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雨三国 第一部 草莽英雄 第六章 临死的交代

逐梦5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76.html


黄忠走了没多久,却转了个身,反向走去。

“你干什么!你疯了么?他们现在可是在疯狂地抓我们唉。”那个越权者说道。“黄将军,你可不能让白将军白死啊。”

黄忠听到这句话便停了下来,一拳轰到了一旁树木的主干上,“我不甘心啊,为什么每次都是白刃在帮我,而我却一直都是在拖他的后腿,我怎生会成为如此的窝囊废。”说到这儿,黄忠的虎目开始流出了些泪滴。“我这个兄弟做得真的很不称职啊。”

那个越权者看了看那个受摧残的树木的主干处赫然出现了一个蛮深的拳印,不禁咂吧着眼睛。“黄将军,你也不要过分自责愧疚了,白刃还托付我们好好照顾他的妻儿呢,我们可不能再枉死在这里了,快走吧。”

黄忠想想也对,便带着头走到了前方,“对啊,我不能再这么消沉下去,我还有去照顾他的妻儿的使命。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啊?”

“黄将军,我叫李典,字曼成。”李典说道。

“好了,别黄将军,黄将军地一直叫了。毕竟我们一道共过患难,这样叫会令人觉得很生分的。而且我也没有手下了,不再是以前的百人将了,以后就叫我汉升好了。”黄忠说道。

“是,黄将军。”李典说道。

“你怎么又来了。”黄忠气着说道。

“好好,对不起啊,汉升。”李典连忙改口说道。

“这才对么。”黄忠笑着说道。

“突然换种称呼,我有点感觉不习惯。”李典说道。

“这个是自然的,时间长了就会习惯的。”黄忠说道,“曼成啊,现在我带你去白刃的故乡去,你可要跟紧了,那里可是很容易迷路的。”

“汉升,瞧你说的,我可是经过大场面的,不会被搞得迷路。”李典说道。

“哦,是么。那我到时候得好好瞧瞧曼成的英姿啊,呵呵。”黄忠笑着说道。

“汉升,瞧你说的。”李典笑着说道。

黄忠和李典此时一扫之前的阴霾心情,都互相打趣着前往白刃的故乡——江阳县小竹村。

~~~~~~

半个月后

益州 键为郡 江阳县 小竹村

“有人在么?”黄忠和李典轻手轻脚地推开了一家人家的竹门。

“来了来了,是谁啊?”一个三十上下的妇女抱着一个刚断好奶的小孩走了出来,一副农家妇女的淳朴模样。

“云翠嫂,我汉升啊,这次来这儿看看你。”黄忠说道。

“哦,是汉升啊。欢迎欢迎。”白刃的妻子云翠说道。“对了,我家白刃最近怎么样了?”

“他···”黄忠支支吾吾地说着。

“他怎么了?”白刃的妻子云翠急着说道。

“白刃,他战死沙场了。”李典看黄忠不说话了,便出口帮他说出了事实。

“汉升,这位小兄弟说的是真的么。”云翠有些激动地说道。

黄忠没有说什么,只是重重地点了一下头。

“啊,老白,你都还没亲眼看过我们的孩子呢,你咋就这样一声不吭地死了。”云翠伤心地哭着。

“云翠嫂,您就节哀顺变吧。你就放心吧,今后有我俩来照顾你的,会没事的。”李典说道。

云翠倒是一直在哭,还把黄忠和李典都给轰了出去。

黄忠和李典对此都很无奈,白刃临死的交代貌似不怎么容易去完成,两人对此都没有办法,只得在外面先散散步,等到云翠嫂气消了再进去。

云翠把所有的门都关了起来,一个人呆在房间里面闷头大哭,一边哭一边回想着昔日与白刃在一起的美好回忆。

“不行,这样单单哭是没用的,我也得去地狱陪他,让他死了也能有个伴。只是这孩子···这孩子门外的那两个大汉应该会帮忙抚养的,毕竟他们是白刃的好友,尤其那个汉升,他可是白刃的拜把兄弟,不会对孩子不管不顾的。”云翠思量过后,便从床下取了根绳索,挂到了屋内的大梁上,之后自己就此悬梁自杀了。

黄忠和李典在外面等了很久,也没听到里面有什么大的动静,都有些着急,而且门窗都紧闭着,莫非嫂子不会想不开吧。想到这,黄忠和李典连忙撞门而入,进去看到的却是云翠正吊在梁上,他俩很快把她给弄下来了,探了探她的鼻息和脉搏,都没有什么动静。

“死了,嫂子就在刚才吊死了。”黄忠开始悔恨起自己来,“我这次来,竟然还是没保住嫂子,真的好没用啊。”

李典抱着那个孩子走到了黄忠身边,“还好这孩子还没事,看来以后只有去好好抚养这个小孩了。”

“曼成,把这小孩给我,我带回家去养。”黄忠说道。

“这···好吧。”李典说道。

随后两人把云翠给好好安葬了,这以后两人便分道扬镳了。

“你有空就来中原的陈留郡的陈留县来找我。”李典在分别时说道。

“你有空就来荆州桂阳郡的汉宁县来找我。”黄忠在分别时说道。


~~~~~~~~~~~~~~

荆州 桂阳郡 汉宁县 白水村

“叙儿,看谁回来了。”一个二十五岁上下的妇女笑着说道。

“我的儿啊,为父我可想死你咯。”黄忠抱着一个一岁半的孩子走了进来。

“爹爹,爹爹,你可回来了,我都好久没看到你了,我可想死你了。”五岁大的黄叙抱着黄忠的大腿说道。

“是啊,我家叙儿最好了,这几年来,几乎每天都在村头等你回来呢。”年轻妇女圆蕊说道。

“阿母也是一样,爹爹啊,娘这几年来可想死你了。”黄叙笑着说道。

“你这小子可别胡说啊,汉升,你可别听叙儿他胡说。”圆蕊似是被自己的孩子说破心事,红着脸急忙反驳起来。

“阿蕊,你知道你最疼我了,呵呵。”黄忠偷偷亲了圆蕊一下脸颊,“没想到几年过去了,阿蕊的水嫩肌肤还是没变啊,亲起来还真舒服。”

“讨厌了,在孩子面前不要这样子了。对了,这小孩是···”圆蕊说道。

“他是我义兄的孩子,今后就在我们家住了。”黄忠说完,便向圆蕊他们诉说了事情的大致经过。

圆蕊也很同情这小孩的遭遇,“这小孩叫什么。”

“这儿有张纸,可能是云翠嫂临死前放上去的,就写了两个字‘青雨’。”黄忠说道。“估计大嫂他们给他取的名字是叫青雨。”

“哦,青雨,青雨。”圆蕊说道。“好,叙儿,以后可要和青雨好好相处。”

“好嘞,我终于有弟弟咯。哈哈,以后终于有人可以陪我一块儿玩咯,太好了。”圆蕊和黄忠看到黄叙的那一副高兴劲儿,也都会心一笑。

就这样,青雨和黄忠一家在一块儿和睦地相处了起来。

(李典,字曼成,汉中城的十夫长,是那个汉中城东门的越权者,善指挥带兵,善使大刀。

云翠,白刃的妻子,青雨的生母,为人十分地纯朴,与白刃感情深厚,听闻白刃死后,便为其殉情自杀。

圆蕊,黄忠的妻子,黄叙的母亲,青雨的养母。)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