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命案

自由九号 收藏 14 779

命案


(一)


凌晨过后,镇郊的街上已经完全静了下来,除了还在大排档宵夜喝酒的夜摸外,一切都已静了下来.


街灯昏黄,照在地上,很是一副无力的样子.


连续几天的下雨,晚上居然出现了星星,连地面也没有了积水,四月份的南方天气变化无常,多雨潮湿,令人很不自在.就连穿什么衣服上班也要考虑一阵子.穿少了,忽然降下来温度,措手不及,穿多了,一时间温度又上来了,多余的衣服不知放那处.


赵保安就象平常一样,在一幢大大的宿舍楼下的值班室内,打着盹儿.这楼上住的人可多着,足足有一千多人,都是同一间厂的工人,工人们分成三班,二十四小时不停运作,因未到交班时间,赵保安趁此点起了头.


一阵不同寻常的声音传了过来,赵保安吃了一惊,抬头一看,时间是凌晨三时十二分.这声音一定是人传过来的,象是一阵打斗声,然后是一阵急促的跑步的声音.这么晚了,肯定有什么事了吧?赵保安自言自语.


好奇心令赵保安走出了值班室,往门口的马路上观看,未见一个人影.


怪事了,刚刚明明听到有声音的.


再走出一点在马路上看,咦!路中间明显地躺着一个人,一动不动,赵保安走了过去,真真是一个人,而且身下有血!赵保安于是不敢走得太近,急转回值班室拔了110报警.又打了120叫救护车.


(二)


派出所值班的民警忙了快整一天了,刚刚消化掉手上的工作,吃了些宵夜,快两点钟了,大概可以睡个好觉了.民警高标是派出所的一位老民警了,看上去还年轻,但已奋斗了十一年,目前在所内的刑侦组工作.一般上,民警能在两点钟上得床睡觉,那已是一件不错的享受了.要处理的事情实在是多啊,值班的有六个人,其中四个是民警,包括一名所领导,另两个是治安员,每值班一次是二十四小时,共有四个班.听说在其它地区,三班的,两班的也有,要是两班制,就意味着每个月将有超过一半的时间要在派出所吃喝.


高标在吃过宵夜后,来了一点精神,就与新来的教导员开起了玩笑,抱怨说教导员才来值班两次,但每次都让值班民警忙个不停,是不是有点邪门?听说但凡换过领导,都可能会出些事的.


教导员原来是另一派出所的所长,被轮换过来当第二把手,心里硬是有点别扭,嘴上不说,但心总闷着.


在十二点钟的时候,教导员才和高标看了一宗拦路抢劫案的现场,教导员已经好久没有出过现场了,这次主动出击,是出于对新环境的尽快熟悉,二则拦路抢劫也是恶性案件,看一看,掌握一下也是好事.


教导员去到这个现场,心里就开始嘀咕发毛,他记得,2001年,就在这个地方,一名非法营运的摩托车司机被劫杀,当时教导员在刑警大队当中队长,该案被挂在中队长身上,然而,直至被调到派出所,此案仍未破获.这个鬼地方,教导员印象太深了.


由于案发在马路边,找不到目击者,现场没有多少看头,技术队发挥不出作用.很快,教导员和高标就回派出所了.路上,教导员一直想着,难道真的又要出什么事?


说起来也真玄,警界好象有一个定律,凡新官上任,大都会出现命案,有人说这是祭旗,有人说是风水改变,为什么?因为新官上任,一般都将原任的座枱动一动,这一动,往往动出命案.与教导员搭档的所长,才从教导员的位置新任上来,他将前任的办公枱刚换了个位置.


高标的玩笑正打中了教导员的想法,教导员说,那要不要在本班上放些鞭驱驱邪?另外几个听着,就拼命附和,好啊好啊?


都两点了,没事了,睡吧哥们.


