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乾盛世只不过是个谎言

wyl911571 收藏 91 4496
导读: 不知怎么回事,“康乾盛世”这个词在最近几年越来越流行,不知不觉中,很多人开始认为清朝确实曾经有过这样一个盛世。甚至,我对这个词也达到了耳熟能详的程度,有种似曾在历史课上学过的感觉。后来,我翻了翻以前的历史课本,经查没这个词,我这才释然了。 现在,我经过多方学习,开始怀疑康乾盛世的真实性了。为了落实这种想法,我多方查找相关资料,经过分析、计算,终于得到这样一个结论:所谓康乾盛世只是一个谎言,历史上根就没有这回事。 下面就由我一步步地从经济层面来戳穿这个谎言。 我

不知怎么回事,“康乾盛世”这个词在最近几年越来越流行,不知不觉中,很多人开始认为清朝确实曾经有过这样一个盛世。甚至,我对这个词也达到了耳熟能详的程度,有种似曾在历史课上学过的感觉。后来,我翻了翻以前的历史课本,经查没这个词,我这才释然了。

现在,我经过多方学习,开始怀疑康乾盛世的真实性了。为了落实这种想法,我多方查找相关资料,经过分析、计算,终于得到这样一个结论:所谓康乾盛世只是一个谎言,历史上根就没有这回事。

下面就由我一步步地从经济层面来戳穿这个谎言。

我准备从两个方面来说明问题:一是计算清朝康熙乾隆年间真实的经济状况,;二是将史学界经常并称的明朝与清朝在人民生活水平以及税收负担进行一下对比,可以高下立见。

清朝的主要流通货币是白银,税收也是以白银的形式征收,但计算其国民生产总值却不需要知道它的年税收数额。因为清朝前期国家几乎没有工商业存在,农业差不多构成清朝的全部生产力,因此只要知道清朝的粮食产量就差不多可以计算出结果了。

清朝相对人均GDP最高的时间是康熙年间。有人可能要问了,康熙年间战争频繁,怎么可能是清朝最好的时期呢?这一点很容易解释,首先,农业受战争影响比较小,一旦战事结束可以马上恢复生产;其次,受战争影响较大的工商业在清朝几乎已经绝迹,无影响可受;另外,清朝发生的战争几乎都是冷兵器对决的局部战争或是本土外作战,对农业生产的破坏十分有限,加上明末引进的番薯等适应力强的高产作物,我们几乎可以忽略战争的影响。

那么,清康熙年间的全国粮食产量是多少呢?按照《清圣祖实录》卷227中的相关记载,在1706年时国家已经全面稳定,全国耕地总数为55195万亩,当时粮食平均亩产约为182公斤,两者相乘可以算出当时粮食总产量为1004亿公斤。按照现代粮食平均价格4元/公斤,可以算出清康熙年间的国民生产总值为4016亿元。当时人口约为8165万,可以算出人均GDP约为4918元,折合约692美元。

之后人口数增长一直很快,其速度一直远高于经济增长,造成人均GDP的持续下降。如果不信可以看《大清一统志》中的记载:乾隆在位期间的1784年,耕地总数达到了7亿亩,人口达到2.87亿。可以按上文方法算出那一年国民生产总值为5264亿元,人均1834元,折合约258美元。


这跟两宋5500美元左右的人均GDP相去甚远,只能达到两宋1/8-1/22的水平。我不禁要问了,既然连经济高度发达的两宋都从来没有过哪怕是一丁点的时间被称作盛世,那么康乾时代又怎么可以被称作盛世呢?!

再来看看长期被史学界与清朝并称的明朝是怎样的一种情况。说起来明朝的经济状况比较复杂:前期白银匮乏,以铜钱作为本位货币,同时粮食也可以代替货币进行流通(例如,官员工资就以粮食的形式发放);中期之后,明朝经济迅速发展,与海外贸易量激增,白银逐步成为本位货币。而明朝的税收也比较复杂,铜钱、白银、粮食以及土特产均可以用于税收。更严重的问题是,明朝的商业税存在严重的偷漏税行为,以及大量针对平民、散户的免税措施,所以无法根据税收计算出明朝的经济总量。

但有一点可以确定,明朝末年与清朝用于流通的白银数目是几乎一样的,但明朝灭亡不久,白银就一下子贬值了。为什么呢?因为生产力严重下降,在明末数量合适的白银在清朝就产生了通货膨胀。那么我们可以根据明清两朝白银的购买力比值来计算其国民生产总值之比。

明末就以万历年间为例,当时米价为一两白银可以购买2石大米(明清时1石大米约相当于现代94.4公斤),所以明末一两白银的购买力相当于现在的94.4*2*4=755.2元人民币;我大清可就惨了,以康乾时代的正常价格来看,一石大米可以卖到2-2.5两白银,其购买力只有明末的1/4-1/5,即“康乾盛世”时代,一两白银的购买力只相当于现在的151-189元人民币。那么我们可以认为明朝的国民生产总值是清朝的4-5倍,由于明末人口远少于康乾时代,所以其人均GDP是清朝的5倍不止。所以,你也不能怪满清人民整天“反清复明”了吧。好好想想吧,要是现在让你的生活水平突然下降到原来的1/5以下,你会怎么样?要是全国大多数人都这样,国家又会发生什么大事?

然后看明清两朝的税率。如果是盛世,那么国家只要以很低的税率就可以维持国家运转;反之,税率过高,就可以拆穿其盛世谎言。

先看明朝。明朝万历年间中国耕地总数约为11亿亩,明朝亩产略低于清朝,大约为174公斤(清朝约为182公斤),那么明朝的粮食总产量为1914亿公斤,折合20.3亿石,而万历年间每年的农业税收入约为3300万石,可以算出平均税率为3300/203000=1.63%。至于商业税就更低了,明朝工商业产值超过农业,在张居正改革的时代也只能收到400万两白银,平均税率连0.3%都不到。

然后看看“我大清”“欣逢盛世”之时的表现吧。乾隆年间,每年财政收入5000万两白银,外加火耗归公之类的政策,能达到8000万左右,约折合人民币120亿元。名义上人均税负为41元。

但大清还有一个问题:国家征税不收粮食,农民卖粮食只能卖给官府,官府处于垄断地位,可以任意压价,实际上价格往往压到半价,甚至更低,卖完粮食之后还只能得到铜钱。更严重的是,清的货币政策很不完善,国家强制规定一两白银可以换2000钱,但实际上只能换到800钱。这样经过两层盘剥,农民实际上要交出至少5倍的钱。这样算来,实际人均税负大于205元,平均税率高达205/1834=11.2%以上。所以,清朝人民在生活水平远低于明朝的情况下,负担又远远高于明朝。

经过人均GDP以及税负的综合比较,清朝的经济状况远不如宋明。既然宋明两朝也只有一个不太出名的“仁宣之治”,那么康乾时代又凭什么成为广为流传的“康乾盛世”呢?!对此我只能说,“康乾盛世”是中国史学界最无耻的谎言。


3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9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