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思源教授:正确认识康乾末世

蒲松龄恨犬清 收藏 51 858
导读:  清朝从1644年入关到1911年被人民推翻,总共是265年,十个皇帝,满清是中国最后一个封建专制王朝,这个朝代因为离咱们最近,和咱们的关系最为密切,咱们不管是学者也好,老百姓也好,相对来说是最熟悉的,因此研究满清的历史教训、经验教训对我们推动现在的社会主义建设,意义重大。






清朝从1644年入关到1911年被人民推翻,总共是267年,十个皇帝,满清是中国最后一个封建专制王朝,这个朝代因为离咱们最近,和咱们的关系最为密切,咱们不管是学者也好,老百姓也好,相对来说是最熟悉的,因此研究满清的历史教训、经验教训对我们推动现在的社会主义建设,意义重大。


我并不否定康雍乾三朝的历史功绩,但是不赞成现在依旧把康雍乾时期说成是“盛世”,尤其不赞成对康雍乾之世做过高的评价,我认为,我们应当从比较历史学的角度就是不能从一般历史学的角度,从比较历史学的角度,认真总结康雍乾三朝的得失,尤其是它的失,正确认识康雍乾三朝的得失,有助于加强、加快我们进行社会主义现代化的步伐,我讲三个问题。


我们研究历史,不仅要纵向的比,就是我们现在和过去比,清代和明代,和宋代比,还要横向比,横向比就是把中国和世界,而且还要运用三维思维方法,因为直线是一维的,平面的是二维的,三维的就是立体的,并且通过表面穿透性地,看到它的内在,看到它的实质。我们用比较历史学的方法,透过表面现象来看到它的实质,这样的话我就感到康雍乾三朝一百三十四年尽管也做出了贡献,但是存在着非常非常严重的不足,它不能被称为是“盛世”,它还不够格!


传统观点在史学界认为汉唐是中国古代史上最辉煌的时期,我们从西汉来说,西汉是公元前206年到公元23年,那么它的下限就是公元23年,离开康熙1662年登基已经差了1600多年。开元盛世,天宝之乱是公元755年,我们就算750年那会儿算,那么到康熙登基1662年也已经差了900年。就是说你差一千多年,差900年,这个人口它当然是大大的增加,而且它这个农业发展它当然有很大的提高,就是在唐朝开元年间,当时富到什么程度,河北、河南这几个国家级的粮仓里边储备的粮食总共达到了9600万石。也就是说,国家的储备粮就够全国每个人将近两石粮食,这还不算大量储藏在老百姓手里的粮食,当时一斗米只要五文,五个子钱,就便宜到那个程度,那个米都到了烂掉的程度。而清朝,根据记载到了比乾隆晚一点儿,乾隆后边是嘉庆,嘉庆后边是道光,到道光年间的时候,由于人口过多,跟土地的矛盾已经非常尖锐,人口很多,并不是一件很好的事情。最重要的就是说,汉朝和唐朝的盛世,它和当时世界上其它的强国来比较是远远领先的,汉朝的时候和它相媲美的只有横跨欧洲北非的罗马帝国,也就是说,如果把汉朝的中国比作美国的话,它就是欧盟,这两个国家可以相提并论,而且有的历史学家还认为,当时的罗马帝国还赶不上汉朝,那么强大。而唐朝的在世界上领先地位是独一无二的,如果说汉朝的时候还有一个可以跟它相媲美的话,唐朝是独一无二的。唐朝的时候疆域比现在几乎大一倍,现在黑龙江以北一直到乌苏里江以东,整个黑龙江的出海口,黑龙江北面广大的土地,那个一百五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是康熙的时候被割让的,《中俄尼布楚条约》被割让的,一百五十万平方公里,三个法国那么大的面积,北边到贝加尔湖以北,到叶尼塞河这个下游,西边一直到波斯境内,整个现在中亚西亚那一带。我们知道李白就出生在碎叶,碎叶就是现在在哈萨克还是吉尔吉斯斯坦境内,唐朝那个时候的疆域比现在要几乎大一倍,国力非常强大,所以汉唐的盛世从比较历史学的观点来看,它的确是够得上是盛世,因为它在世界上处于绝对领先的地位,所以有许多历史学家都认为,隋唐在当时世界上是最先进的国家,我说这个结论我是同意的,它不仅强大,而且先进。


