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手 正文 第三十四章 自问

诺基不亚 收藏 0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9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98.html[/size][/URL] 看着那名挺着刺刀的人满眼的怒火,石小男更喜欢那个制止他的人。一打眼石小男就知道后面肯定是一个当官的,虽然石小男打心眼里瞧不上当官的,但是在这个时候他还是比较喜欢这种有纪律的人的,那是相当的可爱啊! “张振军你要干什么?怎么不问青红皂白的就向人递刀子呢?你有没有组织纪律了?党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98.html


看着那名挺着刺刀的人满眼的怒火,石小男更喜欢那个制止他的人。一打眼石小男就知道后面肯定是一个当官的,虽然石小男打心眼里瞧不上当官的,但是在这个时候他还是比较喜欢这种有纪律的人的,那是相当的可爱啊!

“张振军你要干什么?怎么不问青红皂白的就向人递刀子呢?你有没有组织纪律了?党怎么教育你的?你还是名老战士呢?”

从那个叫张振军的人身后紧赶慢赶的跑上来的人,没有管其他的先劈头盖脸的将张振军给熊了一顿。

这让在一旁暗暗戒备的石小男表面上神情一松,看着满是倔强的张振军一眼,石小男缓缓的向后退了两步,与那两个人拉开了一点距离。随后石小男就看见从不远处赶来的众人,还有几个不认识的估计是跟姜坤联络的。看着大家逐渐的赶到附近,石小男不动声色有向后退了几步,直到到了他认为一个相对安全的距离后,石小男才停了下来。

石小男在观察那几个陌生人的同时也沐浴在别人的目光下,从他们的眼神中石小男看到了警惕、看到了痛恨、看到了贪婪,可就是没有看到理解的目光。这让石小男伏在腰上的双手不自觉的紧了紧,要是他们敢那自己出气的话,石小男也不在乎啦两个垫背的。

“老唐啊!怎么回事?张排长发的哪门子疯?”

说话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汉子,个头不高也就一米七十多点,满脸的胡子茬看的人有些憔悴。说话的呻吟很是洪亮。给石小男的感觉他是一个军事主官,因为石小男能从他的身上感到一股杀伐之气。

这时异常不甘的张振军将亮着刺刀的步枪重重的顿在了地上,随后用有些呜咽的声音说:“团长就是那小子开的枪,二猛子和小猫才牺牲的。伏击鬼子那么激烈的战斗,他们俩都没有蹭破一丝油皮,反倒是接人的时候让人给打死了,你让我怎么跟他们的家人交代啊?”张振军一边说着一边还指着石小男。

石小男盯着对面的人一举一动,就像一直埋伏在密林中的豹子等待向猎物冲锋一样,慢慢的在身体里积蓄着力量,不是他想怎么样?而是在那个张振军指出他是凶手的时候,石小男在那个团长的眼睛里看到了一闪而没的杀意。不是石小男不想解释,而是让石小男有些尴尬是当时他们又没有表明身份,他哪里知道是来接应的人啊?再说了当时是个人看到都是一样的反应,一个人在制服黄羽慧另一个人在望风谁看见了不得认为是绑票啊?现在在场的人两个被自己给打死了一个还在地上不吱声,光自己一张嘴怎么说?

张振军说完话场中的众人一时间都沉默了,这个事情真的不太好处理。

在沉默了一会儿后还是姜坤先开了口:“大家先快点转移吧?刚刚在这附近经过了几场战斗,损失惨重的鬼子肯定已经恼凶成怒了。为了不必要的损失,大家先转移到安全的地方再处理这件事情?”

说完话姜坤在眼神中与对方领头的那个团长交流了一下,随后就率先转身要走。

正当石小男以为这个事情暂时揭过的时候,姜坤转动的身体停了一下,对守在黄羽慧身边的柴哥说:“柴哥你去把石小男的枪给下了,暂时让他负责扛行李吧!”

停了姜坤的话石小男心里哇凉哇凉的,难道自己真的救错了人吗?看着一步一步的走向自己的柴哥,石小男深深的望了一眼已经从新站了起来的黄羽慧,用一种颤抖的声音问她:“难道黄羽慧你就没有什么要说的吗?我当时真的就错了?”

听见石小男的问话柴哥停下了脚步,在场的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黄羽慧的身上。

在众人的目光下黄羽慧的身体不自觉的轻轻的抖了起来,有些畏缩的低下了头迟迟的没有动静。因为刚才姜坤的话所以大家的心也有些急躁起来,看着黄羽慧在哪里始终没有说话,有些不耐烦的姜坤,用一种重重的语气对柴哥说:“赶紧的,指不定什么时候鬼子就上来啦?”

柴哥停顿的脚步又开始向前迈了起来,而石小男看着黄羽慧的眼神中透出了一种绝望。随后石小男看着逐渐走向自己的柴哥,在露出了一丝苦笑后,他小声的对柴哥说了句:“对不起!”石小男有些微弱的声音让柴哥一愣,随后有些条件反射的就说:“你说什么?”

