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63.html


狙击手之间的对决,完全凭借技术和耐心。尽管美国人发明了反狙击手的定位器,但是狙击手往往是打一枪就换一个地方,所以说实际上狙击手的克星还是狙击手!

夜晚,对于装备了夜视仪的美军特种兵和同样装备了夜视仪的中国特种兵而言是公平的,美国人在这里不存在单向透明。但是美军有一点优势,就是他们的空军距离近,支援快,三宝垄的制空权略偏向美国人那边。

飞机确实是令人头痛的东西,美国人的喷气式战斗机好像令人讨厌的苍蝇一样在头顶盘旋,地面的战士除了躲的份就拿他们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注意!方位角67度,距离1200米有目标出现!”给贺剑飞担任副手的高志斌并没有和贺剑飞在一起,他却是躲藏在距离三十米外的另外一栋建筑物上。

高志斌继续汇报数据:“目标静止,风向东南风,风速3米/秒!”

根据高志斌提供的数据,贺剑飞瞄准了远处那栋大楼的窗台。这种狙击枪有把握一枪就把窗台打出一个洞,但是贺剑飞却没有开枪,他担心美国人若是在窗台下面进行了加固,再增加了沙袋,恐怕这一枪不但不能解决敌人,反而暴露了自己的目标!更何况,那只是疑似美军狙击手的隐藏地点,美国人到底是躲在那边还是躲在另外一个地方?也许只有天知道。

美国人隐藏的位置又是极其巧妙,是位于一栋十多层大楼的三楼位置,那个位置所有的曲射武器均难以对他们进行攻击。而直射武器?首先要进入视野范围,用直射炮或者是火箭筒,恐怕还没有靠近美国人就先被人干掉了。

目标距离远,又是经过精心隐蔽。即使再优秀的微光夜视仪,对于1200米外的人物目标看起来也是模糊的一个小点,更不用说狙击枪上的微光瞄准镜。

狙击枪和微光瞄准镜都是原装美国货,是贺剑飞他们在伊朗的时候得到的,只是12.7mm狙击枪专用弹不多。虽然等不到美国人出现,但是贺剑飞他们并不着急,他们有的是大把大把的事件,美国人又不急,贺剑飞他们急什么!只要耐心等待,美国人总是会出现!到时候再来收网才有效果。

功夫不负有心人,该来的还是来了!残垣断壁上出现几条幽灵。

“准备放出诱饵!”贺剑飞下令道。

担任诱饵的狙击手信青青屏住呼吸,她紧张得浑身都已经被冷汗浸湿,她知道自己的任务,打一枪迅速撤退,引出美军狙击手。但是那是极其危险的任务!假如美国人早已盯住了自己,那么她将当场被美国人打死。

信青青屏住呼吸,“啪”88式狙击步枪发出一声清脆的枪声,一发5.8mm重尖弹毫不留情的刺穿一名美军特种兵的头盔,带着脑浆血液和颅骨碎片从那名美国人的后脑勺穿出,美国大兵一头重重仆倒在街头。

信青青打完这一枪,迅速抱起枪就从后面墙上的一个小洞中钻了出去。

“该死的,美国人怎么没有反应?”见到“诱饵”出动,美军狙击手又没有上当,高志斌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美国人吃了亏,怎么可能会没有反应?”贺剑飞回答道。

果然,不一会儿天空中就传来一阵涡轮轴发动机的轰鸣声,黑暗中一架AH-1W超级眼镜蛇攻击直升机赶过来,把信青青刚才藏身之处点燃成一片火海。

原来,美国狙击手极其狡猾,他们在没有把握击毙对手的情况下,根本不会贸然发起攻击,而是呼叫空中打击清除可能存在的对手!只有美国人知道自己有把握一击必杀,他们才会毫不犹豫的出手!

信青青在贺剑飞指示之下,连续换了两个狙击点,一连击毙两名美国特种兵。和上一次完全一样,每次她刚刚撤离,AH-1W直升机就把她刚才的藏身点燃成火海。

变化了第五次狙击点之后,在贺剑飞授意之下,信青青回到刚刚前五次的狙击点中的一个。她知道这次十分危险,因为美军狙击手肯定已经摸清了她的位置和变化规律!很可能她一枪未发,就被美国人一枪爆头!

