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后看三十年(未定)--兼评改革教大五毛任志强

zhuxibys6 收藏 0 234

前言


改革教大五毛任志强,在近日写了一篇文章,谈八零后的幸福指数。原文参见:


八零后看三十年(未定)--兼评改革教大五毛任志强



他认为八零后之所以幸福指数偏低,远不如改革开放前毛时代的幸福指数高,原因是“对生活质量和精神追求的预期过度提高了”。他对此给出的解决办法,一是改革版的“忆苦思甜”,通过贬低毛时代,来要求八零后承认自己幸福;二是通过“教育和批评”,降低八零后对生活的预期;三是劝说八零后别去批判社会现实,而要把一切问题归因于自己不够努力。


这篇文章的好处在于收集的问题比较齐全(历史教育、情感问题、社会分配、就业、住房、贪污腐败等等),有一条较完整的逻辑线索。有趣的是,作为被任志强谈及的八零后,他谈到的每一个问题我都有截然不同的感受和观点。


这对我而言是一个机会,正好依凭他给出的问题和逻辑线索,反其道而述之,把我这几年的一些感受和想法记录下来。


我本人是八三年生人,在中国南方的某老工业城市成长。祖辈是农民,父母都是国企职工,大多数同龄朋友都是国企子弟。现在与我同龄的同学朋友已经遍布中国的大江南北,在社会由下至上的各个阶层各个行业中奋斗着。


我很想分享每一个同学朋友的人生感受,然而八零后的一代已经分化得非常严重,地域差别、城乡差别、社会分工差别、价值观差别、文化差别、信仰差别……导致八零后的内部也存在着无数观念的冲突对立,已经不可能整合所有人的认识。


因此,我在这篇文章中的观点仅能代表自己。情感上更加偏向于我们八零后一代中的工人群体。姑且将此作为八零后成员认识改革三十年的样本之一,呈现如下,以供参考。


注:下文中,蓝色的文字是任志强的原文。黑色的文字则是我自己的观点。


1 引子


中国改革之后的快速发展已让全世界瞩目,世界各国都在赞叹中国的进步与富强、敬佩中国的城市发展与面貌改变、羡慕中国人民的生活迅速的从贫穷走向了富裕,不但惊叹中国城市的成功改造与经济发展,也在惊讶中国农村的脱贫与改善。许多在哈佛读书的美国人都在梦想着到中国来看看,或者在中国就业安家。但遗憾的是生活在中国的年轻人却不但漠视这一切,甚至深深的痛恨着生其养其的祖国。


中国改革之后,社会弊病的快速发展已经让全体国人陷入苦闷焦虑中。年轻人深刻地体会到社会现实的扭曲和不公正,一部分人甚至因此痛恨起生其养其的祖国来。然而与此同时,一些精英和外国人却在赞叹中国的进步和富强。他们敬佩中国城市发展与面貌改变,甚至以为中国人民已经过上富裕生活。


中国城市农村两级分化日趋极端,无数农民为生存所迫忍受着歧视去城市打工;农村公共设施荒废、土地撂荒,劳动力流失,文化教育医疗退出。而那些精英和外国人,却在惊讶中国农村的“脱贫”与“改善”。


从网上、博客的留言与微博的交流中,我看到了许许多多的八零后、九零后的问题与留言,更看到了年轻人心中的迷茫、彷徨、无奈、抱怨、仇恨和对生不逢时的不满等等。原来在外国人眼中所有美好的一切,在他们的心中都是一片黑暗,似乎这个社会中充满着腐败、伪装,似乎这个社会只有对他们一代的不公,他们才是这个社会中最被剥削、压迫和虐待的一代和社会最底层的一代。


从网上到处可以看到我们八零后九零后的年轻人,心中的迷惘、彷徨、无奈、抱怨、仇恨和对生不逢时的不满等等。八零后已经成为底层的一代,在这个社会中受到剥削压迫和虐待。我们切身感受到这个社会中充满着腐败、伪装,对人民造成无数的不公。然而再去听听精英们和外国人的声音。我们体会到各种各样的黑暗,可这个时代在他们眼中却是一片美好


世界上存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中国。精英和外国人愿意就业安家的那个中国,已经不是蚁族、农民工辛苦挣扎的那个中国了。穷人感受到的苦难,已经被屏蔽在富人的世界观之外。


目前中国的幸福指数很低,也因此成为了对上述现象的证明。但幸福指数是根据预期来判断的。为什么改革之前中国极度的贫困,但幸福指数却比今天还高,而中国改革之后高速发展了、生活改善了,但幸福指数却变得更低了呢?


