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地 正文 第七节报仇雪恨【2】

愤怒的炮手 收藏 5 13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6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68.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60952.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68.html


第七节报仇雪恨[2]




区文看见师兄师姐已经来到跟前,心中欢喜,但身子一歪,和背在肩上的汪兴一起倒在地上,已然累的虚脱。

汪兴媳妇扔了菜刀,抱住汪兴痛哭流涕,喊叫不已,过来一会,汪兴醒来,待明白一切时,从区伟手中夺过一把刀,冲向鬼子,挥刀就砍,把一个鬼子的肩膀砍掉,回手一刀。把他的头颅砍去。但自己一个趔趄险些摔倒,受伤昏迷刚醒显得气力不济。区伟几个人立即上前将他围住。

在这时,不断地有乡亲加入,手中却大多拿着大刀棍棒猎叉、步枪、猎枪等武器。因为他们发现了鬼子,回家拿来趁手的武器,共同攻击鬼子,饥寒交迫的鬼子那里能经得住如狼似虎的愤怒的人们。二叔挥动手中猎叉,率领十几个汪家年轻后生从一面冲进,杀死了十几个鬼子,满身是血的来到区伟等人面前,几个小伙子护住区文、汪兴和汪兴媳妇。

区伟大叫一声,冲进敌群,师弟们紧随其后。二叔举叉,小伙子们立即各执武器,也开始了搏杀。

人群中汪兴家人上至五六十岁的老汉老妪,下至十几岁的小孩,也都在和鬼子拼杀。

一时之间,鬼哭狼嚎,血溅四射。

剩下十几个 鬼子见大势已去,再留下就是个死,一哄而散,各自逃跑。

一帮人那里能让,年轻人都纷纷追杀。

二叔领着屯中一族的老幼和妇女,在鬼子尸体堆里找出四个家族成员的尸体,摆在一块空地里,把鬼子的头都割下摆在死去家人的面前。不论妇女老幼虽然死了家人,都没有一个大哭的,只不过都各自呜咽着,算是对死去的家人的哀痛,各自忙着忙手里的事。

不大一会,区伟师姐弟们和追赶的人一起,手里提着逃跑的鬼子血淋淋人头回来。

区伟把一个鬼子的头扔进鬼子头堆里,仰天长啸,众人随着一起长啸。

二叔来到区伟跟前,说道:“少掌柜,切莫悲伤过度,牛头山今后还需你执掌大权。”

区伟摇摇头说道:“既然父亲解散牛头山,就是让我们过上正常人的生活,我们岂能再 重蹈覆辙,重操旧业。”

“不对。”二叔说道:“老掌柜的原意是让我们洗手不做山寇劫匪,做个好人。现如今是倭寇入侵,老掌柜都遭难,区家村百十条人命,老掌柜在九泉之下都会保佑你带领牛头山众人杀鬼子,给死去的族人报仇。”

“汪二叔,我知道你和我爹爹的交情,但是现在牛头山不能纠合在一起,有违父亲遗愿。但是杀鬼子,给我区氏一门百余口报仇,是我区伟永远不能忘得。”

“唉。”汪二叔叹息道:“区伟,你是我看着长大的,你是个孝子,读了书,明白事理,我们都知道。老东家的恩情我们永远难忘,但是老掌柜的仇和区家的仇却是我们牛头山几百口人共同的仇。”

“不。”区伟说道:“父亲以前曾跟我说过,不论发生什么事情,牛头山的兄弟们都不能聚合一起。”

汪二叔说道:“你错了,牛头山再一次聚合,不是打家劫舍、为害乡里,而是为了报仇,为死去的百十口人命报仇。如果今天不是你们及时赶到,恐怕汪家屯也不会存在了。你说,这又是什么道理,这就是人多好,好杀鬼子报仇。”

“二叔,我不能决定,回去请师父决定。”

“区伟,牛头山虽小,但是藏龙卧虎,不论男女老幼都练武功,只要你举旗报仇,无论老幼妇孺,都是杀鬼子报仇的好手。”

