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后看三十年(未定)--兼评改革教大五毛任志强 再续

zhuxibys6 收藏 0 59
导读:  13 八零后的现在与未来   许多人并没有为居住于唐家岭而抱怨,是因为他们知道用必要的代价才能换取可能的成功。而更多人则会在不同的城市中选择适合于自己发展的环境,毕竟不是每个人的能力都有条件在同样的努力中取得同样的成果的。能力则会在相对的比较与竞争中展现出不同的作用。“上、中、下”马的策略不仅表现在对阵的博弈之中,也体现着能力的选择之中。更多的机会只留给那些没有幻想并尊重事实且会做出正确选择的人们。十三亿多人口的国家中,八零后一代并非是最不利于生存与发展的一代,而是机会众多的一代,问题只在于个人的

13 八零后的现在与未来


许多人并没有为居住于唐家岭而抱怨,是因为他们知道用必要的代价才能换取可能的成功。而更多人则会在不同的城市中选择适合于自己发展的环境,毕竟不是每个人的能力都有条件在同样的努力中取得同样的成果的。能力则会在相对的比较与竞争中展现出不同的作用。“上、中、下”马的策略不仅表现在对阵的博弈之中,也体现着能力的选择之中。更多的机会只留给那些没有幻想并尊重事实且会做出正确选择的人们。十三亿多人口的国家中,八零后一代并非是最不利于生存与发展的一代,而是机会众多的一代,问题只在于个人的正确选择。


尽管八零后蚁族中大量存在着边缘化的心境,但许多人并没有为居住于唐家岭这样的地方而抱怨。在我的理解中,这是因为他们在社会实践中逐渐抛弃了“成功学”宣扬的彼岸梦想,认同了自己作为一个劳动者、对自己勤奋付出应有的自尊和自信。


人的能力各不相同,社会分工体现的是不同的人不同的适应面。能够诚实地在自己适应的职位上工作,成家立业,对大多数人而言都是幸福的。少数人的职位显得更为“成功”,并不代表个人的优劣,而是体现了这个社会的不公正——社会财富分配,不但被扭曲成一个拉长的金字塔,底层的大部分人居然不能满足基本的人生需求,只是为了维护金字塔上层少数人享尽荣华富贵的经济特权、政治特权。


然而在最近两个世纪的中国历史之中,八零后的一代远非是最不利于生存与发展的一代。我们不仅从父辈创造的物质财富中获得利益,也仍然继承者父辈通过不懈斗争积累的各种精神财富。我们的命运,取决于我们这代人(作为一个整体)对国家民族的道路的抉择正确与否。


八零后的一代比我们少了许多痛苦的折磨,也比我们多了许多科技的发展。当我们用石笔、石板写写画画时,他们有了五颜六色的纸和笔;当我们用算盘学习数学时,他们有了计算器;当我们用数十里地的奔波去找个邮局从千里之外打电报时,他们有了网络;当我们用等待数日的平信传递家音时,他们有了手机与短信;当我们在用自制的羊拐扔沙包、弹弹球时,他们有了机器人、变形金刚的陪伴;当我们为挣着骑一辆自行车而打架时,他们有了私人的座驾;当我们为挣一个课桌写作业时,他们在挣有自己独立的住房;当我们高兴的从哥哥姐姐手中接过穿短了的衣裤时,他们却一身的世界名牌,踏着耐克的鞋、挎着LV的包……数也数不清的多与少,数也数不清的进步与变化。


回想我们八零后的一代,比起父辈来,多了许多科技发展的收获。我们这个时代有五颜六色的纸和笔,我们有计算器,我们有手机、互联网、电影电视,有私家车有商品房,有各种各样的世界名牌,耐克的鞋、LV的包。


然而我们中的大多数人,到二十六七岁仍然难以结婚、没有自己的家庭和让自己全心疼爱的子女。


为买一套住房我们花光了两家父辈的积蓄,却不知道未来的二十年中面对天文数字一般的家庭维护和子女抚养费用?


我们是否还能积攒同样的积蓄,为我们的子女结婚买房做出贡献?