目前中国的幸福指数很低,这也是对我们年轻人感受的一个间接证实。可是,改革开放前的中国幸福指数却比现在高的多。为什么媒体日复一日宣传改革开放的伟大成果,人民的幸福指数反而变得更低了呢?


改革前的中国真的极度贫困吗?改革之后的高速发展,到底是哪个阶层的发展?改革后的生活改善,到底是哪些人群的改善?


难道我们不应该停下来认真的想一想为什么会出现这种让年轻人失去方向的现象的原因吗?难道不应该针对这些造成年轻的一代过度贪图幸福指数提高的预期进行合理的教育与批评吗?也许问题正出在现有的宣传与教育体系的缺失和扭曲。


为何会有任志强为典型的这种精英存在?——每当我们用感受来认识这个时代,他们就急迫地跳出来,公然否认我们年轻人对时代的切身体验。他们认为幸福指数的问题,处在“现有的宣传和教育体系”还不够强大,没有充分地“教育与批评”年轻人,未能使我们降低对生活质量的要求,降低对精神追求的预期。


当社会现实让我们年轻人失去方向的时候,难道我们不应该停下来,用自己的感受和智慧认真想一想,到底是什么导致了这一切的问题?


2 被割断的历史


十一届三中全会则用党的合法会议纠正了毛的历史错误,实现了中国现代化发展的改革。但中国共产党仍坚持毛在神坛中的地位。尤其是每次国庆逢十的大典之前总会有系列的将毛塑造成神的宣传,不断的维护与巩固着毛思想的统治地位。正因为这种原因,让改革前的三十年成为了中国历史上的空白。也许八零后的一代变成了失去记忆的一代。中国几乎已没有任何文艺作品可以公正的反映那一段曾经让整个社会都喘不过气来的发展历程,也是一段恰恰对今天产生着巨大影响的一个阶段。


资改精英否定了毛的历史地位,将毛的建设道路解释为历史错误,并认定毛时代人民为中国现代化付出的努力和成就,把改革定义成中国现代化唯一合法的路线。


由于人民对毛的支持,毛思想对人民的巨大影响;使得当权者封禁了毛的言论和思想①,在各个领域打倒了毛道路的代表人和继承者。并且把作为斗争领袖的毛 抽象成为一个被崇拜的政治符号。每逢国庆的大典前,总会有一系列将毛抽象化的宣传,为的是回避毛时代的社会主义建设思路,架空毛思想的影响力。


正因为这种原因,让改革前的三十年成为了中国历史上的空白。我们八零后的一代,变成了失去记忆的一代。


中国几乎没有任何文艺作品可以公证的反映那一段时期——曾经整个社会都在进行艰苦卓绝的斗争,就是为了防止中国走到今天这样扭曲的地步。然而这一阶段对中国人的现实生活影响如此巨大,使我们心中仍然普遍存在着公平正义的观念,还能意识到现实社会的不公正。


注①:举例,《毛泽东选集第五卷》(1949~1957年)于1978年出版,但不久后就停止发行了。


我们并不想否定毛的历史价值与地位(如果要有否定的一天也是历史的后人的事了),但绝不能因为要维护毛的作用、威信与神的权威,就不能批评其的错误或不能还原这段历史的真实面貌。正因为这段改革前三十年的空白,才造成了八零后一代的文化断裂的代沟,才有了只看到改革之后的幸福,而不知改革之前的中国贫穷的对比与生在福中不知福的抱怨


否定毛的三种人,从不正视毛泽东在建国后的各种思想,不承认毛在历次斗争中为人民着想的真实内心。他们反复强调毛在战争时期的历史价值与地位,却故意回避了毛时代中国的政治经济成就,正是为了消除毛的历史威信,架空毛泽东思想在人民心中的权威。


正因为这改革前三十年历史教育的空白,才造成了八零后一代文化断裂的代沟。我们亲身体验了改革之后的社会弊病,又在教育中接受了改革前平穷落后的宣传,总把新中国的前三十年和后三十年混为一谈,而不知道“改革”之前,中国的劳动人民曾有一段身在福中不知福的经历。


上一代人比八零后少了些什么?又多了些什么呢?


