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过鸭绿江 浴火重生 第八章 糊涂账

无真子 收藏 4 5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36.html


小四川是最后被叫去问话的,坐定后,唐少权的第一句话便让他生出抵触来,想自己当兵打仗这多年也不曾受这憋气,便将过都记在了当那狗屁班长上,气道:“行了,连长、指导员你们别问了,这班长我不干了,要怎么处置我你们看着办,处分、禁闭都可以,身正不怕影子斜,只要我还能打鬼子就行。”

唐少权被马易军激起了火气,如今又遇上小四川这态度,正要拍桌子发火,却被旁边晁有宽一把摁住,然后对小四川道:“行了,小四川你回去吧,要相信组织,你也先别急着说这些丧气话,组织会公正对待你的。”

小四川与晁有宽却浑不起来,点头道:“唉,知道了。”说完转身走了。

唐少权看着小四川开门出去,略微平复了心绪,转头对晁有宽道:“这事儿一定要严肃处理,打了几场仗就自以为了不得了,他们眼里还有组织么?”

晁有宽道:“是要严肃处理,但就现在的情况看,除了打骂战士,其它事情都还不能肯定。要我说,就记他警告处分一次,免去他代理副排长、班长职务,仍代理一班班长,这样的处理已经是够重了,你看行不行?”

唐少权道:“不行,其它事情怎么不能确定?所有新战士的证词都吻合,还要怎样才能确定?”

晁有宽出于本能一直在想如何替小四川开脱,早料到唐少权不会同意自己意见,当下便将整理好的说辞倒出来道:“首先,说小四川生活作风有问题不靠谱,李承楠同志是连理派到一班去协助工作的,他们之间的接触完全是正当的,总不能靠着些捕风捉影的流言蜚语就毁了人家姑娘的名声吧?再则,一班的训练成绩是有目共睹的,不管新兵们说什么,他们的技能是一班长教会的,说他玩忽职守只怕欠妥。至于其它的零零碎碎的问题,新兵们要么所说不一,要么根本就是举报者牵强附会,是肯定不能成立的。”

唐少权心有不甘,却也觉得晁有宽说得在理,略微冷静了一下道:“那暂时就依你说得办吧,但不代表事情就这么完了,不调查了,我们不能冤枉一个好人,但也不能放过一个坏人。”

晁有宽见唐少权火气下了些,拍住他肩膀道:“这小四川我也是有了解的,说他冲动了,犯了些小过错,这些我信。但要说他是坏人,我敢用我的党性担保。”

唐少权本想反驳,听他说敢用党性担保,也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武断了,嘘出一口气道:“我刚来,对连里的情况不是很熟,还要你多担待点。至于小四川是个什么样的人,这要通过以后的接触才知道。”

晁有宽道:“那就这么办吧,我得去找小四川谈谈去,工作还得要干,并且他不能想着打击报复。”

小四川被晁有宽叫去,一班的训练却不能耽搁了。排长宣布完训练内容,又讲解了些技术要领,然后便下令各班带开训练。马易军将一干新兵带开,本该是要赶紧训练的,但心里的火气却腾腾腾往上冒,瞪了杨涵好半晌终于按捺不住,三两步走上去一把揪住他衣领拉了出来道:“你妈的个东西,打小报告,你行,老子今天不揍扁了我就不信马了。”说罢便举起拳头要打,只把杨涵脸都吓绿了,几天下来,这莽夫的力气他是知道的。

“马易军你个狗日的,你给我住手。”李金武的声音隔着老远传来,马易军对李金武也还是信服的,不过也不愿就这么算了,就着抓他衣领的手使劲一推,把杨涵推了个四脚朝天。

李金武就怕着马易军犯浑,所幸来的及时,加快脚步赶上去骂道:“土匪你个王八蛋,你是嫌我这里不够乱呢你,还是怕嫌小四川被罚得轻了?”

马易军转头傻愣愣看着李金武,脑子里却想不明白自己打人与别人相什么干了。杨涵见排长来了,便赖在地上不起来,只装着被摔痛了爬不起的样子。

李金武对地上的人只装着不见,拉了马易军往别处说话,待走得稍远些便道:“我说你这是干什么?小四川什么样的人你我不了解?连长不了解?你整这出不是添乱么你。”

马易军搞不清他说这些具体是个什么意思,着急道:“连长了解个屁,刚才他还问我小四川有没有什么生活作风问题,那语气,就好像人真的有什么是的!依我看啦,他和那指导员就是诚心要坐实小四川的罪名。”

李金武道:“混小子你说得都是些什么屁话?咱们都是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你说这胳膊肘有往外拐的么?”