(三)


教导员自己先上宿舍的床去了,这是他第二次睡这个床铺.躺下后,却发现蚊子在吼吼地叫,不处理一下,肯定睡不成,立即起来,开灯,抓蚊子.室内面积不是很大,蚊子可以见得着,教导员一气拍死了十只蚊子,估计差不多了,睡.


朦胧中,教导员枕边的手机响了起来,一看,正是高标打进来,教导员心里一沉,坏事了!


高标在电话上汇报了一宗警情,说是在凌晨三时二十分许,接到110的指令,称有人在某区的马路上发现一名躺着的男子,情况不明.高标于是带着另一名治安员出警,三分钟后赶到了现场,果见一青年男子侧躺在马路中央,身下流了满地的血,高标到场后,救护车也来了,医生就地对那男子进行检查,先将男子的身体翻过来成仰卧状,当场发现男子已没有了气息,医生在例行做了电击起博后,宣告这男子已当场死亡.随后,医生撤离现场.


教导员一听,再无睡意,立即出发往现场.


教导员到场后,借过一支强光电筒,朝那死者身上照,教导员此时还想确认一下,这是不是命案.他想,如果是交通事故,就不关派出所的事了.


(四)


借着电筒光,教导员清晰地见到,死者仰卧于地上,鲜血流满了一地,中心血迹处,有明显的气泡状物,死者嘴巴张开,也被血泡包围,眼球已无力地低垂下去,神光散去,只有死人才是这种眼神,电筒光往死者上身照去,白色的上衣已被血水浸透,左胸处一个明显的利器的创口,显然这是致命的创口.显然这不是交通事故.死者腰间夹了一个厂牌,上有姓名,有照片,照片与死者一致.还好,死者的身份不用多花时间调查.


命案无疑.


教导员随即按通了刑侦局长和所长的电话,简要汇报了情况.并命令封锁现场,拉起警戒线.在技术人员到场前,教导员先行组织了第一次的现场周边的搜捕和寻找证人,调取视频监控的前期工作.一切都显得熟练有余,教导员十几年的刑警经历可不是吃素的.


张副局长很快就带着一干刑警到场了.教导员向他们介绍了接警的情况和先期处置的情况.


技术人员,法医负责对现场和死者进行勘验,其它刑警和派出所增援的民警则分头做走访取证工作.


至此,教导员的处警就算是完了,剩下来的,可以交给刑警和负责刑侦的副所长指挥.


视频监控室的信息不停地传过来,教导员第一时间将消息与现场调查的刑警进行了沟通.


虽然教导员离开了第一指挥位置,并且在基层派出所干过了五年,刑事侦查的工作已有了一些新的变化,这些新变化是教导员还未熟练掌握的,但教导员还是习惯性地关注着案件的调查进展情况.


(五)


早上八时许,第一次案情分析会在派出所会议室召开.教导员好象又回到了当年的刑警队,大部分都曾是他的同事,只是当年年轻的民警有的已走上了领导岗位.教导员觉得特别亲切,全然没有发生命案的那种紧张气氛.只有在这种场面,大家可以畅所欲言,发表不同的观点,争论一些意见分岐,上下级关系在此时变得模糊.争论会很快达成一种共识,就是会形成一种侦查方向,因为就算有争论,时间不容得浪费,指挥员会下达指令,就先朝一个方向走.错了再走回来.


案情并不复杂,教导员只用了不到三分钟,便把接警和初期的处警情况介绍完毕.然后是技术和法医的勘验情况介绍.


法医介绍说,死者为男性,年龄约20岁,左前胸发现一刀刺创,推断为单刃刀具,创口达3.5CM,因未解剖,刺创伤及的具体位置要稍后才知,估计会伤及心脏及肺部, 现场和死者嘴角留下的大量气泡状血迹可以说明这一点,推断该刺创是导致其死亡的主要原因,其它部位未发现创口,也没有发现明显的抵抗伤.左胸部的刺创应为致命原因.其它情况有待解剖后的进一步检查.


