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7香港回归前 中英海军曾对峙72小时 炎黄军魂公社

qjwyw 收藏 27 34973
导读:作为海军护卫舰大队的一名水兵,我们驻守在祖国的最南端三亚。作为某基地的拳头部队,除了执行正常的训练、巡逻等任务外,还要经常应付一些突然而至的紧急任务。 英国舰队耀武扬威 1997年的6月底,我们部队在进行着如火如荼的香港回归教育。这时,上级的一纸通报下来:英国为了显示其军事存在,准备在香港回归的前夕,派遣一支由34艘护卫舰、综合补给船组成的特混编队,对亚洲一些国家进行友好访问。进行友好访问是假,显示其实力才是真。这点我们是知道得清清楚楚的。 1997年6月25日,当天是星期五,晚上8时是部

作为海军护卫舰大队的一名水兵,我们驻守在祖国的最南端三亚。作为某基地的拳头部队,除了执行正常的训练、巡逻等任务外,还要经常应付一些突然而至的紧急任务。


英国舰队耀武扬威


1997年的6月底,我们部队在进行着如火如荼的香港回归教育。这时,上级的一纸通报下来:英国为了显示其军事存在,准备在香港回归的前夕,派遣一支由34艘护卫舰、综合补给船组成的特混编队,对亚洲一些国家进行友好访问。进行友好访问是假,显示其实力才是真。这点我们是知道得清清楚楚的。


1997年6月25日,当天是星期五,晚上8时是部队召开班务会的时间。靠泊舰艇的码头上,聚集着几艘舰几百号人,各舰舰员按照班的编制围坐在一起开会。忽然,大队的广播响了起来,“紧急备战备航,紧急备战备航”。10分钟后,伴随着汽笛声,一艘友舰离开了码头向港外驶去。原来,英国的一艘“大刀级”护卫舰和一艘综合补给船正在离我军港30多海里的海面上游弋。上级命令我们大队一艘护卫舰立即出航,对英舰实施跟踪和监视。


我舰第二天要执行配潜任务,计划出海时间是6月26日的6时到16时。26日一早,我舰准时离码头,向预定海域奔去。上午,我们配合潜艇进行了水下鱼雷攻击、演练了规避潜艇、对潜攻击等课目,只等下午最后一个课目练完,就可以返港了。然而,上午11时左右,舰上的报务兵到指挥所向海军赵副参谋长报告:基地有报,命我舰直插东经××,北纬××。


我舰像脱弦的利箭,取捷径穿过潜艇训练区直扑指定点(平时,水面舰艇在训练、航行时,是绝对不允许穿越划定好的潜艇训练区的。如果违反,轻则受通报,重则指挥员降职)。而这次,基地命令我们直穿潜艇训练区,可见事态的严重。


进入战斗警戒

航行中,各种情况通报和要求纷至而来。要求我们必须半个小时报一次舰位;要求我们随时注意观察海面的活动目标。所有的迹象都指向一个结果,就是我们这次执行的任务肯定和英国的特混编队有关。但同时,我们心中又存有疑惑:昨天舰不是已经去执行这项任务了吗?难道一艘舰的战力不够,需要两艘来完成吗?或者是友舰碰到了什么麻烦?


第二天的中午,我们离指定海域不远了。雷达兵报告,方位××,距离××,发现目标。按照雷达指示的方位,我们靠了过去。近了,近了,先是看见目标的桅杆,然后是全貌。果然有两艘大型的舰只。片刻后,航海长报告:航向×××,速度×××,预计××分钟。“好,进入一级战斗部署!”舰长一声令下,短促的警报声响起,舰员们按照部署就位,我们向目标直插而去。


忽然,我们的头顶传来一阵轰鸣声,舰员们抬头望去,原来是一艘“山猫”直升机在我们上空盘旋,离海面仅100米的距离。只见直升机里有两个人,其中一个正拿着什么东西朝下观望着。我们的舰员一个个神情严肃、精神抖擞地坚守在岗位上。


离目标越来越近,印在舰上的弦号都已看清楚了,是英国的“大刀级”护卫舰和一艘综合补给船。


“向他们发信号。”海军参谋长对信号兵说。信号兵打开国际频道:“这里是中国的经济专属区,请你们离开。”一会儿,英舰回答:“我们正在公海上航行。”然后明显地加快了航速。我们舰刚从广州中修回来,最高速度可达25节,而英护卫舰最高航速是28节,但补给船的速度就没有我们快了,所以英舰编队怎么也拉不开与我们的距离。这时,舰长请示:“首长,我们要不要再近点?”“好,舰长你看着办。”于是,我们抵达了离英舰2链(约360米)的位置。


英舰编队不断地变换着队形,一会儿护卫舰在前,一会儿补给船在前,来回折腾着,而我们就是紧紧地跟着补给船,并将它们向南压。


英舰向我高速撞来


夜幕降临。那是一个没有月色的夜晚。由于上级指示我们不要跟得太近,我们就与英舰拉开有近20海里的距离。这给我们的跟踪带来了很大的困难,只能靠着雷达不断地判断着目标的方位、距离和航速。


一夜无事,天又渐渐地亮了起来。忽然,雷达兵报告“英舰编队解散,正朝相反的方向各自离开”。副参谋长说:“我看英国人是想调虎离山,他们会以为我们肯定要跟护卫舰,然后再凭借着航速比我们快,把我们甩掉,可我们就给他瓮中捉鳖,就跟补给船。”果然,英国的护卫舰驶了一大圈,两个小时后又回来了。就这样,我们紧紧地跟着。从发现目标后,到现在没有让英舰编队脱离我们的视线,并不断将我舰和英舰编队舰位上报到基地。此时,我们离开码头已经40多个小时了。


到了第四天的上午8时,英护卫舰忽然掉头直向我们高速驶来。“两车进一”,舰长下达了减速口令。雷达兵不断报告着:距离××、距离××。“舰长,要不要规避?”操舵手紧张地喊了起来。“规什么规,按原定航向航行!”舰长对操舵手大声吼道。


此时,双方都不想示弱,都不能示弱。距离已经100米,这也差不多是到了极限的规避范围了,如果再不采取措施,结果就是相撞。我们都下意识地抓牢了身边所能抓的东西,有的舰员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等待着金属碰撞时发出的或高亢或低沉的声音。


然而,两舰并没有相撞。在最后关头,英护卫舰还是没有沉住气,打了一个大方向的舵角,从我们右舷十几米的地方划过。


事态复归平静。我们也接到了来报,命令我们返航。回到基地,我们受到了基地的通报表彰。


23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