“该死的小高!你为什么自己不去当诱饵啊!让我来当诱饵!”信青青心里暗暗骂着高志斌。她从废墟后面小心翼翼伸出带有微光瞄准镜的88式狙击步枪。

“小心!”信青青的耳机里想起高志斌的提示声。

话声未落,一颗尖锐的12.7mm狙击枪专用弹已经呼啸而至。

信青青头一低,子弹擦着她的凯夫拉头盔飞过,发出一声金属撞击声。子弹强大的冲击力撞得她只觉得自己的头部一阵眩晕,耳边还发出一阵耳鸣,眼前直冒金星。

美国狙击组终于开枪了!这一枪,也让贺剑飞找到了美国人的位置!他迅速转动枪口凭借着感觉就是一枪。

“砰”巴雷特狙击枪震耳欲聋的枪声淹没在刚才的一声爆炸声中,黑夜中,贺剑飞也不知道自己击中了目标没有。

“打中了!我敢肯定是打中了!”高志斌看了一眼红外热像仪说。尽管目标穿着防红外迷彩服,但是生命体和周围环境还是有一定的区别,被击中的美国人身体迅速变冷,红外热像仪里的信号发生了变化。

击毙了美军狙击手,贺剑飞迅速撤离他的狙击点。半分钟之后,一架从空中掠过的F-16D战斗机把他刚才藏身之处夷为平地。

脱险的贺剑飞看了看手表,指针指在早上五点,为了消灭那名该死的美军狙击手,贺剑飞他们几个人整整忙了一个晚上!但是也值得了,那个该死的美国人在这几天来,已经给华人武装、印尼东部军和中国海军陆战队带来极大的损失,短短的三天就有四十多人牺牲在那个美国人的枪口下!

又一个晚上过去了,天空渐渐泛出一丝鱼肚白。

大街上横七竖八躺着不少印尼人的尸体,几辆装甲车的残骸横在路边,车边上倒着几具被烧成木炭的焦尸。

中国“卖给”印尼东部军的大炮藏在地下坑道中或者是建筑物的废墟堆里,时不时被拉出来向印尼政府军打几炮又迅速拉走。

神出鬼没的“冷炮”对印尼政府军构成极大的威胁,他们又抓不住冷炮,只能无可奈何。寄希望于美国空军投掷钻地炸弹摧毁地下坑道?也没有什么好指望的,美国空军在三宝垄和中国空军打了一个平手,来袭的飞机为了应对随时可能发生的空战,一般飞行员都不愿意携带沉重的钻地炸弹,只带了一些轻型炸弹或者是小牛空-地导弹之类的武器。

就在昨晚,印尼军队又组织了一起大规模的攻击行动。其结果不用说,又是一次惨败!进入市区,到处都是地雷和狙击手等着他们,还有隐蔽的迫击炮和自动榴弹发射器。一旦闯入交叉火力网那结局更惨,印尼人被人像割韭菜一样收割。

比较头疼的是神出鬼没的美军特种兵,他们给华人武装和印尼东部军带来不小的麻烦。但是用来对付美军特种兵的贺剑飞他们打得其实也并不痛快。

“队长,范青他们杀得多爽,好像割杂草一样收割印尼猴子!我们打美国人,半天都难以打死一个!”高志斌对自己的战果有点不满。整整36小时的时间过去了,高志斌只打死了两个美国人。

正是因为美国人不好对付,贺剑飞他们才只对付美国人。至于普通的印尼士兵,就交给华人武装和印尼东部军来对付。

对于高志斌发的牢骚,贺剑飞只是笑笑说:“难道你还希望美国人多?我们在伊朗的时候美国人多吧!那危险系数也大!我们自己牺牲了没什么,这里的那些华人和我们兄弟部队的战士就危险了!”

天已经亮了,1500米外的两名美军狙击手再如何狡猾,还是被贺剑飞和高志斌给当成活靶子一样干掉。天亮之后,基本上也没有贺剑飞他们什么事,美国特种兵白天是不会过来这里晃悠的,只有晚上他们才会幽灵一样出现。白天的战斗,就由普通战士,华人武装和印尼东部军来完成即可。

初升的太阳照在越南金兰湾,碧蓝的海上被染成一片金黄色,军港中停泊着几艘巨舰,只是那些军舰都是挂着美国国旗的军舰!这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阮哈一的心情好到极点,因为他们不久前才和美国签订了一条秘密协议。

“今天是我们越南和美国联合军事演习的时间!这是一个振奋人心的时刻啊!”阮哈一高兴的说。

所谓的海上联合军事演习,其实都是美国人在唱主角,就越南那点少得可怜的军舰,拿出去给人家看都不够看!

尽管当年美国和越共有仇,可是现在既然越南人抱上了美国人的粗大腿,他们就不能再放手了!就如韩国不抱住美国人大腿连站都站不起来一样。

“尊敬的领袖,我们准备登舰了!”一名随从人员说道。

阮哈一“昂首阔步”向停泊在码头上的一艘交通艇走去,这次他即将应邀登上美军的华盛顿号航空母舰,观摩美军演习。

交通艇向外海驶去,不久之后,就有一艘美军驱逐舰前来迎接阮哈一。

舷梯从舰上放下,阮哈一登上了小山一样的美军驱逐舰,看着这样的巨舰,他从心底为自己找到了一个“干爹”而感到自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