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民是中國經濟的救星

高有長 收藏 0 108

2010-07-24

60年前,中共領導的農民革命,藉著將農民自地主手中解放出來的土地改革,讓中國***成功地以鄉村包圍城市,取得政權。痛定思痛的國民黨,終於覺醒,也積極傚法,唯大勢已去,於敗退台灣之後方才有效實施包括三七五減租與耕者有其田兩個主要階段的土地改革,不但有助於政權的穩固運作,也對其後以農業推動工業的發展過程,貢獻卓著。


一甲子之後,大陸經濟經過20年的高速發展,過早決定退出加工出口業,經濟成長主要動力來源減弱;同時,2008年金融海嘯爆發時匆忙推出的4兆人民幣刺激計畫,於強力支撐起2009年高達9%的成長率之後,也已消耗殆盡,「國進民退」的大陸經濟可能失去支撐力量。二者並至,將對經濟造成無以復加的打擊,眼看自下半年開始,整體經濟成長率將一路下滑,達到關係社會穩定與否的8%底線,而且恐怕在未來3、5年都難以反轉;大陸經濟與社會正面臨數十年來最危險的局面。


加工出口業在環境急遽惡化之後,勢已無法在沿海地區駐足;而高度依賴運輸成本的出口業,離開海岸又難以存活,大陸做為世界工廠的輝煌歲月眼看已成歷史。失去外需,大陸計畫以內需替代外需做為成長動力。但目前其國內投資比重已遠超過其他國家,經過十餘年的竭澤而漁,以及兩年來民間企業備受排擠,成長空間微乎其微。至於民間消費,所占比重在40%上下,雖遠低於一般國家,但消費習慣的改變曠日費時,惰性極重,短期間之內甚難撼動;加以救市資金退場,反面使民間消費大為頓挫。內需的主體不外乎消費、投資及公部門支出,當這三者都不進反退,內需不但不能提供成長動力,反會加速經濟下墜。許多人期望透過加薪乃至5年內薪資加倍,大增民間購買力,構成快速擴大的內需市場。但這完全昧於市場規律,向來只見到失敗的案例,這些脫困之道均不可行。


唯一的希望,寄託於高達7億人的農村社會。農民的儲蓄比率極高,而消費比重偏低,構成大量超額儲蓄,流入城市與公部門之手。如果可將之轉為消費,則可能成為主要的乃至唯一的正向力量。


目前中共當局亦有見及此,殫精竭慮要提高農民消費比重,主要的思路卻是推動部分農業地區城市化,因為城市的消費比重遠高於農村。但此非萬全之策,一來城市化是點而非面,必掛一漏萬;二則農村有其特殊生產、行銷與支用形態,消滅農村變身為城市,後患無窮。


比較理想的方法,是完成60年前開始的土地改革,以及1998年進行的「包產到戶」;前者未竟全功,後者相當於台灣的「三七五減租」,並未消除地方政府剝削農民的根本問題。如果真正推動「耕者有其田」,讓農民跟城市居民一樣,享有70年的土地使用權,一舉消除地方政府剝削問題,再仿台灣農村現化代過程,引入農業技術發展、農產行銷、農村金融體系,則不待城市化,全體農民都會大舉消費。


本文内容于 7/25/2010 12:44:07 PM 被st95522227编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