窥天 外传 二(2)

殇蠡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5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55.html[/size][/URL] 展惜的伤并不重,也许那甚致不能称为伤,五枚射来的寒星与五支要命的长剑在瞬息之间被他闪过,甚致,那名在暗夜之中的超级杀手也不能要了他的命,因为他于同时用双指夹住了那条来袭的毒蛇,暗夜中毒蛇的双眸刹那间变得越发的苍白,充满了惊恐与不信,但那只是一瞬间,一枚烟雾弹从他手中弹出,烟雾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55.html


展惜的伤并不重,也许那甚致不能称为伤,五枚射来的寒星与五支要命的长剑在瞬息之间被他闪过,甚致,那名在暗夜之中的超级杀手也不能要了他的命,因为他于同时用双指夹住了那条来袭的毒蛇,暗夜中毒蛇的双眸刹那间变得越发的苍白,充满了惊恐与不信,但那只是一瞬间,一枚烟雾弹从他手中弹出,烟雾散开的时候,便是展惜倒下去的时候,同时也是枪声响起的时候。

开枪的是劳伦斯,当他与雪丽的吉普车通过巷道的时候,他们遇上了在巷道大打出手的展惜与几名杀手,本来雪丽的住所并不从这条狭窄的巷道通过,但政府军队临时封锁了过往的大街,劳伦斯也不欲被同事发现,最后他们选择了从这个狭窄的巷道通过,他们没有想到,便是这个于暗夜中深不见底的巷道,将他们拖进了一个同样深不见底的阴谋。

六名杀手显然不想与德国军人发生正面冲突。当枪声与尖叫响起的同时,六名忍者便如暗夜的鬼魅,消失于夜色背后,就如从来没有来过一样。

雪丽走近,她看见了那个黄种大小伙子昏迷不醒的面容,虽然日本人也是黄种,但她能感觉到,他是名中国人。

她不能将他扔在这里,她必须救他。


再次醒来的时候,展惜看见了七色彩光,慢慢地,他看到了一块水晶,一块晶莹剔透的水晶,镶在白金的环上,而那个环,则是戴在一只散发着幽幽清香的手指上,那只手指,正在轻轻抚摸着他的双眸。

“你终于醒过来了,谢天谢地。”话声充满着女性的魅力,同时带着一丝淡淡的磁性,这表明,她时常与香烟打交道。

他用力是撑起身体,略略地打量了一下四周,房间与主人一样散发着幽幽的清香,一丝阳光透过了略略开着的百叶窗,外面传来几丝清脆的鸟鸣,虽然己是深冬,但展惜竟感到了一阵初春的暧意。

展惜的记忆很快回到了枪声响起的那一刻,隐隐中他听到了一个女人的惊呼。他的目光缓缓离开了窗口,落在了主人脸上。

那是一张天使的脸庞,或许,对于男人来说,是魔鬼的脸庞,展惜心中最美的便是几年不见了的小月,但他必须承认,即便是小月也有暇次,而眼前的这个女人,竟仿佛一切都是那么完美。

“是你救了我。”

雪丽轻轻笑了一下:“你没事就好,我去给你弄一点吃的来。”

望着雪丽起身离去的背影,展惜的目光落在了窗前,准确是说,是窗前那个闪着七彩光芒的桌子上,那是一块不小的水晶,正端正地放在桌子精致的托架上,透进窗子的阳光透过它的身体,发出炫目的光芒。

看来,它的主人对它很喜爱。其实,也只有它的主人,才能配得上它的高贵与清雅。

展惜轻身走了过来。拿起水晶仔细打量,同时像四周望去,房间很淡雅,尤其是窗前的那盆玉兰,婷婷而立,无不显示着主人的卓而不群的品质与个性。

雪丽端着早餐走了进来。

是标准的中餐,带着此许在欧洲几乎根本看不到的辣椒,最为难得的是,还有一小碟腐乳。

一股浓浓的家乡之情涌上了展惜的心头,在这远隔万里重洋的异域,能够见到故乡的人,能够品味到故乡的小菜,对于他来说,绝对是意想不到的惊喜。

“谢谢你。”展惜说:“这是我游学欧洲两年来吃到的最好吃的东西。”雪丽的脸上露出了少许的红晕:“能够见到故乡的人我己经很高兴了。”

展惜轻轻放下精致的饭碗,喝了一小口汤,赞不绝口:“正宗,没想到在这里还能喝到这么正宗的清煮鹅汤。”

雪丽笑了一下:“你一躺就是三天,我知道你醒来之后肯定会饿的,所以什么都准备好了。”展惜不由心中一惊,睁大了双眼:“三天,我睡了三天了?”雪丽点了点头:“是啊,三天来你不吃不喝也不说话,我担心死了,好在老天开眼,你总算醒了过来。”

展惜慢慢点了点头:“大恩不言谢,以后定有报答。”雪丽抿嘴一笑:“别说那些,你醒过来我就放心了,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我的医生还在。”展惜感激地摇了摇头:“没事了,感觉很好。”他略略停顿了一下,朝窗外望了一眼:“暴动结束了?”雪丽点了点头:“结束了,那个叫什么希特勒的被抓了起来,听说要进监狱呢?”