改革开放的飞速发展,让八零后的一代不再知道中国曾有“三反五反”“反右斗争”“庐山会议”“四清运动”“文化大革命”“武斗”“批林批孔”“上山下乡”等一系列的政治斗争和阶级斗争运动。不知道什么是言论自由与政治管制的差别。他们今天可以公开的骂共产党和国家领导人,不知到当年会因为不小心弄脏了一张毛主席像就会株连九族,甚至倾家荡产。更不用说公开的表达对党的不满和对社会的抱怨了。从政治上看,八零后一代拥有的,恰恰是上一代在他们同龄的生长期中所没有的自由。


我们八零后比上一代人少了什么,又多了什么呢?


改革开放持之以久的宣传教育屏蔽了历史。八零后的一代只知道中国有暴涨六十倍的大蒜、猪肉、绿豆……不知道中国历史上曾经有打击投机倒把、买空卖空来剥削百姓的“三反五反”。更不知道中国为了防止权力者绑架国家,走上剥削、压迫的的道路,曾经有过反右、庐山、四清社教和文革、批林批孔、等一系列的政治斗争运动。


生活在言论管制、媒体垄断信息的今天,年轻人不知道什么是“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不知道宪法中一度写有工人罢工的自由。不知道毛时代宣传的“群众组织的天然合法性”。


八零后一代总被主流宣传告知,你有不满的就该去辱骂共产党、社会主义和国家领导人。我们自己在从小到大的生活中,却不能公开批评专制虐待学生的老师,不能检举单位贪腐无能的上级,不能与残酷剥削员工的老板斗争。


八零后的一代大多不知道在前三十年,曾有“四大自由”做武器,有各式各样的群众组织,让许多政治人敢于用言论批判那些官僚主义者,批评他们脱离群众或是滥用权力。从教育机构、政权到企业内部,到处都有公开的言论自由(注)。


从政治上看,我们八零后一代所没有的,恰恰是上一代同龄人在生长期中所拥有的斗争权力、武器和力量。


改革开放的经济增长,让八零后的一代不再知道中国曾有过“几千万人”因饥饿而死亡的灾难。当然也无法体会凭票证购买食品、衣物的经济短缺时代的艰难,当然更不会知道有钱没票也吃不上饭的尴尬了。他们在为今天无钱消费而抱怨时,他们以为是市场经济让他们在竞争中无法提高收入而失去了消费的自由,却不知道有钱无证而寸步难行才是真的失去了自由。


改革开放三十年来的妖魔化宣传,向八零后的一代灌输了 “三年大饥荒饿死几千万” ①的神话。那个数字从一千万到两千五百万,到三千万,到最近的六千万、八千万,甚至发展到了一亿二。尽管我们生活中接触的大多数长辈,鲜有直系亲属在那三年里饿死。


然而在现实之中,我们拿着微薄的工资做月光族,走入菜市场看见十三块一斤的大蒜头皮发麻。QQ签名上高喊二师兄的肉价已经比师父还贵了!电视新闻里播放,某超市促销,市民为了争购降价7块的食用油导致踩踏死人。


改革神教不停地给我们洗脑,市场经济万能,市场经济天然公平,而社会主义的公平分配是万恶之源。八零后的一代已经不明白当年稀缺资源的凭票证供应,曾经意味着怎样的安心与公正。


反观现在,庄家操纵市场,一个月大蒜绿豆涨价数十倍,农户得不到好处,小批发商直接破产,市民在菜市场里举步维艰。被洗脑的八零后已经意识不到了,这种投机倒把是对诚实劳动者的公然抢劫,这才是对人尊严和自由的粗暴践踏。②


