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恶务尽 正文 第二十章

beifanggulang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6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61.html[/size][/URL] 夜里十点多的时候,罗威回到了在刑警队的宿舍。 就在他的手要去开门的时候,他忽然愣住了,宿舍里居然亮着灯! 这个宿舍里原来是罗威和另外一名治安大队的一名警察两个人住,半年多以前,那名治安警察结婚了,搬到了公安局家属楼去了,从那时起,这个宿舍就一直是罗威一个人住,他刚和夏青青认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61.html


夜里十点多的时候,罗威回到了在刑警队的宿舍。

就在他的手要去开门的时候,他忽然愣住了,宿舍里居然亮着灯!

这个宿舍里原来是罗威和另外一名治安大队的一名警察两个人住,半年多以前,那名治安警察结婚了,搬到了公安局家属楼去了,从那时起,这个宿舍就一直是罗威一个人住,他刚和夏青青认识的时候,曾经带夏青青来过他的宿舍,夏青青第一次来到罗威的宿舍,几乎被宿舍里的那股味道熏得背过气去,其实这也没什么奇怪的,单身男人嘛,再一个罗威整天忙着案子上的事,有时候好几天都不回宿舍里住,宿舍里的邋遢程度可想而知。

夏青青那天帮他收拾了整整一个上午,才让这个宿舍看出了一点有人住的样子。

昨天晚上出了那个事以后,夏青青一气之下甩手而去,今天罗威给她打了一天的电话,夏青青都不接电话,现在这么晚了,莫非是夏青青来了?

想到这儿,罗威一下子拉开了宿舍的门,道:“青青!是你来了吗?”

罗威的话音还没落,他已经看见了宿舍里的人是谁了,他惊讶地睁大了眼睛,道:“孟队!怎么是你?”

昏暗的灯光下,公安局刑警队队长孟庆忠坐在桌子旁,正在翻看着一本《福尔摩斯探案集》,见到罗威兴冲冲的样子,孟庆忠笑了笑,道:“怎么?没想到我会来找你吧?”

罗威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脑袋,点了点头,道:“是的,我没有想到你孟大队长会有空闲时间到我这个‘狗窝’来检查工作。”

孟庆忠哼了一声,道:“那可不是我的工作范围,将来会有人管这个事的。”说着,他的话锋一转,道:“罗威,好小子!你居然跟我玩起了‘釜底抽薪’!真有你的啊!”

罗威一愣,道:“没有啊!孟队,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懂啊?”

孟庆忠表情严肃地说道:“我问你,你给我的那个笔记本上最后的记录是什么?你为什么样要把那两张纸撕下去?”

罗威满脸堆笑地说道:“人都说‘姜是老的辣’,这话一点也不假啊!”

孟庆忠不耐烦地说道:“少跟我嬉皮笑脸的!我跟你说正事呢!告诉我,那两页纸上面记的是什么?”

罗威道:“没有什么啊!就是一些案子的线索而已,我想这对办案也没什么用,就把他撕下来了!反正我已经犯了错误,犯错误得到的线索对案子能有用吗?”

孟庆忠用手点着罗威,道:“罗威啊罗威,你平时挺机灵的,怎么遇到现在这个小事儿就犯糊涂了呢?你的那件事不是正在调查中吗?在调查结果没有出来之前,谁也不能给你下结论,你知道吗?”

罗威苦笑一下,道:“还需要什么结论?事实已经摆在这儿了!孟队,我今天想了想,也许我真的不适合干这个刑警了,我想调出刑警队,您看行吗?”

孟庆忠一愣,道:“你要干什么?我记得这不是你的风格啊!不就是调查吗?难道你怕他们真的查出来你的错误吗?”

罗威冷冷一笑道:“我怕什么?‘身正不怕影子斜’!让他们查去好了!我做出这个决定是有我的考虑。”

孟庆忠看了一眼罗威,道:“哦?你有想法?说出来听听!如果你说得有道理,也许我会帮你的!”

罗威想了想,道:“孟队,是这样的,你曾经说过,魏局不是有这个打算吗?理由很充分,高姝玲的案子到现在还是没有结果,他认为我不适合再当刑警了,对不对?”

“没错,是有这么一回事儿。”孟庆忠点了点头说道,“可是我已经和魏局谈过了,一切等这个案子有了结果再说。这个能成为你调出刑警队的理由吗?我觉得这个理由有些牵强。你接着说。”

罗威接着说道:“孟队,您知道,当警察是我这一生中最大的愿望,即使当不了刑警,能做一名民警也行啊!现在的情况是,我在前面办案,后面却总有一些别有用心的人给我下绊子!与其这样,我还不如干脆退出,也省得有些人看到我,就会心神不安。”

孟庆忠从罗威的话里听出了一丝不满,他也知道,自从罗威接手高姝玲的案子之后,确实遇到了这样那样的干扰和阻力,他更知道,罗威虽然年纪还轻,可做事的风格绝对和他的年龄成反比,现在他提出这个问题,说明他的压力也很大。

最重要的是,罗威说到了有人在他的背后下绊子,很显然,他的矛头直指现在元州市公安局副局长魏兰田,可他知道,魏兰田是在公安战线上战斗多年的老刑警了,老共产党员了,他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来呢?

