蚁族:中国的“2000元世代”

城管执法9队 收藏 1 160
导读:蚁族:中国的“2000元世代” 2010-7-21 作者:金宰贤   自从去年一位“80后学者”廉思出版了一本同名书籍后,“蚁族”现象迅速地进入公众视野,受到广泛关注。今年两会前夕,几位政协委员甚至为此专门去北京的唐家岭探访。根据廉思及其团队的调研数据,546个样本中,大多数人的税前月收入集中在1000至2500元之间。这些人多为群租,房租平均为377元,伙食费为529元,月平均花费总计1676元。   其实,蚁族现象并不局限于中国,在很多经济更发达的国家也存在。   2

蚁族:中国的“2000元世代”




2010-7-21 作者:金宰贤


自从去年一位“80后学者”廉思出版了一本同名书籍后,“蚁族”现象迅速地进入公众视野,受到广泛关注。今年两会前夕,几位政协委员甚至为此专门去北京的唐家岭探访。根据廉思及其团队的调研数据,546个样本中,大多数人的税前月收入集中在1000至2500元之间。这些人多为群租,房租平均为377元,伙食费为529元,月平均花费总计1676元。


其实,蚁族现象并不局限于中国,在很多经济更发达的国家也存在。


2006年,意大利自由记者安东尼奥和亚历山大共同撰写的网络小说《1000欧元世代》出版后立即引起轰动。该小说描述了月薪只有1000欧元的意大利年轻人的艰难日子。主人公是大学刚毕业后在某跨国企业手机营销部门工作的克劳德以及与他同住的3个朋友。克劳德是非正式职员,随时可能被炒鱿鱼,一个月薪水只有1028欧元(约8600人民币)。他的账簿如下:房租400欧元,各种税金100欧元,买衣服200欧元,手机费50欧元和交通费50欧元,合计800欧元。剩下的200欧元用于买比萨、看电影等等。不能生病,因为没钱看病。因为这样的薪水几乎满足不了基本生活,克劳德不自愿地成为月光族。


在我的祖国韩国,也有所谓的“88万韩元世代”。这一称谓也是在2007年一位韩国经济学者出版同名书籍后,迅速走红的。今年韩国的最低工资是85.9万韩元。一个韩国年轻人拿88万韩元(约合4940人民币)月薪的话,基本上就只能维持生存。


许多“88万韩元世代”住在“考试院”。考试院本来是给准备参加公务员考试的大学生或刚毕业的年轻人住的,在韩国都市中,属于非常简陋的地方。一般考试院大概有3、4层,每层有许多面积在6至8平方米的房间。如果旁边住的人咳嗽的话,也能听见。


假设大学毕业3年的李四是编制外员工,每月拿88万韩元的工资,住在8平方米的考试院。他的账目如下:房租30万韩元,各种税金18万韩元,饭费30万韩元,手机费5万韩元和交通费5万韩元,也只能成为月光族。随着“88万元韩元世代”的迅速扩大,汉城的考试院从2007年的3111家增加到去年的3738家。


“88万韩元世代”没有能力买房子,普通公寓的月租也承受不了,所以很多人选择住考试院或群租。在汉城,住在考试院的人数已经接近11万人。目前看来,这种状况没有任何未来会有所改善的迹象。


青年失业率是各国都面临的难题。最近欧元区的失业率已经达到近10%,青年失业率甚至超过20%。很多青年陷入要么失业,要么只能做编制外员工的困境。在韩国,统计厅公布的6月份失业率是3.5%,不是很高,然而青年失业率是8.3%。有的学者认为,真实的韩国青年失业率甚至超过20%。韩国 “80后”大部分是编制外员工,经济不景气的时候,随时可能被解雇。


“80后”,为何三十而不立?以前我以为,中国的“80后”是非常幸福的一代。他们是1978年中国实行计划生育后出生的独生子女,成长过程中,家里人想方设法满足他们的需求,而且他们享受着改革开放后经济发展的成果。但现在看来,许多“80后”处境尴尬。他们长大之后,工作分配取消了,福利分房也取消了。中国从1999年开始大学扩招,高校扩招后第一届本科生毕业的2003年,全国高校毕业生达到了212万人,今年更是达到了历史性的631万人。让所有高校毕业生都能找到既对口,又是全职的工作不大可能。


房价过高是80后面临的问题的根本原因之一。中国人均GDP从2000年的949美元增加到2009年的3678美元,涨幅为约3.9倍,以人民币计算的话也3.3倍左右,而至今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的房价却上涨了7至8倍。


最近社科院发布的中国人才发展报告这样概括蚁族:大学毕业5年左右;蜗居城中村内;月均工资1956元。他们与欧洲的“1000欧元世代”和韩国的“88万韩元世代”的处境相当,因此可以称他们为中国的“2000元世代”。


在许多国家,包括欧洲和韩国,青年失业率高于整体失业率的一个主要原因,是企业更倾向于雇佣有工作经验的员工。经济不景气,又使得企业不愿雇佣正式员工,而更愿意雇佣编制外员工。这是产生欧洲的“1000欧元世代”以及韩国的“88万韩元世代”的主要原因。


青年失业还有一个结构性的原因:即产业链正在发生本质上的变化。随着产业结构升级,主流产业逐步从劳动密集性变成劳动节约性,这让许多经济较发达国家面临“无就业增长”的问题。中国也将会面临同样的难题。


如何能解决这一问题呢?欧洲诸国已经开始推动青年就业政策。比如,加强职业教育,增加实习机会等等。但这些政策都在初步阶段,能否见效还是未知数。韩国也有类似的“中小企业青年实习制度”:如果中小企业雇佣一位年龄不到29岁的青年的话,政府补贴企业首6个月薪水的50%,6个月后企业雇佣该青年为正?员工的话,在接下来的6个月里,政府再给企业每月65万韩元(约3650人民币)的补贴。但目前看来,6个月后被正式录用的比率不是很高。所以该制度也只能解决短期的问题。


不过,意大利的“1000欧元世代”面对自身处境的心态,看上去比韩国或中国的年轻人更平和一些。举个例子。2006年夏天,我背包去意大利旅行。罗马的夏天非常热,我一大早就赶往罗马斗兽场。到了门口突然听到旁边有人喊:“嗨!我这里没有熟人呢!”我好奇地望向他们,发现几个意大利小火穿着古罗马战士的服装,在与游客合影。他们招呼我跟他们一起拍照,留作纪念。爱浪漫的、好玩的他们一早就为了这份工作穿着隆重的服装,带着幽默感。过日子都不容易,不过他们还是显得很轻松。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