注①:供参考,网文《五六十年代人口统计数字的疑惑》。关键点之一:得出人口减少1000万的关键资料,国家83年统计数字中,1960年生人总数1392万,到1990年统计的60年出生健在的人数达1444万,到2000年增加到1468万。不但没减少,反而增加了。83版的统计数字很可能有误,甚至可能是故意篡改


注②:参见《财经郎眼-疯狂的蔬菜》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bjF6Ccat_PE/


3 扭曲的教育


改革开放重新确定了臭老九的社会地位,知识救国、技术创新的奇迹让八零后的一代不知道中国曾有过“知识无用”“复课闹革命”“接受再教育”“白卷革命”等等一系列的风雨。当他们自己不努力学习而痛恨高考制度时,并不知道1840年后英国学习了清朝的科举制度后创造了人才辈出的进步。当他们痛恨大学教育制度的无能,并对毕业之后的选择迷茫时,并不知道当年有多少人在渴望获得知识和学习的机会时,被剥夺了读书的权利。当他们大骂这些缺少了上学机会的人们成为了改革的受贿利益群体时,却不知道这代人要为没机会学习而付出多少倍的努力。不知道被剥夺了读书(哪怕是非课本的读物与音乐等)的权利,失去读书的自由的痛苦。


改革开放重新确定了“专家”、“教授”垄断性的话语权威。重新把“读书改变命运”、鲤鱼跃龙门变成了我们人生道路的强制性选择。


工人、农民,这些属于诚实劳动者的身份,居然不再能让一个家庭体面且幸福地生存。社会现实逼迫每工农子弟在精神上抛弃了他们父辈的人生道路。为了挤入社会金字塔的顶端,逃避贫穷窘迫的命运,每年几百万的年轻人以自戕的状态投入高考竞争,将大好青春耗费在极端枯燥、毫无意义的应试教育,用教条化的知识点和流水线般的解题程式摧残着自己的智慧。


八零后的一代,有多少人放弃了自己本来擅长的体育、动手能力、异想天开的思维能力,放弃了兴趣和爱好,投入无数精力在自己不擅长的应试教育中,却仍然在无比残酷的竞争中面对失败。


然而无论从父辈到整个社会,不但不能体会我们的艰辛付出和挫折感,却总是把问题原因归结于“不努力”。他们总在忽略这样的事实:即便所有人都勤奋致死,但从比例上说,十个人也只有一个能上名校的独木桥。是否能在这条自己不擅长、别人擅长的应试之路上赢得成功,与主观努力的关系并不大。


而且现实也是,这种锦标赛一般的高考,往往只是由于几分的差距,就可以淘汰掉成千上万人。


当我们痛恨高考制度的时候,却不知道毛时代的中国人,曾为改变这种“只有知识才能逃避苦难命运”的扭曲现实付出过巨大努力:


——一方面持之以恒地改善各个层面劳动者的社会地位、尊严,让我们父辈大部分人能安于他们作为劳动者的生活。并且大兴在职教育,工厂农村配有图书馆。更重要的是工作强度适中,家庭生活安定,让劳动者有身心闲暇用于自学知识。


当时的劳动者不必强迫自己踏入不擅长的应试教育领域。而现在这个社会,如果我们无法踏入金字塔的上层,就总要操劳,害怕结不起婚、住不起房、生不起孩子、孩子读不起书、父母看不起病甚至死后办不起丧葬。


——另一方面,毛时代的教育界,也有一系列的运动以打破僵化教育、科举应试的弊端。这些运动的目的是把学习和兴趣结合,把学习和学生的身心健康结合,把学习和学生的尊严理想结合,把知识学习和学生的阶级性相结合①。而那些旧式思维的知识分子,总把术业专攻视作高人一等,看不起劳动者,从观念上认可剥削压迫制度,通通从学阀的位置上被打倒②,才有新一代知识分子愉悦而专注的成长经历③。