康雍乾时代和汉唐盛世它的主要差距还不仅仅在于经济,而是文化和精神,汉唐之所以一直被公认为盛世,并不仅仅由于它高居世界首位的物质生产水平,更重要的是汉朝和唐朝的精神生产和精神面貌。我们知道,汉朝的皇帝,一般都比较注意纳谏,你就像刘邦,刘邦没多少文化,这个人比较粗鲁,爱骂人。刘邦称帝以后,那个陆贾,陆贾就跟他老讲《诗经》怎么说,《尚书》怎么说,这个刘邦就骂他,说“乃公居马上而得之”,乃公:你爷爷,自称你爷爷,你爷爷居马上而得之,我是靠马上打天下,在马上打天下,而得这个天下,刘邦说“安事《诗》《书》”哪用得着《诗》、《书》。陆贾就说,他说你靠马上得天下,宁可以马上治之乎,你怎么能够靠武力来治这个天下。而且他说汤武,商汤和周武王,商朝的汤王和周武王,逆取而顺守之,逆取,他们用武力反抗暴政,但是呢,以文治天下,他说文武并用,长久之术也,刘邦就面带愧色,好,他说那你把你说的都写出来,结果陆贾写了一篇文章,刘邦看了以后,就拍案叫好,他连写了12篇,那就是有名的《新语》十二篇,后来就成了刘邦的施政纲领。刘邦就是这么个人,脾气虽然不好,他看不起儒生,但是他能听取意见,而且他的大臣就敢当面顶撞他,唐太宗更不要说了,魏征有时候提意见提得很厉害,有一次把唐太宗气得都几乎想杀他,所以在汉唐的时候,很重要一点,它有一个比较宽松的政治环境,这些大臣们,都敢提意见,君主也能够比较虚心地听取大臣的建议,即使比较尖锐,他也能够接纳。


杜甫有一首诗非常典型,杜甫赞美李白,咱们都耳熟能详的李白斗酒诗百篇,长安市里酒家眠。在长安街上哪个酒馆喝多了,睡着了,天子呼来不上船,子称臣是酒中仙。天子派太监来下诏了,李翰林你进宫去,皇上召见你,李白酒还没醒,皇上召见我才不去,我是酒中之仙。结果我的文章里面我就举了一个例子,我就说汉唐的时候政治环境比较宽松,所以杜甫就敢写这首诗来表扬李白,我说如果李白和杜甫生活在康雍乾时代,那不仅李白要灭族,连杜甫也要砍头,谁家藏了这个诗都杀了。我们知道,李白,他不是说嘛,天生我才必有用,他年纪轻轻的时候就仗剑去国,辞家远游,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你看看李白是多么自豪,多么自信,那么豪迈,我们在清朝两百多年,能找出一个像李白这种豪迈,这种自信的诗人来吗?整个清朝没有一个文人有这样一种自信,因为什么呢,整个民族精神都被扼杀了,我们一直到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时候,才在一些诗歌当中,看到了一些豪放的感情,不过那是因为一些文人看到中国面临列强瓜分吐露的悲愤之情。


