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欧激进改革失败的启示

trrr 收藏 1 290
导读:近20年后,我又有机会沿着老路从维也纳坐大客车到斯洛伐克和匈牙利访问。进入了斯洛伐克,使我感到惊讶的是布拉迪斯拉瓦火车站竟和20年前一样简陋,连个像样的候车室都没有,旅客大都席地而坐,也没有像样的餐馆,只有两家夫妻店,七八张摇摇晃晃的饭桌,几十把塑料椅子,经营着不敢恭维的斯洛伐克比萨饼和俄罗斯罗宋汤。   而在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我感觉与20年前相比没太大的变化:那些热闹的小铺子还在,出售各种旅游纪念品、箱包、打火机之类;那些兑换外币的私人钱庄也在,有十来个,边上还有几位“黄牛”;那些出租房屋的老头老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近20年后,我又有机会沿着老路从维也纳坐大客车到斯洛伐克匈牙利访问。进入了斯洛伐克,使我感到惊讶的是布拉迪斯拉瓦火车站竟和20年前一样简陋,连个像样的候车室都没有,旅客大都席地而坐,也没有像样的餐馆,只有两家夫妻店,七八张摇摇晃晃的饭桌,几十把塑料椅子,经营着不敢恭维的斯洛伐克比萨饼和俄罗斯罗宋汤。


而在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我感觉与20年前相比没太大的变化:那些热闹的小铺子还在,出售各种旅游纪念品、箱包、打火机之类;那些兑换外币的私人钱庄也在,有十来个,边上还有几位“黄牛”;那些出租房屋的老头老太还在,唯一变化是一位老头用中文在吆喝:“房间、房间”。


我在布达佩斯又见到了老朋友H君夫妇。夫妇俩20年前的政治激情荡然无存。我们聊起这20年匈牙利的变迁,他说,“我们没想到变革如此不易,你说我们政治独立了吗?我们现在被北约控制了,我们不喜欢俄国,可不想跟俄国人弄得剑拔弩张;你说我们经济独立了吗?我们经济现在都被外国人控制了”。聊到匈牙利的选举政治,H君坦承:“ 左派右派都执政过了,都是政客,没有出现过政治家。”


一位匈牙利朋友与我谈了一个令人深思的现象:尽管制度变了,但旧制度的许多东西仍在运作,特别是原来按照苏联模式建立起来的安全系统至今在匈牙利和其他东欧国家影响巨大。“旧安全系统的人与政党、政客、黑社会联系密切,表面是多党制度,媒体自由,实质上是这些人继续控制着许多政治经济资源,继续进行各种利益的私下交换。独立的司法体系根本没有建立,也没有一支高效率的公务员队伍,任人唯亲的现象广泛存在”。


两个激进改革的失败


东欧的变革可用“两个激进”来概括:政治上激进转型,由共产党体制迅速转变为西方式多党制;经济上采用激进的“休克疗法”,由计划经济迅速地转向私有化、市场化,其核心也是一个梦:只要激进的政治和经济变革,这些国家就能很快成为发达国家。结果政治激进带来的是政治参与突然爆炸和持续混乱。


“休克疗法”导致了恶性通货膨胀,有时高达2000%以上,人民生活水平急剧下降,失业人数剧增,导致了既无政府干预,又无市场制度的混乱状况,为非法掠夺提供了可能,使一批原来的官员获得了大肆侵吞国有资产的机会,也使腐败(特别是乌克兰保加利亚罗马尼亚等国)变得一发而不可收。我可以说,如果东欧人民有机会重新选择变革的话,大部分人绝不会选择这种“两个激进”的变革方法,而会选择更温和理性的改革,因为东欧普通百姓为激进变革付出的代价实在太高。


整个东欧经济在“两个激进”变革后,变成了高度依赖外资的经济,普遍负债过高,贸易逆差过大,金融自由化使很多银行被西方银行控制,2008年开始的金融海啸又使多数东欧国家遭受劫难。拉脱维亚乌克兰塞尔维亚的债券评级已被评为“垃圾”级别。


奇怪的是中国国内一些学者至今还认为我们应走东欧道路。例如,不久前,国内一位教授说:“向市场经济转型包括了经济改革和****。苏东国家的激进式转型,是把两个改革放在一块进行。我们的渐进式转型是先进行经济改革,再进行****。但第二个改革的相对滞后,使第一个改革难以彻底实现。”幸亏这些人无权指导中国改革,否则中国早成了匈牙利和南斯拉夫的翻版,国家大概都四分五裂了,中国的资产也早就被西方资本席卷一空,哪还有今日之崛起。中国当然要继续改革,但我们要汲取东欧的教训,超越西方模式,通过制度创新,实现“文明型国家”的全面现代化。


东欧民主建设对中国的启示


看看东欧民主的质量,欧洲权威机构2008年民调显示,大部分东欧人民对政府的信任度非常低:保加利亚为16%,波兰为17%,拉脱维亚为19%,罗马尼亚、匈牙利和捷克为21%。英国《经济学人》杂志下属的EIU曾发表2006年世界民主质量评估指数,认为东欧国家民主的品质普遍还不如陈水扁主政的台湾。


东欧剧变20年过去了,在民主问题上交出的成绩单显然不能令人满意。东欧国家本来的经济、教育都比较发达,人口远远少于中国,与西方文化的同质性也明显高于中国,还有欧美提供的大量援助和专家指导,但采用了西方政治制度的结果竟是如此不尽如人意,确实值得中国人在自己的民主建设中深思。


上面提到的“没有出现真正的政治家”、“没有独立的司法体系”、“没有高效率的公务员队伍”等问题,都是我们在民主建设中必须考虑的。这也使我们更坚定探索中国自己道路的决心,跟着西方模式亦步亦趋,对于我们这么一个历史文化传承与西方的差异远大于东欧的超大型国家是行不通的。


不久前,我给H君发电子邮件,问他匈牙利应对金融危机的做法,他回信说:“整个匈牙利正在等待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救济,而该组织正在等待中国的救济”。他夸张了,但似乎也道出了一定的真理:1989年东欧剧变震惊了世界,当时整个西方都看好东欧,不看好中国,但头脑十分清醒的邓小平美国客人说:“不要高兴得太早,问题还复杂得很”,他让中国人继续走自己的道路。中国一路走来,不能说没有跌宕起伏,不能说没有坑坑洼洼,但中国最后拿出的成绩单比东欧亮丽得多,中国人也从东欧的经历中悟出了不少有益的东西。▲ ( 作者是瑞士日内瓦外交与国际关系学院教授。)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