注①:参见《毛主席谈教育》


http://www.wyzxsx.com/Article/Class10/200904/79481.html


注②:可参考电影《决裂》,http://www.56.com/u89/v_NTM1OTUyNDY.html


注③:参见《孔庆东:我的本科岁月》:


http://www.360doc.com/content/10/0502/20/519772_25835092.shtml


4、情感问题


改革开放恢复了人性的本能,让人们可以在“光天化日”之下随意的寻找异性的感情归宿、坦露表达这种愉悦的内心世界,因此让八零后的一代不再知道中国曾经有过“不得偷食禁果”的封锁线。“消灭小资情调”的禁令像一座大山一样压在整个社会的头上。当他们为爱情的失败而哭泣时、为能终身厮守而欢笑时,并不知道一个没有爱情的音乐、歌曲;没有爱情的文艺作品与戏剧;没有酒吧与咖啡厅;没有舞厅与歌厅;没有任何空间可以容纳与释放爱的世界是多么的痛苦。人如果没有谈情说爱的权利和自由,会制造出多少人格人性的缺陷和多少家庭的毁灭性灾难。


改革开放扭曲了人的本性,色情文艺过早地激发了年轻人的肉欲,使本能脱离了互相尊重、相亲相爱的道德约束。另一方面,改革过程中的问题,使我们父辈为工作疲于奔命,矛盾不断,忽略了家庭亲情。孩子们不仅被寄托了家庭的全部期望,而且在枯燥的学业中总是付出努力却得不到社会的认可。无数的孩子因此陷入了无穷无尽的孤独感,不得已,要从陌生的、或不稳定的人际关系中寻找片刻亲密感,填补内心的空虚。


早恋、人格异化、自我标榜、非主流、滥交、黑社会、网瘾、极端偶像崇拜……各种边缘化的人格状态在年轻人中爆发出来,向社会倾吐着年轻人的孤独和压抑,控诉着现代社会中集体文化的缺失,人与人亲密关系的瓦解。他们反而成为被舆论嘲笑的男默女泪党


在改革开放的物质崇拜、道德堕落与政治经济基础缺失的三大前提之下,年轻人往往没有坚守真情的能力,却拥有滥交和情感欺诈的权力和自由。多少人因此陷入了极端的精神痛苦和人格缺陷,多少家庭因感情纠纷陷入毁灭性灾难。


不稳定的*关系对女性的创伤是最严重的。不仅在精神上使年轻女性高比率地陷入难以言喻的抑郁伤痛中,更不用说反复堕胎、性传播疾病造成的各种人间悲剧。人工流产居然成了街头最常见的传单广告,半个世纪的妇女解放运动,成果丧失殆尽。


八零后的一代,许多人在孤寂的夜里为爱情失败而哭泣,在极度恐慌中害怕自己永远失去一颗能对情感真诚的心……精神失落空虚,颓废到不能没有舞厅与歌厅的疯狂,不能没有幽怨苦闷甚至以乱伦、虐心为乐的文艺消费品,不能没有让人醉生梦死的伤感音乐。他们不明白这是饮鸩止渴,正是因为他们的人生被剥夺了太多的东西,才使得精神如此饥渴,视毒药为甘露。


许多人却已经接受了这样的社会现实,将普遍存在的情感痛苦视作社会的必然规律。他们已经不知道曾经有一个真诚的年代,当我们父辈还是男孩和女孩的时候,许多人只要手牵手就会在心中许下相守终身、不离不弃的承诺


5 失去产业的流动劳动力


改革开放让劳动力资源可以自由的选择和流动了,就业可以人尽其才的进入自己喜爱、有兴趣或能发挥特长的领域。让八零后的一代,不再知道中国曾有过“消灭资产阶级生存的土壤”,名义上又有“工人阶级与农民兄弟”当家做主的传统观念,除了组织分配任何人都没有就业的机会与选择,而组织的分配则用一次决定一生的方式将人们的自由锁在了一根无法用个人力量斩断的铁链上。而个人创业则不但是一种梦想也是一种要被坚决镇压的违法行为。当八零后在抱怨就业中的艰难时、抱怨对就业推荐的不满时、抱怨工资收入的不高时,却无法理解当年只能听天由命从十几元的学徒工开始而几年爬一台阶的攀登,甚至连靠个人的努力去创造的机会都被扼杀在摇篮与梦幻之中,而人就业的选择权岂不比就业的难易更为重要吗?


