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崇禧谈南京保卫战:我说不可守,蒋介石非要守

藏东浪人 收藏 7 1336
导读:一)军事防守会 淞沪会战转移阵地之前,对南京防守事宜,蒋委员长曾经召开高级将领会议。出席之高级将领有参谋总长何敬之将军,训练总监唐生智将军,第一部副部长王俊将军与我等人。委员长在会场宣称南京是我们之首都,国父陵寝之所在地,必须防守。会中询问谁愿担任防守责任,唐生智立起发言,慷慨陈词,自愿防守。他批评自抗战以来中下级士官牺牲甚多,但未见有高级军官牺牲者,他愿担任防守责任与城共存亡。委员长嘉奖其壮志,但与会人多为唐担心。因为参加南京保卫战的部队,多是甫由淞沪战场撤下,有的部队伤亡过半,至少也在三分之一以上

一)军事防守会


淞沪会战转移阵地之前,对南京防守事宜,蒋委员长曾经召开高级将领会议。出席之高级将领有参谋总长何敬之将军,训练总监唐生智将军,第一部副部长王俊将军与我等人。委员长在会场宣称南京是我们之首都,国父陵寝之所在地,必须防守。会中询问谁愿担任防守责任,唐生智立起发言,慷慨陈词,自愿防守。他批评自抗战以来中下级士官牺牲甚多,但未见有高级军官牺牲者,他愿担任防守责任与城共存亡。委员长嘉奖其壮志,但与会人多为唐担心。因为参加南京保卫战的部队,多是甫由淞沪战场撤下,有的部队伤亡过半,至少也在三分之一以上,而沿途撤退,上有敌机,后有追兵,士气非常低落。以久战疲敝之师来保卫南京,这是我们为唐担心的最大原因。


(二)南京弃守


十一月二十六日,锡澄线失守后,在吴锡线节节抵抗之既定计划,因退兵秩序太坏而无法进行。当时我军之主力向浙赣皖边境撤退,一部分向南京撤退,参加守城。此时,我空军得苏联之飞机援助(苏联援助之飞机计有E15单型、E16双翼型之驱逐机,与SB、DB两种轻重轰炸机),力量大增,彼此曾发生激烈之空战。但是空军并非万能,必须要陆军与之配合才能发生大的威力,所以空军力量之增加,只能振奋国人之精神,不能挽回战局之颓势。十二月四日,敌人以主力沿京芜路,一部京杭路,出现于秣陵关及句容之南京外围二据点附近,是晚两地相继失陷。十二月五日,敌人以主力攻淳化镇、汤山,激战数日,汤山、淳化、龙潭相继失守。十二日晚雨花台失守,中央遂下令放弃南京。十三日敌人入占南京城,城中之部队多被敌人缴械或壮烈牺牲,能退出城者不多。自十二月四日至十三日敌人入城,南京城共守九日。


敌人占据南京后,纵兵放火劫掠、屠杀、奸淫,将我无辜的民众及失去抵抗之徒手士兵,用绳索捆绑,每百人或数百人连结一团,用机枪扫射,或用汽油焚烧。日方军官率领士兵,到处放火,并藉搜索为名,挨户侵入民家及各机关内,将所有贵重物品及艺术品载运而去,妇女被奸淫无数,民众被残杀总在三十万人以上。据当时在南京之外国传教士说,这种野蛮残暴之行为是现代史上破天荒之记录。


(三)蒋委员长之训示


南京陷落,我方野战军损失颇重,举国震惊。日本军阀以为我国之抗战已至土崩瓦解之阶段。但是,蒋委员长高瞻远瞩,认为目前之形势,无论如何艰难恶劣,唯有向前迈进,如果中途屈服,即是自趋灭亡,与其屈服而亡,永无复兴之望,毋宁抗战而败,终必有转败为胜之时。基此信念,十二月十七日,发表《我军退出南京告国民书》,其要旨如下:


此次抗战,开始迄今,我前线将士伤亡总数已达三十万以上,人民生命财产之损失,更不可以数计,牺牲之重,实为中国有史以来抵御外侮所罕见。……敌人侵略中国,本有两途,一曰鲸吞,一曰蚕食。今者逞其暴力陷我南京,继此必益张凶焰,遂行其整个征服中国之野心,对于中国为鲸吞,而非蚕食,已由事实证明。……鲸吞之祸,显而易见,蚕食之祸,缓而难察。敌苟恃慢性之蚕食政策,浸润浸蚀以亡我于不知不觉之间,则难保不存因循苟且之心,懈其敌忾同仇之义。……今大祸当前,不容反头……若父告其子,兄勉其弟,人人敌忾,步步设防,则四千万方里国土以内,到处皆可造成有形无形之坚强壁垒,以制敌之死命……


