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驾红色马六三次加速冲进广场碾轧农民工

harass 收藏 22 14187
导读:2010年07月24日01:30郑州晚报 郑州丰庆路与国基路交叉口附近有不少工地。夏天,工棚里很热,很多农民工都会聚集到清华紫光园售楼大厅门前广场上乘凉、唠嗑、睡觉。 累了一天,他们觉得晚上和工友们在一起聊天是最快乐的事儿。 然而,22日晚上,一辆红色马六轧碎了他们的快乐,现在,恐惧、忧伤布满了一张张憨厚的脸庞。 这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 晚报记者 汪永森 实习生 蔺洋 前晚10点左右,第一次出现 红色马六突然冲向广场上休息的农民工 22日晚上10点左右,
近期热点 换一换

2010年07月24日01:30郑州晚报


郑州丰庆路与国基路交叉口附近有不少工地。夏天,工棚里很热,很多农民工都会聚集到清华紫光园售楼大厅门前广场上乘凉、唠嗑、睡觉。


累了一天,他们觉得晚上和工友们在一起聊天是最快乐的事儿。


然而,22日晚上,一辆红色马六轧碎了他们的快乐,现在,恐惧、忧伤布满了一张张憨厚的脸庞。


这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


晚报记者 汪永森 实习生 蔺洋


前晚10点左右,第一次出现


红色马六突然冲向广场上休息的农民工


22日晚上10点左右,丰庆路与国基路交叉口向南100米路西,清华紫光园售楼大厅门前广场,附近工地上的农民工收工来到这里,铺下一张张凉席,惬意地吹着夜风。


这时,一辆红色马自达6从丰庆路上缓缓驶入停在广场南口处,它没有开大灯。


工人们注意到它的存在但没在意,继续聊天。


突然,马六的车前灯亮了起来,发动机发出“嗡嗡”的声音,加速朝广场上的农民工驶去。


惊慌失措的农民工没来得及叫醒入睡的工友,自顾自地四散逃开。


“车轮轧到了我的右臂,车头把我挤到台阶下,我才捡回一条命。”睡在台阶边上的王玉春被马六轧住右肩部打着滚推下台阶。


睡熟的刘辉则被马六从胸部横向轧过。之后,马六冲下广场三层台阶,左转驶入慢车道。


3分钟后,再次返回


马六冲向广场上的农民工


马自达要逃,拦住它,别让跑!”几个农民工往车前凑。


马六却从北边入口再次驶入广场,二次冲向广场上的农民工,并在广场上兜起“8”字圈。


倒在地上的刘辉再次被轧上,晕了过去。马六冲下广场南入口向陈寨方向驶去。


短短3分钟的时间,原本平静的广场乱作一片:哭声、喊声和骂声……


有人在广场的台阶下发现了一截汽车排气管。


“是马六的,别扔了,赶快报警吧!”农民工捡起了排气管。


这辆红色马六的车牌号是豫A416E6,惊魂未定的工友们拨打了110和120。


晚上10点30分左右,去而复返


红色马六里,一个女的摇下车窗往外看


120把刘辉和王玉春拉走没多久,红色马自达第三次出现在广场北口。


这次,它依然没有亮车灯,“车前窗摇下了将近10厘米,一个女的在往外看。”农民工赵学信说,晚10点30分左右,马六去而复返。


“有人叫‘就是这辆车!拦着它!’”附近工地的韩经理上前想要拉开车门,车突然开动了。


赵学信说,五六十名农民工一起围向马六,想拦住车子。


伤者刘辉的哥哥刘东方抓着马六的倒车镜,被车子拖着从北门冲出广场,顺着人行道向北逆行驶去。


刘东方说,马六突然狂冲30米不断加速,他无奈松了手,刚围上来的农民工也被逼得四散躲开。


马六加速从广场南口逃离现场。


一些农民工驾驶工地上的车辆追赶马六,但它加速沿丰庆路向南逃窜。


农民工只得放弃追赶回到广场。此时,其他工友三五成群地围着受伤的老乡。


“他身上都是血,躺在那儿不能动,我们都慌得不知道该咋办了。”农民工老李说。


红色马六的3次疯狂举动,导致两名农民工受重伤,3名农民工受轻伤。


晚上11点左右


第四次现身


疯狂马六和警方公路飙车


晚上11点左右,交警五大队工作人员正在现场取证时,那辆红色马自达6再次出现在农民工视线中。


这一次,马六上依然有“戴着墨镜的女人往车外看”,可能发现警车在广场,她没敢再冲上来。


马六在丰庆路东侧机动车道上慢速行驶,还有停下的迹象。


“就是这辆车撞的人!抓住她!”广场上惊魂未定的农民工看到这辆马六后叫喊着,有人冲过去。


民警迅速驾驶警车拦截马六,马六加速向北逃逸。


刘东方驾驶自己的丰田CRV与警方一起追赶起逃逸的马六,从国基路一直追到索凌路西边一个丁字路口,红色马六消失了踪影。


“最快都开到140码了,一路跟就是没有追上她。”刘东方无奈地说。

4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