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旬老汉十年清除非法小广告13万张

世界王牌 收藏 0 93
导读: [img]http://pic2.itiexue.net/pics/2010_7_24_11135_11511135.jpg[/img] 何亮在用蛇皮袋整理刮下来的城市“牛皮癣”。   七旬翁十年除“癣”13万张   绍兴市民何亮清除非法小广告获“市长奖”     在古城绍兴,有这样一位平民老人,年近八旬,走街串巷清除城市非法小广告(俗称除“癣”),一除就是10个年头。他的名字,叫何亮。   去年3月,何亮荣获2009年度绍兴市市长奖,同时获得5万元奖金,但他把这笔钱全捐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七旬老汉十年清除非法小广告13万张

何亮在用蛇皮袋整理刮下来的城市“牛皮癣”。



七旬翁十年除“癣”13万张


绍兴市民何亮清除非法小广告获“市长奖”



在古城绍兴,有这样一位平民老人,年近八旬,走街串巷清除城市非法小广告(俗称除“癣”),一除就是10个年头。他的名字,叫何亮。


去年3月,何亮荣获2009年度绍兴市市长奖,同时获得5万元奖金,但他把这笔钱全捐了出去。如今,何亮成了全绍兴乃至全国学习的榜样。他所在的塔山街道,今年4月初成立了以他名字命名的“何亮志愿者服务队”。


自费1000公斤涂料除“牛皮癣”


10年前,何亮偶尔了解到非法小广告的危害,十分气愤。于是,开始在绍兴城里寻这些小广告。“当时不知这些东西是用什么做的,就用指甲去揭,没想到让我揭下来了。”


一开始,何亮除“癣”是赤手空拳的。那时的小广告,都是用不干胶贴的,他用指甲,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揭下。可时间一长,指甲磨损太厉害,手指发痛。


后来,他就用美工刀代替指甲。这一铲,铲断了20把美工刀。接着,尝试装潢用的铲刀、油漆刀,发现干活利索多了。“最好用的是1元硬币,它比什么都坚固,水泥都能铲掉。”何亮还发现了一个窍门,即雨后除“癣”。


再后来,流行用墨汁在白色墙上写字,何亮也改变了策略,专门去装潢店买来涂料,带上粉刷,装在自行车筐里,哪里有“癣”,就骑到哪,刷到哪。这一涂,用掉了1000多公斤涂料。


这“癣”,一除就是10年。他从67岁,除到了77岁。


2003年,何亮被查出患结肠癌。去医院做化疗的路上,他也不放过小广告。老伴樊雅珍生气了:“你不要命啦!”何亮打趣道:“我要命啊,能多除一点小广告,心情好了,命还能多活点呢。”


10年间,何亮共清除13万张小广告。


四年抗争只为除掉黑诊所“288”


近两年,他把除“癣”重点,放在了“黑诊所”及游医非法小广告上。


在他揭下的非法小广告里,有一张治疗“性病”的广告。下方写着一段文字,细看才知是诊所位置,用了不少暗语,提示要沿着有“288”的牌子走,能到诊所。


何亮就按广告提示,果真在墙上看到“288”字样及一个箭头。一路摸索,发现是个“黑诊所”。


这些“288”,不只在墙上出现,还出现在木板上,甚至是河堤下沿的石头上,何亮全部把它们清除干净。


这一举动,全落在制“癣”者眼里。他们边威胁,边在被清理掉的地方重新写上“288”。何亮不依。就这样,你涂我写,你写我涂,来回涂了7次,最后,制“癣”者败下阵来。


何亮还特地把“江湖游医不可信,骗钱误医易丧命”这14个字,做成4万张白底红字的不干胶,贴在小广告信息关键处。“他们的广告是黑字,我的警示语是红字,这叫‘以红镇黑’。”


“那个‘288’的‘黑诊所’被取缔过一次,但后来又出现了。我一定要抗争到底。”何亮说。


4.5万元市长奖励金捐给了社区


去年3月初,何亮成为第一位获得绍兴市市长奖的平民。得知有5万元奖金,何亮开了个家庭会议,“这笔奖金应捐出去。”


最先响应的,是两个儿子。老伴说:“我们为除‘癣’,买刀买涂料,至少花去5000元,我们就留5000元吧!”何亮却说:“不行!”樊雅珍点头同意。


领到奖金的当天下午,何亮就和老伴来到望花社区,把4.5万元捐给了社区,另外5000元分给了当时在医院照顾他的10名群众。


樊雅珍说:“别看他对别人这么大方,对自己却很吝啬。”一件旧大衣,他穿了40年;一只锅子,他用了50年。老伴做饭煤气开大了点,他就会生气;剩菜吃完了,他还要往碗里加点水,连油一起喝掉。


今年何亮生日,他对老伴说:“今天是个好日子,我们买点基围虾,庆祝一下吧。”夫妻俩到菜场,一问新鲜基围虾要50元一斤,何亮觉得太贵。卖虾的说也有不贵的,死虾16元一斤。两夫妻称了半斤虾回家了。路上,何亮看着老伴,安慰她说:“多放点味精,一样鲜的!”


舍得捐出5万元,却不舍得自己花50元,何亮就是这样一个“怪人”。


何亮说:“宁可别人亏我,我也不愿亏别人。”受父亲的影响,大儿子何冲10年献血3500cc,这相当于70多斤血。


从无人理解到“同盟”成军


最开始除“癣”,何亮经历了一段不快乐的时光。


以前一些老友看到何亮在弄这些东西,以为他生活过得不如意,看到他,装作不认识。


过路人也曾指着他的背影窃窃私语:“这老头子疯了吧?”


樊雅珍担心何亮身体,同时觉得难为情,一直劝他不要再去了。何亮却依旧挺直腰板,活动在小广告“重灾区”。


有一次,正在除‘癣’的何亮,看到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在电线杆上贴小广告,他走过去劝她。这时,一路人发话了:“你管这闲事做啥?”


何亮说:“当时我不明白怎么大家为什么不理解我。但我坚信我做的是对的。”


樊雅珍看劝不了何亮,只能跟着他一起上街。开始只是陪着,后来也一起揭起了小广告。


如今,与何亮一起作战的,几乎是每位绍兴市民。今年4月初,他所在的塔山街道成立了以他名字命名的“何亮志愿者服务队。”


该街道党委副书记季斌介绍道:“街道下属社区还有分队,像望花社区就有两支队伍,一支是党员志愿者队伍,有85人;一支是居民志愿者队伍,有56人。”


从学校到企业,从机关到社区,更多的“何亮志愿者服务队”,从四面八方涌向古城街道。何亮的“同盟军”,正在壮大。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