抽走,过了两分钟,护士的一句对不起让他扭过头来,发现自己的左胳膊已经因为抽血过多呈现出暗紫色,针头因为护士的失误被弄弯了,最后一管血已经很难再抽出来,守辰惊讶之余,故作镇静的说“没事,再换一个针头就是了,我的血够多,不怕你抽。”护士报以一个感激的眼神继续低头操作,他问:“我被抽了几管了?”“十四管”。他“哦”了一声便继续扭过头去,为了不使护士紧张,也让自己放松。血抽完了,护士再次表达了歉意,转身走了,他继续倒头睡去,享受这难得的睡懒觉的清晨。 15日的上午,天气晴朗,温暖的阳光铺满了洁白的床单,守辰正在病床上打点滴,眼睛注视着一滴一滴下落的药液出神,有人说,生病中的男人是最脆弱的,是的,守辰现在的心情便是这样,单调的生活让他想起妈妈之前提起的那个拥有着文静名字的女生,李语斯,会是怎样的一个女生呢?是否像她的名字一样恬静呢?他禁不住好奇,用没有输液的左手拿起手机向她发了第一条短信:


“你好,我是刘守辰,你已经知道我了吧?”


期待的心情没有停留多久便收到了回复:


“嗯,知道你。”信息简短,意思明确。


守辰接着试探性的问:“很高兴认识你,那你对父母的想法持什么看法呢?”


她回复“嗯,我也很高兴认识你,我对这个不排斥,但还要看感觉吧!”


守辰暗自高兴,他感觉到了希望,他有信心能够带给对方良好的印象。他们在同一座城市求学,他在军校,她学英语;他们来自同一座小县城,曾经在同一所高中求学,高中的岁月在学习中匆匆而过,却忽略了身边是否有那个美好的身影,他是魔羯座,她是处女座,两个情投意合,心有灵犀的星座,一切都预示着美好,两个人在电波的往来中自由轻松的沟通,探讨着各自的兴趣,气氛就像明媚的阳光一样温馨,两朵小花在各自的心中悄悄生根发芽,绽放出青春独有的芬芳。


刘守辰所在的病房共四个人,一位来自辽宁的老爷爷,年轻时是一名初中语文老师,文革期间遭受过迫害。老爷爷很健谈,有时候会诉说那纷乱的十年里荒唐的人和事,守辰因为读过几部描写那个年代的小说,所以和老爷爷的讨论过程中,很快拉近了和老爷爷的距离,病房里两个人的关系最好,因为刘守辰是加床,没有地方放行李,老爷爷就主动把自己的柜子分一个给他存放行李和生活用品,这令守辰很感激老爷爷,在陌生的北京有这么一位好心的病友。另一个是一位34岁的转业干部,邯郸人,平时总是默默地不语而又微笑着注视着病房里的一切,暗示着他内敛沉稳的性格。最后一位是个四川的中年人,平时喜欢睡觉,话语也不多,守辰刚来的时候他老婆也在,晚上也不走,就同他挤在一张病床上睡觉,让守辰觉得很不适应,还好过了两天他老婆就回老家了。


5月17日,守辰和权生一起到颐和园散心,小杜因为要打六瓶点滴而未能成行。守辰和权生都不是第一次来颐和园,但这不能削减他们游览的兴致,两个人都喜欢五月的天气,五月的颐和园,给人以安静温和的感觉,他们流连于春风化雨的风景中,却在无意中发现游览的过程中始终有三个美女在他们的视野中不时的出现,守辰说他欣赏其中一个下摆如马蹄莲般绽放的裙子,权生说他欣赏那个戴着黑框眼镜留一头飘逸秀发的女孩,只是两个人都鼓不起勇气上前搭讪,直到他们在昆明湖畔弄丢了她们的身影,略有失望之余,只能感叹:有些人只适合欣赏,作远远的观望,就像《爱莲说》里面的莲花,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化作人生的过客,不做半点的停留。


在静静的昆明湖畔,权生被飘扬着的温婉的笛声所吸引,坐在湖畔的青石上,眼神迷离的望着被微风吹皱了的湖面,仿佛他此时的心境被涌上岸的载着往事的湖水拍打着岸边的青石,拍打着他的心弦。守辰也坐在旁边,用手机拍着涌动的湖水,心思也飞到了去年八月的夏天,那时的昆明湖飘着蒙蒙细雨,天色阴沉,同一把雨伞下走着的两个人,却怀着各自不同的心境。他又想起刚刚寻找到的那条安静的小胡同,去年的八月,那里留下了一张静美的照片,一段日久的留恋,这些一直都存放在他的心里,只是生命里很多事情,沉重婉转至不可说。


守辰和权生都喜欢十七孔桥的颜色,那种淡淡的白就像白桦树干一样,透露着沉静的气息。守辰学着桥头的狮子的样子摆造型,要权生帮他拍,权生则喜欢拍桥上一边走一边吃着冰淇淋的可爱的小男孩。当暮色初降的时候,两个挽着岛上的横木做引体向上的男孩才意识到天色向晚,是该回医院的时候了。他们匆匆地跑到小岛上的渡口,却被告知错过了最后一班摆渡的龙船,悻悻而走的两个人望着彼岸烟云朦胧中的万寿山和佛香阁,如果不是对景色的流连忘返,沉浸其间,他们便不会错过渡船,就不必再兜这么好大的一圈。守辰心想,他是否应该庆幸,自己错过的仅仅是一条摆渡的船,而不是自己喜欢的人,路可以绕着走,如果是感情,他拿什么去绕着走呢?


本文内容于 2010-7-26 16:15:34 被上将军-岳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