当我们自己五六岁的时候,父母提心吊胆害怕被人贩子拐卖;当我们子女五六岁的时候,他们去学校是否会遇到持刀砍人的精神病人?


两个独生子女上头的四位老人,马上就要迎来人生的晚年;他们为我们的幸福操劳了一生,能否不让他们安享晚年,不再操心?


父母的最后一段道路是否会能一帆风顺?会否积劳成疾,需要与病痛搏斗?我们是否有足够的经济实力,在抚育子女的同时支付得起那不可思议的医疗费用,让父母能安然走完他们勤劳而光荣的一生?


为了保护这种经济实力,我们能否在工作岗位上兼顾作为劳动者的尊严与自觉?在拼命工作以支撑这种经济实力的同时,我们能否有闲暇时间实现对子女和父母的关怀?


我们是否还能保卫自己仅有的亲情友情爱情,不被时代变迁的洪流所扭曲?我们接下来的人生,是否有可能要在令人窒息的无力感与深入骨髓的内疚中度过?


白天想到这些,不禁毛骨悚然。夜里想到这些,难免泪流满面


是的,我们不能用现在的社会进步去比奴隶社会,但却可以对比改革前后,因为这正是我们这一代人的经历,是八零后的父母们的经历,是一个新中国建立之后的发展历程。至少八零后一代有权利知道他们的父母是在一个什么样的生存环境中生活、成长并努力奋斗的;至少他们应该知道今天的一切都是来之不易的;至少他们应该知道这个社会是在变化和进步的;至少他们还应知道不能仅停留在目前的发展阶段,而应靠他们的牺牲于奋斗精神创造未来,而绝不能在原地踏步还痛恨社会没有给他们机会与条件。


我们可以对比改革前后,我们父辈的人生经历,和我们自己的人生经历,恰恰鉴证了新中国建设的两条道路。我们八零后一代有权利知道父母是在一个什么样的环境中生活、成长并努力奋斗的。我们应该明白父辈们在社会的巨变中,到底经历了怎样的人生。至少我们要在用牺牲精神、奋斗精神创造自己未来之前,得弄明白改革三十年来,这个社会到底怎样地改变了我们的生存环境与条件。


而只有了解历史与社会的发展过程才能正确的认识社会与中国的发展阶段,才能知道“粒粒皆辛苦”的来源,才能珍惜今天的时间与机会,才能正确的认识到灵魂深处的差距,才能找到人生的方向与目标,才能学会如何做人、如何从零开始脚踏实地,才能放下包袱而轻装前进,才会找到什么是衡量幸福的标准,什么是正确的幸福指标。


类似的例子还可以举出许多许多,正是宣传工作不敢让八零后的一代了解和知道那些本应熟知的中国历史和发展中的挫折,于是以穷为自豪和名义上的弱势群体而威胁社会的现象就主导了社会的舆论,也造成了社会中年轻一代的思想混乱。


只有了解历史与社会的发展过程才能正确认识社会与中国的发展阶段。正是官僚、媒体和资本的宣传工作,不敢让八零后的一代了解和知道那些本应数值的中国历史,在新中国建设过程中,人民为了捍卫自己权利和地位到底经历了怎样的斗争。


于是我们把贫穷和苦难归结为个人不够努力。不能作为一个阶级的一员,对劳动者的整体权益提出诉求,反而接受了社会上笑贫不笑娼的文化,接受了“弱势群体”的定位、接受成功学中对“losers”辛辣讽刺,从而造成了我们年轻一代的思想混乱。


如今红绿灯所能管住的恰恰是被社会称为是“强势”的司机,而行人、自行车、三轮车等被自认为是“弱势”的群体虽然并不色盲,但根本不将法律放在眼里,而任意的践踏。许多人用城管的野蛮来抱不平时,却不是道当年的“三自一包”中的养鸡养羊都被当做是资产阶级的根苗而被强制性的没收。而如今至少可以合法的有了生存的渠道,为什么还要非法的掠夺社会的资源并不缴纳税费呢?思想观念的扭曲不正在于不能从对过去错误的比较中看到今天的进步吗?


