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杆子中有权利? 美国社会禁枪与持枪的博弈

ebwei 收藏 0 542
导读:关于美国政府是否有权禁枪、美国公民是否有权持枪的权利之争,不仅是对美国宪法条文理解的分歧,也是基本政治观点的差异。在美国的政治法律文化中,对个人反抗政府的权利一直着力保护,被认为是自由的保障。 76岁的欧蒂斯.麦克唐纳(Otis McDonald)长的颇有几分神似美国黑人影星摩根.弗里曼。他的父母是路易斯安那州的佃农,他的童年在追逐松鼠、浣熊中度过,他曾在军队服役并操劳一生。 现在,他与妻子一直居住在芝加哥南部,老式装修的家并不大,墙上错落挂着许多相框,单人沙发、碎花图案靠垫,还有白色窗帘,与风

关于美国政府是否有权禁枪、美国公民是否有权持枪的权利之争,不仅是对美国宪法条文理解的分歧,也是基本政治观点的差异。在美国的政治法律文化中,对个人反抗政府的权利一直着力保护,被认为是自由的保障。


76岁的欧蒂斯.麦克唐纳(Otis McDonald)长的颇有几分神似美国黑人影星摩根.弗里曼。他的父母是路易斯安那州的佃农,他的童年在追逐松鼠、浣熊中度过,他曾在军队服役并操劳一生。


现在,他与妻子一直居住在芝加哥南部,老式装修的家并不大,墙上错落挂着许多相框,单人沙发、碎花图案靠垫,还有白色窗帘,与风靡全球的动画片《飞屋环游记》里展现的一样,典型的美国味。老麦克唐纳早已经有自己的猎枪,他花了4年时间起诉芝加哥市政府,是因为政府拒绝了他要求拥有手枪的申请。


2010年6月28日,麦克唐纳终于得到了“美国最有权的9人”的支持。美国最高法院对“麦克唐纳诉芝加哥政府”案宣判,5:4裁定美国公民在全美各州各市都可以依据宪法赋予的权利拥有枪械,但为了保护公共利益,禁止罪犯及精神病人持有枪支、禁止在学校、政府机构等特殊场所携带武器等多项法令,地位不动摇。


虽然最高院并未对原告的直接诉讼请求——废止芝加哥实行了28年的禁枪令——做出“违宪”裁定,而是下放到第七巡回上诉法院重审,不过有了最高法院的“指导意见”之后,上诉法庭废止芝加哥禁枪令可以说是板上钉钉。


近十年来最具影响力的审判


位于美国中西部伊利诺伊州的芝加哥建市177年,扩大后的大芝加哥区是仅次于纽约和洛杉矶的全美第三大都会区。芝加哥虽然选择了菊花作为市花,却并不欣赏隐忍重礼的性格。


芝加哥与枪的渊源很深,著名的汤普森冲锋枪就是芝加哥人的创造。可惜的是,经历二战洗礼的这款枪械后来成为黑帮分子的装备,配上加大弹夹作为街头争斗的武器,因为扫射时的声音如打字机打字时的“啪啪”声,又得名“芝加哥打字机”。


由于种族成分复杂,又地处美国的交通枢纽位置,犯罪是芝加哥无法言说的伤痛,在帮派犯罪兴盛之后,芝加哥的犯罪率稳定在全美前三的位置上。为了遏制犯罪,芝加哥实行了严厉的禁枪令,不允许居民持有手枪。一直以来,手枪都被认定为“攻击性枪械”,根据联邦政府2005年的统计数字,发生的1.01万起持械凶杀案中,四分之三都是手枪制造的。


但禁枪令的反对者确实指出了这种措施致命的缺陷——禁枪令只对守法良民有约束力,结果就是坏人全副武装,好人却只能赤手空拳。用宪法第二修正案基金会副主席的说法,“芝加哥已经变成了屠宰场”。


麦克唐纳就居住在一个暴力横行的街区,从2006年到2008年入室抢劫案以每年超过10%的速度增长,2008年还出现了伴随入室抢劫的17起谋杀。


麦克唐纳家门口经常有毒贩在活动,他每每用报警试图驱赶这些人,但有枪的毒贩根本没把这个老头放在眼里。年轻的街头混混3次闯入他简朴的家中,偷走了他的电视机并威胁要杀死他。


“他们说有一天要收拾我。”麦克唐纳说。


他在家安装防盗器,与警局的警报系统连在一起,但他还是认为很不安全,万一遭遇犯罪,等警察赶到,他们老夫妇恐怕凶多吉少。按照美国对枪支的管理条例,家中枪支需要拆装,保存在安全的地方。


庭审时辩护律师就曾经代表原告发问:面对犯罪分子进门就亮出的枪口,居民哪里有时间跑到保险柜去取枪、装枪、填子弹?老麦克唐纳早有一把用起来并不方便的长管捕猎用霰弹枪,他想要手枪就是因为“手枪比我的这把枪使用起来方便”。但芝加哥政府对他说不。


