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时期错综复杂的密码大战:电波中的惨烈厮杀

世界王牌 收藏 0 1327
导读:国民党密码破译部门的建立 抗日战争爆发后,国民党政府中有好几个部门都先后设有密电研究组织,1940年4月,蒋介石为集中对日本军队电讯密码的破译力量,下令各密电破译单位合并,成立“军委会技术研究室”,集中人力、物力、财力,加强密电情报的侦察工作。 1941年11月,“军技室”破译出一份日本外交密电,内容是:日本政府准备派原驻德国大使,去美国执行“和谈”任务,企图与美国结成联盟。蒋介石见此密电后,即令外交部长郭泰棋致电美国总统罗斯福,要求美国向日本宣战,否则中国将“自己出卖自己”。美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国民党密码破译部门的建立


抗日战争爆发后,国民党政府中有好几个部门都先后设有密电研究组织,1940年4月,蒋介石为集中对日本军队电讯密码的破译力量,下令各密电破译单位合并,成立“军委会技术研究室”,集中人力、物力、财力,加强密电情报的侦察工作。


1941年11月,“军技室”破译出一份日本外交密电,内容是:日本政府准备派原驻德国大使,去美国执行“和谈”任务,企图与美国结成联盟。蒋介石见此密电后,即令外交部长郭泰棋致电美国总统罗斯福,要求美国向日本宣战,否则中国将“自己出卖自己”。美国政府对此十分重视,在与中国、英国、澳大利亚等国磋商后,交给了日本政府一份备忘录。备忘录中提出的主要条件有:要求日本从中国和印度支那撤出全部军队;在中国除支持蒋介石政府外不得支持其他任何政府或政权;以及废除日本、德国、意大利三国的同盟条约。备忘录中的这些条件显然是不可能被日本政府接受的,为此美国和日本的“和谈”最终没有任何结果。


此后不久,军统局的经济专家邓葆光在分析“军技室”破译的一份“日本外交密电本”时,发现日本政府正与苏联政府举行商务谈判,谈判的主题是日本准备用橡胶换取苏联的木材。日本本来就是个资源贫乏之国,橡胶资源从何而来?邓葆光由此推断,日本军队将很快南下侵占盛产橡胶的东南亚诸国。日本在准备进攻东南亚国家的同时,还企图切断越南和缅甸通往中国的运输线,以期断绝国外对中国的支援,迫使中国向日本投降。由于这份情报的及时和准确,使国民党军队有了充足的时间将囤聚在缅甸的军用物资抢运了回来,并抢先做好了东南亚沦陷之后的外援物资的运输和潜伏等工作。


太平洋战争后期日本与美国打了几次海战后损失惨重,就把剩余的舰只隐蔽了起来。美国海、空军联手欲将其消灭,可是多次侦察后就是找不到目标。后来还是军统局搞到了准确情报,原来日本把那些军舰伪装成了一个岛屿。美军轰炸机按照这情报,把那“岛屿”夷为平地。为此,美国总统罗斯福还发函,向中国表示感谢。


日本偷袭珍珠港密电破译之谜


国民党解密机关最辉煌的战绩之一就是成功破译出日本将对珍珠港有大动作的情报,并及时把消息传递给了美国。破译这份情报的主要功臣之一,就是密码天才池步洲。


池步洲,出生于福建省闽清县三溪乡溪源村,1930年前往日本东京大学深造,四年后毕业,在中国驻日大使馆武官署任职,并娶日籍姑娘白滨英子为妻。


1937年7月25日池步洲携妻及三个子女回国后加入了国民党中央调查统计局总务组机密二股。


池步洲的上司是1937年初打入中统局并担任二股股长的中共特工人员李直峰,李直峰没有让池步洲填写加入特务组织的申请表,因为他不想看到一位天才的爱国青年变成特务。1940年4月1日,池步洲进入国民党军委会技术研究室。


1941年5月,池步洲在破译的日本外交密电中,发现日本外务省与檀香山日本总领事馆的往来电报数量突然剧增,电报内容总是外务省要求檀香山日本总领事馆报告:美军舰艇在珍珠港的数量、舰名;停泊的位置;进、出港的时间;珍珠港内美军休息的时间和规律;夏威夷气候情况等。


1941年12月3日,池步洲截获了一份由日本外务省致驻美大使野村的密电:1、立即烧毁一切机密文件。2、尽可能通知有关存款人将存款转移到中立国家银行。3、帝国政府决定采取断然行动。池步洲作了两点估计:一、发动战争的时间可能在星期天;二、突然袭击的地点可能在珍珠港。蒋介石看后,立即向美军通报。4天后,震惊世界的日军偷袭珍珠港美军基地事件如期发生。


据后来解密的二战资料显示,美国人当时显然把池步洲提供的这个情报看做是个奇怪的奇思异想,他们不相信中方具有获得这种重要情报的能力,于是对此信息未加理睬。


1943年4月18日,日军大将山本五十六及其幕僚分乘两架专机,由六架战斗机护航,出巡太平洋前线,池步洲迅速将破译到的情报,向蒋介石汇报,蒋介石立即向美军通报,美军迅速派出十六架美国空军战斗机前去袭击,两架专机一架被击落在所罗门群岛巴拉勒原始森林中,一架被击沉于附近洋面的深海底。


