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军全部惊呆:解放军小兵击毙印度准将

qjwyw 收藏 3 45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1962年11月19日下午,中印战争期间,中国军队到达鲁巴,当即向印军发起猛烈进攻。


印度格·辛格准将在电话里向考尔报告:“大批中国军队包围了鲁巴,我现在只有三个营,加在一起刚够一个整编营,所有的坦克和火炮都丢弃了……”


考尔只好命令48旅:“继续撤退,向查库撤退。”考尔知道查库距提斯浦尔只有30英里远,中国人一个冲锋就可以打到军部。必须坚守查库。


于是,他命令67旅廓尔喀第8联队第6营火速支援查库,并派去了整整一个车队的弹药和给养。


19日午夜过后,在军部通往查库的公路上,车声隆隆尘土飞扬,几十辆印军汽车开着大灯向查库疾驶而来。


突然,一阵机枪子弹打来,印军的头一辆汽车被打坏了。


印军跳下汽车仓促组织抵抗。


四面响起了杀声,中国军队5连连长任玉宽带头冲入敌阵,两名印军士兵紧紧地抱住了他。他抽枪打倒了一个敌人,而另一名印军将刺刀插入了他的前胸,他忍着剧痛,拔出刺刀,回手将这名敌人击毙。他倒在地上,鲜血染红了后背,卫生员冲过来大声呼喊着:“连长,连长。”


鲜血从的前晌喷涌而出,他的嘴角动了一下,左手无力地抬起……头慢慢地垂了下来:闭上了双眼。


“为连长报仇。冲啊。”5连的勇士们象激怒的雄狮怒吼起来。他们面对数倍于己的敌人,毫无惧色,端着雪亮刺刀冲入敌阵,短兵相接白刃格斗,子弹打光了,就用刺刀,刺刀捅卷了,就用石头砸,用手掐,用牙咬!


印军被中国士兵的勇猛顽强和拼死搏杀吓呆了,一个个魂飞胆丧,屁滚尿流。有的跪地求饶,有的狼狈逃窜。


中国军队点燃了装弹药的汽车,公路上爆炸声此起彼伏,火光冲天,烈焰熊熊,大火映红了夜空,照亮了山谷。


守卫查库的48旅印军,一看增援部队被歼,顿时无心再战。不等旅长下令,纷纷拖着枪朝平原跑去。


格巴兹·辛格准将蹲在山头上,望着公路上燃烧的长龙,两眼呆滞,许久无语,全身无力地走到一边,他双手抱住头,绝望地喊道:“完了。完了。全完了!”


仅仅两天时间,考尔中将的第4军所辖第4师、62旅、65旅、67旅、48旅及炮兵坦克部队,已经全军覆没。第4军的整个防线崩溃了。查库以南已经没有任何险要可守了,那儿是一马平川的阿萨姆平原。


62旅旅长霍·格堆将从小路奔向了普汤。将近十多英里的山路跑得他筋疲力尽。


他坐在路边的一块岩石上,蓬头垢面。刚才在过沟时他的脚扭了一下;又肿又痛,他身边只跟着司令部的两名参谋,他们每人只拿着一支手枪,手里的文件箱全都丢掉了。


他低着头问:“你们知道帕塔尼亚少将在哪吗?”


一名上尉参谋说:“我看见他们的汽车撞坏了,少将带着几个人,跑到西边的原始森林里去了。”


“哦。”辛格准将轻轻叹了一口气。”愿上帝保佑他,他已经为陆军尽了自己的努力。”说完这话,辛格准将欲站起来再走,可是他的脚痛得厉害,无奈只好又坐到了石头上。


这时远处传来了稀拉的枪声。有几个印度士兵慌张地从山上跑下来。


“艰,你们过来,都过来。”上尉喊住了他们。


那几个印度士兵跑了过来,他们个个衣冠不整丢盔卸甲的样子。


“你们马上去砍些木棍来,绑一副担架,快。”士兵们莫名其妙。当他们看见坐在地上的旅长时,眨了眨眼睛,好象明白了。


“是”他们向辛格敬了个礼。转身跑去了。


但是,他们再也没有回来。


从山角下追过来两名中国士兵。新战士小马端着枪,警觉地跑在前面。班长在后面提醒他:“要注意隐蔽。”


小马发现了霍·辛格准将,他大喊一声:“举起手来。”


辛格不由自主地掏出手枪,开了一枪。


小马机灵地就地一滚,马上举枪还击,子弹准确地命中了辛格。


辛格的手枪掉到地上,他回过头朝四下望去,没有一个印度士兵来救他,两名跟随他的军官,也不见了。


他吃力地摇晃着身子想站起来,却“扑通”一声跌倒了。


“报告班长,我打死了一个敌人。”小马异常兴奋。


“好,干得不错,你进步很大!”