区伟点点头,说道:“我知道,几辈人百多年经营的牛头山。”继而又说:“二叔。我们还需赶路,有重要的事情要办,等办完事情,我会回来和你们汪家一起安葬祭奠死去的亲人。”

二叔说道:“安葬他们不重要 ,挖个坑就可埋了。但是我的话你要考虑,是个头等的大事。我已经让她们给你们做饭了,吃了饭再走不迟。”

区伟摇摇头,说道:“看到死去的亲人怎么还能吃下饭。”

师姐在一旁说道:“汪二叔,我们耽误了不少时间,要赶紧走。”

“我不拦着你们,但我以一个老人的身份告诉你们,你们要记住了,区家的仇就是牛头山共同的仇,汪家死去的人的仇也都是牛头山的仇,牛头山的共同敌人就是倭寇。”

“二叔,我记住了。”区伟冲着汪二叔深施一礼后,带着师姐弟们离开了汪家屯。

牛三战一帮人经过时,看到摆在尸体前的鬼子头颅,心中大惊,问明情况后不敢久留,匆匆拜祭安慰后,追赶区伟等人。

由于在汪家屯耽误,区伟一帮人一路追赶,半路上始终没有追上刘冰等人,在午后匆匆赶回牛头山。

师傅董金山早已站在门口等候,看见一帮人来到,喜忧参半,急忙问香女:“香女,你们怎么耽误到现在才回来?”

香女没有回答,着急的问道:“师兄怎么样了?”

董金山看见女儿着急的模样,说道:“还好,我已经用内力给他推拿了一阵。”

香女急三火四的进到房里,看见刘冰昏睡躺在火炕上,身上插满银针,心中不由得一揪,眼泪就流了下来。

区伟问道:“师傅,师兄有没有性命之忧?”

董金山回答道:“只要你师兄能挺得过今天,性命便无大碍,但需很长时间调养。”

香女听见刘冰可保性命,心中略感宽慰,抹掉刘冰眼角的泪珠,对董金山说道:“不知是何人把师兄伤的如此之重,那个人必定是个高手。”

董金山摇摇头说道:“刚才已经和你师兄聊了几句,并非是被他人内力所伤,而是被炮弹炸得如此之重,伤了五脏六腑。”

香女说道:“看师兄的模样,功夫已经荒废了。”

“没有。”董金山说道:“如果不是你师兄仍练着童子功和内功,恐怕早已命丧黄泉了。我准备把你师兄抬到洞里疗伤。”

“这个?”香女疑问。

董金山说道:“当年掌柜封了洞,是为了大家不再回到那里结帮成伙危害乡里。现如今是为了救治贺冰徒儿,老掌柜在天之灵,也会同意的。”

区伟听完,急忙说道:“老爹已不在了,现在就由我做主了,师傅可在洞内治疗师兄的伤病。但是不知师傅为何要在洞内疗伤。”

董金山说道:“一是洞内清静,可免不被打扰。二是洞内温水对你师兄治伤大有好处,可使药力增强,提前恢复身体。三是在洞的附近采药容易,可即采即用。”

区伟听完,连忙点头说道:“既然如此,师傅就到洞内给师兄疗伤。我们几个立即就去打开洞门。”

香女听见父亲的话,心中有些疑惑,现在春天刚到,山顶背阴的地方还有雪没化,怎么去采新鲜的山药,但是并不问明。

“很好,你们马上准备,先吃饭,等饭后即刻到聚义洞。”董金山吩咐:“香兰,赶紧端饭。”

“嗯。”香女回答,立即去外间锅里取饭,是一锅野猪肉,几个师弟们早已饿的肚子咕咕叫,手忙脚乱的狼吞虎咽起来。

区伟对董金山说道:“师傅,刚才在汪家屯杀了七八十的鬼子,老汪二叔家死了四个人。”