抗战结束后,池步洲因反对内战,不愿继续从事密电码研译工作。蒋介石只好将他安排到中央合作金库上海分库从事金融工作,并授予少将军衔,担任高级职员。上海解放前夕,池步洲自问一生历史不但清白,而且光荣,拒绝随蒋军撤退台湾。


日军间谍打入国民党高层


抗战时期,侵华日军利用打入国民党政府和军界高层的一些男女间谍从事情报活动。其中行政院机要秘书黄浚通敌案很早就被破获,并被披露,而有“密电码破译专家”之称的汉奸霍实也进入了国民党最高核心层。


1936年底,中共地下党员杨德基(后改名杨述)去南京投奔在国民党密码检译所工作的堂兄杨肆和表兄王维钧。无意间,他读到1935年11月《大众生活》第一卷上的一则消息:“就任冀东防共自治委员会外交处长之霍实,历访北平的日本大使馆、陆军武官室、海军武官室等,正式通告委员会的成立,并恳请日本方面的援助。”此时国民党密码检译所的研译组长也名叫霍实,他们是否是同一个人?杨德基将自己的怀疑告诉了堂兄杨肆。杨肆请中统和军统分别对霍实作过调查,但未发现他有通敌嫌疑。


1937年11月,霍实被军统治安组人员扣押到军统总部,新上任的军统南京区区长钱新民对霍实进行突击审讯。那天大清早霍实悄悄和日本海军女间谍南造云子接头时被宪兵联合巡逻组拘捕,而南造云子在几个汉奸同伙掩护下逃脱了。霍实承认他因受大汉奸殷汝耕拉拢引诱才当了汉奸。钱新民将霍实押送武汉,戴笠单独提审了霍实。但出人意外的是霍实竟受到优厚的礼遇。1938年3月,霍实被调到军委会机要室搞日本密码研译工作。


一天,杨肆侦听到一份外交密电,系蒋介石手下与日本人暗中来往的一些人员的名单,其中便有霍实,这就证实了霍实果真是已打入国民党最高核心层的日本间谍。杨肆气愤不已,将情况告诉了王维钧。王维钧立即报告温毓庆,但这位老上司态度暖昧,似有难言之隐。两年后,王维钧、杨肆先后秘密加入共产党。


杨肆在军统待了几年,终于了解到:早在1936年初,戴笠就掌握了霍实的真实背景,霍实来南京之前就被日军华北特务机关发展为高级情报员,指示他长期潜伏。蒋介石授意戴笠不必惊动这个神秘的日本间谍,为的就是再开通一条与日本军方联系的绝密渠道。抗战胜利前夕,霍实在上海租界神秘失踪,再未出现。


“红色间谍”阎宝航


重庆时期的国共以及英美德日谍战,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重庆成了名副其实的谍战之城。


在国民党的情报部门中,有许多中共情报人员。阎宝航是共产党隐蔽战线的传奇人物。1939年,带着周恩来、李克农关于建立情报机构和设置电台嘱托的阎宝航举家迁移,抵达重庆。1941年5月的一天,国民政府驻德武官桂永清密报蒋介石:“纳粹德国决定6月20号左右约1星期内开始进攻苏联”。此后不久,德国军方代表访问重庆。德国驻华大使馆举行酒会,阎宝航作为政治设计委员也应邀出席。于右任拉过阎宝航,悄声说道:“德国马上要进攻苏联了!”阎宝航当即借故离席,将情报送交周恩来,延安方面将这份重要情报交到了苏联红军情报人员手中。


1941年6月21日凌晨,斯大林从一名德军投诚人员中获悉:德军将于22日凌晨向苏联发动进攻,这也证实了阎宝航情报的准确性。苏联红军提前了24小时布署,得以免遭灭顶之灾。


1944年11月下旬,阎宝航从军政部密码破译机构处获得日军调动和将对夏威夷瓦胡岛采取大规模军事行动情报,立即报告周恩来。


1944年仲夏,阎宝航通过老友宁恩诚的内弟国民党政府国防部三厅副厅长纽先铭,搞到了有关日本关东军在中国东北境内的全部详细材料,“包括陆空军的布署、设防计划,要塞地址、兵种、武器、翻译人数、将军姓名等一全套内部机密资料”


一年后,苏联红军对日开战后,按阎宝航提供的情报,“按图索骥”,只用了几天时间就全面突破了“关东军”经营十几年的防御体系,彻底摧毁了关东军。


1995年11月1日,俄国驻华使馆举行了一个特别的仪式。罗高寿大使宣读了叶利钦总统签署的授予阎宝航及他领导的情报小组成员阎明诗、李正文同志“伟大卫国战争胜利50周年纪念章”的命令。


美国密码之父的中国谍战


赫伯特·C·亚德雷曾是美国国务院的机要员,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亚德雷在国务院内创建了一个机密的密码破译部门,代号“黑室”,他被誉为“美国密码之父”。