想到这儿,孟庆忠诧异地说道:“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是怀疑魏局?”

罗威苦笑了一下,道:“孟队,我可没说啊!借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说这话啊!”

孟庆忠道:“罗威,我知道你的压力很大,可是你知道吗?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压力也可能是动力,这一点,你要认识上去!当然了,我理解你现在的苦衷,但是我的意见还是你好好考虑一下,好不好?”

罗威摇了摇头,道:“孟队,我早就考虑好了,与其让人把我从警察队伍中赶出去,不如我自己找个合适的退路。”

孟庆忠想了想,根据他对罗威的了解,这个小子不是那种做事有始无终的人,他之所以这么做,肯定另有打算。况且下午自己跟他说过,不会让他放弃对高姝玲的案子的追查,罗威也点头答应了的,怎么一下午没见,忽然改变主意了呢?对了,下午西郊派出所的所长萧建光打过电话,提起了罗威的事,哦,明白了,一定是萧建光给这个小子出什么主意了,不然他绝对不会有这么大的转变,也不知道这个萧建光给他出了什么道道儿,这小子居然要到派出所去当个民警!不过这样也好,最起码可以暗中调查高姝玲的失踪案了,嗯,就这么办!

想到这儿,孟庆忠笑道:“你想好了?真的要到下面的派出所去当个民警?”

罗威道:“当然,你看我象是在开玩笑吗?”

孟庆忠站了起来,道:“好吧!明天我和魏局商量一下,你就做好下去的准备吧!时间不早了,你休息吧!”

第二天早上,罗威还躺在被窝里,反正今天也不用去上班,难得睡个懒觉,他拿过来手机,看了看时间,八点一刻了,往日的这个时候他已经坐在办公室里了,他叹了一口气,把被蒙在头上,继续睡他的懒觉。

一辆白色的轿车开进了陶氏集团的大门,在办公楼门前停了下来,高本江一身白色的西装从轿车里钻了出来,他看了看门口站着的保安,昂着头走进了办公大楼。

陶凯旋坐在老板椅上,把头靠在椅背上想着心事,昨天晚上,他在一家酒店里等他的叔叔陶一平,他们爷两个有一段时间没坐在一起聊聊了,这一次陶一平到元州来,是为了那个美国的什么公司到元州来考察的事,他也想和陶一平坐到一起说说话,沟通沟通,可是他等了一个多小时,也没有见到陶一平的影子,打电话一问,原来陶一平被以前的几个老战友叫去了,陶凯旋知道,陶一平的那些老战友多少年没见面了,这一聚会,说不上得闹到什么时候,就只好作罢。

刚才,他的叔叔陶一平给他打来电话,省里领导让他马上回去,这不,现在陶一平已经在返回省城的路上了。

陶凯旋有一肚子的话想和他这个叔叔说说,可这次是没有机会了,就得等下次了。

“笃笃!”办公室的门被人敲响,陶凯旋精神一振,道:“进来!”

高本江推门走了进来,道:“陶总,我来上班了!”

陶凯旋满脸堆笑地说道:“哦,是高经理啊!来,坐下说吧!”

高本江却没有坐,他知道,陶凯旋这么说只不过是客套话,在工作时间,陶凯旋向来对他的员工不苟言笑,这是他多年的习惯了,高本江跟着他十多年了,对陶凯旋非常了解,别看他是陶凯旋的小舅子,在工作上,陶凯旋是不讲半分情面的。

陶凯旋见高本江不坐,他也不勉强,对高本江说道:“高经理,你有什么事吗?”

高本江诚惶诚恐地说道:“陶总,刚才我看了一下咱们集团的保安室,我觉得有些设施应该更新了,比如说一些摄像装置,都应该换新的了,再一个,那些保安身上的服装也应该换一换了,这不仅关系到咱们整个大厦的安全,更关系到咱们集团的形象,您看呢?”

陶凯旋点了点头,道:“你说的这些,我早就有这个打算,可是……,哦,既然你回来了,这事你就抓一下吧!你做个计划,报到财务,让他们审查一下,现在咱们公司的财务有些紧张,不过,更换点设备买几套衣服,这笔钱还是拿得出来的,你好好干!等缓一缓,你那边的公司就会正常运转了,到那时候,你会很忙的。”

高本江答应一声,乐颠颠地走了出去。

陶凯旋望着高本江的背影,若有所思。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