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司机驾车连续冲撞广场乘凉农民工致5人受伤

红色马6就是顺着这个台阶冲向人行道的,被轧坏的地方就是证明




7月22日晚10时许,一戴墨镜的女子驾驶一辆红色马自达轿车,连续冲向在小广场上乘凉的农民工,5名农民工被轧伤,其中3人轻伤,2人重伤至今仍昏迷。


一目击者称,肇事红色马6在事发后两次返回现场偷偷查看,市民刘先生开着本田越野车与警车一起,狂追第二次返回现场查看的肇事车,但没追上。


事发


广场上纳凉睡觉,农民工突遭横祸


郑州市北环路与丰庆路交叉口向北2公里处,是郑州古玩城北区茶城。茶城对面有个小广场,约有1600平方米,南北两个出口。小广场中间靠近路边人行道处,是一个宽约15米的三级台阶。


小广场后面是施工工地,附近又有多处正在建设中的工程,晚上不愿待在工棚里的农民工都会聚集到此乘凉,唠嗑,睡觉。


昨日上午9时许,记者赶到现场看到,在广场北入口不远处,一双黑色皮鞋和一张断成两截的凉席还在现场。凉席北边一米处,大片血迹仍清晰可见。


庙李镇办事处巡防队员陈先生说,“血案”发生在7月22日晚,地上的血迹是重伤农民工刘辉留下的,而小广场水泥地上面清晰的刹车痕迹,是红色马6留下的。


陈先生指着三级台阶南侧说,红色马6轧伤人后从台阶处直接冲到了人行道上,“你看看,把台阶边沿都撞碎了,撞碎处还有红色痕迹。”


第1趟


22:20


马6突然打开车灯,向农民工们轧去


“当时他们俩已经睡着,轿车从刘辉胸口和肚子上轧了过去,另一人胳膊受伤”


7月22日晚上10时许,50岁的周口项城人赵学信、王玉春、沈德龙和往常一样,拿着凉席、单子来到小广场,准备睡觉。


“因为我们来得晚,广场中间已经没有位置了。”赵学信说,最后,他们躺在了小广场中间台阶靠近路边人行道处。


大约10时20分,三人正并排躺在一起聊天时,从小广场南口处进来一辆红色马自达轿车。“这辆车没有开车灯。在广场南侧停了两三分钟后,我突然听到非常大的发动机引擎声,紧接着,这辆车打开车灯,突然加速向我们冲来。”赵学信说。


赵学信赶快拉着沈德龙往台阶下跑。“我刚把沈德龙拉到一边,轿车就从王玉春的右肩膀上轧了过去,车身擦着我和沈德龙,冲下台阶驶向人行道。”


大家刚缓过神来,冲下台阶的红色马6又顺着人行道,拐进了小广场北口。


那里躺着刘辉和另外一名农民工。“他们俩已经睡着,轿车从北口进入后,直接就冲向了他俩,从刘辉胸口和肚子上轧了过去,另外一人胳膊受伤。”目击者田永说,其他正在睡觉的农民工纷纷四散。


在没人拦截的情况下,这辆红色马6从小广场行驶到南门,并从南门驶上丰庆路。


第2趟


22:50


大家正在议论,马6潜回现场


“我抓住了后视镜,至少被拖行30米远,轿车根本没停车的意思,我不松手估计会被拖死”


小广场上彻底乱了,哭声、喊声、叫声一片。


市民韩先生最先拨打了110和120,10分钟后,120急救车赶到。


目击者农民工张先生称,他们和郑州庙李镇办事处巡防队员一起,把刘辉、王玉春抬上了救护车。“我们很多人都看清楚,红色马6的车牌号码是豫A416E6。”


大家都在议论。没想到,30分钟后,红色马6再次返回小广场。


“快看,就是这辆豫A416E6。”目击者刘先生称,红色马6从小广场南口进入,停了几秒钟。大家纷纷上前阻拦。


此时,大家看清楚开车的是名女司机,戴一深色墨镜。这一次,红色马6还是没开车灯。


“看到有人上前,轿车又突然打开车灯,要逃跑,而且发动机引擎声音特别大,一些人纷纷后撤。我当时在轿车右边站着,就上前抓住了后视镜。”目击者刘东方称,因女司机没开车窗,他抓着后视镜被拖出小广场,轿车从北门口出去,顺着人行道逆行向北驶去。


据刘东方说,在红色马6拐向快车道的那一刻,他松手了。“轿车根本没停车的意思,我不松手的话估计会被拖死。我至少被拖行30米远。”


第3趟


23:20


警察正在现场调查,马6又悄悄返回


“我已经跑到了140公里的时速,但红色马6不见了,警车也掉头回去”


现场的农民工们彻底愤怒了,跑到后面的工地拿出钢管、铁锨等工具,等待着。


这次等来了警察。此时,大约是晚上11时20分。


就在警察向目击者询问情况时,旁边有人高喊:“看,那辆马6又来了,在那儿呢!”


人们顺着一名农民工手指方向看,只见红色马6正缓慢行驶在丰庆路事发现场东侧的快车道上,这次,戴墨镜的女司机把车窗打开,向事发现场张望。


刘东方立即跳上自己的本田CRV越野车追赶。红色马6看到有人追,加速沿国基路向西驶去。一辆警车也闪着警灯开始追。刘东方说:“我已经跑到了140公里的时速,但过索凌路后,红色马6就不见了,警察的车追到索凌路后,也掉头回去。”


进展


金水警方正在调查


昨日上午,记者在河南省中医院骨科病房走廊上,见到了受伤农民工。


受伤较轻的赵学信说,他在躲避时擦伤了右臂,沈德龙两腿膝盖以下多处擦伤,而王玉春伤情较重,右肩胛骨骨折,左侧面部、左臂外侧大面积擦伤,处于昏迷中。


农民工刘辉的身上插着各种管子、心脏监护仪。他的弟弟说,哥哥左侧8根肋骨断了5根,胸骨骨折,左胳膊骨折,昏迷不醒。


赵学信说,由于不是在工地上发生的事,施工队不管,几个工友自己凑钱给王玉春交了第一笔医药费。“现在,我们已经拖欠医院600元医药费,如果再不交钱的话,医院就不给治疗了。”


刘辉的工友说,已为其垫付了近4000元的医药费,如果再找不到红色马6,昏迷的刘辉下一步的治疗也该停了。


交警五大队事故民警称,这不属于交通事故。问庙李派出所,他们说移交给了金水分局刑侦四中队。拨打四中队电话时,他们说要刘辉去郑州市人民医院做法医鉴定,是不是重伤。”刘辉的弟弟说。


昨日下午,记者就此事咨询了交警五大队、庙李派出所以及金水分局刑侦四中队,对方都称此事正在调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