1938年,戴笠从电讯专家魏大铭口中得知美国密码之父亚德雷的情况后,通过中国驻美大使胡适秘密联系,以年薪一万美元为条件,聘请亚德雷来华帮助破解日军密码。当年11月,化名为“罗伯特·奥斯本”的亚德雷经香港抵达重庆。国民党政府安排30多名留日学生,和他一起组成专职破译小组。


当时,日本海军航空队经常从汉口派飞机轰炸重庆,国民党军统局下属的密电组屡次截获潜伏重庆的日本间谍发出的密码电报,亚德雷凭经验断定,它们都是间谍向日军反映重庆云高、能见度、风向、风速的气象密码电报。


从1939年3月开始,亚德雷小组截获日军大量以更为复杂难解的新密码编写的电报,还未等他们将这-信息向上反映,5月3日和4曰,日军飞机连续两天从汉口直扑重庆,投下了数百枚炸弹。第二天,20多架日机再袭重庆。一个现象引起了亚德雷的注意:国民党在重庆市区花大力气布署的防空部队为什么竟没有打下几架敌机?亚德雷通过中国女友徐贞介绍,结识了驻守在重庆的国民党某高射炮团的一位营长,此人绰号“独臂大盗”。


经过密切跟踪,亚德雷发现日本间谍发出的新密电中开始混杂一些英文字母。亚德雷推测日本间谍采用了“书籍密电码”的编制方法,密码底本是一本英文长篇小说。就在此时,国民党军统局提供了一个重要线索:“独臂大盗”有时公然使用附近一个川军步兵师的无线电台和他在上海的“朋友”互通密电,他很有可能是一名汉奸。亚德雷把目光放在了“独臂大盗”身上。


亚德雷和徐贞到“独臂大盗”家去拜访。徐贞在“独臂大盗”的书房中发现一本美国著名女作家赛珍珠的长篇小说《大地》,该书的第17、18、19页上的第一个词用笔画过。“独臂大盗”是汪伪政府政权安插在重庆的耳目,他与国民政府中的德国籍顾问赫尔·韦纳等人组成间谍网,密告日军轰炸机保持3660米的飞行高度,以避开射程仅达3050米的国民党军高射炮的射击。随后“独臂大盗”等内奸被逮捕枪决。


1940年7月,亚德雷回到美国。战后,他成为一个无名之辈,过度酗酒使亚德雷付出健康的代价,1958年因病去世。


战斗在国民党内部的中共密码员


李直峰是置身国民党中统局的中共党员,1937年,李直峰被中统局任命为机密二股股长。李直峰打入国民党以后,一直从事日本密电的研究工作,1938年11月被任命为军委会少将参议,他可以持蒋介石的命令到各战区搜集国民党缴获的日军电报,理由是供研究所用。


为了尽快找到日军密码、变换密码的规律,李直峰同样需要中共方面向他提供延安截获的日军情报。中共中央将八路军所截获的三种日本陆军双重密码电报本,通过他人交给了重庆--这是为了掩护李直峰的共产党员身份。由于中共方面的支援,国民党情报机构很快掌握了日本密码的规律和特点。


在我党杰出的特工中,年仅18岁就打入戴笠军统局内部的张露萍是一位情报巾帼英雄。


张露萍原名余家英,1939年10月,中共中央社会部派余家英到重庆工作,归叶剑英领导。叶剑英安排她化名张露萍,以重庆卫戍司令部稽查处监察科工作的张蔚林(共产党员)“妹妹”的身份作掩护,打入重庆国民党军统局电讯处及电讯总台,担任中共在军统局的地下党支部书记。


从1939年秋到1940年春的半年中,张露萍领导的七人小组多次获得了军统重庆电讯总台的密码、波长、呼号、图表和军统在全国各地秘密电台的分布情况。与此同时,延安电台也不断收到七人小组中在军统电讯总台工作的共产党员冯传庆发出的密电。


1940年4月,戴笠从张蔚林的宿舍里搜出一个记有军统局在各地电台配置和密码的记录本、张露萍的笔记及七人小组的名单,即刻逮捕了张蔚林,在报房值班的冯传庆得信后,翻墙逃出电台大院到八路军驻重庆办事处报信。叶剑英立即让他化装成商人,安排他深夜过江去延安,并向成都发电报,通知回成都探亲的张露萍就地隐蔽,莫回重庆。可惜,此电报晚了一个时辰,戴笠已借张蔚林名义,给张露萍发了“兄病重望妹速返渝”的电报。张露萍刚到重庆就被特务逮捕。而冯传庆渡江以后,也被埋伏的特务抓获。这样,包括杨洗、陈国柱、王席珍、赵力耕在内的“牛角沱七人小组”全部被擒。这就是当时震惊国民党心脏的“军统电台案”。


1945年6月下旬,国民党将张露萍等7人一同杀害。


由于当时敌我情报斗争激烈、复杂,加上我方打入军统电台地下工作人员身份隐秘,又改了名字,因此,张露萍等人的事迹在上世纪80年代才大白于天下。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