技术人员介绍,中心现场及周边,暂未发现凶器遗留,死者上身穿白色短袖恤,已被血迹浸润,下穿牛仔裤,脚穿拖鞋,腰间挂厂牌,厂牌上有资料,死者身份估计与该厂牌相符;牛仔裤后袋内有一钱包, 包内约有800元,钱包没有发现被搜掠过的痕迹,裤袋内,死者的手机还在.从被刺到死者倒下,所留的血迹约五米,均已提取,是否有第二或第三者血迹,有待化验确认.


访问组的人陆续都回来了,先到场的先介绍.死者名叫黄玉逍,22岁,广西人,务工于工业区的AB线路板厂,暂住于厂的员工宿舍,亦即报警人赵保安所处的那幢大楼的507房.据同房的人员称,曾在当晚八时多,见过黄玉逍,之后没有见过他.黄玉逍平时不上班时,喜欢到附近的网吧上网.刑警在走访时,已是早上的时间,员工基本已回宿舍睡觉,但发觉有一名经常与黄玉逍一起玩的老乡还未回来.这个人叫黄大维.


监控室的代表黎国伟同志发言了,民警都集中了精神听,因为,如果监控能拍到相关的场面,将会是直接的证据.据翻查监控,中心现场距离第21号监控枪仅二十米左右……,


一些调查员的眼睛已瞪得大大,耳朵已竖了起来.


黎国伟继续说,第21号监控位处于一个丁字路口,是广福路和元福路的交汇处,为自动三面监控状态,镜头大约在8秒内转一个来回,凌晨三时十一分五十秒,监控拍到两名男子从广福路方向转入元福路方向狂跑……


虽然画面不是很清晰,但能够捕获这个画面,调查员都很兴奋.报警人赵保安就是在三时十二分的时候听到了不同寻常的动静,那么,监控镜头下出现的这两名男子肯定与案件有关.


两名男子刚转入元福路时,路边另一名男子迅即调头,也跟着这两名男子走,他们很可能是有关联的.


下一个监控位是第20号监控位,它是元福路与广丰路的交汇处.同样是丁字路口,同样是自动三面监控状态,间隔周期约8秒.21号监控位出现的两名可疑分子正朝这个方向跑.


监控继续回放,从20号监控可见,三时零八分,三名男子先后经过一间便利店门口,该门口尚有人在宵夜饮酒.这三人是从广丰路过元福路的.


以上的监控画面以及死者黄玉逍的情况,其实在案情分析会前些时候就已传送到前线的走访调查人员上.派出所的刑侦民警小军,就是根据这个情况,访问到了便利店门口的人,直接知道,那几个人是在广丰路的环宇网吧出来的,小海立即到环宇网吧调查,该调查取得了案情的重大进展.


小军在网吧查到了死者黄玉逍当晚在网吧上网的情况,通过网管迅速知道,黄玉逍在三时零五分下线,网吧监控发现,黄玉逍在离开网吧时,明显有三名男子对其实施了跟踪!


这三名男子的图像迅速被固定下来.


小军激动地拿出图像向在座的调查人员进行了展示.


张副局长总结性地说,案情已经很明白了,这是一宗报复寻仇性质的杀人案件,有两点可以说明,一是死者身上的财物都没有动过,求财的动机不明显,二是从监控中知道,三名男子从网吧对死者实施了指认(当然这是推断的)和跟踪,其中两人对死者下毒手后迅速逃离现场.


在座的各位调查人员对此都没有意见,教导员自己的分析也是如此.


那么下一步,无疑是要弄清网吧出来的三名男子的身份,弄清后即可实施抓捕.张局长接着令刑警大队长进行工作分工安排.


大队长将工作分成两组,重点在第一组,第一组负责调查网吧工作人员,无论用何手段,以最快速度搞清三人的身份情况.第二组到赵保安的宿舍楼处继续调查,那个还未回厂的黄大维到底是不是这三个人中的一个.


