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火线 上篇 热血征途 第十七章 大战临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31.html


也不知过了多久,就在灌了铅一样沉重的腿几乎迈不动的时候,茂密的森林开始稀疏起来。

眼前突然呈现出不断下降的平缓山丘,裸露的巨大石灰岩到处可见,不时能在大岩石下面发现天然的风化洞穴,形状千奇百怪,深浅莫测。地表植被也不再是直冲霄汉的阔叶乔木,而是在岩边瘠土顽强生长的灌丛树木,稀稀拉拉,触目成林的茂盛已经不再看到。

侦察班成员体力严重透支,脱水和饥饿已经到达了忍耐的极限。即便如此,杨少平和他的战友们还是保持着必要的战斗队形,手持步枪,尽量利用沟壑、岩体和低矮灌木彼此交替掩护,隐蔽行进。

在前方侦察位置的张海洲突然停下脚步,侧过身躯,右手曲臂后推——战术手语明确无误:停止前进,有情况!

侦察班立刻散开,各自就地躲避在岩石灌木后,快速组成班组防御战斗队形。

但好久一阵不见动静,杨少平不由烦躁起来。他妈的,侦察班这仗打得也太窝囊了,躲躲藏藏,断粮缺水,还不如干脆来场遭遇战,要么打光,要么缴获点胜利品补充补充,这才叫痛痛快快!

张海洲匆匆撤回来,指着天空喊道:“快看,那是什么?”战友们纷纷从掩蔽体出来,抬起头观望。

不可思议的奇特景观出现了。

灰蒙蒙的天空出现了橘红色的光点,就像即将燃烧殆尽的火柴余烬那一瞬间的熠亮,拖着暗红色的的尾焰在高空掠过,消失在南方天际。

开始零散几个,接着是一串,然后密密麻麻地挤满了整个天空,持续不断,广袤的天空陡然间变成了暗红色的海洋。

远处隐约传来了“轰隆隆”的炸响,相距遥远仍然感觉到强大的威力,就像天边的闷雷,惊天动地。

唐国伟观察一会,大喜过望地挥舞着拳头:“弟兄们,这是我方野战军的远程炮群在纵深炮击,我军发动进攻了!”

大家怔楞片刻,刚要激动叫起来,唐国伟竖起手指,嘘声制止,但战友们还是忍不住纷纷举起枪支,无声地欢呼着。

张国富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转身紧紧抱住杨少平,兴奋不已道:“少平你看,打了打了,我们的部队过来了……”

杨少平看到了张国富眼角迸出的泪光,刚想说句什么,喉咙也堵住了。

需要说什么呢?什么都不用说了,此刻大家的心情又何尝两样呢?五天五夜,翻山越岭,餐风露宿,披荆斩棘,千辛万苦闯出了死亡之途,终于迎来了轰轰烈烈的对越自卫反击战。

部队的口号没喊错:坚持就是胜利!

杨少平将胸口压抑已久的闷气长长吐出,一口气吐个精光。

壮观的景象很快消失了。侦察班面临的,依旧是连绵起伏的山头、依稀可见的梯田、崎岖不平的荒野,还有随时一触即发的敌情。

中午时分,天色变得更加灰暗,下起了濛濛小雨,战士们也来到了大山边缘——千疮百孔的石灰岩地区。往下看,能毫无遮挡地看见沿着山麓蜿蜒盘旋的盘山公路和山脚下广阔的平原。

唐国伟当机立断,下令在靠近盘山公路的一个大岩洞里驻扎休整。

这是个不错的岩洞,口小洞深,几道弯曲后豁然空阔,出现一个可容纳十来人的大洞穴,尔后收窄,延伸收缩成裂缝,缝内一片漆黑,不知所终。

光线从外漫射进来,大洞穴岩壁四周依稀可辨,确实是个难得的隐蔽的驻军点。

喜出望外的事情继续发生。

金昆在洞底摸索时,惊奇地发现有股清流从裂缝处泄出,于低洼处盈聚成小泉,似乎还有暗眼流通,不漫不溢。

滕林抢先喝上一口,忍不住连连喝彩:“好凉,好甜,好爽呀……”