展惜淡淡一笑:“那么什么,监狱对于他来说是第二故乡,只是,古德里安怕是不会平安了。”雪丽略略一怔:“谁,你朋友么?”

展惜摇了摇头,接着又慢慢点了点头:“我的同学,算是我朋友吧。”雪丽轻轻笑了起来:“你看你,自己还这样,就想起了朋友。嗯,对了,那些人为什么要杀你?”展惜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我从来就没有见过他们。”

“那么人太可怕了?”雪丽心有余悸地拍了拍心口:“像幽灵一样,来无踪,去无影,没想到在柏林还能见到这样的人物。”

展惜微微一怔,却没有开口,他用筷子点了点小碟中的腐乳:“还能吃到它,真是意想不到。”雪丽低下了头,声音有些异样:“我小时候家里就是做豆腐的。直到现在,我还能做家乡的豆腐。”展惜一声轻叹:“为什么不回去?”雪丽一阵苦笑:“物是人非,回去做什么,徙惹伤心。”

"你很喜欢水晶?"展惜换了一个话题,他不想去揭开别人心中的秘密,也不想引起别人以往的伤痛,因为他尊重雪丽.

雪丽轻轻拿起桌上的水晶,透过阳光的水晶正如梦如幻地折射出炫目的光芒:"是我很喜欢."她轻轻一笑,继续说:"在吉普塞人的传说中,水晶是通向未来的窗口,它可以折射出未来,也可以揭示任何人心中隐藏的秘密。”

展惜不置可否是笑了笑:“你相信?”

雪丽点了点头,随即又摇了摇头:“不知道。这是戈培尔送给我的,他是海德堡大学博士,他们西方的星相学迷信着呢,他还认识好几个吉普塞占卜家。”

展惜略略回忆了一下:“戈培尔,我在法国的时候就听说过他的大名,他是德国工人党的领袖之一吧,听说他后来跟了这次爆乱希特勒。”雪丽略略露出一丝讶异:“他还有这么多故事,在我的映像之中他是名极有修养的绅士。除了他的脚有点问题外,但那并不影响什么,总体上他是为很有魅力的人,不想到他也加入了革命,希望他这次会没事。”

“对了,你是在德国留学的吧。”雪丽问

展惜点了点头:“柏林军官学校。”雪丽赞许性地点了点头:“国家软弱,这些年来,到海外求学强国的学子不在少数,其中以法国与德国最多,上个月我还认识一个中国来的,是个矮子,有意思着呢,说话一套一套的,他来柏林勤工俭学,叫什么小平。”

“国人终于睁眼看世界,再不出来,最后的结果就是别人都进去,而我们,都做别人的奴隶。”

“对对对,你说话也很像他。”雪丽开心地笑了起来。


下午时分,展惜回到了学校,大家见到他又惊又喜,孙立人一把把他拉到了一边,小声问:“你去那里了,刺客有什么眉目没有?”展惜摇了摇头:“我差点就中他们的暗算了,要不是有人相救,我怕己经来不了这里了。”孙立人略略一惊:“你也对付不了他们?”作为带队军官,在国内的时候他便综合考查过几人的综合素质,其中展惜过人的身手以及沉着机变的能力令他大为叹服。

“他们都是忍者,我们不能有一点的大意。”

“那这三天你去那里了。”

展惜略略沉默了一下:“一个好心的中国人救了我,这三天,我都在那里养伤。”他以前没注意到,现在突然想起来一个问题,令他感到有些阴森,那就是,那些忍者到底用的什么毒,竟会令他不受伤而昏睡三天三夜,看来,他们的目的并不是要杀了自己,而是要活捉自己,但他们为什么要活捉自己呢?如果是军事机密,孙立人比自己有价值得多。

孙立人长长吐了口气,心有余悸地说:“我看还是将此事报告驻柏林使馆,请求他们的帮助。”展惜答非所问,好像是在自言自语:“那些日本人有什么动静。”

孙立人看了他一眼,慢慢回答:“我们没有放松过一丝对他们的监视,到现在为止,没有发现一点他们的异常。”他略略停了一下问:“他看他们会不会和这件事有牵连。”

“他们都是日本现役军官,其中最少有两名还是忍者,我不信他们没有牵连。”展惜回答,孙立人点了点头:“那他们的目的是什么?我们只是几名穷学生,弄军事机密也不应到我们这里来弄。”

展惜苦笑了一下:“我也想不通这个问题。”


“彭彭。”敲门声起。

“进来。”孙立人不失威严的声音从室内传来,王强小心地向四周扫视了一圈,然后轻轻推门进去。

“他己经醒过来了,我们需要止血药。”

展惜带着疑惑的目光看了一眼孙立人:“出什么事了?”孙立人看了他一眼:“跟我来。”

