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难忘的军旅生活之二——军营档案

168384416 收藏 55 6753

难忘的军旅生活之二——军营档案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说起我的军营档案,太简单不过了,因为我与军官无缘,所以案宗平平。

入伍三个月,全在新兵训练中度过。成天的立正、稍息、向右转、预备用枪、瞄准……,重复而单调,好不容易才熬到分配定位。

起初,我被安排到7983部队一营三连当文化教员。这个行当我自然很满意。其他官兵清一色进洞施工,清早赶来,洗刷完毕,出操开饭后,便由连长或者副连长领队,穿上长筒靴、戴着柳藤帽,扛起风钻等施工用具,啼哒啼哒,啼哒啼哒,走进深洞里,抱着打炮眼、推着小火车运石碴……,一身泥、满身汗,十分艰苦和劳累。而我呢,只是呆在连部写写画画,办办黑板报,准备官兵回营后的讲课稿,或者到工地采访后写几篇表扬稿式的通讯报导,或者教战友们背颂几段毛主席语录、唱几首革命歌曲,组织官兵赛赛球、拔拔河什么的,大家都习惯地称我为“傅秀才”,甚至还有半开玩笑叫我“正秀才”的。现在回想起来,仍有几丝丝甜味浮上心头。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不知不觉,一年过去。1970年3月,我被连首长选任为三连文书,大凡当过兵的都知道连队文书一天到晚作些什么了,没当兵的照样可以狂出几分,大不了就是写写画画了。做做报表呀,整理档案呀,写写年度工作总结呀……,反正不上工地出苦力。同志们都很亲近我,羡慕我这“一碗轻省饭”,几个老乡还时常“挖苦”我说:“轻省饭碗被你啃缺了,好事都被你占光了,老子们成天钻洞子、撑杆子,就你这白面书生躲在屋里享清福!”我虽没有洋洋自得、沾沾自喜的傲气,但也确有几分自豪感哩。文书刚当上一个月,我便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再过了半年,连队首长见我工作干得不错,人缘关系也挺好,经集体研究确定我为提干对象。不几天,指导员姜平聚(后来转业到垅东石油管理局工作,再后来便与我推动了联系,我现在很想念他)便找我谈心征求意见,问我将来有何打算。我毫不掩饰地将自己的想法一五一十地全部告诉了他。我说:“当兵不是长远之计,只是尽了义务就行,即使干上十年八载,迟早总得转业。现在有这个政策,当兵复员,无论是城市兵,还是农村兵,都能安排工作,早就业早安心。将来嘛,夜长梦多。你就安排我年底复员回家吧!你们的一片好心好意我领了,首长们的关心和爱护。”姜指导员一听我这番回答,心头早已凉了半截。说实在的,我内心确实舍不得离开部队这座“大熔炉”,连队的首长们、战友们待我都不薄。特别是我的指导员,他是山东人,心善良、人耿直,满脸大胡子,把胡子一剃,便是一个满面清秀的帅小伙,不管剃不剃胡子,战士们都敬畏他三分,更喜爱他四分。他既是我的好首长,也是我的好朋友。他不仅从政治上、工作上、生活上关心我、爱护我,而且从感情上接近我,丝毫没有情感上的间隔。每逢工作之余,他都和我们这些活蹦乱跳的小伙们一起打球、唱歌、说笑话。特别是盛夏酷曙之静夜,他常常和我一起坐在乌江边乘凉消夏,他拉二胡我唱歌,真个是痛快。这是我入伍前万万没有想到的,在这神圣威严、刚烈彤红的“大熔炉”中,竟然还会有这样一片小小的安乐憩园!这年年底,不知团部首长怎么发现我这个“人才”,司令部的柳参谋长电话通知我的连长安庆从,要把我调到后勤处当书记员,我当时正在连长身边写总结,亲耳听到安连长回话:“我们已安排他复员,并且已经通知本人”。只听得柳参大声呼叫:“不行,赶快通知他到团部报到!”安连长笑着对我说:“何必当初,早就该安下心来了吧!”我捞捞头,只好恭敬从命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71年尾上,我来到了7983部队的后勤处,接前书记员朱玉亮(调往8342部队政治部任干事,后来又调至西安武警学院任宣传部长,正师级,据说现已退休)的手,一干又是三年整。本来,原团部后勤处的书记员就是干部,但因“文革”搞乱了套,这个职位设置成不是干部的“干部”了,干的事情可不少,大到全团的武器装备、机械、材料、运输、仓储、修理、被服、医疗卫生管理,小到吃喝拉搭水,报表文字可多啦。其间,处长王家训、协理员姜法波,都对我不错。别看王处长平时一副凶像,可他的内质却慈善为怀、宽容大度,一显山东大汉的普遍属性。姜协理就更不用说了,他和我在三连时的指导员同是山东即墨县的老乡,兴许是姜指导员的详细介绍,同我一见如故,很是合得来。他也是大汉,但性格温和,温文尔雅,与王处长的个性显然不同,但内心都很善良,坦诚不阿。他俩都以地方口语化常常称我为“傅儿”,大事小事都是关怀备至。刚上任时,我便将心里话象对我先前的指导员一样一股脑儿象竹筒倒豆子一样全讲给姜协理员了。他也十分体谅我这大龄战士的苦衷,尽管1972年后战士复员均不安排工作了,但只要部队有地方接纳安排,在符合条件的原则下优先考虑我的去处。但三年间,三批(一批到胜利油田、二批到北京建筑工程局)安排前两批皆因兵龄不够而错过良机,第三批是到川藏运输线上,我报了名,但又联想那狂怒号、飞沙走石的景象,犹豫不绝,打了退堂鼓。我搞“油”了,内心有道不尽的苦衷。但我一天也没放松自己的本职工作。1973年冬,我正值赶写全团后勤年终总结时,接到父亲病重垂危的来信,姜协理劝我放一放手头事,回家一趟吧,但我将整个构思和骨架都已草拟好,若换个人写,不仅难以顺成,而且还可能延缓暨定的总结大会时间,贻误战机,影响工作,硬是含着泪水写完总结才请假回家,可我那慈祥可怜的的老父亲早已步入黄泉。我只好跪在他的坟前叩头嚎啕:不孝的儿子回来看顾你了,您就不睁开眼睛看看你的幺儿吗?你在生时,最疼爱的是我,把全部希望寄托于我,将心血大半倾注在我的身上,挑柴、打草鞋供我上学,巴望着傅家能出个秀才。如今,你的儿子上完高中、考上大兵、成了“秀才”,你放心了吧?可还来不及向您汇报,您便永远地走了。忠孝难以两全啊!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归队后不久,后勤处党委让我临时代理战勤参谋,因为原战勤参谋卢胜冬转业回湖南湘潭。我就职后,成天和官兵一起整队列、喊口令,仅月余时间便实在觉得不太习惯,于是向姜协理请辞,要求重新干我的老行当。他答应了我的请求,只好另选高就。