案情分析开到九点半钟,就基本完毕,该开展工作的开展工作,该休息的也要休息.当班的教导员,高标等,都回去睡了.


(六)


教导员这一觉睡得很沉,一醒来就已是下午三点半,看看手机,居然没有一个电话打进过来,他反而有点失落了,是啊,还有什么要请示我的呢,他自言自语.


回到了派出所,有点冷清,在接待室,教导员意外地见到了老上级,刑警大队的前任大队长和教导员,他们都快要退休了.看得出,他们依旧在牵挂着这宗命案.这已是他们的习惯,每逢大要案,他们都会靠前指挥.即使现在指挥的责任已移交到新任的年轻人手上.


这个场面,教导员又是看得不怎舒服,是不是他也要进入这个行列了?他不禁想起了添叔,那是名在基层治保会工作三十年多年的老同志,上班都会很准时,腰间常别着一个枪套,腰干挺得硬直,套外面一块红布抢眼醒目,就象样板戏中《沙家滨》里新四军的指挥员,大家都知道,他的套里是没有枪的,添叔说,以前他曾挂过真的二十响,就是这个样子.添叔就是带着这样一个枪套去世的.


一名年轻的侦查员进来了,他刚写好了一份证人的笔录,两位老同志都在仔细地看,并提出了一些意见.命案的材料把关向来都极为严格.


教导员了解到,在他离开派出所后不久,即在上午十时多的时候,小海提供的三名对象的身份已搞清了其中两个.这两个人与死者并不认识.而这两个的角色,一个可能就是动手者,另一个是还未到中心现场就返回去的那个人。这是仔细对监控录像进行分析的结果。那个黄大维现已被排除了.现在刑警正在组织抓捕行动.他们成立了专案组,教导员心里想,效率可真是高.要是以前,根据侦查方向,调查人员集中于厂方,死者的关系方面入手,要确定嫌疑对象的身份,真不是一件易事,何况,目前确定的两人与死者却没有关系.如果第三名嫌疑人确定后,也是与死者是不认识的话,那之前的判断就会是错的.所谓寻仇,前提是他们互相认识,有过节.教导员想到这,一时间不明白了,难道还有其它动机?


(七)


第一个首先被抓到是嫌犯叫杨武,男,与死者年龄一样大,22岁,也是广西人。这个人三年前也在死者所在工厂打过工,辞工后一直没有着落,游荡于工业区的网吧间.杨武的被抓,连他自己也想不到,为什么警察这么快就找到他.当时,已是案发后的十几个小时了,晚上八点多,杨武正在一间发型屋染着头发,他要将自己原来黄黄的头发染回黑色.他觉得黄色的头发太过抢眼,会招人注意.虽然杨武对于自己没有动手感到镇定,但始终自己是参与了这个过程,难免心慌起来.特别是他和两个同伙在经过那间便利店时,那里正在喝啤酒的人当中,有的是他认识的,那时还有人与他打了个招呼的,毕竟,他在那工业区也叫做混过几年.


审讯室里,年轻的杨武与年轻的刑警们正在进行一场心里较量.


杨武首先想知道,警察找他的真正目的.


杨武试探着反问刑警,找他干什么?他犯了什么事?


而刑警却早就胸有成竹,他们已知道,面对的此人不是行凶者,最多是个参与者,谋事者,并且杨武在凌晨两点多至三点多的行踪,刑警完全掌握着.这个很重要,如果杨武在这个行踪方面稍稍说慌,便会遭到刑警猛烈的轰,在接受讯问时,被人揭了慌言,是很被动的.杨武也没有本事撑得住两个回合,便败下阵来,供出事情的缘由来.供末,杨不死心,对刑警说,你们怎知道我在发廊?


“你用了手机是吧”,刑警问.


杨武说,”是用过”.


你的手机被我们定位了!


杨武无言.