这话马易军却听着入耳,点头道:“也是这理,不过我就是气不过那帮新兵。小四川怕就要带他们上战场,变着方要教会他们些东西,可那帮狼心狗肺的东西还诬陷他,这是人做出的事儿么。”

李金武道:“新兵嘛,就是这样,不然怎么叫新兵?你新兵时不恨班长?后来还恨不恨?一切得慢慢来,等他们明白懂得多了,就不再是新兵了。”

马易军道:“以后的事情我管不着,你倒是去找连长说说阿。”

杨涵的大胆举动赢得了多数新兵的尊崇,马易军一走,早有刘定国将他扶起,其余新兵则没口子称赞他够义气,就连龚小七也不由得夸奖他两句,只朱润生、武进宝不置可否。

武进宝见众人都围着夸奖杨涵,鲁莽性子又上来了,撇嘴道:“打人小报告算什么本事,有种就当面和人叫板!”

杨涵兴头上被败兴本想反唇相讥,话到嘴边,又觉得如今已获得班里多数人的认同,亲自反驳未免有失身份,便暂将怒气压下,只等旁人替自己驳他谬论。谁知等了片刻后场面反而静了下来,搞得好不尴尬。游目四顾,却见李营生在收拾身上的伪装,刘定国、龚小七站在中间冲杨涵尴尬地傻笑,其余赵麦、鲁春生薛兵等则眼巴巴看着他杨涵,在等他下文。

没奈何,杨涵只得亲自上阵,指着武进宝道:“要说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本事,我是比不过有些人的。”

武进宝道:“我本事不如人,吃亏也只能认了,但我不会像有些人,打人小报告。”

杨涵道:“自己孬种也就算了,还见不得别人比他行。我哪里是打小报告了?我那是正大光明得实名举报!”

武进宝说不清这些字眼里的区别,只得气呼呼道:“别以为我是傻子,你敢说举报的东西都是实情?”

杨涵道:“有本事你怎不当场拆穿了?”

武进宝倒不是不想,只是一来说不清楚,二来也不想劳心费力帮小四川说清,这会儿被人问过来,一时间便又哑口了。

为别人得罪人李营生不愿意,但打圆场两边讨好却乐意,当即站出来劝道:“我说你们就别争了,杨涵这不是为大家好么!要不罗列那混蛋些罪名,单单只说他打了咱们,那上面还不是轻描淡写骂他几句就算了。人家杨涵也不是真要冤枉他,这先把事情搞大了,即便后来查无实据,他打咱们也是赖不掉的,到时这势已经造起来了,就只一条也够他受的。”

武进宝也知嘴皮子上斗讨不到好,骂了句“球”便转头不理了。

晁有宽把小四川带到了自己住处,进屋先请他坐了,再给他倒了水,然后才说起正题道:“小四川,咱们也是出生入死的老战友了,也没必要隐瞒什么。那举报材料上的东西我是不信的,但事情已经捅到营里,营里要求必需严肃处理,你打骂战士可是实情,这是赖不掉的,所以你要有些心理准备。”

小四川一片苦心却获得了这样的回报,早已心灰意冷,笑道:“连长你不用为**那份心,那班长、副排长什么的我早不想干了,只要能打鬼子,干什么不是一样。我就想等这次把鬼子赶下海了,应该就没有人敢再打咱们国家的主意了,到时我就回家种地去。”

晁有宽认真看了看小四川的脸色,倒不像是一时气话,劝道:“我说小四川,你这想法可不好,一个国家想要和平,那么在什么时候也离不开咱们当兵的。你学到的本事不传给新兵,就这样带回去种地去了,你对得起用鲜血换回这些本事的战友么你。再说了,你不干班长谁干?你难道希望那帮新兵就这么愣头愣脑得死在战场上?”

小四川道:“能带好新兵的人多得是,不差我一个。”

晁有宽道:“放屁,我告诉你,我今天给你交个底,如果没有其他什么意外,组织上会给你警告处分一次,免去代理副排长、班长职务。但你小子别给我撂挑子,一班班长还是你代着,一班的训练还得是你担着。另外,别想着使坏心眼搞打击报复。”

小四川道:“我服从组织上的一切安排,只是你最后一句我听着不舒服,什么打击报复?我小四川是那样的人么?”

晁有宽道:“这不是怕你犯糊涂么!行了,我还有其它事,你先回去忙训练吧,把兵练好了,别给一连丢人。”

(最近忙着找工作,更新耽误了,望大家包涵则个。本来我是准备写完这本书再去找的,奈何这本书成绩实在不理想,直到近两天改名后才好点。能兼职的工作不好找,老婆孩子还等着俺养活呢,总不能坐吃山空吧。)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