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多次下令禁止缠足

大清圣祖仁皇帝 收藏 35 4692
导读:入关前,皇太极就曾下令,不准学习关内妇女缠足之习。入关后,顺治二年即下令,以严禁女子缠足并试图改变汉族妇女缠足之风。顺治到康熙时期,清廷曾多次发布禁令,不许妇女缠足,但汉民族强大的文化传统不是一时能够改变的,而清廷对风俗的此种干预也引起了汉族士大夫的极大反感。 康熙七年(1668),都察院左都御史王熙建议弛缠足之禁,王认为:康熙三年所定禁止缠足的法令,规定康熙元年以前所生女子缠足不再追究,元年以后生女,严禁缠足。违者严处,其父有官职者交吏兵二部处置,系平民则交刑部责打四十大板,并处“流徙十年”;家长有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入关前,皇太极就曾下令,不准学习关内妇女缠足之习。入关后,顺治二年即下令,以严禁女子缠足并试图改变汉族妇女缠足之风。顺治康熙时期,清廷曾多次发布禁令,不许妇女缠足,但汉民族强大的文化传统不是一时能够改变的,而清廷对风俗的此种干预也引起了汉族士大夫的极大反感。


康熙七年(1668),都察院左都御史王熙建议弛缠足之禁,王认为:康熙三年所定禁止缠足的法令,规定康熙元年以前所生女子缠足不再追究,元年以后生女,严禁缠足。违者严处,其父有官职者交吏兵二部处置,系平民则交刑部责打四十大板,并处“流徙十年”;家长有失察者,枷号一月,责四十板,官员失察,也要交吏部等部门处理。此种规定太过严厉,造成民间诬妄举报,牵连无辜。王的建议得到批准,“裹足自此弛”——废除缠足运动就这样失败了

(清)钱泳:《履园丛话226;杂忆》卷23,中华书局1979年版,第631页。


此后,清廷虽然也时有颁布新法,禁止缠足,但在实际执行中,未再对汉族妇女的小脚认真干预,只是严令旗人妇女不得缠足。但流风所至,习俗难改,且旗人中也逐渐出现了个别缠足的现象,此种现象在嘉庆时遭到多次申斥。历史记载中就有旗籍女子用细布把脚裹成条状的,称为“刀条儿”脚,因为成年女子无法将脚裹成小脚,所以才有了这种办法。汉军旗人中的缠足现象更是难以禁绝,如广州的汉军旗人就长期保持了妇女缠足的习俗。不仅如此,有学者研究认为,其实旗人妇女的马蹄底鞋,也与汉族妇女缠足有异曲同工之妙,旗下妇女穿上这种古式的高跟鞋,既有汉族传统文化习俗的浸染影响,也有追踪社会时尚的心理原因。


清末,早期维新派,和开明乡绅,创立不缠足会,反对缠足。在慈禧太后镇压了康梁之后,继续举起康梁等人提倡的反对缠足的大旗。1902年,慈禧太后下达了劝禁缠足的御旨,紧接着各地官吏纷纷响应。

以四川为例:

1902年,新任四川总督岑春煊到成都,慨叹道:“今来四川,访闻此邦缠脚之风比山西更甚!”岑春煊当过山西巡抚,山西“向以小脚闻名”,可见四川妇女缠脚恶俗之烈!

其实,四川反对缠脚运动也很早就展开了。


慈禧太后1905年再次颁布谕旨:“汉人妇女率多缠足,由来已久,有伤造物之和,嗣后缙绅之家,务当婉切劝导,使之家喻户晓,以期渐除积习……”此后据不完全统计,四川各地成立了近20个反对缠脚的团体,倡导者大都为官吏、缙绅、名流。1902年,新任川督岑春煊上任就刊发《劝戒缠足示谕》,印五万本颁发各地官绅。1903年后锡良继任川督,也通饬各县刊发劝禁男子吸烟、妇女缠脚通俗告示,规定“遍贴城乡市镇”……

光绪二十九年(1903年) 四月初八日,成都出现最“新潮”的一幕:在成都文殊院热热闹闹地成立的“放足会”。乘车坐轿来的100多个放脚太太早就精心准备,在会期前做了一双双“放足”大鞋,把小脚纳入鞋中塞紧……会议虽简单,但已给古老封闭的古城吹来破除恶俗的春风。

此后,连深闺大院的一些官绅妇女也勇敢地走出家门,反对缠脚。如傅崇矩《成都通览》中就记载:省城内之女学生,及稍明事理之家,均已放脚。1904年成都“天脚会”在玉龙街成立时,英国传教士立德和启尔德的夫人,在举人龚向农孝廉的玉龙街“蘧园”大力演说。临会者官宦家妇女不少……成立大会开得轰轰烈烈,摄影纪念。傅崇矩还印刷《勿缠脚歌》十余万张送人。总督岑春煊又刊发劝放脚的白话文“示谕”到处张贴。成都缠脚恶习,从此渐变。


但缠脚既成了中国最根深蒂固的习俗,虽然开明人士及官府大力提倡不缠脚,但阻力巨大。据1906年《广益丛报》122号《纪闻》中说:“川中放足之风,数年以来虽经各处志士先后提倡,无如积习太深,难以骤剔,而不肯释放者,总居其多数也。”

为了推行“放天足”,不少官员煞费苦心,想尽“奖惩”花样。如端方在两江总督任上,就封官许愿:“如有劝谕得力之绅董,果能移风移俗,或给匾额,或赏顶戴,或赏银牌衣料,或免差徭……”1907年,赵尔巽继锡良任川省总督。宣统元年(1909年)二月,赵写成劝戒妇女放脚白话告示,通饬各县张贴。各地惩的办法更多,如:仍缠脚者不准赶庙会、不准入城、不准上街……成都官员规定不放脚者每人“罚洋钱二十元”。但各地阻力重重。

荣县县令肖惠畲在宣统元年(1909)五月发布的一次《放足示文》中说:

照得妇女放足, 业经三令五申。 朝廷屡颁谕旨,大宪又有明文。克期三月放尽,法律何其认真。 访闻城乡民庶,以及顽固士绅,犹复徘徊观望,视为无足重轻。滋再申明禁令,解放切勿因循……每月清查一次,违者定议罚金。初次罚钱二百,以后按月加增。 妇人罪及夫主,女子罪及父亲。年轻妇女过市,尖足不准游行……务期人人解放,变为强壮国民。倘敢仍前菇藐视,处罚决不容情!

这个肖县令限期三月内放脚,除将《放足示文》四处粘贴外,团保还需“按户宣布,三日传锣一次”,要求50岁以下缠脚妇女,于五月三十日以前一律解放。以后,官府“派员梭巡,团保责成牌甲,牌甲责成四邻,每月清查一次”。违者,初次罚钱二百,以后按月加增,还要“罪及夫至主”……真是威逼利诱,说得苦口婆心!

然而,荣县妇女放脚的仍寥寥无几,而且谣言猖獗。荣县官府继续劝禁,上演新编放脚戏曲,“街口市上,不准年轻小脚妇女来往”,违者处罚。四川总督后来通饬各县推广荣县的方法。但当时习俗仍嘲讽大脚,有人编顺口溜说:“有人提倡天足,他笑鞋大如船;有人劝他解放,他说会讨人嫌”!

1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