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抗美援朝六十周年暨解放军建军八十三周年

万山要塞 收藏 19 1628
导读: 向前,向前,向前,我们的队伍向太阳,脚踏着祖国的大地,背负着民族的期望,我们是一支不可战胜的力量……。”在雄壮的军歌声中,父亲追求光明、投笔从戎,踊跃从军,于1949年冬在重庆市考入第四野战军“绥远”部队军政干校。是年12月在一三九师师长顔德明率领下,唱着《林总命令往下传》,乘坐缴获国民党海军江防舰队之“同德”、“同元”两艘炮舰及民生公司的轮船,离渝出川,从此踏上了枪林弹雨的征程。在滩险激流的长江三峡上,他写下了《江上吟》: “将士远征闯险滩, 舵穏乘风排危难。

向前,向前,向前,我们的队伍向太阳,脚踏着祖国的大地,背负着民族的期望,我们是一支不可战胜的力量……。”在雄壮的军歌声中,父亲追求光明、投笔从戎,踊跃从军,于1949年冬在重庆市考入第四野战军“绥远”部队军政干校。是年12月在一三九师师长顔德明率领下,唱着《林总命令往下传》,乘坐缴获国民党海军江防舰队之“同德”、“同元”两艘炮舰及民生公司的轮船,离渝出川,从此踏上了枪林弹雨的征程。在滩险激流的长江三峡上,他写下了《江上吟》:

“将士远征闯险滩,

舵穏乘风排危难。

川江千里风光好,

炮舰劈浪出峡关。”

随同大军千里跋涉挺进湘西剿匪。四十七军经过一年多艰苦奋战,干部战士流血牺牲,终于消灭土匪十万,结束湘西千年来的匪患(儿时家中藏有《擒魔纪》一书,记载的全是47军湘西剿匪的事迹,后被“支左”干部子弟盗去,甚是可惜)。其间朝鲜战争爆发,以美国为首的十六个国家拼凑成“联合国军”出兵入侵朝鲜,时局非常严峻。四十七军里的朝鲜籍干部战士,纷纷要求回国参战保卫和平。经中央军委、政务院批准,一四零师在芷江城隆重欢送朝鲜籍官兵回国。父亲在1950年写下《送别朝鲜官兵回国》:

美国侵略军,血洗仁川城。

半岛燃战火,人民遭蹂躏。

归国从大计,战斗护和平。

官兵志冲天,战友候捷音。”

鉴于朝鲜战局的形势,四十七军于1951年4月11日,受领了参加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光荣任务,在军长曹里怀、政委李人林的率领下,马不停蹄地跨过鸭绿江奔赴朝鲜战场,同以美国为首的侵略军,展开了殊死的浴血奋战。父亲在1951年4月写了《上战场》:

“中华儿女英雄气,

淡月疏星过大江。

同仇敌忾飞行军,

抗美援朝威风扬。”

在三年艰苦悲壮的抗美援朝战争中,父亲经历了一些惨烈的战斗,尤以正洞西山之战为甚,一四零师师长黎原来到四一九团指挥,四一九团团长胡伯华来到一营指挥。1951年11月4日夜,在火箭炮兵二十一师的配合下,四十七军向当面之敌——“美国开国元勋师”第一骑兵师,发起了排山倒海的进攻。但见“喀秋莎”火箭弹弹道映红了半边天,美军的照明弹将夜晚照得如同白昼,而英勇善战的志愿军指战员的喊杀声响彻云霄。此战四十七军11个连队共消灭美骑一师一个营三个连又一个连大部。“杀敌一万自损三千”,四一九团一营四个连长回来一人,该营三连牺牲尤重,一营黄参谋长带着一个通讯班,去前锋三连指挥战斗均英勇牺牲。佛晓,营长张柱命令父亲带一个通讯班去寻找黄参谋长的遗体,但见战场上敌我双方的战死者,缺胳膊少腿、粉身碎骨者众多。父亲写下《祝捷吟》记叙道:

“临津江水向东流,

难洗心中万千愁。

抗美援朝洒热血,

正洞西山战俘收。”