年轻的杨武不知道,以一个镇级的单位,就算是市一级,刑警们还没有这么的高科技对手机进行定位,刑警只是瞎哄了他一下而已.杨武却对此深信不疑.他上网看香港的影视作品多了,警方常用手机定位抓捕嫌犯.


真正让杨武落网的,是警方的一名线人.


(八)


突破口被打开,一切都变得容易.杨武在刑警的开导下变得合作了.他先供出另外两个人,一个叫邓子青,男,20岁,也是广西人,现在失业.一个叫陈海,男,18岁,是四川人,这两人都是杨武在网络上通过玩QQ认识的.由于陈海刚从南海那边过来,现在也没有找到工作,三个人的钱包都紧张得很 ,就连吃饭都成问题了.杨武和邓子青尽着地主之宜,在陈海过来那晚(当晚案发)请了他在大排档吃了一顿,喝下几瓶啤酒,现在也是穷得叮当响,陈海觉得很不好意思.


陈海于是提出,找个人要点钱.


杨武和邓子青听到后问,”怎样做”.


陈海问,”你们有刀吗,弹簧的,最好有两把”.


邓子青就说,”去我家拿吧,我家里离这不太远,我那里有把弹簧的.”


杨武说,”在那里做,向谁下手呢,如果是在本地,这里许多人认识我,我怕出事啊.”


“放心,刀子我拿,这里没人认识我的.你们两个不用动手,就选择从网吧里出来的人”.陈海说.


在邓子青家里,陈海拿了一把弹簧刀.别在身上.


凌晨两点多,陈海三人上了环宇网吧.网吧里,还没有见那个有下线的迹象.于是在网吧等.三时零五分许,有一人终于离开了座位.这人便是黄玉逍.


黄玉逍已在网吧Q了几个小时了,今晚他聊的不错,对方那个女孩很快就要答应和他见面了,他非常兴奋,无奈明天上班,于是很舍不得的下了线.


黄玉逍连蹦带跳出了网吧,他万万没有想到,死神已安排了几个小鬼在吊着他的尾.


(九)


黄玉逍根本不认识这三个人,偏偏三个穷小鬼看上了黄玉逍,这真是黄玉逍的不幸.陈海和邓小青偷偷尾随着,杨武跟在后边,隔着一条街,他们在等待时机下手.


黄玉逍走尽了元福路,转入广福路,陈海和邓小青见四下无人,便突然串上去,邓小青迎面将黄玉逍拦住,并伸手搭住对方肩头,说道:”朋友,借点钱用用”.


陈海在旁,手中已暗暗抽出了那把弹簧刀.


黄玉逍眼见就快到自己宿舍了,却遇到了抢劫,也没有留意到陈海手中有刀,他反手一击,将邓子青的手一下荡开,陈海一声喝,”你够胆反抗”!顺势一个冲步,刀子狠狠地插在了黄玉逍的左胸上,陈海很明显地听到黄玉逍”哼”一声闷叫,他的手再往后一抽,刀子抽了出来.


黄玉逍的手来不及抵挡,只捞住了陈海的衣服,另一只手捂住了伤口,他的脸部很快开始扭曲.呼吸变得急促,他拼尽最后一点力气将陈海带倒在地.


陈海只手一挥,便摆脱了黄玉逍的纠缠.


陈海眼见得鲜血从刀捅处喷出,接着黄玉逍的嘴部也抽搐着喷出血来.


陈海和邓子青那见过这样的场面,俩个即时魂飞魄散,撒腿狂奔回元福路,遇着跟上来的杨武,即呼道,”出事啦,出事啦”.


杨武闻言,也立即往回快步走.


当经过元福路与广丰路路口时,他们放慢了脚步,那里有几个人正在路边喝酒,他们之间有的是认识的.待过了路口一点,他们又狂奔起来.以至后来刑警找到这些喝酒的人调查时,他们都说,这几个人一定是犯了事的,要么是刚打架,要么是刚做了坏事.深更半夜的,跑这么快干什么?


