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过鸭绿江 浴火重生 第九章 冰释前嫌

无真子 收藏 6 1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36.html


且按下李金武找晁有宽、唐少权求情不说。小四川别了晁有宽回去后休息了一个下午,次日训练仍由他带领一班。经过几天的训练,新兵们该学的隐蔽技巧都已经教过了,一班只武进宝与赵麦学得差些,其它的就只是在日常训练中不断实践了。

前线的战事虽然捷报频传,但却不如预计得那么顺堂,迫于后勤压力,志愿军越打得远就越吃力,每一次进攻都会导致物资枯竭,在攻势过后能稳守住三八线就已经十分勉为其难,是以速战速决已几乎是不可能。战争的胶着导致兵力吃紧,在此大环境下,一连的训练进度必需加快。

马易军要抽空去和姜猎户互学些本事,小四川不在,他又要把训练新兵的担子一肩挑起,正十分不乐意。晁有宽让小四川继续负责一班的训练,最高兴的自然就是他了。

新兵们不管赞同不赞同杨涵做法的其实都巴不得小四川倒霉,哪知只半日后一切照旧,心里越发地恐惧了。

由于敌人空中侦察得紧,加上受地形限制,接下来的训练科目还是由各班带开分别训练,休息时间也交给各班长自己安排。新兵们没空去具体了解其他班得休息情况,只觉得每天都好累好累,越累便越羡慕别班休息,总觉得自己休息的没别班多。

到休息间隙时,小四川照例是不愿与新兵们一起聊天,增进了解的。新兵们心里本就有成见,不管小四川来不来都把他放在对立面上了,这一来双方就更加的不和了。

朱润生前一段便想泼杨涵冷水,只是当时大家一个劲奉承他,说话也就没有份量。小四川一回来,他就忍不住要说,只苦于没找着机会。休息时马易军、小四川都跑去折腾姜猎户送的那弩箭去了,二人先顺着小道往坡上爬了一段,然后翻上一土坎,上面有一片从下面看不到的平地,地上植被想是被人砍了去做柴火,正好供二人练习。

朱润生压抑了许久,见二人又走远了,终于忍不住把憋在肚里的话捣腾出来道:“咋样?我早就说胳膊哪里能抗得过大腿去,人家上上下下都是老熟人,哪里是个新兵能告倒的?如今可有苦头吃了,指不定要怎么收拾咱们呢!”

杨涵见小四川回来后仍然负责一班的训练,早就心里发慌了,被朱润生这一说,心里越发得找不着着落,低着头不发一言。

其他新兵压力轻些,至多担忧自己说过的话有没有可能被小四川知晓,是以反倒还残存着一丝希望。薛兵回忆了下自己说过的话,都只回答了是或者不是,自觉问心无愧了便出言道:“大家先别急,若真是因为班长熟人多,那送去的举报信就该无人理睬。要我说,这事儿既然有人调查了就不可能轻易算了,只是处理决定一时没下来而已。”

李营生犹如抓住了救命稻草,赶紧附和道:“就是,就是!事情不可能就这么算了,那厮不过是暂时多管着咱们两天而已,大家别自己吓自己。”

武进宝道:“谁自己吓自己了?为人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叫门!你自己怕就怕了,干么扯上别人?”

李营生被说中了心事本待要恼羞成怒,只是话到嘴边又没了斗口的心思,伸了伸脖子没发出音来。

杨涵担心最甚,把事情都只往坏处想,真是越想越怕,开言道:“薛兵说的也有道理,只可惜咱们都是新兵,势单力孤啊。即便营里有人追究下来,到了连里还不都是那厮的熟人?人家上下疏通一下,还不是大事化小、小事化无了?我日后可有罪受了。”

赵麦道:“杨哥,我看人家班长不是那种人。我们前次整了他,他不是也没报复么?这次他回来也没说什么啊!”

李营生道:“你知道个屁!这会儿事情还没过,他当然不敢打击报复,等事情过久了淡下来,到时指不定会被他怎么收拾。”

刘定国道:“杨涵别那么担心,你是为大家出头,万一有什么事情,自有大家替你一起担着。”

龚小七道:“就是,大不了咱们再一起告他去,谅他也不敢做的太过了。”

不管刘定国、龚小七是否真心,但杨涵哪里会信得过这种言语,这不说还好,一说他反而觉得事情肯定是糟透了,至于大家共同担着,似他这种人即便刘定国指天发誓,他也不会信得过。

新兵在庸人自扰,那边马易军却正恼恨新兵不识好歹,射了会儿弩箭便催促小四川道:“还让那帮混蛋休息个屁,省得他说咱们训练敷衍。”

小四川道:“算了,还是再多休息会儿,也好让他们多体会体会,还有就是多交流点心得。”

马易军没好气道:“交流个屁心得,我看他们是在商量怎么使坏是真的。”

小四川闻言一愣,点头道:“嗯,也是,看看,连我们土匪都学聪明了。不过我们总不能一直看着人家,给他们机会相互了解才有利于团结嘛!”

