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管和保安公司正逐渐演变成第二武装


安庆仁


随着制度的完善和装备的迅速改善,最近几年城管和保安公司逐渐呈现出向第二武装演变的趋势,一是实行准军事化管理,尤其是负责街头执法的城管大队,人员或三班倒或两班倒,实行集中住宿,以应对突发性事件;二是其训练内容囊括了很多军事化内容,三是装备和执法手段越来越不容小觑。


不久前《河南商报》上有篇文章说,“幸亏城管没配枪”, 这篇文章的作者未免孤陋寡闻,居然不知道在一年前,广州“城管公安”就已经现身了。这其实就是等于给城管发了持枪证,虽然相关文件至今还没有下达或见诸报道,武器、服装还停留在纸面上,但只要形势需要,一夜之间就能够荷枪实弹上街执法。


广州城管认为,城管向公安化发展,不仅能有效减少暴力抗法,城管人员执法过程中被不法分子殴打的难题也可以一劳永逸的得到解决。一位叫“我怕死”的网友就此评论说:求求您了,管爷,拿棍子咋打都成,只要别开枪。想必这位网友应该属于在地摊上讨生计的人,是故一听见城管配枪就吓丢了魂,还没等人家发枪,乖乖的举手投降了。


其实要是从国家体制层面分析,最担心的该是军人才对,因为按照国际惯例,一个国家只能存在一种武装力量,也就是说,无论国防军、武装警察、公安警察、国民警卫队、民兵预备役,都必须服从国家最高领导人的领导,否则如果在国家最高领导人领导权限之外又出现另外一支武装力量,一是说明这支武装力量属于第二武装,二是说明这很不正常。


打个比方说,封建时代诸侯们豢养的家丁就属于第二武装,这些家丁的主要职责大致有三点,一是看家护院,二是维护地方秩序,三是必要的时候武装征缴、罚没、抄家。然而历史的看,这些家丁的最主要敌人其实是官军,或者是跟致力于削藩的皇帝大打出手,或者是诸侯们耐不住寂寞,要品尝品尝当皇帝的滋味,总之,第二武装的存在有百害而无一利。


第二武装准确的说就是私人军队,所以只效忠地方头面人物,只要没有地方头面人物发话,无论是哪个皇上说的话,也充耳不闻。但反过来,如果是地方头面人物的指示,他们就会不折不扣的执行。在古代,由于诸侯们不断地扩张势力,致使中央和地方的矛盾时有激化,激化的最终结果,就是兵戎相见,皇帝的军队和诸侯们的军队大开杀戒。


古代明智的帝王,不但对诸侯们豢养家丁的人数有严格限制,而且对于这些家丁的职责也有明确的规定,哪些事情可以做,哪些事情不可以做,都写得明明白白,目的就是防范诸侯们毫无节制的招兵买马,进而拥兵自重,与皇帝分庭抗礼。事实上,这样的事情,在中国历史上,真的没少发生。但是皇帝们都不接受教训,遂导致悲剧不断重演。


所以如此,究其根本原因,是皇帝们过于自信的同时又过于轻视地方诸侯,以为他们养几个家兵看家护院而已,殊不知那些既财大气粗又心怀叵测的诸侯,一旦有了招兵买马的自由,须臾间,就能用金钱打造出一支虎狼之师。中国历史上著名的“七国之乱”、“八王之乱”、“玄武门之变”、“靖难之役”皆因于此。


有人或认为这是庸人自扰,小泥鳅翻不起大浪头,但问题是,几条小泥鳅翻不起大浪头,不等于说几万条几十万条小泥鳅也翻不起大浪头。最近两年电视里常说一台洗衣机能吸进整个大海,是真是假没人验证过,但要是说蚂蚁能吃掉整头大象、整头狮子,我们肯定信,因为在非洲这样的事情的确经常发生,几百万上千万只小小的蚂蚁,浩浩荡荡的漫游非洲大陆,所到之处无一幸存。


古人讲防微杜渐,其实说的就是这个道理,有些负面因素在初始的阶段虽然构不成多大危害,却不证明将来发展壮大后也没有危害。不久前公安部领导针对打黑除霸斗争说,黑社会要打早、打小,力争消灭于萌芽状态。以笔者的观点看,以欺负老百姓为能事的城管,也还是早一点取消了好,取消了,至少中国社会的一大隐患就消除了。


2010-07-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