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10.html


海城184师师部里乱成了一锅粥,参谋副官出出进进,电话铃声此起彼伏,潘朔端问副师长郑祖志:“援军什么时候能到?”郑祖志说:“刚刚联系过,支援我们的是52军的一个师,即便是以最快的速度,离我们也还有三天的路程。”潘朔端听了郑祖志的话,不禁大吃一惊:“新1军离我们最近,为什么舍近求远让52军支援?”郑祖志说:“委员长同意新1军休息三天。”“什么?!休息三天?”潘朔端气得破口大骂,“他妈的,这不是见死不救吗?我们面临生死存亡之际,他们中央军还要休息三天,这不是明摆着让我们送死吗?”正在此时,马艺林气冲冲地闯进来,大声质问潘朔端:“潘师长,外面全乱套了,真不知道这仗是怎么打的?”潘朔端一听火气更大了:“你他妈问我,我问谁?中央军见死不救,新1军与我们近在咫尺,委员长却允许他们休息三天,我的551团已经全军覆没了。马参议,你就等着给我们陪葬吧!”马艺林一听,脸上挂不住了,他刚要顶撞几句,郑祖志赶紧拦住说:“大敌当前,我们还是赶紧想个对策吧!”潘朔端说:“抓紧给长官部发电告急,马参议,请你也给长官部发个电报,你是长官部的人,应该比我们的面子大,请长官部命令孙立人的新1军发兵救援。”马艺林想了想,一旦海城落入共军之手,自己也肯定会成了184师的陪葬。别无他法,只得扭身出去向长官部发电报求援。

潘朔端一见马艺林出去,便问郑祖志:“你看我们能支持多长时间?”郑祖志说:“师座,说实话,我们恐怕连一天也坚持不了。”潘朔端看着郑祖志说:“我们总不能坐以待毙吧?”郑祖志平时与潘朔端已经多次讨论过要反蒋起义的事,所以一听潘朔端这样说,他的心里已经明白了。他说:“师座,您是说起义?只是……”潘朔端说:“只是什么?”郑祖志说:“师座,这事您和军座商量了吗?”

潘朔端摇了摇头说:“前不久军座来海城视察军务的时候,我曾经对他提过这件事,可军座只想委曲求全。前几天,老蒋在长官部开会的时候,我还曾与陇耀师长商量过,想请他劝说曾军长和卢军长早作打算,可曾军长让我们一定要沉住气,不能盲目行动。而卢军长由于是卢主席的幺叔,他考虑得更多是卢主席的安危,更是不同意做别的打算。现在老蒋还在沈阳视察,这个时候他们恐怕都不敢动啊!”

郑祖志担忧地说:“如果我们单独干,会不会影响到他们的安全啊?”

潘朔端说:“这倒不一定,说不定我们起义了,给老蒋敲一下警钟,他反而会对我们滇军好一点。再说,现在我们已经被包围了,兵无斗志,如果顽抗下去,除了战死,就只能是当俘虏了。”

郑祖志说:“我也早就受够了中央军的气了,师座,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啊!下决心吧。我坚决跟着你干。”

潘朔端说:“好,不过这事我们不能瞒着马逸飞。”说到这儿,他冲门外大声喊了一句:“刘副官!”刘副官应声而入。潘朔端说:“马上请马参谋长和魏团长来师部。”不一会儿,马逸飞和552团团长魏瑛来到了师部,潘朔端对他们说:“现在解放大军兵临城下,新1军却见死不救,我们在海城只有一个团,可城外解放军却有两个旅,如果打,后果可想而知。你们看怎么办?”马逸飞说:“师座,我听你的,你就只管下命令吧!” 魏瑛也明白了潘朔端的打算,他也赶紧说:“师座,你就下令吧,我率领全团官兵坚决跟你走!”潘朔端说:“那好,我决定率部起义,现在我命令:马参谋长,你立刻安排人出城去找解放军谈判。郑副师长,你立刻带领警卫连去把马艺林的谍报队全给我抓起来,不从者,格杀勿论!魏团长,你马上回去,做通全团官兵的思想工作,准备起义。”三个人领命而去。

马艺林从师部出来,他凭直觉感到要出事了,他一回到谍报队驻地,一面让报务员马上向长官部发报,催促救兵。一面又立刻命令谍报队人员马上集合,做好应变准备。他的队伍刚集合起来,就见郑祖志带着警卫连冲了进来。他没想到来得这么快,想组织抵抗已经晚了。他只得硬着头皮迎上前去,故作糊涂地问:“郑副师长,你这是干什么?有什么紧急军务吗?”郑祖志向站在身边的警卫连长一挥手,警卫连的人立刻把谍报队团团包围起来。郑祖志说:“师座已经决定起义了,师座命令,谍报队的人都把枪放下,有敢违命者,格杀勿论。”谍报队的人都知道抵抗是没有用的,于是大家都纷纷把枪扔在了地上,被警卫连的人给关押了起来。郑祖志对警卫连长说:“王连长,你派一个班在此严加看管,不能出一点纰漏。”王连长立刻命令一排三班负责看押谍报队。其他人跟随郑祖志返回师部。

马逸飞和魏瑛回到552团部,立刻召集全团连级以上军官开会,在会上,马逸飞很动情地说:“弟兄们,我们跟随潘师长曾经南征北战,可那时候我们打的是鬼子,我们就算牺牲了,那是民族英雄。可是现在呢?自从我们来到东北参加内战,中央军拿我们不当人,我们受够了气,吃尽了苦。现在,我们已经被解放军团团包围了,中央军的新1军近在咫尺,可他们却不派兵救援,说是还要休息三天。为了数千弟兄的身家性命着想,师座已经决定率部起义。师座让我转告各位弟兄,愿意跟随起义的,就跟着我们起义。不愿意跟随起义的,我们也决不勉强。但是,有一条大家必须记住,我们都是云南人,我们做事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谁如果泄露军机,破坏起义,则严惩不贷!”

军官们早就不想打内战了,听了马逸飞的话,他们都纷纷响应,表示愿意起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