(十)


杨武被抓后,邓子青似乎闻到了什么味道,连杨武约他到某地公园门口见面他也是将信将疑.这让抓捕组的刑警担忧了一会.杨武决计要和警方合作了,约邓子青出来,正是刑警们的诱捕之计.杨武为了打消邓子青的怀疑,主动打了一些安慰的电话,又假意提醒邓子青,目前需要注意什么.邓子青真不知道,杨武是在警方的控制之下跟他打这些电话的.他虽然也有些怀疑,但此刻,他实在想不到还要与谁联系,跑肯定是要跑了,但手上没钱,而杨武答应会帮他想办法.


邓子青的电话又响了,是杨武打来的.杨武叫他晚上十一点钟到某某村的村口等.邓子青答应了.


刑警已经先行在某某村附近埋伏好了.


杨武也被放在一辆贴了反光膜的汽车上,方便观察.十一点很快就到了,村口处,没有一个人影.


再等一下.


几分钟后,出现在村口的是一名年轻的女子,杨武说,这是邓子青的女朋友.原来,邓子青也防杨武有诈,先叫女朋友出来,如果见到杨武没有事,他才会出来.这怎办呢?要是杨武一反水,全完了.


抓捕组指挥果断下令,搜索村口周围一百米范围的可疑人员.


很快就传来了好消息,在村口附近一处小公园内,搜捕出一名正在打电话的可疑人员,该人与邓子青图象一致.


又一名嫌犯落入袋中.邓子青被带到派出所,审讯室内,他比杨武强点,撑足了四个回合,令督战的张副局长十分恼火,他走过去就给了邓子青一个巴掌,狠狠地说道,”你看外面那个是谁!你还赖着个吊?”,外面有侦查员将杨武从邓子青的视线范围内带过,邓子青虽然早就料到了杨武已先行被抓,但这是正式在派出所见着了他.他还看见,他女朋友也被带进来了.


邓子青绝望了,“我说啦,你们把我女朋友放了先,这不关她的事”.这是邓子青招供前仅想挽回面子的说话.


(十一)


陈海知道出事后,一溜烟离开了工业区,他想回南海.但身上只有五元钱了.莫讲打的,五元钱连坐公交也不行.他也不敢联系杨武和邓子青,害怕被警方追踪过来.


杨武想立功,也在主动找陈海,打电话,上Q,就是没有一点陈海的消息.


陈海虽然离开了工业区,他想开溜,却一时间找不到朋友,老乡.饿着肚子已经十几个小时了,难道还要抢一个?陈海怀里还揣着那把弹簧刀.只是他已将刀刃洗过,连沾过对方血的上衣也扔掉了,可现在身上无钱,陈海只好硬着头皮打电话给杨武,杨武的回话当然是经过刑警授意的.


杨武于是故伎重演,说可以借些钱让陈海跑路.陈海让杨武给迷惑了,直直地钻入了刑警布置好的圈套,束手就擒.凶器被当场缴获.


(十二)


随着三名嫌犯的相继落网,作案动机浮出了水面,不是原先分析出来的寻仇报复杀人,而仅仅是为抢劫财物,所选对象他们并不认识,仅是一个偶然的选择.这几乎令所有调查人员都大跌眼镜.教导员心里也不禁慨叹,年轻人的世界,无法触摸.这是几个流连于网吧的无业青年,他们没有多少社会经验,也没有犯案的前科,跟许多出外打工的青年一样,有时愤青一下,上上网,打打架,喝点酒,莫非,这就是当代90后的代表?


庆功会上,前刑警大队长借着酒气又开起了他的高级玩笑,他拍拍所长的肩膀,多谢你啊,我希望多发几宗这样的案件.


所长的脸色难看了.


“不死人我那有饭吃有酒喝啊,哈哈哈!”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