伟大的抗美援朝战争,志愿军指战员们在极端困难的物质条件下,以无比英勇顽强和惊人的吃苦耐劳精神,发扬死打硬拚的战斗作风,彻底打退了以美国为首的侵略军,迫使其签订停战协议。其意义正如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所说:“它雄辩的证明:西方侵略者几百年来只要在东方的一个海岸上架起几尊大炮就可以霸占一个国家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朝鲜停战后,在中立国家监督下,1954年9月志愿军第一批撤军十万(四十七军、炮兵一师),金日成首相参加了盛大的欢送会,火车沿线的里、郡、道车站上朝鲜人民载歌载舞,送别中国人民志愿军凯旋归国。战争幸存者的父亲写下了《志愿军首批归国感事》:

“美军猖狂侵朝鲜,战火骤燃鸭江岸,

雄师参战援邻邦,纸虎败退三八线

硝烟滚滚历三冬,舌战声声经两年。

迫敌求和签协议,我自高歌告凯旋。”

1980年11月至1981年3月,我有幸参加了昆明军区炮兵司令部下达的,由炮兵第四师侦察科指挥实施的加密(建立)云南边境炮兵控制网的战斗任务。炮四师侦察连测地排、炮五团指挥连测地排及我所服役的炮十八团指挥连测地排(排长谢永敏同志带二个班),在河口战区克服沟多、林密、草深,视线不良、地形复杂及越军火力控制区(距边界最近几十米,越军在其203高地控制河口至坝洒公路地段。)等不利因素,圆满完成了上级赋予的战斗任务,为祖国边防的安全贡献了一份力量。“人生何处不相逢,相逢有如在梦中”,这期间我的战友,昆明籍文刚同志,与他在十四军侦察大队当兵的同学,在槟榔寨地区意外喜相逢(开始都不敢相认,他们身上背着枪支与器材,但是穿着便装。怎么会有长相如此相像的人,在距省城千余里剑拔弩张的人迹罕见的边界上行走?),上演了一出小说、电影里才有的前线话乡情一幕。这感人肺腑的场面,使我发出这样的感慨:《无题》

“自从成为草上飞,

纶巾褪去穿征衣。

乌蒙山中无人晓,

红河岸边显军威。”

瑞士的约米尼曾说过:“假使在一个国家里面,那些牺牲生命健康幸福去保卫国家的勇士们,其社会地位反而不如大腹便便的商贾,那么这个国家的灭亡,就一点都不冤枉”。我为我们父子两代曾经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一员而骄傲,能为祖国扛枪打仗而自豪。八一军旗永远飘扬!

为祖国的安全及民族的尊严而牺牲的英烈永垂不朽!谨以此文,献给我的父辈老革命军人们,祝他们健康长寿。并献给我的同辈战友,愿他们家庭幸福美满。祝愿世界和平!



纪念抗美援朝六十周年暨解放军建军八十三周年

父亲一九四九年十二月摄于湖南省常德市在一三九师干训队


纪念抗美援朝六十周年暨解放军建军八十三周年

父亲一九五零年四月在一四零师教导队 摄于湖南省芷江县


纪念抗美援朝六十周年暨解放军建军八十三周年

父亲一九五一年四月在志愿军一四零师


纪念抗美援朝六十周年暨解放军建军八十三周年

父亲一九五一年十一月在朝鲜前线 四一九团一营一连


纪念抗美援朝六十周年暨解放军建军八十三周年

父亲一九五二年春节在朝鲜平安南道马山里


纪念抗美援朝六十周年暨解放军建军八十三周年

父亲一九五四年十月凯旋归国后留影


纪念抗美援朝六十周年暨解放军建军八十三周年

父亲在一四零师军史办公室于湖南耒阳


纪念抗美援朝六十周年暨解放军建军八十三周年

父亲在一九五九年四月参加绿化南岳衡山留影


纪念抗美援朝六十周年暨解放军建军八十三周年

上校吕汉荣同志是父亲的入党介绍人


纪念抗美援朝六十周年暨解放军建军八十三周年

父亲巡航在伶仃洋上


纪念抗美援朝六十周年暨解放军建军八十三周年

父亲一九七二年四月到竹洲岛守备队检查工作替战士站岗


纪念抗美援朝六十周年暨解放军建军八十三周年

我和无言的战友在一起


纪念抗美援朝六十周年暨解放军建军八十三周年

在识图用图训练中


纪念抗美援朝六十周年暨解放军建军八十三周年

我和我的战友(左一文刚同志,中雷军同志)




3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