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医生打工记

明箭 收藏 1 214
导读: 明医生打工记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迈着沉重的步伐,带着惆怅的心情,明新离开了会场。

今天的投票,也就是决定中医院命运的投票。本来就没有悬念可言——医院被包出去了。连他这样坚决不同意这套承包方案的人昨天晚上还接到了让他同意这套方案的游说。尽管今天投了反对票,可有什么用呢?人是要吃饭的,都在家闲呆了半年。在长期的固有体制下,有些人早就成了大爷。前阶段他听说了一件事,让他颇有感触:有四十多岁哥俩,当年一个是接班进来,另一个是分配进来的。因为没什么专业特长,平时在医院搞些后勤工作,说是工作,实际上极为清闲,有时在给医院买东西时还有些外捞。医院停业期间他们也去打工去了。工作不累,可他们懒散惯了,实在受不了那些约束,最短的干了三天,长的不过半个月。这个承包合同给员工工资极低,有的甚至低于当地的最低工资标准,但最大的好处是全员接收,他们高兴极了,有班可上了。

唉!还有心思去想别人呢,我自己呢?上有年迈的父母,自今还生活在农村,这几年医院效益不好,也给不了父母多少钱,问心有愧呀。下岗多年身体又不好的妻子,天天要钱高中在读的女儿。如果回医院上班就那么点钱,可怎么办呀?开诊所?现在镇上诊所比厕所都多!即使你医术高明打开局面也得几年,这几年呢?出去应聘?家人谁来照顾?

叮铃,电话铃响了。惊醒了梦中的明新。睁开眼一看,哈!上午十点多了。抛开不挣钱的因素,还是在家呆着日子好哇:自然睡自然醒。这个电话是卫生局副局长明新的李姓同学打来的,说福仁医院同意他到那里上班。明新知道那所医院是一家民营医院,效益不错工资待遇也不错。一般情况下是不招当地人的,他们的广告铺天盖地的,说他们那里都是北京,上海专家。这是人家给明新那个当卫生局副局长同学的面子。

明新到福仁医院上班了。他提前一个小时来到医院,医院大厅宽敞明亮,周边点缀着鲜花,这么早导诊台就有位漂亮的护士开始工作了,还有一位中年妇女漫无目的的在大厅里走着。突然有人喊他:“明医生”!明新:“老刘,你在这干啥呢”?老刘:我在这治病呢。明新:这里怎样?老刘:“挺好的,服务态度好,环境好”。明新和老刘寒暄了几句就到院长室报到去了

明新被安排到包茎科。约定有一笔可观的工资,手术费给提百分之一,虽然少了些,但人家老板说了他们这患者多。是啊,患者真不少。今天他就做了五例手术,这种手术对于明新来说是小菜一碟。要下班了,明新还沉浸在工作的快乐中时,他被叫到了院长办公室。院长看到明新进来热情的让座,和气的说:“明医生,你今天工作我看到了,你的技术真不错,比我们前几个医生强多了。不过,明医生你的治疗不够完善呀”。明新心里一沉,心想:这种小手术,都这样治疗的呀。院长接着说:“比如手术后应该让患者烤电,另外也得挂消炎药哇。明医生你可是明白人,回去好好想想吧”。明新明白了,这种手术手术费600多元,加上一些药不过千元,如果烤电,每天三次,每次十五元。…….可是刚做的包皮手术就烤电,加重患者水肿呀!

连续几天明新是在痛苦中度过的,不过还是按照原来的方法治疗。这天院长又把明新叫道办公室去了。明新一进院长室,院长劈头就问:“明医生你是怎回事呀,我跟你说的治疗方法你为啥不执行?另外,你第一天来认识你的那个刘姓患者在我们这治疗了七天,还有十四天的疗程呢。为啥和你见面后就不来了?你和他说啥了?在我们这做事就得守我们的规矩。你是李局长介绍来的不然我早就不用你了!我们医院聘你不是白养活你的!你得给我们创造效益!我们这不是公家的,我们开医院就是做买卖。我原来以为你懂这些。这两天人手不够,不然早就给你配备专职护士了,你没看每科都有一个专职护士吗?明天我把在我这干了两年的小王护士派到你那,你要好好向人家学学。你回去吧”!

小王护士来了。人不算漂亮,有些爱说。导诊领来了一个患者。小王护士热情得把他让到屋里。患者向小王护士打听:“护士,你们这的医生都是像电视里说的是北京上海来的专家吗”?小王护士微笑着说:“是呀,明主任就是北京来的,医术高明着呢”!明新接过挂号单,给他做了检查,便对这名叫任若雨的患者说:“你这是包皮过长,你都六十多了不做也可以的,但要保持清洁。一般没问题的”。任若雨说:“前两天我偶然让我们村上的医生看看。他说得赶紧做手术不然要得阴茎癌的。大夫你还是给我做了吧”。明新心想:做吧,每给这家医院介绍一位患者村医就有一百元回扣。这是村上的医生为了一百元回扣,把患者忽悠来的。如果不做院长一定会知道的。

手术很快完成了。还没等明医生吩咐,小王护士就已经把后续工作做完了:挂点滴,给患者理疗(就是烤电),同时告诉他术后得用一个疗程——也就是十四天的治疗。

三天过去了。任若雨找到明医生。对他说:“明主任,我这两天刀口可下不痛了,前两天痛得我死去活来的。护士催我交款呢,我入院交了两千元,两天就没了,明主任给我用些便宜的药吧”。明新:“行”。这时小王护士接过话微笑着说:“大爷,您这病太重了,我们给您用的都是进口好药。是贵了些,这也是为了您的病好的更快些呀,另外大爷您的病这样重,理疗十四天恐怕不行了,还得加七天”。任若雨:“是这么回事呀,那就用吧”望着老任离去的背影明新茫然的对小王说:“用得着用进口药吗”?小王护士:“什么进口药哇,左氧氟沙星

”!明新:“那才十来块钱呀!”小王护士:“明医生,你是真傻还是假傻?你没看到我们在给患者挂点滴时把标签都去掉了吗?你开的药都是我们取得,患者都不知道。明医生,可能你把我忘了,你当年给我母亲做过手术,至今我们家人还记得你呢,你是个好人,你不适合在这工作。院长第一次找你谈话,关于你认识的那个人为啥没到疗程就不来了那个事。他们以为你和那人说了啥呢。大厅里的那个妇女就是监督患者和医护人员的。实际不关你的事,那人是因为花的钱太多了,自己不来的。你可能还不知道,性病科猫腻更大,化验室是根据医生开单上的记号填写化验单的。比如:刚来的患者化验室根据记号填得重些,患者钱花的差不多了就填的轻些。”

明新听着听着,突然低沉的吼道:“够了,不要说了”。他猛地把白大衣脱下来摔到椅子上说:“我不干了”径直离开了医院。

明新离开福仁医院后院长打了好几个电话请他回去。他都断然拒绝了。这不电话又响起来,他本能的接了电话。对方说:“明医生吗?我是李二军,你听说过我吧。”明新心里一颤,李二军是这一带有名的混混。接着对方又说:明医生我只是提醒你一下,不要乱讲话。“说着对方就挂了电话。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