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锦衣卫 第一部 第45章 小鬼索命(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32.html


(二十三)


“我的妈呀!我的妈呀!!这可怎么办呀?”恶师爷石有道手捂着鲜血直流的脑袋,跌跌撞撞地逃出房间,向院子外面走去……

“我的妈呀!我的妈呀!!这可怎么办呀?”恶师爷石有道呼天喊地地离开了自己的私宅,慌不择路,跌跌撞撞地走在州府的大街上……

“我的妈呀!我的妈呀!!这可如何是好呀?”恶师爷石有道犹如一条被主人赶出大门的丧家之犬,老鼠抱头,跌跌撞撞地走向知府府衙大门……

“我的妈呀!我的妈呀!!这可如何是好呀?”慌不择路的恶师爷石有道,连滚带爬的赶到了府衙门前,又是一脚拌倒在知府府衙门口的台阶上……

听到悲惨的呼喊声,又看到石有道那个狼狈样子,两个守卫府衙门口的衙役知道,肯定是师爷家出了什么问题。

他们俩毫不犹豫,急忙跑了过来,一左一右,同时伸手,就去搀扶着石有道:“石师爷,石师爷,您这是怎么啦?您遇到什么麻烦事了,居然这样慌张?”

惊慌未定的石有道,仍然语无伦次地呼喊道:“我的妈呀!我的妈呀!!可不得了啦!鬼……鬼……我的屋里有鬼!快……快……你们要快……你们快扶着我去见知府大人,我要马上见到知府大人!快……快,一定要快!”

两个守卫一听说师爷家里出了鬼,顿时感到事态的严重性。他们不敢有丝毫的怠慢,一左一右,马上架着石有道,就飞快的往府衙里面跑去。

府衙内堂,在上官清风被刺之后,由锦衣卫派往银州来接替知府位置的慕容堂,正在里面洗脸。

此时,外面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

慕容堂马上停止了洗脸,开始注视着外面的动静。

他手拿毛巾,刚刚挺直了身子,急忙往外一瞧,就看见两个身材高大的大门守卫衙役,一左一右的架着石有道,慌忙向他奔来。

慕容堂不知道究竟出了什么是,急忙放下毛巾,走了过去,大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你们一个个这么慌慌张张的,象个什么样子?”

两个守卫衙役好象根本没有听到主子的训斥,继续前跑,来到慕容堂跟前,顺手就把石有道往他脚下一扔,然后闪身矗立一边,都不说话,免得再次挨慕容堂的训斥。

石有道“扑嗵”一声跪在地上,急忙大叫起来:“知府大人,知府大人,不好了,鬼……鬼……我们家遇……遇到鬼了,上官清风的鬼魂索……索命来了!知府大人,请你帮帮老朽,帮帮老朽啊,你一定要救老朽一命呀!”

“你是说,上官清风的鬼魂索……索命来了?居然有这种事?”慕容堂一听,顿时一惊,连忙上前,伸手扶住石有道,大声问道:“石先生,石先生,你静静神,好好说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快快给本府说说,把实情好好跟本府说说!”

石有道仍然战战兢兢,浑身上下不住地颤抖,嘴里连连打着哆嗦,上气不接下气地说:“知府大人,知府大人,不好了,不得了了!老朽家遇……遇到鬼……鬼了,上官清风的鬼……鬼魂,来索……索命来了,都要吓……吓死老朽了!”

慌乱之中,他浑身上下摸索了好一阵,才从怀里掏出胡欣留下的那张纸条,颤颤微微地递给了慕容堂:“知府大人,你……你看看……看看,这个……这个就是他……他留下的!”

慕容堂急忙伸手,接过纸条,迅速张开一看,也时大惊失色,顿时惊叫起来:“啊!?居然有这等事?你快跟本府说说,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其中过程如何?你又是怎么看到这个纸条的?”

石有道慌乱地回答:“老朽也不……不知道确切时间,是什么人、什么时候潜……潜入老朽府邸来的,又是怎……怎么留下的字条,整个过程,老朽完……完全不知情!昨天晚上,老朽回到家里之后,很快就上床了。今天早晨,老朽醒……醒来时,字条就……就在老朽的床……床上了,老朽拨……展开字条一看,顿时就吓……吓瘫了……”

慕容堂急忙追问:“你说说,你屋子里还有什么可疑迹象?你在家里还看见什么了?”

石有道慌乱地比量着:“老朽还看见了更……更加吓人的场景!我坐……坐在床上,抬头一看,就看……看见了我……我的小美人倪儿,吊……吊死在我家二楼的房……房梁上,舌头伸……伸出来这……这么长,整个儿就……就像是个吊……吊死鬼的样子!吓……吓死人了!”

“我的妈呀!居然会发生这种事情,真是够恐怖、够吓人的了,怎么会这样?朗朗乾坤,都府州市,居然发生了这种怪异之事,太不可思议了……”刚刚围上来的一帮府衙小喽罗一听,一个个满脸惊慌,不禁一起惊叫起来。

“你们紧张什么?天还没有塌下来呢,你们瞎呼乱叫什么?一群没用的东西,没见过世面!不就是吊死个女人吗?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银州府十几万人口,天天死人,天天埋人,都是正常现象!”慕容堂左右扫视一眼,然后大声训斥道。

对这帮小喽罗刚才的慌张表现,慕容堂感到非常不满,这帮小子怎么能这样呢?以后怎么去应付复杂的场面?银州刚刚夺下来不久,对手随时都可能反扑,以后要面对的危险局面还多着呢!

这帮小王八蛋,成天在州府逛荡,也不是没见过死人,更不是没见过小婊子偷情被杀、被扔进地沟,或者被扔到河里这类污浊事儿,你们有什么可惊奇的?

石有道家里那个小婊子,原本就是妓院里的破烂货,到处惹骚,不知道勾引了多少男人;到处撩拨,经常让男人争风吃醋,也不知道破坏了多少家庭!痛恨她的色鬼男人和嫉妒女人,肯定不在少数,想奸她、想杀她、想要她命的人,肯定也不在少数,她还能好了?被杀被埋,是早晚的事情,她的命还能长了?

尤其是她自从跟了石有道这个知府师爷之后,仗着老家伙有权优势,又有官府撑腰,到处狐假虎威,横行霸道,欺压百姓,不择手段的捞取钱财和勾引男人,还到处恶人、害人,干尽坏事,丧心病狂,她的仇人肯定很多,被奸被杀,均在情理之中!

别的不说,仅仅是她拿了锦衣卫的银子,受雇进入知府府衙,去勾引上官清风,祸害上官清风的名声这一点,就已经结恶很深,民愤很大。那些积极拥护上官清风的士绅、百姓,还有那些公开或暗中支持上官清风的武林中人、社会豪强、奇侠异客,可能早就对这个小婊子恨之入骨了。那些人寻找机会,利用夜深人静、石有道又不在家的机会,悄悄潜入他们家里,一刀把那个小婊子宰了,或者一下把她掐死了,然后把尸体吊起来,杀鸡敬猴,给石有道来个下马威,借此警告一下这个老东西,也是很正常的事儿,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