中国地大物博,非日本所能鲸吞,而抗日之胜负不决定在南京之失守,或任何一乡镇之失守,只有我们全民之心理为抗日,日本无力量,也不可能枪杀我所有同胞,占据我所有领土。由此可见蒋委员长坚强之信心。“抗战到底”是一至理名言,因为我以劣势之装备对敌优势之装备,只有利用所长--广大之土地与坚强之心理。所以蒋委员长之训示不单为南京撤退而发,若要长期抗战便非如此不可。


(四)检讨


1.防守南京之目的


防守之目的,就战略上言,或望以劣势装备,凭据险要之地形,增强抵抗,以求宕延时间;或以守待援;或待机反攻。


2.南京不设防之建议


当委员长召集南京防守会议时,我因为常至前线视察深知淞沪会战撤下之部队残缺不齐,疲惫万分,本有一建议。其大意:“南京是总理指定之首都,为总理陵寝所在地,不忍为军事破坏,应宣布为不设防之城市,以主力退至城之西部、西南部一带,一部集结于浦口,监视南京,掩护徐州(第五战区),保留实力,以便机动打击敌人。”待会议席上,我见委员长首先宣布防守南京,唯恐扰乱最高统帅之决心,建议案便未提出。事后回忆,心有未安,虽委员长已有决定也应提出,以供参考,才算尽了部属之责任。


(五)南京之形势


南京城内有天堡城、雨花台,居高临下是全城之要点,城东、北两面环绕长江;西、南面有秣陵关与句容为屏障。汤山、龙潭、栖霞山、乌龙山、尧化门皆是军事要地,所以金陵古称为龙蟠虎踞之地。委员长有此认识所以决定防守南京,所不幸者,守城部队多是淞沪战场退下的疲惫之师,未经整顿即参加守城任务。虽有十余师,而力量实未及一半,曹刿论战曰:“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参加淞沪作战之部队,已是衰竭不堪,所以调至南京防守仅守八天,便丧失雨花台居高临下威胁城内。


如果“八二二”上海保卫战,我军为向国人交待,只作轻微抵抗,将主力撤至南京,深沟高垒,由沉着之将领指挥,敌人海、空军不能放肆,如此以守上海之精神守南京,虽南京终久必失,但其效果一定较大,敌人之损失也必更大。这虽是事后之明,也几近纸上谈兵,不过以一得之愚,供后世兵学家之参考耳。


(六)南京保卫战敌我兵力之比较


1.我军兵力


第七十二军步兵一师


第七十八军步兵二师


第二军团步兵二师


第六十六军步兵二师


第七十一军步兵一师


第七十四军步兵二师


第八十三军步兵二师


首都警备司令步兵一师,宪兵、教导团各一师。


至二十六年十二月止,我方兵力约计步兵十五个师。


2.敌军兵力




(1)第十军(军长:柳川平助)、第六师团、第八师团、第一一四师团、冈崎支队。


(2)上海派遣军计四个师团。


(3)敌方空军及海军兵力在外。


(七)战场杂记


唐生智自告奋勇担任南京防守之重责,委员长令我协助唐侦察南京城内外之地形,时值冬令,白雪飘飞,唐率领参谋人员,我亦与唐同坐汽车先至城外汤山、栖霞、乌龙炮台、秣陵等地视察阵地;翌日继续巡视城内之蒋山、雨花台、天堡城等地。两天之视察,我发现唐之身体羸弱不堪,身着重裘,至平地犹可下车看看;爬高山,便托我代为侦察。寒风白雪之中,我见他虚弱之身体不禁为南京之防守担心,为他自己担心。


南京守城之部队共有十五个师以及炮兵、宪兵数团。粮、弹、金钱之准备可供守城三月之久。惟恐敌机轰炸,特安置于坚固之山岩中。不幸仅守八日,一切屯备之物质悉归敌人所有。


二十六年,战区之划分以第五战区守备淮河流域,廖磊、李品仙两集团固守津浦路,防止敌人南下。李系唐生智之旧属,所以当唐自告奋勇承担南京之防守责任后,曾有电报给李,要其派火车一列,士兵一连至浦口候命,以备南京不守时撤退之用。我为证实此事,近日曾问及李品仙,李告知确有其事。但是,南京失守后,唐并未乘火车而去,据李分析唐可能乘船离京而去,或乘汽车由长江上游而去。


南京失守后,曾有人纷纷责难唐氏,平心而论,以残缺疲敝之师是不能与优势战胜之敌人相抗的。唐之错误在于事前未能知己知彼,谨慎考虑,详细计划,贸然承担守城重任,虽勇气可嘉,终不免受全国舆论之指责,则殊为不值矣。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