如今法律的制定和执行维护的仅仅是强势者的利益。私企老板根本不把劳动法放在眼里,任意践踏,而工人必须主动认可这种践踏才有可能获取勉强生存的就业机会。工人农民为维护权利的结社、鸣放、罢工权力全被禁止。当劳动者试图反抗社会不公,回击那些侮辱我们人格的压迫者时,首先要面对的却是国家机器的惩罚。不是说企业有了合法的生存渠道吗?为什么还要卖地沟油、三鹿奶粉,以次充好、欺诈销售呢?资本剥削和掠夺的本性改变了,还是与这种压迫相抗衡的社会制度被扭曲了?思想观念的扭曲,正在于人们已经被剥夺了和历史真相的联系,看不到社会现实的变化过程。


14 结语


中国从错误的泥沼中爬出来仅仅只有三十年,无法与坚持了上百年市场经济的发达国家相比较,制度上尚存在着许许多多的问题,但为什么毛时代的中国人反而幸福指数高,而改革之后经济发展了反而幸福指数低呢?


因为那个错误的时代中虽然不一定正确但有一个明确的信仰,有一种追求,没有一种制度约束但有一种精神的约束,知道艰苦朴素与艰苦奋斗吗,生活与幸福的标准与要求很低(也许是无知愚昧),因此可以接受和宽容错误。当文革打破这些幻想之后,仍后酷吏维持,知道改革开放之后才给了人们思想的自由和后来人身的自由与权利。


但从泥沼中爬出来又岂是件容易的事。也正是在无数英雄竞折腰的努力中,从小岗村的血手印开始,从一群群探索者在摸着石头过河中被无情的淹没开始,经历了的少风风雨雨,无数次向不合理的制度冲击,才让改革有了今天的成果,才让八零后的一代有了今天不愁吃、不愁穿的幸福生活。然而他们却并不知道珍惜。甚至不知道要继续努力向不合理的制度冲击,用自己的生命为下一代创造一个好的生活环境。


中国宣布从错误的泥沼中出爬了出来,摸着石头过河至今已经三十年了。可中国人的幸福指数却越来越低,才发现毛时代的中国人的幸福指数更高。因为不管改革神教如何妖魔化那个时代,但人民群众还是可以凭自己的真实感受做出判断。


尽管毛时代一直存在斗争,在和平时期是比较激烈而且残酷的,但正是这些斗争本身维系了社会的公平正义。而这种公平正义表现为斗争的权利和武器,那是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的武器,是写入 宪法的结社、游行和罢工权利。


这些公平正义尽管不能兑换到被超级帝国垄断的能源和原材料,却能保护中国的劳动者享受人生基本需要得到保障的安心,依靠勤劳创建自己和亲人的美好生活,从不需要以舍弃尊严为前提、为了生存忍受剥削和压迫。


改革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成功的,也不是一代人两代人能够成功的,而过度的乞求上帝今天就能让天堂中的梦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实现,恰恰是幸福指数之所以不高的原因。


政府过度的承诺也无疑是给了八零后一代过多的幻想,对弱势群体的保护和社会保障体系的建立都并非一天就能实现的事,都要靠几代人的努力才能逐步的完善。而一个人均GDP还排在全球100位之后的发展中国家,不靠几代人的共同努力与奋斗又怎么会一步登天的成为世界的前列呢?


社会主义建设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成功的,也不是一代人两代人就能够成功的。急功近利、自毁长城的改革方式,让劳动人民的信仰毁于一旦,这才是是幸福指数之所以不高的原因。


改革神教三十年来对人们的无数承诺,现在看来只是幻想而已。他们以公共保障并非一天能建成为理由,公然利用公共保障体系来剥削压榨老百姓仅有的财富。一度是社会公正程度世界第一的国家,仅用了三十年的奋斗,就在一穷二白的基础上把中国人的人均寿命提高了近三十岁。而现在中国是世界上排名前几的GDP大国,超越了大多数发达国家,却反而成了世界上不公正排名第一的国家。这些人根本没打算建设人民的福利,他们只是想着怎么牟利。


