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大领袖金正日将军是人类的守护神

justdoit127 收藏 22 228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开宗明义:我喜欢有话直说,有屁直放;讨厌正话反说,阴阳怪气。我直说:我崇拜金正日,我要歌颂他。 其理由如下:

第一,人生是无聊、没有意义的荒诞剧。这是后现代的文学、哲学反复揭示的主题。资本主义所谓对自由、真理、幸福的追求只是一个美丽的童话。自由是啥玩意,野猪自由地在草丛寻找块茎是不是一种自由?太空人在月球上自由行走是不是一种人的自由?我无法理解这两种自由有啥子区别。野猪无能是多么自由,可是还是摆脱不了对生存、繁衍的本性控制,太空人无能多么的自由,在我们的眼里却是惊心动魄的脆弱安全带拉着。卢梭说:“人是生而自由的,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自以为是一切的主人的人,却比一切人更奴隶”,所以,没有自由的存在。真理有没有存在,我想也不存在,人自以发现了自然规律,并且以一定规则可以验证,以为这就是发现的“真理”。我却看到:这其实是同我们玩牌没有什么两样,一种牌可以有多种玩法,当一种游戏规则为人耳熟能详时,我们以为这是规律了。当换一种玩法时,我们以为又发现另一种规律时,大自然有多少种玩法,我们永远不知道。我们无法肯定的,我们知道的真理是不是只是一种长期的、集体的幻觉,因为我们无法跳出对自身感知的依赖,站在人与自然之外的第三者的公正立场进行审查。幸福是啥玩意,是不是“如果你觉得幸福就拍拍手”那样的感觉。乞丐捡到一块面包与富豪吃上一客大餐,是不是幸福。幸福的定义有很多种,归结起来:幸福无非与他人进行攀比中得到的优越感而已。

第二、在人生这种荒诞剧中,我们为追求所谓的自由、真理、幸福的虚假目标而饱受痛苦。看看人类血腥的历史,不过几万年的时间中,为争夺财富、资源,土地,战争连绵不绝。一个民族国家以宣杨教义的名义将自已的价值观强加给另一个民族和国家而战火纷飞。多少民族在战争灭亡,有多少生灵在战争中涂炭。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美国人赶尽杀绝了多少印第安部落,掠夺他们的多少土地?他们为什么不忏悔,反而美化其西部牛仔的事迹。英国人制造了多少人间惨剧,法国人杀了多少非洲土著?难道这也是对自由、正义、民主的推广?

第三、人们需要不是金钱、汽车与股票。其短暂的几十年的寿命中,只需要不感受到痛苦就行,因为人生本身并没有意义。所有的宗教都是建立在人类对痛苦的感受上,马克思说:宗教是人类的精神鸦片。这是一种贬义的,但是,人类的精神痛苦不是靠精神鸦片来解除,难道要靠“斗争良方”来解除吗。正如爱情是人类永恒的话题一样,痛苦也是人类永恒的话题。人类摆脱不了痛苦,人类需要这种解脱痛苦的精神鸦片。那些推崇美国式的民主的人不是也认为美国人的宗教对美国人很重要吗?

第四、金正日治理下朝鲜人,物质生活贫穷可是精神生活充足。他们经济不发达可是医疗保健让人民足以摆脱对病痛担扰。战争、疾病、饥饿是人类的真正的痛苦。而此之外的其他痛苦感受是人类的一种自我折磨,是人性中贪欲的恶魔带来的痛苦。朝鲜人没是炒股失败的痛苦,没有吃到假药,假米,买到假冒产品的痛苦,没有包二三奶的痛苦,没有艾滋病的痛苦,没有工业污染的痛苦。而唯一的不足是食品不足而已,但这也不是金正日的错。非洲长期的饥饿没有人指责其国家领导人,而朝鲜的食物不足为什么就认定是金正日专制与独裁的结果。

第五、金正日领导下的朝鲜人也没有思想混乱的痛苦。人生本是一出没有方向的舵,我们却不得不从各种途径走向坟墓,我们要那么乱七八糟的思想有什么用。金正日强化思想,搞个人崇拜没有错。人类宗教史本身就是从多神崇拜到单一神的崇拜,从自然神灵到人格神的演变历史,金正日搞个人崇拜无非是将个人神话,为朝鲜人提供一个宗教而已,在这个宗教中无非是自己取代***中耶酥位置。西方人可以接受一个在马房生产的耶酥作为他的神,为什么不同意朝鲜人将金正日作为他们的神。有那种宗教不是靠宣传与欺骗而建立的?

第六、金正日领导下的朝鲜人没有人与人之间不平等人痛苦,没有整个社会的道德沦丧。我们说:幸福是同他人进行攀比后的优越感。如果攀比不上就会感受痛苦。大多数的朝鲜人是平等的。没有下岗工人、失地农民。没有富人驱逐穷人的城市拆迁,没有市场化高校制度下的逼良为娼。没有暴利的药商与趁火抢却的医院,也没有铜臭与势利的教师,也没有官场如战场的你死我活。古语说:不患贫,而患不均。

第七、朝鲜许多的做法对我们来说不可理解,但我们要理解朝鲜而临的美帝国主义的威胁,一个时刻要将其民主价值观强加给朝鲜的超级大国,朝鲜是如此弱小,以至于无力反抗。金正日面临着是一场严重的威胁,必须高度提放,一个对整个世界充满高度戒备的人作出不正常反应,甚至于近乎歇斯底里的表演是可以理解的。如果没有这种威胁存在,朝鲜也许不会搞先军政策和核弹,更可能走向泰国式的君主立宪制,不会有那端强化对人民监控与约束,也许更多是解决食品。

总结。我们既没有学习金正日为人们树立起将精神的愉悦作为第一需要的幸福观,也没有学习西方在打开人类的贪俗的潘多拉魔盒后,为国人在物欲的苦海找到一个宗教,作为精神的家园。一个无神论的国家活跃着一群没有灵魂,只有追逐着“吃与睡”的食欲与色俗的猪。我们不是龙的传人,而是猪的传人。 东方红,太阳升,朝鲜出了个金太阳,金太阳,明又亮,三千里江山齐欢唱. 来呀,我们要向耶和华歌唱,向拯救我们的他欢呼,因为他是万物之主,天空是他的,海洋是他的,所有荣濯都归于他. 反正经常都要念叨,上面两句不是差不多吗?



本文内容于 7/24/2010 10:20:30 PM 被justdoit127编辑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