董金山听完,慢慢的说道:“刚才他们四个回来说,遇到了鬼子。我就担心你们,看见你们都安然回来,我才放心。现在你的大仇已报,还是静下心练功吧。”

“不!”区伟咬牙切齿的说道:“我还要杀鬼子,我们区家一条人命要他们百条命偿还。”

“唉。”董金山叹气,说道:“不知鬼子有多少人,你又如何能杀得了。”

“能杀多少是多少,总归我们区家的百十条人命是要鬼子的性命抵偿。”

正说着,听见外面人声嘈杂,一个师弟喊道:“有鬼子,师傅,鬼子来了。”

一帮人听见,急忙放下手中野猪肉,抓起刀剑,奔了出去。

来到外面,几个师弟和几个村民正在和鬼子拼杀,将鬼子挡在院门外。

黑压压的,少说也有二百人。他们也是在战场上溃散的鬼子,在山中胡奔乱撞,跑到这里。

区伟单手舞刀,一声吆喝,院内的师弟们冲向了鬼子,加入战团。

董金山看见鬼子很多,急忙对还没冲出的香女说道:“赶紧召集几个师弟,从地道里把你师兄转移到聚义洞。”

香女听见,急忙对在近前拼杀的两个师弟喊道:“区理、区成,回来,护送师兄转移。”

两个人听见,立即把和自己拼斗鬼子杀死,退了回来,几个师兄弟赶紧堵住两个人退出的缺口。进了里屋,看见师父已经把担架铺好,急忙上前一起小心翼翼抱起刘冰,放在担架上。董金山迅速把刘冰身上的银针拔起,匆匆给盖上被子。立即来到房中唯一的柜子前,伸手就把柜子移开,冲两人摆手。两个人都一愣,迅即抬起刘冰,钻入比身体略矮的洞口。父女俩进了洞里,里面漆黑,香女立即点亮在洞壁上的蜡烛。给师弟照亮前面的道路,董金山在后面移动柜子把洞口盖住,跟在几个人的身后向深处奔走。


区伟等人千方百计的寻找鬼子报仇,今天可更是冤家路窄,见到鬼子分外的眼红,由于在汪家屯有四个汪家人被鬼子杀害,就不在非要割鬼子的宝贝,冲上前,就是夺命的狠招。只见他,一刀剁向鬼子脑袋,鬼子双手举枪来架,但区伟力大刀快,一下子把步枪砍断,大刀顺势而下,竟生生把鬼子的头砍称两半。身边的鬼子见他勇猛,纷纷躲开他。地上已经有十几个鬼子尸体,都是被师弟们所杀。十几个师兄弟合力搏杀,将鬼子逼离师傅家门口,鬼子一直退到到练武场上,由于练武场宽阔,鬼子散开,将众师兄弟分开围在中间,但没有几个敢当先冲出,都缩手缩脚的远远围着。

区伟轻蔑的望着围在自己身边的鬼子,在巡视一圈后,立即迈动步伐,朝着一个最近的鬼子挥刀攻去那个鬼子不挡不拦,迅即向后撤退,身后和侧面的鬼子鬼叫着冲上来,挥棍就打,在区伟就要追上那个鬼子时,后面鬼子的棍子也要砸中他,区伟听见后面棍声,急忙回身防身,鬼子见他回身,马上后退,区伟追了几步,后面的鬼子棍子却朝后背攻击而来,只得又回身,鬼子见他回身,迅速后撤。如此几个来回,区伟没有杀到一个鬼子,倒把自己起的够呛,不得不停止攻击,喘口气歇息一下,暗自准备在鬼子攻击时,以迅猛的刀法杀几个鬼子,但是鬼子竟视他在场中无动于衷,只在围着,也不攻击。

区伟利用间隙,观察其他附近的师弟,也是如此,只要不攻击鬼子,鬼子也不攻击,都在僵持着。又看到远处,有十几个山民手执猎叉、猎枪和刀剑向这里跑来,心中暗喜,立即呼喊一声:“兄弟们,乡亲们来帮我们了,杀啊!”喊完,率先攻击鬼子,但鬼子仍用老的战法,进退有据,令他始终无法得手。师兄弟们听见他的喊声,也都开始攻击,但也是一样,无功而返。