看清中国现有的发展阶段,降低对幸福指数的标准,抛弃那些幻想,扎扎实实脚踏实地的走好每一步,直接去推动那些改革中尚未完善的车轮才是八零后一代的使命。如果只期待于大树底下好乘凉,则这棵大树一定会在你摘一片叶子遮阴他折一枝挡光之后枯死于不在维护与培育之中。


看清楚中国历史上的各个发展阶段吧。认清幸福指数下降的根源。抛弃那些幻想,在内心中做好斗争的准备吧。直接去推动人类历史发展的进程,这才是我们这代人的历史使命。如果只期待通过个人奋斗、个人努力,可以登上精英阶层许诺的诺亚方舟,冷眼旁观灾难毁灭一切;则我们自己将和这个所谓的诺亚方舟一起,湮没在推动人类文明进步的烈焰中,熊熊燃烧,化为被人类文明厌弃的历史余烬。


抱怨并不能让社会财富增加,也一定会在别人的进步之中让自己更落后。正如统计中的人均收入增长了,一些人称为是被增长了。因为他们的不努力让他们落后于他人的增长,在竞争中成为了失败者。是的,这个市场经济的竞争中一定会有失败者,但对每个人而言,要做的恰恰是我不应是失败者,这样社会才能在共同的努力与争先恐后中进步。


美国人眼中的中国人“蚁族”是一群“有着雄心壮志但缺乏实用的技能”有着和追求财富的虚荣之心,而无脚踏实地扎实工作精神的一族,正如弗里德曼所说“今天最重要的经济竞赛已经不在于国家或公司之间,而在你和你自己的想象力之间……今天几乎一切都可以成为商品,唯一例外是想象力——迸发出新思想火花的能力。”


而最可悲的恰恰是八零后一代,如果只将眼光盯在中国政治与社会制度的缺陷上,又不愿意通过自己的努力去弥补或改革这些缺陷,而只会对这些问题与缺陷表达成无限的抱怨,其结果必然是丧失自己想象力的能力,最终沉沦于感叹幸福指数的不高之中。


八零后一代应成为中国最有希望的一代,恰恰是改革之后出生的一代,是承前启后的一代。虽然中国的社会今天还存在着许多的问题,恰恰要靠八零后一代去进行改造与创造。而挑战这个社会所需要的恰恰不是抱怨,而是放弃个人贪婪的冲刺。幸福其实恰恰就在这冲刺的后面。


我们八零后是改革之后出生的第一代。在历史曲折回旋的道路上处在一个关键的位置。文明发展的两条道路,其过去、现在和未来都在我们的一生中呈现。正因为中国社会今天还存在着如此之多的问题,才恰恰需要我们八零后一代去进行改造和创造。


一味地遵守强盗们制定的社会规则,永远不能改变我们这代人作为一个整体的被压迫命运。经济统计学中的一切增长都由全部劳动者共同创造,可是由强盗们建立的分配制度,却让大多数人沦为被增长的对象。我们的努力不仅没有获得应有的劳动果实,反而强盗们视作竞争的失败者。


在强盗制定的社会规则下与自己的同伴竞争,总会有大量诚实的劳动者陷入loser的命运。对大多数人而言,要做的恰恰不是甘心承认自己失败者的地位。我们应该竞争的对象,绝不是游戏规则下通过击败同龄的兄弟姐妹以换取的几个奖杯,而是应该团结起来、组织起来,竞争社会规则本身的制定权力。


这些话空口说说当然毫无意义。若只有雄心壮志、擅长空谈,却没有脚踏实实践的能力,无论是个人的命运还是整个社会的现实都不会发生变化。要想改变这个世界,我们每个人都的确应该先使自己成为一个有思想而且有能力的独立个体。


然而随着时代的继续发展,总有一天,积压了数十年的种种弊病将不可避免地以各种形式作用到我们每个人身上,影响我们、我们的父母、我们的亲友、我们的儿女各自的人生经历。每一个在劳动中自食其力的八零后,对待一切或好或坏的社会现实,自然会有属于自己的感受和意志。不需要强求,每个人的意志终将在历史潮流的带动下汇聚起来,形成一股变革的巨力,像我们的祖辈和父辈一样,为创造中国劳动人民自己的命运而不懈斗争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