于是2006年,他与另外3名有同样诉求的居民一同起诉芝加哥政府颁布的禁枪令违反了宪法第二修正案,侵犯了公民合法持枪的权利。


当年第一轮司法博弈的结果,美国第七巡回上诉法院认为第二修正案只适用于联邦属地而不对各具体州、市有约束,驳回了诉讼。但老麦克唐纳当初没有选择搬家,被驳回诉讼后就更不会选择就此罢休。


事实上,作为本案原告之一,麦克唐纳虽然是曝光最多的一个,但他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在他身边不仅有另外3位芝加哥公民,他的身后站着同为原告的伊利诺伊州步枪协会和“宪法第二修正案”基金会这两个能够影响百万人的组织,更不要说他们还得到了美国步枪协会(NRA)的鼎力相助。


“麦克唐纳诉芝加哥”已经是美国最高法院史上审理的第97件关于枪支权利的案件。从1820年开始,关于拥有枪支、使用枪支正当自卫的案件,以军事、平民等各种形式被不同的人前赴后继地送达最高法院。在麦克唐纳走司法程序的过程中,2008年最高法院还裁决了哥伦比亚特区诉海勒(District of Columbia v. Heller)案——第96起枪权案件。


历史上,哥伦比亚特区的华盛顿拥有全国最严格的枪支管制法律,某种程度上,可能只有芝加哥可以与之相提并论。但2008年的夏天,关于枪支管制的法律有了重大的变化。


哥伦比亚特区诉海勒案到后来已经脱离了哪些枪可以持有、如何使用的初始争论,而开始纠缠第二修正案关于公民持枪权的字句解释。最终的判决,让人们惊呼两个世纪的争执终于要柳暗花明了:最高法院一样以5:4的投票结果,判决当年修正案撰写时使用的“民兵”一词,现在应当做扩大解释为所有美国公民,从而认定所有美国人佩枪自卫的权利。


虽然这个判决遭遇抵制,因为没有哪个州的行政人员愿意背“放任枪支泛滥”的骂名,不少有禁枪法令的州市政府以判决词语焉不详为由依然禁枪,但所有人都已经意识到,风向变了。


接着,2008年11月,一位众所周知倾向于对枪支进行更有效管制的总统入主白宫,结果导致了枪支和弹药的购买狂潮。即使南加利福尼亚出现罗德尼.金暴动,克林顿上台时联邦法律对枪支进行的管制越来越严格,甚至发生“9.11”,美国人也没有像那时一样急于储存枪支和弹药。


麦克唐纳的案件2010年3月2日在最高法院开庭的时候,许多普通美国人连夜排队准备入场聆听,这个案件从被最高院受理时便已经被封为 近十年来最具影响力的审判,因为不管是麦克唐纳还是芝加哥政府赢,本案作为决定性的判例,要么导致美国枪支管理法律体系大转舵,要么像某些保守派媒体形容的,造成美国民权严重退步。


美国最高法院并不就案件事实进行讨论,只研究法律适用等程序问题,想获得有利于自己的判决难上加难。麦克唐纳的律师艾伦.古拉(Alan Gura),正是海勒案胜诉的首席律师,多年深入研究第二修正案的法理;为了争取更大的胜诉可能,他还参加CATO(全美政策法律研究权威协会)召开的学术会议,广泛收集来自各法学院、机构提出的有利观点。


在美国国内,枪支权利因为与暴力犯罪紧密相连,一直是能见度很高的话题。麦克唐纳案在法庭之外,也演变成了拥枪派和禁枪派的决斗,各地枪支协会和民间反枪组织都卖力造势,媒体也纷纷选边站队,在宣判日最高法院的门口,汇聚了支持和庆祝的人群。最高法院可以做判决,但不能让意见针锋相对的两个阵营从此统一,争论在宣判后变得更加热闹。


国家权力与公民权利的彼此进退


虽然麦克唐纳表示诉讼完全不关政治与肤色,但老年人、黑人、芝加哥,这三个关键词放在一起,不免看上去像是枪支游说组织精心策划的公关事件:当最需要保护的人,在最危险的城市里寻求宪法救济,公共意见即便不支持,至少不会冷血地发动攻击。


枪支拥护者们最新的宣传海报,上面都是一名佩枪的黑人,文字显示:“公民权利法规无法阻止三K党暴徒,像他这样的男人可以!”


