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个女兵做老婆 第五章 合唱队 12、喝高了

老海豹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1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14.html[/size][/URL] 红生头重脚轻,两眼半睁半闭,像盲者,手摸着墙壁走路,醉气醺天地回到宿舍。还好,没忘记关门。他晕头转向,半依半靠在墙壁上,自已和自已喋喋不休,说了一大通废话,然后衣服也不脱,歪歪扭扭地倒在床上不动了,像横躺在树林里的动物尸体。 潜水员大多有些酒量,红生也算得上好汉。但他不嗜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14.html


红生头重脚轻,两眼半睁半闭,像盲者,手摸着墙壁走路,醉气醺天地回到宿舍。还好,没忘记关门。他晕头转向,半依半靠在墙壁上,自已和自已喋喋不休,说了一大通废话,然后衣服也不脱,歪歪扭扭地倒在床上不动了,像横躺在树林里的动物尸体。

潜水员大多有些酒量,红生也算得上好汉。但他不嗜酒,一般性的场合,顶多喝三四成的样子。今晚特别了,三人没吃什么菜,一直在喝酒,而且大杯大杯不要命地喝。应该说,今晚他喝高了,不然头不会这么痛,不会这么晕头转向。在床上躺了会儿,因为兴奋,自然睡不着。他口干舌燥,觉得全身每个毛细孔都在往外喷火。想喝水了,他吃力地支撑起来,满房间找水喝。刚才喝酒的时候,一瓶水早被喝得精光,陈平还把脑袋对着水龙头,咕咚咕咚喝了一大通自来水。

他扯了扯海魂衫,湿湿的脱不下来,上面是汗臭和酒臭的混合。他还想到卫生间冲个凉水澡,扑灭身上散发的灼热,也好冲掉这身难闻的酒气。这酒后的炽热,跟平时的热不一样,平时热在皮肤上,而酒后的热却热在心里头,好像五脏六肺都在往喷热气。这时候,酒劲开始发作,他腿脚发沉,打弯,摇摇晃晃站不稳,连走到咫尺之远,举步之劳的卫生间,对他都发生了困难。他只好放弃了洗澡念头,将身子贴在墙角上,闭上眼睛。砖面上有令人舒适的清凉。

天旋地转,还想吐。

门外有人敲门,笃笃的,有些轻,不注意听不出。谁——他干吼着,并不去开门。他没办法开门,两条腿都不听使唤了,像脱了节,只要离开了墙壁,肯定撑不住,会一头栽下去。

是罗小月。他先是一愣,也不知道害怕。人喝醉后,往往会丧失很多东西,包括人性和自尊,但有一样东西不会失去,那就是胆气。他醉眼腥松,斜睨了她一眼,口出狂言,来查房是吗?这里又不是双乳山,你还以为是新兵连长啊?当谁都怕你?我才不怕你。

房间内杯盘狼藉,地上甩了一层烟蒂,还有那些吃剩下的动物骨头,像个大垃圾场。她没有理他,在走廊上找来扫帚,开始收拾房间。她打扫的动作有些夸张,哗啦哗啦,疾风劲草般的,那些破罐头盒和喝空了的酒瓶,在扫帚的挥舞下叮叮当当满屋子乱滚。她里里外外收拾了一遍,光垃圾就扫了一大堆,黑乎乎的堆在门外。等到把这些做完了,她又咚咚咚跑下楼,倒了一大口缸凉开水,揪住他的头发,对准嘴,一咕脑儿灌了下去。

谢了……这杯冷开水滋润啊,像久旱的农田,突然下了场暴雨,那些燥得冒青烟的坷坷粒粒,一下子给泡开了。他抿了抿嘴,浑身舒畅了许多,软软地依着墙壁上朝她翻白眼。她扯过一张折叠椅,一屁股坐上去,还翘起了二郎腿。她这种不可一世的样子,让他想起了双乳山,想起了新兵连那个黑色的上午。

想抽我……皮带,对吗?

她咬紧牙关,有一种猎人扑向野兽的冲动。是的,想揍你!

他心慌意乱,只有借酒气为自己壮胆。你敢吗?我一脚把你踢出三丈远……

她霍地窜起身,抬手抡过去,啪地一声,巴掌不偏不差,正好掴在他的左脸腮上。

这巴掌很重,很沉,打得他两眼金花子乱窜。挨了抽,他嘴上却不示弱,挑衅地说,还敢……再打吗?

啪、啪啪!又是几记耳光甩过来,只是份量明显不足,有些象征性意味。她真的发火了,气喘吁吁的,身体起伏不断。

你还像军人吗?简直成酒鬼了!

酒这东西……凡人要喝,神仙也要喝。神仙喝的不是酒,叫“玉液琼浆”……潜水员嘛,本来就要喝酒的……

胡说八道!

一阵恶心,波浪一样袭来,胸中翻江倒海,好像有一台马达发动了。他眼睛发直,面部扭曲变形,想吐。她架住他的胳膊,像押解罪犯一样,往卫生间里拖。像被抽掉了骨头,他整个人站不直,身子全压在她身上。卫生间狭小,俩人挤了成一团,她扯紧他的头发,使劲往下压,他的脑袋差不多抵到瓷盆底端了。哇地一声,一口混合物像打开龙头的水柱,汹涌而出。他身体不断地抽搐,痉挛,像中了枪的士兵,在做最后的垂死挣扎。

等到把该吐的都吐尽了,她才把他扶上床。本来想帮他脱下衣服的,夏天的衣服没几件,再脱就光着了,想想只好作罢。房间充斥着呕吐物的气味,她军裤上也沾了一大块。她掩住鼻子,无法抵挡这种臭不可闻的恶心,想逃之夭夭,但又在心里说服自己留下来。这时候走开,确实有些不道德。

处理醉酒的场面,她并不是轻车熟路。她看到爸爸喝醉过,像狼一样干嚎,把她和妈妈吓得远远的,只能用惊恐的目光看着他,其它的留给小丁阿姨处置。但面前的混蛋醉得人事不省,仅仅用惊恐的目光看他是不行的。她气恨得直咬牙,几乎想宰了他,只好到卫生间搓了毛巾把,坐到床沿上,很细心地沿着他的额头往下擦。

迷迷糊糊中,他嘴里还在说胡话,连长,你真好……

少废话,睡你的觉。

为什么……男兵总要找女兵……做老婆呢?

没脸没皮,不要脸呗。

你要是……做我老婆,就好了……

呸——你想得美!

他不说话了,攥紧她的手,把她拉向自己。

她的脑袋轰地炸开了,整个身体都在本能地挣扎、抵挡、拒绝,不让他拉近。在这场力量的对比中,她浑身燥热,精疲力竭,思维一片空白,最后连挣扎的力气都丧失了。他终于占得了上风,把她抱在胸前,身子压在他身上。幸好,他接下来并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只是紧紧抱着她。他不动,也不让她动。只要她挣扎了,他就会抱得更紧,像镣铐一样锁定她。她乖张了,两只手倒腾出来,老老实实地放在他身体两端。她很清楚,面对一个粗鄙无耻又酩酊大醉的混蛋,要想夺取最后的胜利,光靠挣扎是不行的,关键要有耐心。

她的选择无疑是正确的,因为不大会儿,身下的醉鬼已经呼噜连天了。从他的拥抱中挣脱出来,她面红耳赤,怒不可遏,对着早已酣然大睡的家伙破口大骂,无耻!不要脸!臭流氓!末了,还觉得不解气,又恶狠狠地说,等着瞧吧,看我明天怎么收拾你,你这个混蛋!

等她把这些都骂完,才气急败坏地走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