改革开放,国企改制摧毁了工人自己的产业。而分田到户、统购统销变市场经济、城市农村两极分化加剧、以及社保体系从农村抽出……摧毁了农民自己的产业。


诚实勤劳的体力劳动者失去了前三十年的产业基础,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勤劳的工作突然不再能养活自身,更不用谈赡养多病的父辈和孱弱的子女。


大量劳动力资源被迫背井离乡,在故乡陷入死寂的同时,怀着“个人奋斗”的迷梦,加入春运的数亿流动大军。抛弃自己的专业知识,接受企业剥削规则、放弃个人自尊、完全服从管理,以此为代价,才能在拥挤的城市之中,得到一个出卖自己的机会。没有任何政治地位,没有组织保障,经济上依附于剥削者的现实,使得大部分人在恶性的竞争中失去了挑选工作的能力。


多少年轻人被迫把青春消耗在服务娱乐行业中,要么把血汗撒在工厂的流水线上,更不用提到色情行当里挣积蓄的那些孩子们。每个前辈都在不厌其烦地告诫新人,工作就是工作,job is a job,这是养家糊口的职业,永远不要把工作和理想志向混为一谈。社会教育在每一个年轻人脑中虚构出人头地,让亲人幸福的美梦。然而在现实中,绝大部分的产业拒绝向劳动者许诺一个可以期待的人生。


现在八零后、九零后的工人阶级过着怎样的生活?未成年、伪造身份证和学历到北上广的血汗工厂打工。“自愿”放弃五险一金、“自愿”申请每天加班三至五小时、打个瞌睡罚掉一天的工资、旷工一天扣三天的工资;敢于顶撞工头直接开除,薪酬免谈。若是得罪了人,到处都有能让自己身不如死的黑社会①。精神上陷入痛苦,自然有抗抑郁药、网络游戏和“保健按摩”让人苟延残喘,当然这些还是要自己付钱的。


这样的社会现实,让八零后一代的工人阶级,从“国家的主人”沦为“劳动力资源”。他们不再知道中国曾有过“消灭资产阶级的生存土壤”的历史,更不知道什么是工人阶级的“主人翁地位”。


他们不知道,曾经有这么一个时代:诚实的劳动者能够在绝大多数行业中享受尊严和主体意识,以自觉和勤奋的劳动为荣。各个行业都尊重劳动者的主观努力,不存在劳动强度过大的问题,不存在尊严被剥夺的困境,不存在丧失集体生活的空虚。我们的父辈从事与父辈们从事每一份职业,甚至在工厂里成为学徒工,都有机会获得一个可期许的人生,教育、医疗、住房、婚娶、养老保障都是集体对每个人的制度性承诺。


在这个时代里,大多数劳动者都是安心的。这使得挑选工作失去了必要性。工人甘愿成为国家建设的螺丝钉,在心中立下誓言,任何岗位上都要发挥出自己的光和热。


相比现在,八零后的一代即便更换十几个工作,也未必赢得一个可期许的人生。企业招新的工资总是超过老员工,一遇上危机就大规模裁员。为应对通货膨胀把辛苦积累的血汗投入股市、基金中转眼就能跌得血本无归。与此同时,劳动者若想要自己联合起来、组织起来,通过工人运动主张自身利益的权利,却一定被法律和现实残酷镇压。


多少人被时代逼迫着选择高风险的自主创业。工作数年甚至十几年、推迟结婚、不买房才积攒的积蓄,被投入到统计学视域上失败率极高的自主创业。就为了摆脱被剥削的身份,希望能做自己的老板,终于摆脱给别人打工的命运。归根到底,这只是为了能用自己的劳动创造自己的未来。


