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个女兵做老婆 第五章 合唱队 11、借酒消愁

老海豹 收藏 1 8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1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14.html[/size][/URL] 阿彪和陈平当天给放出来了。红生前脚回到招待所,阿彪骑着那辆破单车,后架上驮着陈平,已经追了上来。陈平还在路上买了许多熟菜和白酒,装了满满一桶包,扛在肩膀上,吆五喝六地上了楼。 这两个男人都是属狗脸的,和红生一见面,像得胜回朝的勇士,脸上傻笑成一朵花,好像俩人之间什么事情都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14.html


阿彪和陈平当天给放出来了。红生前脚回到招待所,阿彪骑着那辆破单车,后架上驮着陈平,已经追了上来。陈平还在路上买了许多熟菜和白酒,装了满满一桶包,扛在肩膀上,吆五喝六地上了楼。

这两个男人都是属狗脸的,和红生一见面,像得胜回朝的勇士,脸上傻笑成一朵花,好像俩人之间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笑多了,阿彪受不住,捂住脑袋瓜子直喊疼。上午的战斗中,他吃了陈平一记重拳,眼角上的淤血清晰可见。陈平用伤可贴帮他糊上去,好像作用还挺大,他说一点也不痛了,但是没人信。

三人将两张写字台从墙角抬出来,在两床之间拼成一个大方桌,然后开始喝酒。没有筷子他们用手抓,没有杯子也没有关系,门外的垃圾箱内有红生扔掉的空罐头盒,翻出来拿水冲一冲,全军再也找不出比这更大的酒杯了。

陈平倒了一罐头盒白酒,足足有半斤多,端起来敬阿彪。对不起了,头儿,陈平向你表示真诚的歉意!

阿彪眼睛一闭,干!

俩人化干戈为玉帛,一饮而尽。

酷暑天喝白酒,还这么放开肚皮喝,简直在玩命。红生看得直咋舌。当然了,在这种气氛下他也不能装熊,等到陈平和他碰杯时,他仰头张口,干光了杯中的白酒。不大一会儿,一大瓶白酒被三人稀里哗啦灌下去,气氛自然畅快了许多。

阿彪对陈平说,你只发了一篇稿,还差两篇昨办?

还没想好,但总会有办法的。陈平依然很自信。

红生提醒他,千万别再编造假新闻了,尽他妈的丢人现眼。

陈平面有难色说,想编也编不成了,魏中队长把公章从文书室收走了,新闻稿件不盖公章,报社不采用。

这下好了,红生彻底放心。

阿彪建议,你应该写写魏中队长,他身上值得称赞的地方太多,这些年来,潜水楼的每一项荣誉都是与他分不开的。

分队长,你就抬举我了,人物通讯我写不了,我若有林红生的一半墨水,我也不会挑着半桶子黄尿,晃来晃去编造假新闻了。

红生说,你来写,我帮你修改,两篇新闻稿不成问题。

开心酒能转换成好心情,给人带来活力。陈平红着脖子说,人到山前必有路,有路就有丰田车。妈的,我就不信死了张屠夫,会吃连毛猪肉。没公章我照样能发稿。

阿彪呷了一大口酒,对红生说,说真的,今天和陈平这一架打得老子回肠荡气,把这些天来的坏心情全给打跑了。

红生哈哈大笑,对陈平说,他小子还欠揍了,再给他来几拳,让他回肠荡气一回。

阿彪说,我现在算想通了,干吗非要讨个女兵当老婆呢?妈的,难道其它女人下面都长的喜鹊窝?操!

陈平咬牙齿低吟,要是男兵都像你这样想得开,就好了……话音未落,他连干两大口白酒。

男兵就他妈的一根筋,总想在女兵这棵树上吊死,一旦从迷魂汤中回过神儿,这帮“土八路”就暗无天日了。

酒花四溢,烟雾弥漫,一股沉堕的气息。但战友之间,这种沉堕令人舒服,因为不会伴随着发霉的味道。

陈平訇骂,女兵算个鸟,就是多了一身老虎皮,看把她们神气的,差不多飞到天上去。如果离开了部队,她们就成了兔子尾巴,好日子混到头了。

阿彪说,女兵为什么神气?是靠我们这帮男兵像月亮一样的把她们供着,捧着,哪天我们头脑冷静了,她们就会喝西北风。

陈平说,女兵头发长,见识短。看似高高在上,斜着眼角看人,其实是一种伪清高。明眼人一看就明白,女兵就是女人,没啥了不起。

俩人骂够了,陈平低垂着脑袋沉默,盛酒的罐头盒在手掌不断颤动。阿彪也闷闷不乐,一股劲儿抽烟。时值盛夏,室内却有一股阴沉沉的气息在缓缓流淌。后来,阿彪的舌头开始伸不直了,语调忽快忽慢,有些怪异,还在骂声不断,奶奶的,老子就不信这辈子找不到一个“土八路”……他妈的!一边说,人像在打醉拳,拳头捏得紧紧的,从头顶上往下砸,好像在比划某种动作。

陈平傻笑,刚才还信誓旦旦,现在又他妈的反悔了,你还是不是男人啊,嘿嘿……

照理说,陈平请阿彪喝酒,是和他打招呼、赔理道歉。直到现在,红生还像个局外人,只喝酒,不说话。毕竟今晚唱主角的不是他,而是陈平。看到俩小子冰释前嫌,和好如初了,他的情绪受到了浸染,主动和他们干了几大杯,并开始借酒发毒誓。

我这辈子,非里下河女人不娶,什么样的“土八路”,统统让她们滚蛋。

陈平说,你少吹牛,我给你相命了,两年之内你能逃得过“土八路”的魔爪,我算你狠。说完又和红生敬酒,哪知脚下一歪,瘫软倒桌子下面去了,手中的罐头盒叮叮当当滚出老远。

红生把他拖到到床上,让他平躺下来。

阿彪醉意十足,红着眼睛说,这点酒就给整爬下了?你给老子站直了,让“土八路”睁开眼睛瞧瞧,我们潜水员是钢,是铁,是他妈的高山大海,她们只有躲在角落里发抖!

陈平勉强爬起来了,继续喝酒。不到一小时,几瓶白酒都干光了。陈平身子站不直,摇摇晃晃的还想挣扎着去买酒,被红生栏腰抱住。又连打带推,好不容易把俩人赶到楼下。

路灯亮堂堂的,把他们的影子斑驳陆离地投在马路上。阿彪试了几次,终究没骑到单车上,和陈平相互搀扶着,跌跌撞撞消失在昏暗的路灯中,消失在视线里。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