果然媒体能够抓住的把柄,只有麦克唐纳家墙上挂着的民主党历届著名政治人物的画像,如克林顿、奥巴马。


其实无须做辩白,关于美国政府是否有权禁枪、美国公民是否有权持枪的权利之争,不仅是对宪法条文理解的分歧,也是基本政治观点的差异。在美国的政治法律文化中,对个人反抗政府的权利一直着力保护,被认为是自由之保障。建国二百余年的美国,国家权力与公民权利之间的彼此进退,几乎可以算是最大的政治。


枪支权利的起源在英国《普通法》,独立后的美国做了继承。1791年,美国通过的宪法第二修正案,给予美国人在必须时反抗政府、推翻暴政的依据。原文使用了“受到良好管理的民兵对于一个自由国家的安全是必要的,人民拥有和使用枪支的权利不受侵犯”的表达,而不是写“享有”此项权利,明确认定枪权是一种天赋权利而非宪法上的创设。


在人迹罕至的新大陆创建国家,拥有广阔的西部和狩猎的传统,又历经独立战争南北战争的洗礼,美国自视为“勇敢者的家园”,持有枪支是美国文化的一部分。如果对第二修正案做此等解释,就不难理解最高法院站从法理出发做出的判决。


走出象牙塔之外,枪支权利背后牵涉的巨大利益和现实社会影响,才是这个问题真正能一直作为热点存在的关键。


枪支销售在美国一直是“大生意”,Smith & Wesson等知名上市枪支公司的股票一直表现良好,即便在经济危机下,枪支销量也只升不降。目前全美有8千万合法注册持有枪支的公民。枪支游说集团以及以美国步枪协会(NRA)为首的民间组织一直在用巨大的人财物力争取民间持有枪支的更大空间。不少遍布各州县的民间枪支协会甚至有超过100年的历史,不少人家更是代代相传的会员。


角逐还远未结束


当然,枪支暴力造成的惨剧却是不容忽视的事实,2008年芝加哥创纪录的有258名学童遭枪击,其中32人殒命。据测算,在麦克唐纳案审结的整个4个月时间里,美国有1万人命丧枪口之下。而在宣判前的一个周末,芝加哥又发生了一起52人中枪8人死亡的火拼案件。


《纽约时报》社论号召芝加哥市长和立法者“不要被法庭判决体现的理论争辩所吓退,要更猛烈的反击,争取一切空间实施最严厉的枪支管制法规”。


奥巴马本人因为在选战中称有枪的美国人是“苦涩”的一群人而不受枪权拥护者待见,在他上任后人们一度担心会再买不到枪。结果最高法院再次显示了不受政府控制的独立本色,这个判例显然为奥巴马政府未来在枪支管制方面的动作加大了难度,在即将到来的中期选举中也会成为竞选者拉拢选民的关键议题。


美国联邦最高法院也有“暑假”,每年6月28日首席大法官会宣布进入三个月的夏季休庭期,而重要的案件,也会在休庭前宣判。本次支持公民持枪权利的判决能够做出,受这届最高法院的法官构成影响,5:4的投票反映了保守派共和党的微弱优势。但是,今年90高龄的斯蒂文斯大法官已在早些时候宣布年内退休,他空出的席位将给奥巴马政府一个影响立法的机会,这个新大法官候选人将是未来类似案件中的关键一票。


在麦克唐纳案宣判的第二天,奥巴马正式宣布由艾琳娜.卡根作为斯蒂文斯大法官的继任者,这个提名将毫无悬念地在国会山上遭遇共和党的猛烈狙击。


在本案之后,按理所有美国人都应该有权利持有枪支,但确认此项权利并不意味着泛滥,在非法枪支之外,正式枪支的管制在美国是比较严格的,地方法院将会按照各地政治气候进一步对地方性法律进行改写,取得执照的程序、申请者犯罪倾向审查都会更严厉。


在宣判后不到一个月,密苏里州已经开始着手将有利于枪支权利保障的条文写入法律,而以芝加哥为代表的一些主张枪支管制的政府则在忙于应对和规避。接下来关于能否在公开场合携带枪支、对攻击型枪械的定义等会接棒成为新的争论点。联邦最高法院未来还会受审第98起案件,第99起,现有判决也可能被推翻,这场从枪支出发的 角逐还远未结束。


据芝加哥本地报纸民调显示支持政府控制枪支的人仍占多数。市长理查德.戴利(Richard M. Daley)已经对媒体公布了新枪支管理法的要点,支持枪权者严厉批评这个草率的新法还不如迟钝的旧法。


事实上,乘胜追击的伊利诺伊州步枪协会已经迅速在官方网站上表示,将会继续支援两个已经进入州最高法院司法程序的新案件来进一步争取枪权。2011年,伊利诺伊州步枪协会将在芝加哥主办“枪支权力政策会议”,作为麦克唐纳案胜利的官方庆祝活动。


对于普通民众而言,这个被认为“历史性”的判决并没有什么光环。家住伊利诺伊距芝加哥两小时车程的唐.皮茨,是美国农业部的一位退休研究员,今年60岁。他家也是寄宿家庭,接待来美国读书的留学生。


皮茨有两支猎枪,但从没在狩猎之外的情形下使用,案件和最高法院的裁决在他看来不是什么大事。


“这个判决未来不会对社会有大改变,因为犯罪分子早就已经有枪了,而且芝加哥的禁枪令本身并不典型,在美国很多地方都允许持有枪支(包括手枪)。”皮茨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但他也认为,“家里有枪,倒确实能打消一些心怀不轨的人的犯罪念头。”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