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口数量何时不再全球第一?

赤壁之火 收藏 0 240
导读: 《经济学人》7月23日文章,题为《社交网络与国家地位——未来就是一个新国家(Social networks and statehood --The future is another country)》,主要讨论的话题是——Facebook用户数在7月21日这一天突破了5亿。文中这张图很有意思,把虚拟的社交网络和现实的国家相提并论,排列在一起。于是,中国是全球人数最多的国家,第二是印度,第三就是Facebook。值得注意的是,Facebook的用户数量增长速度可比出生率高不知多少倍。这样看来,下面这张图


《经济学人》7月23日文章,题为《社交网络与国家地位——未来就是一个新国家(Social networks and statehood --The future is another country)》,主要讨论的话题是——Facebook用户数在7月21日这一天突破了5亿。文中这张图很有意思,把虚拟的社交网络和现实的国家相提并论,排列在一起。于是,中国是全球人数最多的国家,第二是印度,第三就是Facebook。值得注意的是,Facebook的用户数量增长速度可比出生率高不知多少倍。这样看来,下面这张图里面的顺序很快就要变了。

中国人口数量何时不再全球第一?

我们都受过很多爱国主义教育,但有多少人认真想过——国家是什么?我以前也几乎不去思考这个问题。但是,从北京到台北生活之后,很多事情都会让我想到这个问题。因为台湾有些人很在意这个问题,但我也发现,在这里,越是在摇旗呐喊“国家”的人,往往是最没有想明白“什么是国家”的人。


现在好了,网络社会的发展把“什么是国家”这个问题摆在了大家面前,那就让我们一起来想一想吧!


尽管人口数量众多,但Facebook并不是一个“主权国家”。有意思的是,它已经开始在某些方便像是一个国家了。作为总部在英国的媒体,《经济学人》首先引用本国的实例来说明,Facebook为什么有点像一个国家。英国新任首相David Cameron刚上任的时候,他感到自己的责任突然变得更为重大——怎样承担好这个责任,怎样才能承担起数百万人、数千万人甚至上亿人的责任,让这么多不曾谋面的人能够信任自己。于是他希望寻求一点提示。他没有去问部会首脑,而是去找Facebook的创办人、也是现任老板Mark Zuckerberg。这次会面的视频在网上广泛流传,看上去就像是两个国家的首脑在举行外交会晤。


把Facebook说成是一个国家,把Zuckerberg说成是政府首脑,这似乎有点牵强。Facebook没有国土,更谈不上国防;没有法律,也没有警察来执法维持公共秩序;也没有政党、社团和文化传统。现实中,一个人要拥有某个国家的国民身份,比如要移民,那可不容易,但取得或者放弃Facebook上的身份就太容易了。你不需要得到Facebook老板的同意。反过来,Facebook老板也不是你可以选举或者罢免的。


但是,有些人已经从Facebook中发觉到某种“国家”的意味。有法律专家指出:在这里,人们真的可以聚集起来并且掌握自己的命运,感觉上有点像“民族国家(nation-state)”。


“民族国家”是一个很有意思的概念。虽然名称是“民族国家”,但其内涵却是“无民族国家”。从定义上讲,“民族国家就是单一民族组成的国家”,其真正的内涵是,在这个国家里没有民族差别,也没有少数民族这个概念,人人都是平等的。而“民族”也被广义引申为“人的特征”。有各种特征的人,不论性别、年龄如何,也不论性向如何,更不用说语言、文字、省籍如何,其国民身份都是平等的。这是一个理想国度。


在“民族国家”出现之前,人们所说的“国家”主要是指“王朝国家”。在那个时代,人们必须臣服于国王或者主教。在当今世界,“王朝国家”已经不多了。大多数理论认为,“民族国家”是十九世纪从欧洲兴起,它的主要推动力是大众文学和大众媒体。


从理想的定义来看,当今并没有一个真正的“民族国家”。但从脱离“王朝国家”这个意义上讲,当今世界有很多“民族国家”。例如,“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一个多民族的国家,不是单一民族国家。但是,这里强调和追求民族平等,保护全体国民的公有资产,例如国土、环境等等,所以是“民族国家”。“中华民族”民族就是我们这个“民族国家”的民族,不论是汉族,还是蒙藏满回壮,五十六个民族,大家都是平等的。“民族”在这里不再是文化概念,而是政治概念。


既然印刷技术和大众传媒摧毁了那么多“王朝国家”,建立了许多新的社会和政治实体,当今的网络媒体、社交媒体将会给这个世界带来怎样的变化呢?


2006年的一本书《Code: Version 2.0》就预言,网络社群很可能超越传统意义上的国家而存在。在网络社区里面,一个人常常会忘记自己在现实中是哪个国家的国民。其实,早在Facebook之前,许多线上游戏公司都推出了自己的“货币”,而这些“货币”已经在现实生活中具备了某种价值。例如,有许多刑事案件都是跟这类“货币”有关。发行货币,这不是国家才有的职能吗?


从用户大众的角度来看,在Facebook上是自由的,你可以讨论问题、发表意见、甚至集会抗议。但是,从运营者的角度来看,这里像国家一样需要管理吗?正如一个国家必须通过财政与货币政策来管理国内的经济活动一样,Facebook也需要管理。Facebook今年初曾经提出发现自己的“货币”,但是遭到许多软件开发者的抗议。他们指出,Facebook要抽取非常高的手续费。


任何管理统治者都离不开被管理者的拥戴。Facebook也通过各种网络平台来搜集用户对于管理策略的意见。他们的许多行为,其实也在模仿现实世界里的政客。无论如何,没有良好的管理,就不会发展壮大。几年前,MySpace曾经拥有比Facebook更多的用户,但因为管理秩序方面的缺失而落后了。


自由,之所以这么令人渴望,是因为它能带来我们个人的幸福以及群体的创造力,但也很可能让我们一事无成。怎样的自由能够激发创造力,怎样的自由会让我们失去一切,了解这中间的界线是管理者最大的难题。


Facebook的人数已经达到5亿,也许很快会超过十几亿。它虽然不是一个国家,但在这里发生的许多事情却有助于我们明白:怎样来做一个好国民,怎样来参与自己国家的管理。中国仍然是世界上人数最多的国家,希望也是全球幸福指数最高的国家。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