大家一听此言,争先恐后将嘴浸入水中,“咕咚咕咚”喝了个痛快。

只有唐国伟没动,干裂的嘴唇微微噏动,笑看这帮弟兄如狼似虎地争先畅饮,如大旱逢雨般的淋漓畅快,还不时打量着昏暗的洞穴四周,或是警惕地看看洞口的位置。

杨少平见唐国伟没动,忙叫道:“班长,快过来喝呀。”

见唐国伟还是没动,杨少平愣愣,腾出位来说道:“班长,我来站岗吧。”说完抓起枪杆,头也不回向洞口走去。

唐国伟冲杨少平的背影笑笑,一脸欣赏,然后走过去喝水。

喝过水,洗过脸,大家都靠着墙壁或躺或坐,争分夺秒地舒展着几乎麻木的四肢。

干渴的问题解决了,可饥饿的威胁接踵而来。长途跋涉中,侦察班成员依靠坚忍不拔的意志勒紧裤带翻山越岭,可一旦松弛下来,每个人手脚发软,肚子都像敲锣打鼓般闹腾起来,

唐国伟说道,这样不行,要想办法搞点吃的,要不然不费小越南一颗子弹,我们自己倒先挂掉了。”

李向阳有气无力说道,老哥,外面有片甘蔗园子,你要不念什么狗屁部队纪律经呢,我就去搞两捆回来,好歹让弟兄们顶上半天饿。

唐国伟笑骂道,你少他妈装模作样,我现在念经你这孙猴子听得进去吗?

又考虑一下道,行是行,不过一定要小心,不能惊动附近村庄的人,如果碰到田地里的农民,一定要尽量避开。

李向阳狡黠一笑,撑着枪杆站起来。

唐国伟问道,你要带几个人去?

李向阳咧咧嘴道,来个搬运工就行了。

滕林兴奋起来,抄起步枪争道:“班头,还是我去吧,有庄稼就有村庄,肯定可以搞点东西回来。”

唐国伟严厉道:“不行,这样会暴露我们行踪的,也会破坏解放军形象,不能进村庄搞东西!”

李向阳横了藤林一眼,嫌他废话。这眼神藤林倒是看明白了:干了再说,你小子啰叽吧嗦干什么?

前脚刚走,唐国伟后脚追来,再三叮嘱道,两位老弟,切切记住,不要惊动农民!不要擅闯民居!

李向阳打个哈哈,和滕林两个人弯着腰,一前一后地转出洞穴。

其他人员继续抓紧时间休息,藏身洞里出现了难得的短暂安宁。

忽然,头顶传来了“咚咚”的震动声,像是有人在洞顶走过,初听特别像军靴踢踏的脚步声,接着 “咳咳”几声,分明是走动的人在咳嗽。

唐国伟脸色骤变,闪电般抄起冲锋枪,掌心轻轻下按,示意静默。所有人的神经都绷紧了,抓起56式步枪等待命令。

唐国伟凝神谛听片刻,举臂竖指,直点头顶位置,然后冲杨少平和罗玉刚一摆脸,示意跟上。

杨少平和罗玉刚心神领会,端起步枪跟着班长蹑手蹑脚走到洞口位置埋伏下来。

又有几声“咚咚”传来,洞顶的敲打声在空洞悠长的自然洞穴里传播,耳膜感觉很震颤。

杨少平断定,这是人的脚步声,步伐起落有律,其节奏就像步兵连在操正步,而且人数不在少数。在这种淫雨绵绵的日子,怎么会有军人来到大山下这片支离破碎的石灰岩层地带呢?

又是几声“咚咚咚”响,快速逼近,似乎在奔跑,甚至能感觉到洞口头顶岩石的震动。

三支黑洞洞的枪口迅速举起,死死盯住洞口外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