“说的对,目前咱们连就是有些团而不结,说说你的看法。”说话的是指导员唐少权,这一天来晁有宽替小四川说了许多好话,但收效甚微。有道是百闻不如一见,晁有宽左右无法,便拉了唐少权来看一班训练,已经看了好一阵子,又乘休息间隙拉着唐少权来与小四川增进了解,正好听见他二人说话。

小四川循声四顾,见有棵树略微晃动,接着便是晁有宽从坎下攀住树木冒出头来。小四川跑过去一边拉住了他手往上拽,一边招呼道:“连长怎么有兴致来关心我这个给你惹麻烦的兵?”

晁有宽借力翻上坎去,拍拍手道:“还有指导员呢,快去拉一把。”

小四川拉人时也望见了后面还有人,犹豫了下才伸出手去。唐少权先冲几步蹿上去抱住小树,然后腾出一只手抓住小四川伸出的手,爬上去后也不放开,反用另一支手拍着小四川肩膀道:“看来咱们之间是有些误会,该心平气和地说一说才是。”

小四川万料不到指导员说出这话,一愣后笑道:“哪有什么误会,只要指导员不误会我就好。”

唐少权爽朗地一笑,道:“我不瞒你,以前我是有些误会,所以才要来找你聊聊,也好搞清究竟是误会还是别的什么。”

小四川道:“现在恐怕不行,我还要训练新兵呢。”

晁有宽上前拉住小四川道:“先不忙,新兵也累了半天了,让他们多休息片刻。”说罢又回头对马易军道:“你小子愣着干啥,不过来打声招呼?”

马易军不情愿地放下手中的弩箭走过来招呼道:“指导员。”

唐少权哪里看不出他不情愿,笑容满面道:“听连长说你肉搏是把好手,但枪法差些,怎么学起射箭来了?”

马易军转身把弩箭捡起来道:“这是本地老乡姜猎户替我做的,上面安上准星,调整好后,我照着打枪的方法练,以后打枪就准了。”

唐少权道:“打枪与射箭可不太一样,这样能行不?”

马易军不想与他多说,拿出箭上好道:“我射前面那棵松树的树杈。”说完抬手就是一箭,“咚”得一声后正中树杈偏下点的地方。

唐少权看罢愣了一下,然后说道:“这方法倒别出心裁,只是要些天份,旁人却不定都学得来,还有就是打远距离目标恐怕有些困难。这样,你下午训练结束后再用枪试试,看用枪是不是一样能行,即便不行也没关系,艺多不压身嘛。”

马易军也正想试试,高兴答道:“唉,谢谢指导员。”旋即想起眼前这人那天要冤枉小四川,脸色又冷淡下来。

唐少权从接触马易军起就没见过他好脸色,以为他本来就是那样,也就不以为意,转而对小四川道:“刚才我听你说要让新兵团结,要我说,你也要注意与他们搞好团结嘛。”

小四川又岂能不想?但他出生入死多次,身边倒下的战友太多太多,久而久之他就有了些经验,平时接触得越少,战友牺牲后梦见得次数就越少,是以他潜意识里便不愿多与那些炮灰样的新兵接触。

唐少权对老兵的各种怪癖多有了解,见他低头不答,联想起举报信那事儿,其中症结也不难猜到,劝解道:“慢慢来嘛,新兵总会成为老兵的,只是这次你的事情是营里要求严办的,你要有些心理准备,我先给你透个底……”

“不用了,我已经和他说过了。”晁有宽接过唐少权的话道。

唐少权知道了症结,对小四川的成见也就消了许多,劝道:“你如今是班长了,把新兵交给你是组织上对你的信任,不能总像以前做战士一样由着性子来。其他的我就不多说了,总之你要给连里带出一班能打能战的兵来。”

小四川抬头看了看天,却只看见头顶的树枝,嘘出一口气后说道:“指导员放心,我会带好他们的。”说完转头对晁有宽道:“连长,我就不陪你们了,还得继续训练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