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父爱无边

自由九号 收藏 0 96

2010年6月7日,值班。


傍晚,社区治保会送来一名老人到派出所,老人称他从江西新余市分宜县到广东中山寻找他的小儿子,已经是四天了,现在毫无办法,他身上现在只剩下100多元,找不到儿子他是不甘心回去的,老伯语气坚定的对派出所值班民警说。


治保会的工作人员告知,老伯已呆在乡府有大半天的时间了。


我开始耐心地与老伯交谈,老伯名叫舒广能,今年已78岁,有四个儿子,分别在安徽,江苏,浙江,广东等地务工,其中小儿子名叫舒春宝,在中山市一处叫横琴桥附近的厂里工作,家里现在就自己一个,孤单得很。这些天来,身体不太好,特别想念小儿子,所以就来找他了,于是带了家乡的特产,共有十几斤茶子油以及一些菜干,萝卜干,挑着就乘车到了广东中山。出发前,老伯并没有联系到他小儿子,也不知道他的电话,更不知道他具体在什么工厂做工。


我很吃惊,老子找儿子,故事仿佛在重演。


别以为这是荒唐的事,我自己就经历过。由于工作的原因,有一大段的时间没有回去见老爸,有一天,忽然接到通知,在单位的门口,老爸自己一个骑自行车找我来了,而我之前就一点都不知道。老爸那时候也75岁了。当在单位门口真的见着老爸的时候,心头不禁掠过一阵心酸。


破旧的衣裳,破旧的自行车,他永远都是那么俭朴。问老爸为什么一个招呼都不打就来的时候,老爸说,想见你就来了,我知道能找得到你!老爸一脸的笑容,却真正打痛了儿子的心。那天,我们在单位的饭堂进的餐,父亲吃得很享受,他反复的叮嘱我,要以工作为重,家里虽只有他一个,一样可以照顾好。这就是一位曾经在五一年参加过抗美援朝的普通的老志愿军,不是党员,却有党性。


望着父亲颤颤抖抖骑着自行车的背影,外面是繁忙透顶的车水马龙,回家有二三十里的这样的马路,我承认,我湿了。


此刻我面对着这个舒广能,同样是小儿子的我,同样是年龄相仿、破旧衣裳的老人,又怎能忘掉以上的一幕?而这个舒广能,竟然从千里之外找过来,我心情凝重了。


我已有些担心,老人提供的他儿子舒春宝情况并不乐观。我们查到舒春宝曾在2008年在中山古镇曹步的曹二村的一间出租屋住过,现在已搬走了,去向不明。也没有找到他的联系电话。


老人在电脑里看到了自己小儿子的相片(那是户籍查询出来的资料),兴奋得双眼放光,说他一定就在这里附近的。老人喃喃自语的说,他小儿子一定就在附近。他并不理会我的解释。


只有再跟老人进行进一步的沟通。


老人说的普通话带有乡音,令我们这些土生的广东人很难听得清楚,老人也不会写字,他说出儿子舒春宝的名字核实就已耗费了不少时间。我向他解释,以目前提供的资料,很有可能在短时间内不能找到他的儿子,那怎么办?到时候你要住在那里?老人毫不犹豫的说,我身上只有100多元了,也没有住的地方,我请求你们派出所的首长帮帮我,你们一定是有办法的,至于我住的,我想你们派出所随便给我一个角落就可以了。老人家的坚持我们不好拒绝,经验告诉我,这有点犯难,我甚至已想到了社会救助站,不得已的时候,我们可以把他送到救助站,让救助站把他送回原籍。


老人的身体状况也不理想,这几天以来,他吃的是最简单的盒饭。


老人告诉我,他最近这段时间,高血压的老毛病开始发作,五天前他自己离开江西老家,四天前他乱碰乱撞找到了江门市,人海茫茫,他去到了一家派出所,在那个派出所里,老人几乎晕倒了,幸好派出所的民警把他送到了一家医院,吊了几瓶针水,清醒过来,昨天就找到了中山市横琴桥的附近,他感觉自己快要找到小儿子了,他唯一知道的,小儿子是在这横琴桥附近打工。他又一次以最期望的神情看着我,“首长,想想办法,我儿子一定就在这附近”。


如果知道厂的名字,应该有办法,可惜老人不知道。


老人忽然说,厂的老板也是江西分宜县的,叫“年小强”,大概有三十多岁,是做五金的,如果找到他,肯定会找到他儿子的。符合这些条件的“年小强”查不到资料。我知道这是关键的线索,就向老人反复问“年小强”是那三个字,因为有一个字是错的,查询出来的结果就没有参考价值。


老人不会写字,他也犯难了。口里不断的重复着“年小强”“年小强”……,我拼命竖起耳朵,问题可能就是那个“年”字,我们尝试了几个读音相近的“连”、“颜”、“阎”、“彦”、“宴”,没有找到符合条件的。他揍了过来,让我写一下刚才查的那几个不同的姓氏,一边看一边摇头。


“不是这个,不是这个样子的,那个‘彦’字有点象”,他说。


老人这时又挠着脑袋说:“500年前,有个大官,也是那个姓,他是分宜县的人”。


“哦”?这回到我喃喃自语。


忽然一闪,是“严嵩”!


我把“严”字写了出来,老人一看,“是,是这个”。


电脑里,严小强的名字倒有几个,无妨,全有照片,让老人看过,很快就确定下来。接着,查询这个人的有关资料,我们幸运地找到了严小强的联系电话。


电话里,严小强说舒春宝已经不在他那里做工,但可以找到他的。老人接过电话,用他的家乡话与严小强通话,说得满脸通红。


太兴奋了!不得了,我劝他放下了电话。


老人此刻象个小孩,竟拱手作辑,喃喃念着,“谢谢首长啊”,向我行礼来了,在场民警的脸上也露出了可爱的笑容。


小时后,老人要找的小儿子舒春宝来到了派出所,隔着门闸他们双目对望,儿子问候老子的第一句话,同样也是“你怎么不先打个电话通知我一下……”。


舒春宝向我投来了感激的目光,我见到,他眼里也湿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