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祯是个好皇帝么?

正史上,崇祯作为亡国之君,历来为史家诟病。继位短短十几年,他便葬送了一个运转了二百多年的庞大帝国,自己也落得一个自刭的下场。可是,我一向认为不能仅仅以成败论英雄。透过一个没落王朝的背影,通思崇祯个人的愿望和努力,我们仍然看到一个勤政的好皇帝,在苦苦挣扎中履行自己的职责。

整个明朝,纵使闪现过张居正这样的杰出人物,国家却始终陷于宦官乱政中不能自拔。他接手时,大明已经开国二百多年,就像一台不堪重负的机器,不可避免的走向衰败。这时的帝国,魏阉余党尚未完全清算,北方连续十几年天灾人祸,关外的后金正在攻城略地,整个国家内忧外患,改朝换代是迟早的事。李自成看清了这个形势,洪承畴看清了,袁崇焕看清了,连帝国外的皇太极都看清了,只有身居深宫的崇祯看不清。

如果他是个昏庸皇帝也就算了,偏偏他是个有志之君,继位之初即立意中兴,迫不及待的主导一场帝国改革。阉党已败,好,提拔重用一批新人和忠良;万历年间援朝抗日造成国库亏空,好,那就增加赋税;东北边患日重,好,复用袁崇焕打几个振奋民心的胜仗。崇祯朝的前期,一场改革按照崇祯的意愿轰轰烈烈的进行,帝国复兴的曙光初现。

可是,成长在王府宫墙内的他对官场的理解,不要说那些久居官场的老臣,就是个老奴王承恩也比之不及。那些老谋深算的帝国官员,一番花言巧语就能蒙蔽这个头脑简单的皇帝,把帝国的改革引向歧路。几次重要任命,都落得王安石一样的用人下场,民间未得些许好处。出身江南的东林党人奏请减免江南赋税,被毫不犹豫的准奏,帝国的税赋天平瞬间压向长江以北的半壁江山。这时的中国北方,正处于历史上的干旱周期,关中河南等地连年大旱,人率相食,陡增的税赋犹如火种迅速燃起造反的火种。说明朝灭亡于天灾人祸一点不为过,因为这时的崇祯犯了一个致命错误。他把战功赫赫的袁崇焕千刀万刮于清军面前,又把剿“匪”初见成效的洪承畴推到辽东前线,并且好大喜功的盲目指挥,导致各地败报迭迭不断。一方面,洪承畴兵败松山,辽东之地尽失,清军打到山海关下;另一方面,农民军迂回大同宣化,兵锋直指北京,京师震动。当农民军的旗帜插上北京城头时,他还是不相信,自己勤政节俭,子民们怎么愿意追随闯贼造反?他还是不愿相信,大臣们每天汇报的都是帝国的欣欣向荣,怎么转瞬之间面临亡国的危险?自信与绝望的交织中,他选择了以一死谢天下。

这是一个悲剧英雄。他怀有兼济天下之志中兴大明之心,却无容人之量识人之明。他剿灭阉党,提拔一批期望改革的大臣。他受大臣们的鼓舞,绘就改革的蓝图,他提拔的大臣们却没有告诉他改革的艰巨和可能的后果。托克维尔说:“对于一个坏政府来说,最危险的时刻就是它开始改革的一刻。”崇祯亲手启动改革,然后,被改革洪流所吞没。他所疼爱的万千子民站起来反对他,把他逼到景山的一棵树下。他期望复兴的大明帝国,在他可遇见的将来土崩瓦解。美好的理想并不一定造就理想的现实,善良的动机往往换来出人意料的结果,我们总是在追寻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地点,却总是在错误的时机陷入错误。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路易十六同样成为自己改革的牺牲品,元顺帝想整饬黄河造福万民时却揭开了元末农民起义的序幕。假使崇祯用人正确,假使出现那么一两年的风调雨顺,假使晚几年启动改革……站在今天看几百年前的往事,总是令人唏嘘不已,一切假设和结论都如风中之烛,明亮却又脆弱不堪。

在个人道德上,他无懈可击,却挽救不了帝国的颓势。我相信,他尽力了,为他的帝国和子民耗尽了精力和才智。他尽力扮演好自己的角色,最终还是因为演技问题导演了一出败剧。但是不管怎么样,崇祯是一位好皇帝,我认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