总之,汉唐之所以能够成为公认的盛世,最重要的是它有当时世界上的先进文化和高昂的民族精神,而这些是一个民族最为宝贵的品格和财富。


下面我讲第二个问题,彻底扼杀民族精神是康雍乾三朝最大的历史性错误。盛世应该具备的条件是国家统一,经济繁荣,政治稳定,国力强大,文化昌盛等,国家统一的问题我们前面已经讲了,要正确评价康雍乾三朝的历史地位,最重要的是把它放在世界历史的总坐标当中来观察,著名美国历史学家斯塔夫里·阿诺斯在他的《全球通史》当中指出,他这个《全球通史》是上、下两卷,上卷是公元1500年,就是公元1500年之前,下卷是1500年之后,他把公元1500年做为一个分水岭,他说公元1500年以前,人类基本上生活在彼此隔绝的地区当中,而在1405年郑和开始下西洋;1492年哥伦布发现新大陆;1498年达·迦马绕过好望角,找到通往印度的航路;1520年麦哲伦从大西洋来到了太平洋,环绕地球一周。所以呢,直到1500年前后,各个种族集团就是各大民族,各大洲才第一次有了直接的交往,因此1500年是世界历史上的一个重要的转折点。在我的阅读范围内所看到的,研究世界史的学者,一般都是这么看,都把这个看作是一个转折点。那么无独有偶,中国有一位著名的旅美历史学家黄仁宇先生,他写了一本书叫《万历十五年》,万历十五年是1587年,这本书写得非常好,它通过万历十五年这个平常的一年,那一年发生了几件看起来很平常的事情,然后他做了个案分析,理出来明朝政治走向衰落的那些原因,很深刻。当然了,1500年离开1644年清兵入关还有一百多年,但是这个对我们有启发,就是说在明代中后期,中国当时本来已经相当强大了,比如郑和七次下西洋,郑和当时的舰队是全世界最大的舰队,最强大的舰队,比后来英国打败西班牙的无敌舰队,纳尔逊率领的那个无敌舰队强大得多,但是中国到过那么远的地方,到了非洲,到了阿拉伯国家,甚至到了美洲,中国没有留下一个总督,没有留下一个士兵,没有要一个殖民地,所以中华文化是一种和平文化。明朝那时候确实很强大,明朝前期有永宣盛事,后期则打败了日本,手工业非常发达,经济很繁荣,科学技术先进,思想非常开放,东西方文化交流活跃。当然了,后来由于明末的动乱,政治的腐败,清兵入关等等,中国本来有可能走向现代化的可能性消失了。


但是,1644年清兵入关以后,在康雍乾三朝的时期,中国仍然有可能走上现代化的道路,至少是不会像后来那么悲惨,遗憾的是康雍乾三朝由于重大的政策性失误,使中国丧失了一百多年。也就是说,在康雍乾时期,特别是在清朝初年,中国在整体实力上在世界仍然是处于领先地位,尽管我们在商业革命、科学革命方面,在自然科学这方面已经不如西方了,因为西方它在文艺复兴时代开始,它是一直在不断地前进。但是,康乾末世这一百三十四年把中国给耽误了,这是一个关键性的历史时期,而且很长,长达一百三十四年。我认为,康雍乾三朝它最大的失误就是一个,就是禁锢思想,以文字狱为代表的严厉的残酷的禁锢人民的思想。当然了,文字狱类似这样的情况,在历朝历代也有,从秦始皇焚书坑儒开始,历朝情况不一样,但是历朝历代,有过禁书,有过有某些文人由于文字而被杀。但是,像康雍乾三朝,一朝比一朝厉害,文字狱的时间这么长,规定这么苛刻,处置如此得残忍,那是历朝历代所没有的,因此,以文字狱为代表的禁锢思想,是清代康雍乾三朝最大的一个失误。我们知道,雍正他上台靠的是两个人的力量,一个是他舅舅隆科多,一个就是年羹尧,年羹尧是大将军,年羹尧处死理由之一也是文字,雍正上台的第二年,有一次给年羹尧的折子上是这么批的,他说:从来君臣之遇合,私意之相得者有之,但未必得如我二人之久矣,令天下后世钦慕流涎就是矣。过了几个月,雍正三年二月,当时天空出现了一个奇特的天文现象。好像十年前咱们有过一次,一个是就是太阳还没下山的时候月亮就出来了,这个还比较常见。最难得的是什么呢,太阳还没有下山月亮出来了,而且正好赶上五星连珠,金木水火土,五星连珠,这个大概十年前咱们出现一次。这种现象大概要一两百年才可能赶上一回,所以历来被认为是大吉大利,所以百官纷纷上书,上表祝贺皇上,天降吉祥。那年羹尧当然也不例外,他也上书,他上书里边有一句话,他用了一个词,他用的词呢,用了“夕惕朝乾”,夕就是朝夕的夕,傍晚,晚上;惕是警惕的惕朝就是早晨了,朝夕,只争朝夕了,乾就是乾隆的乾,他这句话是出自《周易》。《周易》它本来讲,君子终日乾乾,夕惕若厉,无咎,就是君子有道德,有学问的人整天都是勤奋努力,到了晚上,他还总是想我是不是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合适,明天是不是做得更好一点,勉励自己明天争取做得更好一点儿。这样的话就无咎,那以后就不容易犯错误,这是《周易》里面非常有名的一句话,年羹尧把常用的“朝乾夕惕”写成了“夕惕朝乾”,让雍正给抓住了,雍正就说他有意倒置,心怀叵测,他说下面是雍正的原话,羹尧不以“朝乾夕惕”许朕,他不把“朝乾夕惕”给我,则羹尧青海之功亦在朕许不许之间而未定也。本来早就定了,这是他最大的功劳,现在那不算了,为什么,因为他不给我这个,结果呢,年羹尧被捕回京。罪名总共是九十二条,其中有三十二条,有三十多条都是斩罪,就是要杀的,仅有一条就够杀的,总共有三十二条够杀的,要杀三十二回。后来年羹尧在监狱里边他上书哀求,他说:留下这犬马,把我这条狗留下,慢慢地给主子效力,最后是雍正恩准他在狱中自尽,恩准,他的儿子被斩,其他15岁以上的子孙都发配到边疆充军,所以清代一个文字狱的案子,它的影响往往就是几百人,甚至上万人,而它的影响,它的间接影响,那就是整个县、整个州、整个省,那么清代一百六十多起文字狱它的影响就是在全国,就是在全国的几百年。