1974年秋,团政治处主任孙少龄提议并通过集体研究输正常调动程序将我调到政治处宣传股,担任了文艺创作和通讯报道员。此后的情景别有一番韵味,虽不在档案之列,但仍可独立成章,待有时间再作自传。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哇 姜协理和我是一个县的o(︶︿︶)o 唉! 现在是即墨市了 !呵呵很喜欢平淡的军旅生活 赞一个先!

朱玉亮是武警工程学院我们系的政委,好巧啊!

 以下是引用184497565 在第52楼的发言:
朱玉亮是武警工程学院我们系的政委,好巧啊!

看到你2010年8月2号的跟贴,方知朱玉亮正好是你们系政委(他是我的战友,且为我上任7983部队后勤处文书时交接离开的前任文书),也许一提起他还能回忆起来,不知现在他是否仍在你那个系任政委?若是,能否将他的联系方式告诉我(1989年我曾与他通过电话并交流书信,但后来电话不通了,很可能现在已变号)?

近段时间你怎么没上铁血网了啊?其实,还是很有意思的,我除了做完锁事,上铁血的时间还不少。我已加你为好友,请添上吧,往后好交流交流信息。

若上铁血见此跟贴,请及时回复短信,深表谢意!

 以下是引用168384416 在第49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741715926 在第48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168384416 在第18楼的发言:
......

照梦回的口气,灵兰是男不是女啊!

女的......

残念

那当然罗!

- -

我觉得我无法淡定

朱玉亮是武警工程学院我们系的政委,好巧啊!

5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