注①:参见《北航学生深圳下厂经历》 http://www.ibeidou.net/?p=3643 。里面谈到了工资问题、加班问题、工伤问题、工人维权问题等等。


6 分配不公还是抢劫


改革开放实现了从计划经济走向市场经济的过渡,出现了“效率优先、兼顾公平”中的收入差别。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并成为了被社会夸耀的排行效应。于是更引发了许多尚未富起来的人们的不满,包括八零后的一代,他们并不知道平均分配时的结果时所有人都贫穷。旧的社会主义一大二公的定义和对私有制的没收与改造的均贫富,实质是让所有人都只能成为穷人,而绝不会有富的存在。因为任何人都只能在富刚刚开始时就被迫均出了。


改革开放打着计划经济向市场过度的旗号,而实际上却是集体经济转向私有经济的破坏性改造。为追逐利润而抛弃公平原则,导致收入差距无限扩大。


在集体经济时代,劳动者共同创造的全民财富,诸如国企、教育、医疗,它们既是劳动者创造的的成就,也是劳动者合情、合理、合法的财富。然而一次次掠夺性的私有化浪潮,却把这些财富变成了极少数人的私产。


在国企改制的抢劫中,在教育改制的抢劫中,在医疗改制的抢劫中,在房价上涨的抢劫中,在货币贬值的抢劫中,在物价疯长、投机倒把的抢劫中……无数劳动者失去了生活必要需求的保障,与此同时却造就了极少数人的亿万级富裕。底层工人拿着最低工资水平,承诺每天3~5小时加班来换取一个月一千几百的微薄收入,与此同时,某些企业高管拿着千万级别的年薪,还不包涵各种福利待遇。


总在被富人抢劫的劳动者,包括八零后的一代,已经不知道社会主义集体经济时期、按劳分配所代表的公平正义。这种公平正义,不仅意味着劳动者可以通过公共服务和保障体系享受自己的劳动果实,还意味着财富不会被极少数人掠夺,从而确保自己的政治、经济地位。[/b]


前三十年社会主义对私有制的改造,使得劳动者第一次摆脱了被私有制抢劫的命运。一个企业在不断的生产中获得了大量财富,不再只是成为资本家的利润、变为他们剥削更多劳动者的工具,而是通过公共医疗、教育,社区建设等等,直接转化为劳动者自身的再生产。


新中国前三十年的集体经济不创造利润吗?不对!前三十年创造的利润,最大的证明者就是我们自己。我们八零后一代,在良好社区环境中健康成长、享受家庭的亲情伦理、接受健全教育。同样的成长条件,我们要花费多少金钱,才能让我们这代人的子女也享受到?——劳动者自身的再生产,这才是经济体系创造的最大价值。[/b]


就像许多人以为达到土豪、分田地,没有了地主穷人就可以变成富人的痴梦在中国改革之前的三十年并没有出现一样。均贫富是永远也没有出路的。这中间最重要的则是私有产权的确立与保护,是凭能力与本事、凭努力与刻苦、凭知识与创造的竞争机制,能者多得而非能者多劳的激励机制才能制止懒汉式的大锅饭,让人们在社会进步与财富增长中受益。只有市场经济才能建立人权与财权保护的自由。


最重要的是集体经济的确立与保护,阻止少数人通过政治、经济特权对劳动者进行抢劫和风险转嫁。在这个前提下,凭着能力与本事,凭着努力与刻苦,凭知识与创造,劳动者可以获得一个基本需求(健康、教育、婚嫁、赡养老小、有尊严的社会交往)得到满足的人生,然后追求物质上的进步。


如此劳动者才会有主人翁意识,使得劳动力得到解放,自觉地投入生产实践中。而不是在残酷剥削下绞尽脑汁对抗剥削者的“科学化管理”,学会各种偷懒的办法,只是为了让自己过度疲劳的灵魂稍稍喘息,不至于猝死在工作岗位上。


相比改革神教宣传的,通过分田地、卖国企重新制造土豪、资本家,反而能让穷人变富人、先后带后富。这个痴梦在中国改革开放的后三十年从来就没有出现过。允许少数人通过私有制抢劫多数劳动者,反而能共同富裕,这种谎言是永远无法兑现的。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