乾隆时期,历来被认为是康雍乾末世的鼎盛时期,而这个时候呢,清朝建立已经快一百年了,因为乾隆是1736年登基的,1796年他禅位给儿子,又当了三年太上皇,按理说满族这个时候统治已经巩固了,这个文字狱可以不要那么搞了。可是恰恰相反,文字狱在乾隆的时候,是最严重的、最残酷的,整个满清文字狱大案一百六十多起,其中在乾隆朝就有一百三十多起,占80%,一不小心就会被处死,河南有一个民人叫刘峨,他刊刻了一本(书),那本书是卖给考生的,那本书干吗用呢,就是告诉考生,你这个考试千万要注意避讳,什么字不能写,你想他这本书本身就说避讳的,他当然就得说比如说当今皇上叫弘历,对不对,那个弘字你可不能这么写,他得举例子,麻子康熙那个玄烨,那“玄”字我告诉你怎么写,你那个点得去掉,还有怎么个写法,他得举例子。坏了,他举了好些例子,那你说还有好吗,结果全家被灭门,所以像这样的例子,在清代举不胜举。


现在的影视界都在连篇累牍地粉饰康乾末世,什么康熙、雍正、乾隆,这方面的片子很多,那么现在我们也知道舆论的导向是很重要的,它现在这些影视片子倒底是有利于发扬我们的民族精神,还是不利于发扬我们的民族精神,我想听听周先生意见。


这个问题确实值得我们重视,我不是杞人,但是我也忧天。为什么呢,就是我们现代的这些奴才戏太多了,其中有的已经超越了戏说,成了胡说,所以我感觉到,我们现在在某些清史的观念上需要有所调整,而它最基本的一点,就是在我们的清史当中,应当描绘出清朝为什么会灭亡,为什么必须灭亡,这样一个最基本的道理。帝国主义入侵是一个外因,我们都读过矛盾论,内因是变化的根据,外因是变化的条件,没有帝国主义入侵,清朝也应该灭亡,也必须灭亡,因为这个朝代太腐败,太黑暗了。












本文内容于 2010-7-25 10:46:10 被蒲松龄恨犬清编辑

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