穿过校场转折向西,便是学校后山,一片茂盛的柏树林,校场上还有散布的士兵,相比三天前这里两步一哨三步一岗显是放松了许多,但孙立人还是很小心,他先带着展惜在饭厅坐了半个小时,然后又到图书室闲逛了一下,从图书室出来,走后门出去,那里是几个士兵的视线死角,他们可以确保不被任何人发现而离开学校。

柏树林寒气森森,与冬日逼近的脚步一样令人感到压抑,穿过几乎己经荒芜的小道,三人在一间木屋前停了下来,看木屋苍老的外表就知道,那是守林人的栖息之所,只是在这个沁人心屝的冬季,怕是没有人会住在里面。

孙立人作了个手势:“王强,警戒。”后者点了点头,敏捷的身影很快便没入从林中。孙立人再次警觉是向四周扫视了一圈,在确定安全后上前轻轻敲响了门,开门的是张扬,中国留学生之一,他见到孙立人立刻露出了谢天谢地般的神色:“孙大哥,你总算来了,他快不行了,再没有止血药就怕真的不行了”

孙立人话不多说,快步走到房内,屋内依然是寒气袭人,由于怕被人发觉,他们没敢生火取暧,屋内很凌乱,伐木的大斧,锯子等工具散布在门后,窗前有一间小床,床上躺着一名昏迷不醒的人,从他身上的血迹不难判断出他受了不轻的伤。

“古德里安?”展惜见到床上人的面容不禁感到一丝惊诧,孙立人脱下宽大的军衣,露出里面他们布缠好的急救箱,取下交给张扬:“快点动手,给他取出子弹,晚了怕不行了。”张扬戴上手套,熟练是操弄着工具,展惜知道,在国内,他是名前途似锦的外科医生,若不是国难当头,他在国内怕己是小有名气。


孙立人望向展惜:“与你所说的一样,革命失败了。希特勒被抓,其它肯干不知去向,那天夜里我们在街角发现了不还有一丝气息的他,就把他带回来安置这里了。”展惜点了点头:“名将之星还没有调落,他不会有事的。”

“你认为他以后会成为德国军队的中坚?”孙立人盯着展惜的双眸,一动不动。展惜点了点头:“是,无论以后德国走向何方,他都将成为一名名震世界的名将。”

孙立人脸上露出了复杂的表情:“但愿,我们救他不会救错。”

子弹从他的后肩射入,张扬花了半个小时才将子弹取出,“当”的一声,带着血迹的子弹轻轻放在托盘内,发出冰冷的响声,张扬随随取下棉纱,包扎他的伤口。

“谢天谢地。”张扬说:“他的小命算是保住了,再晚过一个小时,那就是一点救也没有了。”

孙立人踱步走到了窗前,他的目光穿透密集的从林,远远地眺望着远方笼罩着薄雾的柏林。良久,他慢慢开口:“一将成名万骨枯,我们今天救了他,以后不知要流多少人的血。”

展惜看了他一眼,慢慢说:“有些事不是我们定的,历史前进的步伐,本来就是成千上万人的血流成的。”

孙立人苦笑一下,点了点头:“你说得不错,别说他了,就是我们,以后也说不定手上要沾满多少人的鲜血。”展惜沉默了片刻:“立人兄,恕我直言相告,今后,你的手上也会沾了上万人的血。”

孙立人一怔:“你是说国内要发生大的战事?”

展惜摇了摇头:“其它的我还看不出来,但你的将星正发出光芒,越来越强,这显示,今后,你将成为一代名将”孙立人沉默不言,他知道一代名将的背后是什么,那就是万骨枯,作为一名军人,驶马缰场是他的最高志向,但这些年的内战令他寒透了心,他曾经满腔热血的追随孙先生北伐讨袁,那时,在他的心中,一个强大的中国就是一个梦,打倒了那个想做皇帝的袁世凯,一个强大民主的中国就将在他们这一代人手中变成现实。

但是后来的种种变故,令他感到什分迷茫,袁打倒了,但中国还是那样,各地的军阀还是在为着各自的利益大打出手,老大姓还是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四周的列强依旧对中国虎视眈眈。

若不是对国事极度失望,他也不会想到到柏林来躲清净。


展惜却一直在思索另一个问题,那就是日本人究竟找他做什么?不可能是他们弄错了人,高效的日本特工及神秘的忍者绝没有可能会弄错行动目标,解释只有一个,那就是他们的目标的确是展惜,这个名不见经传的中国陆军军官,而不是孙立人,那名曾南征北战小有名气的将军.

展惜的记忆很快如电影一般闪过了来之前的一幕幕,他的记忆力惊人,仿佛只要是他经历过的事情,他便能在不可思议之间回想起任何一个细微的环节,但他仔细想了好几遍,还是找不到与此事有任何关联的细节.

莫非,这真的是日本人找错了人?

或许,他们有什么自己目前无法洞悉的阴谋?

真相便如一层又一层的茧,只有一丝一丝地薄开了,才能见到里面的幼虫。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