柴哥说话的声音就有些大了,一下子将所有人的目光又都集中在石小男的身上。

石小男在心里做出了最后一个决定后,就大声的说:“我说的是就当当初救了一条养不熟的白眼狼。”

就在大家都为石小男的这句话而疑惑的时候,在一旁的黄羽慧突然间捂住了脸庞哭了起来。伴随着黄羽慧“呜呜”的哭声,两个东西在大家都分神的时候,悄无声息的就掉到了石小男的脚下,随后石小男的用脚向外踢了一下,将那两个东西踢得距离他有一步远地方。

“什么东西?”虽然大家都让黄羽慧的哭声给分了神,可是有一个人却始终的盯着石小男的一举一动,那就是恨不得马上就杀了他,为死去的两个战友报仇的张振军。当看到石小男突然动了一下,始终监视他一举一动的张振军就看到有东西从石小男的身上掉了下来,随后他几乎是条件反射似地就向石小男扑了过去。

而大家的目光也都被张振军的话语给引了过来,看着张振军扑向石小男那个开始制止张振军的老唐刚张开嘴,站在石小男不远处的柴哥骤然的停下了脚步,姜坤的眼睛里透出了疑惑,而那个团长则面带一丝赞许。

就在张振军刚扑出两步的时候,在距离他也就一两米的地方,突然传出了两声“噗噗”的轻微的爆炸声。处于条件反射在极短的时间内张振军做出了一个决定,硬生生的扭动着脚踝张振军就一下子扑到在地上,脚丫子冲着声音响起的地方。

两团白雾猛然的出现在众人的面前,从前一刻的阳光明媚到转瞬间的伸手不见五指。大家都被这种景象给镇住了,就连一心要为战友报仇的张振军,在抬头看到了满眼的白雾时都一时间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林间的中午没有一丝的凉风,这让爆发在树林的烟雾延迟了很长的时间。直到众人反应过来一个个的往外冲,在磕磕绊绊的跑出白色的烟雾的时候。大家都不知道自己身在什么地方了,从周围不断的传出的咳嗽声,才知道中招的不光是自己。

在捂着嘴咳嗽了两声后,钱大富有意无意的向着一个方向走了两步,随后就被一个从烟雾中冲出来的人撞倒了,对方也不好受一个跌跄的险险的稳住了身体,随后就继续的向外跑。不过一直跟在钱大富身边的赵二杆子可没有事情,一把就抓住那个急于逃离的身影。手里不但紧紧的抓住,嘴上还不放过:“你这人怎么回事啊?撞了我大哥话都不说一句。”

不过显然那个撞人的家伙没有什么耐心烦,伸手就向赵二杆子抓他的手打去。“哎呦”一声赵二杆子有些过于凄厉的惨叫,让躺在地上看戏的钱大富有了理由,随后起身就冲了过去,随后三个人就开始了在地上漫长的撕吧起来。直到林间的烟雾已经逐渐的淡去,听见他们那里大呼小叫的动静,众人赶到现场的时候,呈现在他们面前的是已经拧成麻花的三个人。

在柴哥和老唐的努力下好不容易才分开的三个人,顶着一个紫青的眼圈赵二杆子第一个就找到了姜坤:“姜先生你给评评理,那个人像个没头的鸭子一样在林子里乱窜,撞倒我大哥后连个说法都没有调腚就要走,我拽住他想说两句呢!谁知道他竟然打我,你说这事应该怎么办吧?如果你要是不需要我们哥俩了,就说一声我们不带打嘣的转身就走?”

正在姜坤有些头痛的处理赵二杆子的时候,已经远远的跑了出去的石小男正蜷缩在一棵巨大的柞树树杈上。隐在茂密的树叶中的石小男,抱着自己的膝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他的脑袋里乱糟糟的好像是一团浆糊。

他想起了自己便宜老爹,在山里的那几个岁月中在老爹的羽翼下,虽然日子过得有些清苦,可石小男的那些日子过的很是无忧无虑的,所有的烦恼都有老爹来摆平,他知道老爹的理想就是自己能安安全全的长大,掏一房媳妇给他生个大胖孙子。他想起了那个在鬼子身下的黄羽慧眼神中透着绝望,和地窝子中那经过了挣扎后的决绝。他想起了姜坤那种可以为了目标和信念的坚持,他又想起了钱大富在说起排长时的哀伤,和随后说起鬼子还有国民政府的痛恨。

他们都有目标和信念,可是自己呢?

[首先先感谢那些给我鲜花的书友们,在这里我道个谢!!!其次就是我觉得我应该说明一下,我不太想写那些高、大、全的书。因为世上没有完人,是个人就会犯错误。再者我声明一下,本文的猪脚不会上来就大杀四方,他也有弱点、也有牵挂,他不是一个杀戮机器。

我再牢骚两句的就是,不要将一名为了工作而当兵的普通步兵穿越后想的多厉害!不要将提前知道历史想的多风骚,任何一个时代的精英人物都不简单。]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