三声猎枪响过,虽然打死了三个鬼子,但是鬼子立即分出人,将一帮人包围。对他们却立即展开攻击,拿枪的无法再装填弹药,只得挥动猎枪搏杀,险象环生,不一会,三个拿枪的猎人被鬼子打死,那些鬼子有加入其他的人群中 。

区伟看在眼里,心中着急,隔得很远,无法相助救援,只得重新攻击,希望能吸引围攻自己的鬼子注意力,不让他们再分出人相助那些鬼子。

正在众人焦急是,猛然传来军号声音,随即枪声不断,喊杀声冲着练武场而来。

鬼子们听见军号和枪声,就如一群惊弓之鸟一样,不约而同的纷纷向枪声相反方向逃跑溃散。师兄弟们看见鬼子骇怕的样子,一起奋力追杀。

由于区伟一帮师兄弟夹在溃逃的鬼子人群中, 牛三战率领的战士们,不停的冲着鬼子逃跑方向的天空上射击,都是在执行牛三战的命令,为的就是惊吓鬼子,好使他们惊恐慌乱撤退溃逃。

惊恐中的鬼子哪还有抵抗的意志,只顾得逃跑。区伟一帮兄弟如鱼得水一般,在鬼子溃逃的路上,留下一路的尸体。

相距很远的山民这时也赶到加入围击,竟有百多人,喊杀声不断,震彻山谷。

追出十几里,才将鬼子全部杀完。

区伟看见鬼子被消灭,高兴的和几个师弟一起来到牛三战和战士们面前,笑逐颜开的说道:“多谢长官及时赶到,救命之恩永难忘记,他日必当涌泉相报。”

牛三战气喘吁吁的一面摆手一面说道:“兄弟,不要客气,杀鬼子是我们共同的事情。再说你们是刘参谋长的师兄弟,更当尽力了。”

“哈哈!”区伟这时心情激动的再也抑制不住,眼泪哗哗流下面颊,冲着家的方向鬼子仰天高喊:“爹、娘,伟儿给你们报仇了!大妮、二丫,哥哥给你们报仇了。我那没出世的孩子,爹爹给你们报仇了。区家一百多口惨死的父老兄弟姐妹,我们给你们报仇了。你们要在九泉之下保佑我们继续杀鬼子为你们报仇。”

在场的师兄弟和山民们都跪向西方,泪流满面,但没有一个嚎啕大哭的。他们的心中都压抑着对鬼子切齿的痛恨。

牛三战和一帮战士被眼前的情景感动,一起流下热泪。

区伟高喊道:“爹娘,父老乡亲,区伟这就割下鬼子的头,祭奠你们惨死的亡灵。”说完,站起身,冲着一帮人说道:“区家一百多口的性命要小鬼子百倍的性命偿还,今天得大家相助,幸杀鬼子,我准备砍下鬼子的头颅,祭奠我们区家人,希望在这里的父老兄弟姐妹能继续帮助我们,把鬼子的头颅拿到区家坟前。”

“少掌柜的,你有什么吩咐,我们都会去做的。”人群站起一个五十多岁的老者,身体健硕,手中拿着一把大刀,对众人说道:“区家的事就是我们的事,区家的仇就是我们的仇,就是我们牛头山的仇,大家今天听了,牛头山所有人,从今天起,都要听从少掌柜的大令,如有不从的,别怪我范老大不讲情面!”话音如钟,令在场的人都为之震动。

牛三战等人更是惊讶,为这些山民的义语严词感到震惊。

区伟说道:“范叔,区家之仇,不能不报。但爹爹遗愿,不许牛头山再聚合一起,给附近官府百姓造成恐慌。现如今牛头山父老都安分守己,安居乐业,做了一个正常的人,区伟怎敢有违爹爹在天之愿。”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