班长和小马从辛格身边冲了过去,跑出十步远,班长好象想起了什么:“小马刚才你打死的敌人,可能是个当官的,你回去看看。”


过了一会,小马懊丧地跑了回来:“坏了,坏了,班长,我把一个印军大官给打死了!”


“什么?”班长急忙折了回来。


辛格准将躺在地上还有一口气,班长拿出急救包为他包扎,包扎了一半。班长发火子:“完了!没救了!你是干什么吃的,不看清楚了就开枪!”


小马委屈地说:“黑灯瞎火的看不见,再说就他一个人,还胡乱开枪!”


“行了,本来你该立二等功,这回连三等功也立不上了!我看你是机灵得过头了。”班长嘟囔着拾起辛格准将丢在地上的手枪。




11月19日晚上,在新德里是一个笼罩着不祥气氛的夜晚。尽管大街上似乎像往日一样人来人往,但是舞厅酒巴和电影院前已不象往日那样挤满了人。不少店铺已早早的打烊关门。



全印广播电台中止了平常的商业广告,一遍又一遍地放起了印度国歌。


收音机里传来了广播员悲壮的声音:“各位公民请注意,下面将广播印度总理尼赫鲁的紧急演说。各位公民请注意……”


强大的电波传遍了印度大陆,整个印度紧张地竖起了耳朵。世界各地几乎都同时收听到了全印电台的预告。


尼赫鲁先是用英语,接着又用印地语发表了他的紧急广播演说。


“中国人从10月20日开始向印度发动了大规模的进攻。这对我们来说是一次严重的挫折,自然使我们感到痛心。


“我们不得不把新的挫折的消息告诉你们。两支中国军队开进了东北边境特区。我们丢了瓦弄和色拉山口。今天,邦迪拉已经失守。在楚舒勒地区,中国对我们发动了猛烈的攻击。局势是严重的,使人伤心的。由于中国人居于压倒多数,我们还可能遭受一些新的挫折。


“我要发誓,我们把这件事要坚持到底,印度决不输掉这场战争,不管它将历时多久,代价有多大。我们已向美国和英国要求提供大量的军事援助,我们必须尽一切力量驱逐入侵者,我们不接受和平建议的任何条件。


“同胞们,我号召全国人民不要垂头丧气,团结起来把这场战争进行到底……”


世界各大通讯社都报道了尼赫鲁的紧急广播演说。英国《泰晤士报》记者韦尔娜小姐在她的文章中写道:“尼赫鲁对全国发表了一次广播演说,但这也无助于恢复他的地位。在这已历时三周的雷声大雨点小的对华战争中,他讲话中时常出现的那种邱吉尔式的词藻,现在也消失了。他的声音显得衰老、疲乏,他讲得尽是泄气的话,而且使听的人也感到泄气。他甚至象一个喋喋不休的老太婆。”


特别是尼赫鲁对阿萨姆邦的印度人讲的一番话,他说:“已经发生的事情是非常严重的,也使我们非常伤心,因为这一切可以说正在他们的大门口发生,我愿意告诉他们,我们很同情他们,我们将尽一切可能来帮助他们。”


这番话在阿萨姆邦引起了一阵骚乱,老百姓认为这是尼赫鲁在向他们告别,把他们拱手交给了中国人,是默认政府对此已经无能为力了。


议会中有人还在放风,说中国侵入阿萨姆邦是为打通伸向盂加拉湾的出海口,想开创一条西亚通道。这样中国的金鸡版图上就下出来了一个银蛋,使这幅图画象田图诗一般完美。


许多印度人竟相信了这种无稽之谈。而那些政客们则认为这还是一个小小的企图,恐怕醉翁之意不在酒。中国意在占领整个印度。


当然,与东部军区的战争同时开始的是在西部的喀喇昆仑山口。中国军队已经打到了重镇楚舒勒。印度人都知道,那儿离新德里大约三百多公里。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